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7章 凤容若苏醒/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知道了,爹爹,我这就去。”何小翠清脆的应了声,放下手中的木盆,去了厨房。

往凤南国的边境的路上,除了郑国的三万精兵,安王府的势力,唐黛一行,另还有一人,穿着灰衣的鬼僧,此时正匆匆的掠过密林的树枝,也在寻找着凤容若的身影。

凤容若的一劫到了,他早就推算到,却是不能相帮,因为这是他与凤鸣簪相认的契机,近几日,凤鸣簪夜夜鸣叫,急切要认主归依。

夜色来临,依然没有寻到凤容若的鬼僧有些着急,站在树梢上四望,远处有炊烟袅袅升起,那里有人家!抬起右手,掐算了一番,不再犹豫,往炊烟处掠去。

“爹爹,这又是一天了,那公子为何还没醒过来啊?”何小翠看着依然躺在炕上不动凤容若,着急的问何郎中。

“爹爹也不知啊,他虽然外伤严重,可是身子底子却是极好的,虽然药物灌不进,可是我替他把了脉,无大碍,休养了这几日,应该能醒过来了,再等等吧,若是今晚依然不能醒,明日里爹爹还是出了村,去外面为他请个医术高明的大夫进来来。”何郎中看着昏迷的凤容若,除了给他换了外伤的药物包扎,并无其他的法子,有些无奈道。

“哦!”何小翠应了声,再瞥了眼凤容若俊美的容颜,不知道他醒来后,又是何种俊美的模样?!他的脸长得可真是好看!

“白粥煮好了吗?给他慢慢喂点米汤下去,时间长不醒,不吃些东西,可不行。”何郎中问女儿。

“煮好了,我这就去盛了来。”何小翠应了声,出去从厨房里端了一碗米汤来。

何郎中接过碗,用了小勺,强行撬开凤容若的牙关,想喂了米汤进去,不想凤容若防范意识太重,喂多少吐多少。

“公子,我不知你是为何受伤?但是我救了你,就绝不会害你,我希望你能听到我的话,将我喂下的米汤吃些,你的身体才能好。”何郎中无奈,只好坐在凤容若身前,跟他唠叨,希望他下意识里能听到。

说也奇怪,凤容若虽在昏迷当中,被何郎中唠叨了几遍后,再喂他,竟然顺利的喂进去了,何郎中一喜,喂凤容若喝了米汤后,又把自己配的药拿了出来,让女儿何小翠给熬上,准备晚上再试试,看能不能将药也能喂进去。

晚上,何郎中再喂凤容若吃药,竟然也喂进去了,何小翠喜不自禁,公子能吃东西,喝药了,慢慢会好了起来,然后就能醒过来了。

夏夜的风,微凉中还带着火热,村人在星光下纳凉,谈论着村长救起的白衣公子,这都救回四天了,可是还没有苏醒,也不知道何时能醒?!也不知是哪家的贵公子,竟然会受伤了被水冲到这来了,估计是在路上遇到强盗了,被人劫财打杀,家里人可真是要争死了!

又谈论何郎中家真是幸运,那贵公子醒了后,定会报答他的救命之恩,金银财宝定是少不了的,这下子何郎中家不仅要发财了,说不定从此鸡犬都要跟着一步登天呐。

不远处躲在大树中的鬼僧,闻着村中的饭香肉香,馋得口水直流,却是不敢出来,怕自己的样子吓到村民,现在人家在外纳凉,他却在树上喂蚊子,个臭小子,都是因为他,等他醒了回凤南,他非得敲诈勒索一番,最起码要让小丫头给他做几顿好吃的弥被弥补他这千里迢迢,冒着炎热来救臭小子。

凤南国往边界的路上,郑国带的精兵日夜兼程,唐黛一行也是风雨无阻的往凤容若出事的地点行去。已经是几日几夜没睡了,累了就找处地方,半靠着休息一会,饿了,就拿了干粮啃点,喝些凉水就着吞了。

“小姐,你都几天没合眼了,再着急,也不能不顾自己的身体,找一处客栈,休息一晚,明天再出发吧。”小青看了看唐黛干裂嘴唇,布满血丝的双眼,心痛的劝他。

一行十二人,都是一身灰尘,衣服上的汗,因为湿了干,干了湿,又混着灰尘,都看不出原色了,散发着异味,身下的马也喘着粗气,全身的毛发上也是湿漉漉的出了汗,一块块的粘在身上。

闷骚狐小白狐一身白色的皮毛上也蒙上了灰尘,变成了小灰狐,小灰狐耸拉着双耳,有气无力的趴在马屁股上,这一路上别说有锦鸡吃,它连锦鸡毛都没有看到一片,正痛苦的哭着它的狐生怎么这么凄惨?!见到那害得美男失踪的人,它定得挠花他的脸,挖了他的黑心脏!

“好,大家都休息一晚,让马也休息休息。”唐黛看了眼众人,知道大家都累了,再不休息,大家都撑不住了,点了点头。

半夜来临,小村的人家都进入了梦乡,只有远处的山风拂过村庄,宁静安祥,村人都进入了梦乡,这时,鬼僧偷偷潜入何郎中家,来到凤容若的榻前,看着昏迷的他,在心中骂着臭小子,折腾他,他这几天没有好好吃,好好喝,就是为了寻他。

骂过后,感觉心中舒爽了,才从怀里掏出那翠绿的碧玉簪子,凝视看了一晌后,脸色郑重的放在床边的小桌上,再执了凤容若的手,从怀里掏出一把小刀,割破凤容若的手指,瞬间,血珠从凤容若手指中涌出,缓缓滴落在那玉簪上,随意血液的浸润,翠绿的颜色,缓缓变成通体透明的红色,在暗夜中,发出红色的光焰,清脆的凤鸣声鸣叫,直冲向高空,在天空排布出一个火红的凤凰,而不远处的另一处,也腾空起了一条火红的龙,龙吟三声,与凤鸣和鸣。

鬼僧看着凤凰顺利再现,心中松了口气,他找到的人没错,虽然他的几次推演都是凤容若,可是他还是担心会出错啊,这终于证实了凤容若就是他要找到的人,凤鸣簪认主,他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今夜睡在客栈中的唐黛却因过度劳累,睡得太沉,梦中她再次梦见了自己的龙吟簪发出龙啸声,光焰亮丽,她骑在那龙上遨游太空,突然,不远处出现一条龙,龙向她缓缓飞来,而那龙上立着一身白衣的凤空若,正当她高兴的朝他挥着手时,那龙又不见了。

“凤容若,凤容若……”梦中的唐黛高叫着醒了过来,嘴里还叫着凤容若的名字,又是一身的汗,同睡在一间房间内的小榻上的小青听了唐黛的叫嚷,也醒了过来。

“小姐,你又做噩梦了?”小青掌了灯火,披衣起身,为唐黛倒了杯水,递给她。

“恩,我梦见他了,他骑在一只凤上,我骑在一条龙上,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意思?!”唐黛伸手接了小青倒给她的水,喝了一口,有些蒙的回小青。

“小姐,你是想担心凤世子了,这梦是好梦,龙凤呈祥,凤世子一定在某上地方等着我们呢,小姐你不要太担心了。”

小青安慰着唐黛,看着小姐的样子,有些心痛,又有些心酸,小姐与凤世子之间真是好事多磨。那次凤世子染了瘟疫,小姐也是不睡不眠,千里迢迢去救他,最后好不容易救过来了,凤世子竟然不记得小姐了。

这次凤世子受伤落水失踪,小姐又是不睡不眠的千里迢迢的带人去寻他,但愿上天不负小姐的一片痴心,让她顺利的找到凤世子,千万不要再出什么事了,小姐真的再也受不了什么打击,她好担心她。

“恩,你睡吧,我要睡了,明天一早还要起来赶路呢,我要早点去寻到他才安心。”唐黛喝了水后,再次躺下眯上眼睛,也许是太累,也许是小青的话起到安慰的作用了,头抬着枕头,她就睡着了。

小青见唐黛安心的睡了,也放了心,熄了灯火,自己也睡下了。而此时,在京城皇宫内,一云道人依然像上次那样,站立在宫殿的顶上,望着开空中出现的凤形和龙形图案,龙凤和鸣,有些激动。

他等到了,他终于等到了龙凤和鸣这天,他早就应该猜到凤鸣簪的主人是谁,今天凤鸣簪认主了,那个人是他,怪不得与上一世有变化,上一世,这两个人都未出现,而这一世,这两个人同时出现,一人握龙簪,一人握凤簪。

龙簪和凤簪认主,双簪合璧,天下无敌,他得快点去告诉主子,一云想到这里,飞出皇宫,飞向郊外轩辕凌剑的住处。

“你怎么这半夜来了?要打扰主子的休息了,他才刚刚睡下,他近来睡得都不太好。”黑衣美男看着出现在面前的一云问他。

“我有急事见主子禀报他。”一云有些激动。

“这……”黑衣美男有些为难。

“去书房等我。”卧房中传出轩辕凌剑的声音,他并未睡着,一晌后,轩辕凌剑穿着整齐,神情严肃的去了书房。

“深夜要见我,何事?”轩辕凌剑脸色淡然,淡淡的眼神扫过一云。

“主子,凤鸣簪今夜认主了。”一云道人依然一脸的激动,从皇宫到郊外,他的心情还是未平复,他等了十几年,终于等到了。

“恩?可看出那人是谁?”轩辕凌剑一听,身体顿时坐得笔直,脸上淡然的神色消失,眼神中的激动并不亚于一云道人,那黑衣美男也脸上现了激动的神色。

“殿下,这人并不是别人,是你的师弟凤容若。没想到,这一世竟然出现这样的变化,双簪竟然握在上一世并不存在的人手上,这其中的玄妙属下尚未窥透。殿下,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你接着盯着凤南的动静,看来传言说他已经受伤落水而死,我看他并没有死,而是活得好好的,只是我们不知道他们在何处而已。现在竟然已经明了,派我们的人,寻人夺簪,更何况这次水已是混浊,就算我们夺了簪,也没人知道是我们动的手。”轩辕凌剑眼中锋利,肃杀的眼神一闪而过,声音如千年的寒冰,回了一云道人。

“殿下圣明。”

二人转身,各办各的事情去了,轩辕凌剑缓步踱出书房,对着浩瀚的夜空,思绪久久不能平静,师父,对不起您老人家了!师弟,对不起,这是我的宿命,这也是你的宿命,这是你我二人的宿命!

凤南国边界的小村庄内,凤鸣簪轻鸣数声后,红色的光焰渐渐消失,簪身又恢复了通体翠绿,鬼僧拿起翠绿簪等着凤容若苏醒。

一晌后,床上的凤容若陡的睁开了一双凤眼,他,犹若做了一场长长的噩梦!他在落水的那一刻还是清醒的,但是身上力气用尽,受伤又重,流血过多,湍急的河水将他打翻无数次后,他晕了过去,那一刻,他以为他要死了,再也见不到小丫头了。

一想到小丫头,他的心就狠狠抽痛一下,轻哼出声。坐一旁正想心思的鬼僧听了凤容若的声音,知道他是醒了,借着外面的月色,果然,凤容若睁开了双眼。

“臭小子,你总算醒了,折腾死我这把老骨头了。”鬼僧出口埋怨。

“醒是醒了,可是我好饿啊……”凤容若一听,是鬼僧醒了,知道又是死老头见了他,脸上浮了淡淡的笑,打趣道。

“你昏迷那么久,能不饿吗?你唤醒这家救了你性命人家,让他们弄点吃的,老头我可也是饿死了。”鬼僧瘪瘪嘴,伸手摸了摸自己空空的肚子。

“……”凤容若。还真是想得出来,让他唤醒别人为他做吃的!

“臭小子,你没听见我说话啊,我饿死了!”鬼僧继续抽风。

“你能不能不闹?年纪一大把的。好了,告诉我,我现在在哪?你又为何来这了?我是不相信你半夜为了找吃的才来这的,快说。”

“这是凤南的边界,深山中的一个小村,你落水后,飘到这里来,被这村的村长救了,他也是这里的郎中,你现在就住在他家。我也是寻了你几日才寻到的,现在凤南国为你可是翻天了,皇上下旨让将军府的小将军郑国点了三万精兵日夜兼程来这找你,你父王也派了家中的势力过来寻你,还有小丫头,你那未婚妻,也带了自己的人来寻你了。”

“她也来了!她在哪?我要去见她。”凤容若一听唐黛也来了,急急要坐起。

“你别急,你们总有相见的时候的,你这刚刚醒,身体也没休养好,急不得。这次为什么那么多人刺杀你,你不明白吗?要让他们知道你还未死,肯定会继续一拨接着一拨来的。所以,你要趁着众人未寻到你时,将身体休养好,才能护得了你自己和心心念念的丫头。”鬼僧立即按下凤容若。

“可是,她一日未见我,就得让她多担心一日!”

“你身子不休养好,就去见她才是害她,你可别忘记了,这次冲着你来的人,并不是冲着你一人的,也是冲着她来的。不和你哆嗦了,这个给你。”鬼僧头一次耐心的劝了凤容若,伸手将那支翠绿簪递给凤容若。

“玉簪?这是女子的玉簪,你给我干什么?”凤容若借着月光,看了眼鬼僧掌心的物什,疑惑的问他。

“你还可记得我给你做的偈?其中的双簪,就是指龙吟簪和凤鸣簪。龙呤簪在你的小丫头那,早就与她认主了,这凤鸣簪本该是你的,但一直在我这替你保管,直到时机到才能给你,现在已然时机已到,前面你昏迷时,它已经与你认主了。所以,我现在该物归原主,还给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