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了结三世前缘/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鬼僧师傅,这双簪合璧到底是何意义?你现在可以与我说了吗?”凤容若一听双偈中的所指的双簪,是这龙凤玉簪,忙问了鬼僧。

“第一,手握双簪之人,来历皆不凡,等你们双簪合二为一后,便能告诉你,你与小丫头的来处。第二,手握凤鸣簪和龙凤簪之人,能成为帝后,前些时间所传的传言,并没有假。就算因为你们自己的意愿不成帝后,也能成为一代良臣,辅佐明君。第三,手握双簪之人,必成为夫妻,不成夫妻,双簪就算认主,也无法合璧。因为,你们二人有着几世前缘,这一世是来了结前缘的,前缘了结,同归你们的所来之处。”鬼僧严肃的回答了凤容若。

“那偈中的天下归一,又是何意思?”

“按天意,这片大陆上,在此时应该已是燃起了战争之火,五年后,三国统一为一国。但因为你们二人的出现,这时间推迟改变,但是战争却是避免不了的,所以,等双簪合二为一后,你与小丫头要以天下为己任,要么你们二人自己坐上那个位置,统一天下,还黎明百姓太平生活;要么,你们二人寻出明君,加以辅佐,让其得了天下,为百姓造福。你与小丫头若是做不到,此生不会圆满!”

“那我们又如能何让双簪合璧?”

“在你们成亲的新婚夜,二人正式成为夫妻后,在当晚的正子时,取二人之血,同时滴入凤鸣簪和龙吟簪,至于双簪会提示你们什么,我也不知,你们只要听双簪的提示就好。我的任务,就是保证双簪认主前,找出你们,保护你们,让你们二人不因为劫难死去,此后,就没老头我什么事了,我终于可以心无挂碍的云游天下,然后回到我该回的地方去了。”鬼僧第一次笑了,笑着对凤容若说了这些话,心情似乎很轻松。

“你是告诉我了,可是丫头并不知道这事,她若是不信呢,我如何说服她?”

“放心吧,经历过这次的事,她会相信的,你将我的话的告诉她就可以了。”鬼僧挥了挥干瘦的爪子。

“好,我知道了。”凤容若点了点头。

“经我的推算,这一世出现了一个异数,这异数会让那些有野心之人盯着你与丫头的玉簪,甚至是想夺了丫头为后,得以完成称霸三国的野心,所以,以后你与丫头还是会遇到危险的,就靠你们二人齐心合力的去刻服了,老头我再也帮不上你们什么了。”鬼僧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眼凤容若。

“恩?鬼僧师傅,这是为何?”

“呵……活了这把年纪,就等着你们长大,等着你们出现,等着双簪认主,这任务完成了,我的大限也快到了,自此,四海五湖,三山五岳,便是我的故乡。”鬼僧露了笑。

“鬼僧师傅……”凤容若看鬼僧的模样,心中有些不舍。

“呵……臭小子,平日里总跟我斗嘴,现在不舍了?!其实,你不必不舍,我们来自同一处,总有一日,你我还会在他乡相见的。我走了,你在这再安稳呆几日,小丫头身边有灵狐,她很快就会能找到你的,等她找到你了,你再出了这小村,定无恙。记住了,这几日不得擅自出村,否则灾祸难免。”

“我知道了,师傅,只是,我还有一个疑问,你所说握双簪之人,能成帝后,不愿为帝后者,可成良臣,辅佐明君。你知,我与黛黛都没有这心思,只想过好自己的日子,不思那高位的。不知这明君是谁人,师傅可能为我稍作提示?”

“天机不可泄露,一切未到时候,我不能告诉你,我要告诉你,今夜我就走不出这屋子了,我可不想死在别人家的屋子里,要死也要死在我的山洞里去。”鬼僧傲娇道。

“既然如此,我就不为难师傅了,师傅此去,不知何时才能相见,还请受我一拜!”凤容若听鬼僧的语气,知道在这红尘中,他与他已是无法再见了,为感谢他的指点,决定起来行大礼相谢。

“不必!你我总有相见之时。”

鬼僧按住凤容若,然后迅速的消失在小村庄的茅草屋内,凤容若看着鬼僧在夜色中消失的背影,又看看手中刚刚鬼僧塞给他的玉簪,心情沉重,他和小丫头肩上的担子太重了。

原来他与小丫头是有着三世前缘的,也不知这三世前缘到底是哪是三世?他与小丫头,鬼僧到底都自来何处?那一处是哪儿呢?这一切,都得等他与丫头的成亲之夜,双簪合璧后才知道!

第二日,何郎中一早就早起,准备再进山采药草,习惯性的来到凤容若住的屋子,一进屋就见凤容若躲在那,已经睁了双眼。

“公子,你终于醒了?”何郎中惊喜的问凤容若。

“恩,谢谢老人家相救。”凤容若淡然出声谢过,他的性格虽是清冷,但是人家救了他,他还是得出口相谢的。

“算不得什么,不过是正好碰到了而已,公子醒来就好。公子多日未进食,想必饿了,我就叫小女煮粥,炒两个小菜,公子刚醒,不能多食,先食些清淡的为好。”

“好!”凤容若点了点头,他的忍耐力甚好,半夜醒了,当时就觉得饿了,但是一直强忍着饥饿到天亮,就是不想太过欠这家人家的人情。

“爹爹,你在与谁说话?”何小翠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也往凤容若的房间里走来,问自己的爹爹。

“哦,是公子醒了,你快去做饭,公子定饿了。”何郎中对已经跨脚进来的女儿道。

“真的?公子醒了!醒了就好。”何小翠语带惊喜的叫了起来,眼光往炕上的凤容若瞧去,正好碰上凤容若的眼神也在打量她,顿时脸色绯红,看凤容若的双眼再也移不开了。

这公子好俊俏啊,就像天上的仙子一样,她从来没有看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就连村中长得最俊的大强哥跟他相比,那简直是云泥之别。她不会形容,只觉得公子的双眼似是能说话,一双丹凤眼弯弯,眉清目秀,鼻子高挺,嘴唇半抿,皮肤因为受伤,显得有些苍白……

凤容若只稍稍打量一眼眼前的村姑,她是救命恩人之女,凤容若没有拒人千里之外的冷色,但是见她打量他的眼光肆无忌惮,眼神痴迷,不由得皱了好看的眉头,若不是看在她是救命恩人的份上,此刻她早已被他挥掌打出屋外了,除了小丫头,这个世间,他从不让第二个人用这种眼光看他。

“咳……咳,小翠,快点去做饭,公子饿了。”何郎中发现了女儿的异样,也感觉到了凤容若不悦的情绪,赶紧提醒女儿,他可是知道这些贵公子的脾气的,若是惹翻了他们,说不定不会感谢救命之恩,反要招惹了灾祸。

“是,爹爹,我这就去。”

何小翠被爹爹一提醒,醒过神来,脸一红,心脏怦怦跳,逃也似的出了凤容若睡觉的房间,只是耳中却响着瘦婶的话儿,银钱是死的,跟着他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她现在突然觉得,银钱事小,吃香的喝辣的也事小,只要让她跟着他,哪怕是侍候他,吃一辈子苦,她也愿意!

“公子,那日救你起来后,你受了很重的外伤,所幸的是没有受内伤,虽然你现在醒了,我建议你还是先在这多休息几日,别急着回去,等你好了,我派人送你出村。你看可行?”何郎中对躺在炕上的凤容若道。

“好,谢谢你,老人家,你贵姓?”凤容若想起鬼僧的叮嘱,点头应了。

“我姓何,是这里的村长,也会些医术,你叫我何郎中便可。刚刚是我的小女,何小翠。我家就我二人,小翠她娘去世得早,所以,公子不作担心我家人多嘴杂,安心住着。”

“好!”凤容若听出了何郎中话中的别有深意,知道是自己身上当时受的剑伤让他明白了些什么。

凤容若应后,自己撑起身子,想起来活动活动,这躺着让他觉得难受。

“公子是想起来走走吧?你身上的伤口很深,还没完全痊愈,你起来可要小心着点。”何郎中知道凤容若是躺在床上久了,身上不舒服,忙扶了凤容若坐起,让凤容若借了他的力道,坐了起来。

“恩,我会小心的,我只随便走走,不走远。”

凤容若试着跨了几步,感觉还可以,缓缓的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到了院中,打量着眼前的房子,这房间顶上盖的是茅草屋,但墙体是土砖的,院子不大,有一口井,用来吃水的,靠着院墙栽了棵桃树,已经挂了青色的果,不久应该能吃了。

总共有三间正房,应该是一间是何郎中自己住的,一间是他女儿的闺房,还有一间是客房,就是自己住的那间,两侧一间房厨房,一间小柴房,还有一间,应该是茅房,是典型的农家小屋,因为何郎中是村长,又是郎中,屋中的家具还算是齐全,院子里也收拾得很干净。

凤容若打量何郎中家,又缓缓的走出院门,往远处看去。远处有十几户人家,这时间正是做早饭的时候,炊烟袅袅升起,随着微风往同一个方向飘去,白雾缭绕,在初升的阳光的映照下,小村安静而祥和,似仙境,又似世外桃源。在这住家,还挺不错,丫头应该会喜欢这里!

十几户人家背靠着无名的大山,大山连绵不断,四周也是深山,这是个被群山包围的小村庄,唯有村前有一条流水湍急的小河,从深山中流过,河水边,不时传来捣衣声,女子的说笑声,应该是村中的女子在河边洗衣裳。

凤容若走在山间的小路上,山中的空气真的好,凤容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呼出一口浊气,感觉呼吸顺畅了许多,人也舒服了许多。当日他坠水前,除了留在峡谷对面的两个暗卫,他的人除了楚陌还在硬撑着,其他的人都死了,不知道楚陌现在怎么样了?他还活着吗?就算活着也会像自己一样受了重伤罢,他现在无法联系到他。

唉……想到这,凤容若叹了口气,他的影卫,暗卫,包括楚陌跟了他十几年,很少折损,却不想这次却死了那么多。对方的人,武功高强,那势力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一路遭遇了那么多刺杀,唯有这一次他们的人没逃过,到底是谁派来的人?会是师兄吗?

小丫头也不知道现在到了哪里?她一定很着急,又会不顾日夜的赶到他出事的地方寻找他,他总说自己保护她,但是自己却是经常让她担心,合着这一次,已经是第三次了,第一次是唐家村从仙蝶谷回来遭遇诛魂阁的刺杀,第二次是在河间府染上瘟疫。

丫头,真的对不起,我都有些怀疑自己的能力,到底能不能保护得了你?!师兄说得也对,我若是再不能保护你,真的不配拥有你。凤容若想到唐黛,情绪有些低落。

还有在安王府中的父王和母妃,这次又得让他们担心了……已经走到了小路的尽头,前面是峡谷,没法再往前,凤容若缓缓的转身,又往回走去。

他气质出尘,俊美如仙,着一身白袍走在村间的小路上,惹得村中的人纷纷侧目,有的若何小翠那身,都看痴了,若不是看到他,这一辈子他们都不相信,这世子竟然真有这绝色的男子,比女子长得都好看,让她们这些做女子的,情何以堪?他,只微微一个蹙眉,微微一眯眼,把她们的神魄都能摄了去。

“公子,回家吃饭了,小翠已经做好饭了。”何郎中从家中走了出来,寻凤容若,远远的就见他在路上散步,于是快步走到他的面前。

“好!”凤容若点点头,跟在何郎中身后,回去吃饭。

村中见了他的绝世容颜的小媳妇,大姑娘,都红了脸,跳了小心脏,决定等会等小翠出来了,要跟她打听打听,这公子姓甚名谁,有没有机会交往一二?!心中不由又羡慕起何小翠来,她是多幸福啊,能那么近距离的跟那俊公子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能为他做饭洗衣,说不定以后还能做了他的姨娘什么的呢!

那公子一看那姿态气势,就是富贵人家的,富贵人家最讲究的是门当户对,小翠这个小小的村姑,想当正房是不可能的了,当个妾应该都难,但谁叫她的爹爹救了那俊公子呢,若是她爹爹求他,说不定能给她求个姨娘身份呐!她真是幸运,也不知道是哪辈子修来的福气?又或是她早死的娘保佑了她呢!

饿了多日的凤容若看着面前的农家小菜,感觉食欲很好,虽然及不上丫头做的,但看去还是不错,几个小菜清清亮亮,虽简单,但也是荤素搭配,碗里是放了些野菜的青菜粥,野菜不多,吃起来味道也不错,凤容若不由得多吃了一碗粥。

小翠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公子喜欢吃她做的菜呢,这是好事儿,万一公子不能纳了她,她也可以做了他的丫鬟近身侍候他,只要能看着他,她就打心眼里高兴,让她做什么都愿意。她是不是让爹爹探探公子的口风?

“公子,你的胃口不错,这样,有助你的身体的恢复。”一旁看着凤容若吃得香的何郎中也高兴的说了句。

“恩,这山野小菜很合我的胃口,因我的未婚妻极喜这些,所以,我也很爱吃。”凤容若笑着回了何郎中,说到未婚妻三字时,眼底的温柔却是尽露在何郎中和何小翠的眼中,没有丝豪的掩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