第305章 凤容若受伤落水/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妞,凤世子去大华国很长时间了吧,什么时候能回来呢?”

提到成亲的事,宁未雨由此想到了凤容若离开京城许久了,问唐黛。

“我也不知道,他走的时候说,短则两个月,长则三个月。”

唐黛摇了摇了头,刚开始时影子与凤容若他们联系过一次,说是在大华准备返回凤南了,这些时间影子没有联系上,应是路上不好走,事情多,她很担心他,但是却无法帮他。此时的唐黛却是不知自己的百香手串救了众人的一条命。

凤南国与大华国毗邻的边境的原始密林中,凤容若带着众人已经艰苦行了五日,眼看就可以跨越大华与凤南的国界,进入凤南国了。

这一段路,同样不好走,左边是高山密林,树木森森,不时密林中传虎啸声,右边是峡谷,峡谷中,水流湍急,河水撞击着巨石,也发出野兽般的嚎叫声……山风吹来,吹到众人身上,众人立即收了汗,透出凉意,那些野兽的声音,让大家心中也是抖了三抖。

在密林与峡谷中间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容众人通过,荆棘丛生,很是不好走,依然是楚陌带着众人在前开路,凤容若走在最后殿后,护着众人,这一路死伤的人不少,凤容若不想再看到有人死伤,所以强聚了精神护着大家。

他是冷面杀神,但他也是人,也会累,这一路走来,不似来时,风平浪静的只要注意自然的险阻,而且那时天气正是不冷不热的好时候,大家安全的到了大华,这一路行来,前前后后,经达大大小小的刺杀十几次,天气酷热,路又险竣,他已是很累了,很想早日能到达凤南,带着大家走出这密林地带,回去见他日思夜想的小丫头。

“嗖,嗖,嗖……”

就在凤容若思绪间,突然箭羽声响起,凤容若陡的身形飞起,折枝拦住了射向众人的箭羽,前面的楚陌,还有凤容若的暗卫全都出来替众人拦着箭,随行的官员皆变了脸色,他们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惹了谁,竟然这一路上一直遭遇了刺杀,站在原地不敢乱动,双腿哆嗦,随行的护卫兵士则拼死护着这些官员们,护卫是他们的职责,他们无法逃避。

然而这次的刺杀比任何一次都厉害,试探后,峡谷对面飞过的来箭密密麻麻,竟然是万箭齐发,稍有缝隙没有护卫好,就有人中箭伤亡,峡谷水流太急,对面刺杀的人过不来,这边的人也过不过去,众人除了护着不让箭伤到自己和自己的人,别无他法,寸步难行。

“容烨,你带着众人走出这密林,我与楚陌将人吸引过去。”凤容若心中有数,这些人就是冲着他来的,高声吩咐也正在努力挡箭凤容烨。

“楚陌,走!”

峡谷窄,别人过不去,但是却拦不住他和楚陌这样的高手,凤容若话落,与楚陌飞向峡谷的对面,他的暗卫却还是仍然流在原地,护着众人离开。

对面丛林的人,见用箭已经将凤容若逼得离开了自己的一行人,向他们飞掠过来,命众人再射了一阵箭雨,他的目的就是要逼着他单独对战,他们能胜的可能性才会有把握。

凤容若和楚陌快到那些人面前时,周围却是悄然来临了另一批高手,将凤容若二人围在中间,开始了最后的收网战斗。

凤南国京城,次日,唐黛又换了男装,跟着爹爹去了兵营,为爹爹的士兵看病。此次,军营的将士们没有敢像上次那样八卦,他们可是早就知道了,那小公子原来就是将军的女儿,神医县主,小将军最宠的妹妹,上次那几个八卦小将军有龙阳之好的家伙,可是被宠妹狂魔的小将军折磨得死去活来,天天围着操练场跑八百圈,不跑完八百圈就不许吃饭睡觉。

唐黛跟在爹爹身后,到病着士兵的账营中看了一圈,为他们诊过脉后,心中有了数,幸运的是都只是因热中暑气严重,不是什么传染性疾病。

唐黛立即为他们重新开了药方,郑柏命人熬药让病着的快速服药,又听了唐黛的建议,兵营中供应的茶水中全部加了薄荷,日日供应薄茶凉茶。又命人买了大量的绿豆和砂糖来,每日供应两次绿豆凉汤,预防中暑气。

唐黛跟着爹爹在兵营中跑了三天后,中了暑气的人都痊愈了,后面也没增加新的中暑的兵将,郑柏焦急的心也安定了,唐黛叮嘱爹爹一番后,就不用再天天跑兵营了。

十日后,炎热的天气稍稍缓解,此时,一队伤残之兵却走在京城的城门前,守城门人若是不是认识二皇子凤容烨,谁都会以为是逃难的人群,但是这群人中却没有凤容若,只有凤容若的暗卫,和他身后一架简易的担架上躺着的人,那人身上全身上下都是伤,看得出来,应该是太医为他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只是担架上的人却是昏迷着。

守城的将领确定这一队人都是出使大华国的那一队人后,才放开行,只是因为有二皇子在,却是不敢问出心中的疑惑,想走的时候是多么的隆重,这一回来人数少了不说,还伤和伤,甚至是凤世子也没有见到,这是为何?

进城后,凤容烨带了众人去了皇宫,而凤容若的两个暗卫却是遵从了楚陌昏迷前的叮嘱,让一回到凤南后,带着他去将军府找神医县主,让神医县主救他才能救活他的命。

暗卫和楚陌听从的是凤容若,不是官员和护卫,凤容烨没有吭声,只眼神沉郁的看着三人的离去。

将军府唐黛坐在院子里纳凉,正庆幸天气开始转凉,热气渐消,府中守门的小厮匆匆的走进了流风碧月院。

“小姐,府外有安王府的下人求见,有个叫楚陌的侍卫受伤了,向你求医。”

“楚陌?!”唐黛与小青同时叫了起来。

楚陌受伤了,那凤容若呢?唐黛从凳子上跳了起来,一路跑着出了自己的院子,急急往府外跑去,小青跟在小姐的身后,心中也是七上八下,不知道楚陌伤成了什么样子?

“楚陌!”

唐黛与小青看着眼前的楚陌,都不敢相信,昏迷中的他,除了脸上是好的,浑身上下没一块好的,被人胡乱的包扎过,应该是缺医少药,就算是受伤了,随行的太医呢?唐黛心急如焚,想问楚陌和凤容若的情况,又不是时候问,小青则在一旁看得红了眼眶。

“快,将人抬进府,他还在发烧,时间烧久了,会烧坏了脑子。”唐黛吩咐抬了楚陌来的两个暗卫。

“小青,你快回去拿我的医箱,直接去上次唐公子住的小院,我让他们将楚陌抬到那去安置着。”

“好。”小青飞着回了唐黛的小院,那二人也抬着楚陌跟在唐黛的身后。

“你们这是怎么回事?楚暗卫长为什么受了伤?凤世子呢?”进府后,唐黛一面走,一面立即问那二人。

“县主,我们在大华回凤南的路上遇到了刺杀,我们二人被凤世子吩咐保护随行的人,才幸免受伤。凤世子和楚暗卫长,还有其他几个暗卫和影卫为了引开刺杀的人,离开了我们一行,他们的具体情况我们两个也不知,要等楚暗卫长醒来,才知道。”

“好,我知道了。”

唐黛心中升起了不好的预感,但还是强自镇定着,她这时候不能慌,她必须治好楚陌,才知道凤容若的具体情况。来到唐雨顺以前住的小院子,唐黛吩咐府中的下人打来热水,替昏迷着的楚陌清洗,换上了干净的内衣,小青也将医箱拿了来,唐黛迅速为楚陌施针退热。

唐黛为楚陌诊脉后,还好没有别的问题,只是因受伤过重,没有及时得到医治才会引起发热,唐黛在施针的空隙间,又开了药,让小青快点去抓了药回来。

“你们这次同去的不是有太医吗?为什么你们楚卫长这伤只是胡乱包扎了一下,都没有进行药物医治?”唐黛问那两个暗卫。

“禀县主,当时楚陌长回到我们当中时,受了这一身的伤,只说凤世子让二皇子快快带了众人回国,让我们回来后直接来找县主,就昏迷过去了。所以,这后面就是二皇子带队,他不让太医给楚暗卫长看伤,说是本就没有药材了,万一后面还有人生病怎么办,说楚暗卫长命硬,能撑得住,撑回来治就好。”其中一名暗卫咬咬牙,红了眼,对着唐黛道。

凤世子虽然冷心冷情,训练他们时的手段也非常狠辣,可是从来不会把他们的命不当作是一条命。那天二皇子说的话,他们在他眼里就是一条狗,甚至不如一条狗,意思是暗卫长死了就死了,药材要留给他们自己以防万一,若是凤世子在,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唐黛听了一阵沉默,二皇子凤容烨这是想趁机剪除凤容若身边的势力。

唐黛给楚陌施了几次针,给他喂了一粒清风丸,小青亲自熬了药喂楚陌,小五按唐黛的吩咐,给楚陌身上的已经腐烂的腐肉用刀轻轻剔除,消过毒,上了药,重新包扎好。

此时,宫中凤容烨带着出使的众人,跪在御书房外,凤千君宣了凤容烨进去,众人进城时,凤千君已经知道了,听了凤容烨的陈说,知道凤容若为了保护这一行人,为引开刺客,现在不知所踪,正在御书房中大怒。

他就知道上次传出的传言必定是有心人针对凤容若的!这下如何是好?怎么对皇弟和弟妹说啊。

整整一天一夜后,楚陌才醒了过来,看着楚陌醒来,唐黛和小青松了口气,楚陌醒来看着唐黛,眼神中闪过惊喜,只是接下来却是痛楚,嘴唇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楚陌,你醒了就好,你想说什么慢慢说,你现在情绪不能激动。”唐黛心中再着急,还是安慰着楚陌。

“县主,呜,呜……”楚陌终于开口了,却是叫了声唐黛后,像小孩般呜呜大哭了起来。

“……”唐黛这时候已是猜出了,肯定是凤容若发生了不好的事,抿着嘴不开口,等着楚陌平静下来。

“楚陌,你别只管哭啊,到底怎么了?你要急死小姐和我啊。”小青实在忍不住了,催楚陌。

“县主,世子受伤后,掉进深水里,找不到了!属下该死,是属下该死,没有保护好世子,呜,呜……”

楚陌说完好,像受伤的猛兽,呜咽着,站在一边的暗卫也红了眼,唐黛听了,耳朵嗡嗡直响,眼冒金星,身上晃了一下,差点摔倒在地,小青赶忙扶住她,让她坐了下来。室中,静得只剩下楚陌的痛哭声……

一炷香的功夫后,楚陌的哭声才慢慢停下,而他的哭声惊动了王夫人,郑国,郑柏,他们全都来到了小院,唐黛坐在那被小青扶着一直沉默不语,没有泪,也没有嚎哭,只呆呆的坐在那。

“楚暗卫长,你们这次出使大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郑柏心痛的看着女儿的神情,严肃的问着才停了哭声的楚陌,王夫人走到唐黛身边,心痛的抱住她,郑国则一双眼紧张的看着楚陌。

“郑将军,我们从大华回凤南时,一路上遇到很多次刺杀,又加上路不好走,天气炎热,大家体力消耗得快,凤世子也是一样,快到凤南国的地界时,我们遇到了最后一次刺杀,那里一边是森山密林,一边是又深又高的峡谷,峡谷中水流很急。那些刺杀的人埋伏在峡谷的另一边,用箭射杀我们这一行,世子不忍心那些官员和士兵死伤,带着我和其他暗卫,影卫冲到对面峡谷中,目的是想斩杀那些刺杀我们的人,也是为了引开他们对其他人的射杀。只留卫他们两个暗卫在原地护着我们一行的人。”楚陌平复了情绪,回答郑柏的问话。

“那后来呢?”

“后来,我们冲到对面,快要接近他们时,却发现那些射箭的人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几百名武功高强的人,对我们围杀,我们边打边退,对方却是穷追不舍,目的就是要将我们斩杀殆尽,最后我们的五名暗卫,五名影卫全部战死了,对方的人也被我们杀得所剩无几,我和世子也受了重伤,就在我们要再逃回对岸时,不想却有人使了冷箭,世子反应不及,被射落在急流中,河水太急,世子掉下去后,转眼就被河水吞没了,我想下去寻他,却被对方的乱箭阻止住了。我知道自己快不行了,为了不出了乱子,只好撑着回来,假传了世子的话,才让二皇子凤容烨带了众人回国,他们不知道世子当时落水了,要是知道,还不知二皇子当时就会弄出什么乱子出来。”

“楚暗卫长,你不要愧疚,你做得很对,当时你就是拼死下水了,救不到凤世子不说,还会让真相埋没,至少现在你回来了,我们知道世子只是落水了,没有死。世子福大命大,他一定会没事的。”

郑柏想了想,也安慰着楚陌,楚陌被凤容若训练有素,知道关键的时候做什么,若是当时他强行下水,不但找不到凤容若,还会赔上自己的性命,那些刺杀人的目的很明显就是凤容若,若是楚陌也死了,或是失踪了,在京城的人,没有一个人会知道这其中的真相,现在至少知道凤容若是受伤落水的,他得去禀报皇上,立即派人去沿水寻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