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凤鸣簪认主/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现在就进宫去,找了皇上禀报事情的真相,让皇上派人寻凤世子!”郑柏对着众人说了一句,又看了眼女儿,给了王夫人一个眼神,示意她照顾好女儿,然后急急出了府,骑着马向宫中奔去。

唐黛至始至终沉默,起身站起离开了小院,夫人急得看了眼儿子郑国,不知道怎么去安慰女儿,愣愣的看着她走出小院。

“月儿……”王夫人冲着唐黛的背影弱弱的叫了声。

“娘,我没事,我要回去想想法子,我要去寻他。”唐黛听了娘亲担忧的声音,回头安慰了王夫人一句。

“……”王夫人。

郑国和王夫人都不敢多说了一句话,小青忙追上唐黛,默默的跟在唐黛的身后。

“小青,去叫小白过来。”唐黛回到自己的院子,已经想清楚了,她要去找凤容若,她不相信任何人。

“是,小姐。”小青立即转身去了。

此时,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安王府凤世子出使大华国回来的路上失踪了,大家都用怜惜,或是幸灾乐祸的眼光,看着安王府,将军府。凤世子真是多灾多难,这才多久,不是染上瘟疫,就是失踪了。

安王妃,安王爷被皇上召进了宫,凤千君正委婉的说着凤容若的事,正好郑柏也进了宫,求见他,想着凤容烨说凤容若的侍卫受了伤,去找了神医县主救命,忙宣郑柏进了御书房。郑柏见凤千君,安王爷,安王妃都在,拜见三人后,将唐黛为楚陌治伤,楚陌醒过来后所说的话,如实的说了一遍。

安王爷一听当时就红了眼,安王妃则又哭晕了过去,凤千君立即下旨,让郑柏领命调三万精兵,由郑国带领士兵去凤南国的边界寻找凤容若。郑柏立即领旨出了宫,回将军府告诉女儿。而安王爷扶着安王妃回府后,也立即将家中的势力派往凤南国边境,准备潜往凤北边境,在凤南国士兵不能到达的地方,他的势力可以悄悄潜去。

此时,贤妃和德妃宫殿内,却是暗自生乐,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终于失踪了,说是失踪,谁知道是不是死了?!贤妃更是得意,觉得自己借刀杀人计策当真是好,想她此次未动一兵一卒,只是一个小小流言,就让凤容若生死不明,太让她高兴了,她得找安全回到凤南的烨儿,好好庆祝一番。

第二日,郑国立即点兵三万,往边境出发,一路上急行军,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边境。唐黛则告别了娘亲王夫人和爹爹郑国,带着小青和小白,还有两个暗卫中一个,以及八个小的,一行十二人骑着快马也往楚陌所说的,凤容若当时失踪的地方赶去。

王夫人和郑柏纵然心中不舍,但还是无法说服唐黛,只好任她带人出发,出门前左叮嘱右叮嘱,王夫人抹着泪,直到唐黛答应他们,一定会好好保护好自己,安全的回来,王夫人才停了泪,目送女儿一行远去,白狐也趁唐黛不注意,跳到马背上,趴在马屁股上,拽着马尾巴跟着去边境,知道美人心情不好,也不敢傲娇求抱。

凤南国,凤北国毗邻的边境,有一座十几户人家的小村庄,这里背靠大山,前朝大峡谷奔流而下的河水,这里的人世代没有出去过,不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十几户人家自给自足,靠打猎和种田为生。

奔流不息的河水,是十几户人家的饮用水,也是大家沐浴洗衣的生活用水,是他们的生命之源。清晨,新的一天朝阳升起,十几家的妇人们都在河边洗衣。

“小翠,你爹爹前日救起的那个好看的公子可醒了?”一白胖的妇人问一个着了粗布衣裳的十五六岁的姑娘问。

这姑娘是这小村子里的唯一的郎中何郎中,也是这村的村长的女儿,小名叫何小翠,她爹爹前几日在山中采药时,在峡谷边救回了一个白衣公子,他见到这公子时,他浑身是伤,且已经昏迷不醒了,昏迷在河岸边,应该是从上游落水,被水流冲到这后,搁浅在岸边,正好被他碰上。

“胖婶,还没呢,那日爹爹叫人给他抬了回来后,给他治了伤,可是灌药却是灌不进去,那公子好似防范着别人灌药害他呢,不肯喝药,所以到现在都不能醒过来。”小翠想着那俊美的白衣公子,一颗芳心乱跳,红着脸回了那妇人。

“小翠,这公子看他的衣着,应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呢,你看他身上白色锦衣,我们村中可没人穿过,我还是在娘家有次看到我们村里有个在外当官的叔伯回家穿过,不过,我叔伯身上的布料比那公子身上穿的,还是差多了。”胖妇人身边的另一个瘦妇人,好像有点见识,是从村外嫁进来的。

“瘦婶,我爹爹也是这样说,那公子身上佩的玉佩质地极好,可不是一般人家能用的,说他非富即贵,只是不知道怎么会受伤落水了呢?!”那小翠回了那瘦妇人。

“你管他怎么受伤的,这种贵公子,像我们这种平民百姓,可不是随便能攀得上的。你爹爹救了他的命,你们家这次可是捡到宝了!”瘦妇人感叹了句。

“哎呀,你们说得对,我咋没想到呢?!小翠,你这次可得抓牢了,等那公子醒来,他肯定要报你们的救命之恩,若是他问你们要什么,你就说你跟着他,你以后跟了他,哪怕是做个姨娘,都够你吃香的喝辣的一辈子了。”胖妇人听了二人的对话,给小翠出主意。

“对,胖嫂这次说的话有点见地,我也赞成,银钱是死的,吃完就没有了,你若是跟了他,那就是一辈子的好日子。”瘦妇人极为赞成胖妇人的话,也对那叫小翠的女子道。

“胖婶……瘦婶……人家还没醒过来呢。我洗好了,我先走了。”

何小翠红了脸,心下却是喜滋滋,一脸害羞的端了手上放着衣裳的木盆,起身要回家,盆里放着的是凤容若的白袍,因为他身上的衣服被水泡湿了,何郎中给他换了自己年轻时穿过的干衣,何小翠拿了白袍洗净晾干,好给凤容若洗换。

“爹爹,我回来了,那公子醒了吗?”何小翠回到家中,将衣服晾好,问正在院中劈柴的何郎中。

“是小翠回来了,还没呢。柴火劈好了,你做早饭吧,今天早晨煮些野菜白米粥,这已经是第四日了,以防那公子醒来后要吃些东西。”何郎中笑着同自己的女儿道。

何郎中的妻子,小翠的娘,生下小翠后就去世了,这些年来他没有续弦,一个人拉扯着女儿长大,很是心疼何小翠,怕找个后娘对她不好才不找的,又担心女儿嫁人后受委屈,所以这些年来一直没有为何小翠物色上合适的小伙子,才导致何小翠今年十六了也没有嫁人,还在家中。

“知道了,爹爹,我这就去。”何小翠清脆的应了声,放下手中的木盆,去了厨房。

往凤南国的边境的路上,除了郑国的三万精兵,安王府的势力,唐黛一行,另还有一人,穿着灰衣的鬼僧,此时正匆匆的掠过密林的树枝,也在寻找着凤容若的身影。

凤容若的一劫到了,他早就推算到,却是不能相帮,因为这是他与凤鸣簪相认的契机,近几日,凤鸣簪夜夜鸣叫,急切要认主归依。

夜色来临,依然没有寻到凤容若的鬼僧有些着急,站在树梢上四望,远处有炊烟袅袅升起,那里有人家!抬起右手,掐算了一番,不再犹豫,往炊烟处掠去。

“爹爹,这又是一天了,那公子为何还没醒过来啊?”何小翠看着依然躺在炕上不动凤容若,着急的问何郎中。

“爹爹也不知啊,他虽然外伤严重,可是身子底子却是极好的,虽然药物灌不进,可是我替他把了脉,无大碍,休养了这几日,应该能醒过来了,再等等吧,若是今晚依然不能醒,明日里爹爹还是出了村,去外面为他请个医术高明的大夫进来来。”何郎中看着昏迷的凤容若,除了给他换了外伤的药物包扎,并无其他的法子,有些无奈道。

“哦!”何小翠应了声,再瞥了眼凤容若俊美的容颜,不知道他醒来后,又是何种俊美的模样?!他的脸长得可真是好看!

“白粥煮好了吗?给他慢慢喂点米汤下去,时间长不醒,不吃些东西,可不行。”何郎中问女儿。

“煮好了,我这就去盛了来。”何小翠应了声,出去从厨房里端了一碗米汤来。

何郎中接过碗,用了小勺,强行撬开凤容若的牙关,想喂了米汤进去,不想凤容若防范意识太重,喂多少吐多少。

“公子,我不知你是为何受伤?但是我救了你,就绝不会害你,我希望你能听到我的话,将我喂下的米汤吃些,你的身体才能好。”何郎中无奈,只好坐在凤容若身前,跟他唠叨,希望他下意识里能听到。

说也奇怪,凤容若虽在昏迷当中,被何郎中唠叨了几遍后,再喂他,竟然顺利的喂进去了,何郎中一喜,喂凤容若喝了米汤后,又把自己配的药拿了出来,让女儿何小翠给熬上,准备晚上再试试,看能不能将药也能喂进去。

晚上,何郎中再喂凤容若吃药,竟然也喂进去了,何小翠喜不自禁,公子能吃东西,喝药了,慢慢会好了起来,然后就能醒过来了。

夏夜的风,微凉中还带着火热,村人在星光下纳凉,谈论着村长救起的白衣公子,这都救回四天了,可是还没有苏醒,也不知道何时能醒?!也不知是哪家的贵公子,竟然会受伤了被水冲到这来了,估计是在路上遇到强盗了,被人劫财打杀,家里人可真是要争死了!

又谈论何郎中家真是幸运,那贵公子醒了后,定会报答他的救命之恩,金银财宝定是少不了的,这下子何郎中家不仅要发财了,说不定从此鸡犬都要跟着一步登天呐。

不远处躲在大树中的鬼僧,闻着村中的饭香肉香,馋得口水直流,却是不敢出来,怕自己的样子吓到村民,现在人家在外纳凉,他却在树上喂蚊子,个臭小子,都是因为他,等他醒了回凤南,他非得敲诈勒索一番,最起码要让小丫头给他做几顿好吃的弥被弥补他这千里迢迢,冒着炎热来救臭小子。

凤南国往边界的路上,郑国带的精兵日夜兼程,唐黛一行也是风雨无阻的往凤容若出事的地点行去。已经是几日几夜没睡了,累了就找处地方,半靠着休息一会,饿了,就拿了干粮啃点,喝些凉水就着吞了。

“小姐,你都几天没合眼了,再着急,也不能不顾自己的身体,找一处客栈,休息一晚,明天再出发吧。”小青看了看唐黛干裂嘴唇,布满血丝的双眼,心痛的劝他。

一行十二人,都是一身灰尘,衣服上的汗,因为湿了干,干了湿,又混着灰尘,都看不出原色了,散发着异味,身下的马也喘着粗气,全身的毛发上也是湿漉漉的出了汗,一块块的粘在身上。

闷骚狐小白狐一身白色的皮毛上也蒙上了灰尘,变成了小灰狐,小灰狐耸拉着双耳,有气无力的趴在马屁股上,这一路上别说有锦鸡吃,它连锦鸡毛都没有看到一片,正痛苦的哭着它的狐生怎么这么凄惨?!见到那害得美男失踪的人,它定得挠花他的脸,挖了他的黑心脏!

“好,大家都休息一晚,让马也休息休息。”唐黛看了眼众人,知道大家都累了,再不休息,大家都撑不住了,点了点头。

半夜来临,小村的人家都进入了梦乡,只有远处的山风拂过村庄,宁静安祥,村人都进入了梦乡,这时,鬼僧偷偷潜入何郎中家,来到凤容若的榻前,看着昏迷的他,在心中骂着臭小子,折腾他,他这几天没有好好吃,好好喝,就是为了寻他。

骂过后,感觉心中舒爽了,才从怀里掏出那翠绿的碧玉簪子,凝视看了一晌后,脸色郑重的放在床边的小桌上,再执了凤容若的手,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刀,割破凤容若的手指,瞬间,血珠从凤容若手指中涌出,缓缓滴落在那玉簪上,随意血液的浸润,翠绿的颜色,缓缓变成通体透明的红色,在暗夜中,发出红色的光焰,清脆的凤鸣声鸣叫,直冲向高空,在天空排布出一个火红的凤凰,而不远处的另一处,也腾空起了一条火红的龙,龙吟三声,与凤鸣和鸣。

鬼僧看着凤凰顺利再现,心中松了口气,他找到的人没错,虽然他的几次推演都是凤容若,可是他还是担心会出错啊,这终于证实了凤容若就是他要找到的人,凤鸣簪认主,他的任务也就圆满的完成了。

今夜睡在客栈中的唐黛却因过度劳累,睡得太沉,梦中她再次梦见了自己的龙吟簪发出龙啸声,龙光焰亮丽,她骑在那龙上遨游天空,突然,不远处出现一只凤,凤向她缓缓飞来,而那凤上立着一身白衣的凤空若,正当她高兴的朝他挥着手时,那凤却转眼又不见了。

“凤容若,凤容若……”梦中的唐黛高叫着醒了过来,嘴里还叫着凤容若的名字,又是一身的汗,同睡在一间房间内的小榻上的小青听了唐黛的叫嚷,也醒了过来。

“小姐,你又做噩梦了?”小青掌了灯火,披衣起身,为唐黛倒了杯水,递给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