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 要做凤容若的小妾/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哈……原来如此!我前面还担心公子吃不惯我们这些山野小菜呢。”何郎中一直未问凤容若的姓名,只叫他公子,凤容若不说,他不问。

何小翠听了,脸色却是一白,他喜欢吃她做的菜,并不是因为她做的好吃,而是因为这菜让他想起了另一个人,他的未婚妻。

“呵,怎么会,我很爱吃!……我家那小丫头最喜欢吃山野小东西,野菜,野果,野蘑菇……什么东西在她的手里都变成了美味佳肴。”

凤容若继续与何郎中说着唐黛,这也让何郎中发现,眼前的公子,自醒来后,说话少,待人极清冷,但一谈到他嘴中的小丫头,整个人变得温柔随和,平易近人起来。

“公子的未婚妻一定是个很特别的女子吧,能让公子你这样出尘如仙的人整日里挂念。”何郎中见凤容若愿意谈些事情,于是接了他的话头。

“恩……应该算是特别。她极能干,什么都会,别的女子会的,她会,别的女子不会的,她也会,甚至是男子不会的,她也会!”

凤容若点了点头,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自己的语言,他觉得自己说不出她的好,需要想一想才行。

若是此时唐黛在这,听了凤容若这傲娇的人是这样说她的,肯定不会相信这是出自于凤容若之口,凤容若可是极少夸赞别人,更少夸奖她。

一旁的何小翠听了凤容若的话,脸色更白,咬了咬嘴唇,走到一旁去了,她的小动作,却是没有逃过她爹爹何郎中的双眼。

何郎中在这村中安家前,可是在外面呆过几年的,自是比自小生活在这的村人的眼光要高些,这也是他为什么见了凤容若满身的剑伤,并不多问一句,也不多嘴问凤容若姓甚名谁的原因,他知道,有些事不该知道的知道了,会短命。

凤容若吃完早饭,夸赞完唐黛,坐了一会,又去炕上躺着了,感觉精神的确还未恢复完全,就起来这些时间,他就觉得有些累了。

何小翠吃完早饭,洗好碗,又去了河中洗衣服,河岸上都是大姑娘小媳妇,有的还在洗,有的洗完了,还等在河边,何小翠奇怪的看了眼她们。今天这些人是怎么了?

“小翠,你家那个公子醒了?”胖婶子问话。

“恩,今天早晨醒来的。”何小翠见是胖婶问,也不矫情,回了她。

“小翠啊,你家那个公子长得真是俊,简直比神仙还过份。小翠,你真是幸运,你爹爹有没有跟那公子说,让你跟了他?”村中的第一美女,何三家的小闺女,何小花一脸羡慕的看着小翠道。

“小翠,你别瞎说,那公子可是有未婚妻的人了,听他说,他的未婚妻是个很能干的女子。”何小翠不同于第一次在河岸边谈论凤容若时的态度,那时候她的心是喜滋滋的,小脸儿是红红的,对凤容若或多或少存在着一丝幻想,但今天凤容若的话,的确是打击到她了,将她的一丝幻想给彻底的击碎,化为乌有了。

“哎哟,小翠,看不出来啊,你的野心还真是大,他有没有未婚妻,对于我们来说,还不都是一样,我们这样的乡村野丫头哪能做那种贵公子的正房,能做他的妾,都要在菩萨面前烧高香了。”何小花回了何小翠,她倒是看得清自己的身份位置。

“是啊,小翠,你可不能贪心,还想做那公子的正房呢?!瘦婶我现在劝你一句,可都是为了你好,我告诉你啊,你让你爹爹同他说说,你去做个小妾,还是有可能的。等你做了妾,生了子,站稳了脚跟,不只是你,你爹爹的日子都好过了。”那瘦妇人“见识颇高”的劝着何小翠。

“瘦婶,我没有贪心,这不是那公子刚刚才醒来,聊家常时聊到他有未婚妻嘛,所以我这就说了句,没有想要做他正房的意思,我知道我想做他的正房,不够身份。只是,只怕我愿意做人的小妾,人家也是不肯的呢,那公子对他的未婚妻看得可重了。”何小翠摇了摇头,为自己辩驳。

“小翠,你让你爹求求他,你爹救了他,那公子肯定肯的。还有,小翠,你看我,若是我与你一起侍候那公子,你看可行啊?我长得还是不错的,若是你爹爹肯求他一求,说不定,他就连我两人一起都同意了呢,进了府后,我俩人可不就有个伴,有个照应,也不怕公子其他的妾欺负我们不是?”何小花看着何小翠,有些讨好的问她。

“小花,不是我不帮你,你是不了解那公子的性格,他极不爱说话,爹爹与他说话时,都小心翼翼,生怕惹怒了他。再说,我自己的事都没影子儿,咋说你嘛。你的事,后面再说,先缓一缓。”何小翠一见平日里依仗着自己的脸蛋长得还不错的何小花竟然求她了,心中有些得意的回她。

“好,只要你肯定帮忙,我的那朵珠花送你,那可是我唯一的一朵漂亮的珠花。”何小花听了也不生气,缓一缓就缓一缓,只要村长肯帮忙,何小翠肯帮忙,她以后凭着自己的容貌,定能盖过她去,一狠心,就许了何小翠的好处。

“好,一言为定!只要我帮忙了,不管成与不成,你的珠花都得送我。”何小翠也不是好糊弄的,提了条件。

“行,绝不食言,肯定会送你。”何小花点头,就差指天发誓了。

此时,在小翠家睡觉的凤容若,可不知道因为他,有人舍了一朵小小的珠花,有人要得到一朵小小的珠花,若是知道,估计要气得俊脸拉长,一掌将这二人挥手拍到湍急的河水中淹死方才解气。

三天后,凤南国的边境上,唐黛一行已经赶到了凤容若落水的地方,由于路险不好走,她们已经放弃了骑马,小白狐窝在唐黛的怀中,一动也不动,大家都很累,它也累了,这一路行来,除了在客栈休息了一晚,其他的时间都在路上,累了就随便找个地方小憩一会。

唐黛看着河水湍急的大峡谷,谷底,流水撞击在巨石上,溅起了大浪,波涛声声,看得她心中凉了半截,小白狐也在她怀中缩了缩脖子。

受了重伤的凤容若掉到这样的河水里,还能保住一条命吗?看楚陌的伤势就知道凤容若的伤势好不到哪儿去。

“小姐,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小青看着深深的峡谷,问唐黛,一旁的小白和八个小的也眼神担忧的看着唐黛。

“既然在此掉下去的,我们就沿此往下游找。”唐黛收了情绪,回了小青。

“小姐,我有个快速寻找的办法。”一旁的小五见一向聪明的唐黛,此时已是失了冷静,看了看唐黛手中的小白狐,脑中已有了个办法,因为小五一直跟着唐黛,自然知道这狐通人性,极聪明。

“小五,你有什么办法?”唐黛一听,看向小五,众人也看着他。

“我们可以让白狐为我们带路。”小五只是说了自己的建议,但不知是不是可行,所以不敢多说,免得误导大家。

“对,小五,你说得对,我一急就忘了。我上次在围场的草原上遇到狼时,可就是小白狐找到我,才让人救了我一命的,我怎么将这么重要的事给忘记了呢?!”唐黛一手抱着白狐,一手拍了拍自己晕沉沉的脑袋,这十几天来,她的体力已经用到极限了,连脑子都糊了。

“小白,你能为我们带路吗?你若是能帮我们找到他,回凤南后,我给你烤喷香的锦鸡吃,好不好?”唐黛开始利诱小白狐,小白狐在她的怀里蹭了蹭,有些傲娇的缩了缩头,那水声听了就吓人,它才不想去,万一它不小心掉了进去,可不是要赔上了它的一条狐命?!

“怎么?不愿意?那加了孜然的烤锦鸡可好吃,可香了,你知道什么叫孜然不?你肯定不知道,因为你就个见识短浅的小狐,怎么吃过那种天然香烤的东西呢。算了,你不愿意,我自己去找,你呢,也别在我这呆着了,回你那个狠心的主子那去吧。”唐黛继续利诱加威胁。

“吱,吱……”窝唐黛怀中正舒服的白狐,听了美人的话,很是不高兴,伸出头来,对着唐黛龇牙咧嘴。

“别那副委曲的样子,爽快点,答应不答应?答应,你现在就带小青和小白他们去寻人,不答应,你现在就离开我的怀里,回你的原主子那去。在这我,光享受不干活,我吩咐不动你,留在我这有什么用?”唐黛脸色严肃起来。

小白狐一听,不好了,美人真生气了,这次耍赖耍不过去了,于是从唐黛怀里跳出来,用狐舌舔了舔唐黛的手心,示意它同意了。

“你同意了?你同意了,就带他们去吧。”唐黛伸手摸了摸了白狐的头,在它的小狐脸上亲了一口,亲得小狐红了狐脸,笑眯了狐眼。

“小青,你带着老大,小六几人沿河往下流寻找,小白,你带着小八,小六跟在白狐后寻找。我在原地等你们的消息。”唐黛分了任务,这里她的轻功最低,她就不去拖累大家了,虽然心中想早一秒看到凤容若,可是她的理智还在。

“是,小姐!”

小白,小青按唐黛的吩咐,各自开始寻找,小白狐也跳到树梢上,带着小白一行往峡谷对面跳去。

美人是在找那个失踪了的俊公子,它知道!这个难不倒它,那俊公子身上的气味,它已经很熟悉了,不管在何处,只要他去过,它就能找到。

大山深处的小村中,凤容若又一个人到外面散步去了,度步走在村中的小路上,望着远处的高山,脑中却是想着,不知道小丫头什么时候能到?鬼僧师傅说了,小丫头三日后会寻到他的,他就在这等着她!若不是鬼僧的要求,他醒来后就会走了,悄悄的离开这里。怎么可能与这些小村中的陌生人为伍,甚至是同吃同住。

何郎中家的小院中,何小翠见凤容若又出去了,决定跟爹爹说说自己的心思。

“爹爹,你救了那公子的命,你打算怎么让他报恩?报你的救命之恩。”何小翠试探着爹爹何郎中。

“救了就救了,又没花费多少心思,要别人报什么恩?”何郎中放下晒药草的手,扭了头看着自己的女儿。

“爹爹,我们辛辛苦苦的救了他,怎么能不要他的报恩呢?你好不容易将他背进家中,又好容易为他治伤,好不容易让他醒了过来,这都是天大的恩情,让他报恩,也正常啊。”何小翠一听爹爹竟然从未想过要那公子报恩,不禁急了。

“小翠,你心里在想什么呢?!你这孩子,你自小是爹爹亲手带大的,岂能不知道你的心思。我平日里因为你没有娘亲疼,所以就多疼你些,可是这不代表我什么都依着你。你是不是动了那公子的心思?”

“爹爹,我是对那公子有些想法,他长得那么俊,一看他的穿着肯定是非富即贵,我好不容易碰上了个让我动心思的,而且,又是爹爹你救回来的的,你对他有天大之恩,我若是跟了他,他也不会亏待我的。爹爹,就算女儿求你,你为女儿去探探他的心思,好不好?我真的喜欢他。”何小翠求着何郎中。

“小翠,我们是山野人家,就过山野人家的生活,以后,在这村内,或是村外,爹爹为你寻个合适的,对你好的后生嫁了。你这个想法,赶紧收了。你以为进了高门大户,就能享受荣华富贵?那也得要你有命享受才是啊。”何郎中苦口婆心的劝着自己的闺女,他没想到女儿竟然对那公子动了这份心思,竟然上赶着去给人家做妾。

“爹爹,女儿说的,你就一点也听不进,你还说心疼我?你哪里心疼我了?这十几年来,女儿求过爹爹什么?这第一次求你,而且是爹爹能做到的,你居然都不帮我,你就是假疼我!我要去娘的坟面前去,去跟娘好好的说道说道,让她看看,看看你就是这样疼我的!”何小翠哪里听得进自己爹爹奉劝的话,激动的嚷嚷。

“小翠,你再无理取闹,我马上找个人家,将你嫁了,我说不行就是就不行。你没看到那公子腰间的玉佩,上面是什么花纹?你可知道那代表的是什么身份?他那样身份的人,岂是你能觊觎的,你若不听爹爹的话,他日,你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因为你是爹爹的女儿,我才会这样多说一句,若是别人,我绝不肯透漏半句,也绝不相劝。你自己好好想想吧,头脑发热!”何郎中说完,不理何小翠,出了院子,往外走去。

“爹爹……”何小翠沮丧的叫了声何郎中,正因为他身份高,她才要让他报恩,让自己有机会尝尝人上人的滋味啊,爹爹就是太小心了!胆子也太小了。

何郎中不理身后的何小翠,这丫头也不知是听了谁的蛊惑,竟然肖想起自己不能肖想的人,都怪他,自她打小,就宠着她,她要什么,只要他能给的,他都会尽力满足她。

没想到,这一宠竟然养成了不知天高地厚,任性自私的性格,什么事都以自己为中心,为出发点,从不想别人,也不考虑自己的真实情况。若不是因为她是自己的女儿,他无法,要不然,他才懒得说呢,让她自己去碰白虎石头,撞南墙,碰到个头破血流,撞得个鼻青脸肿,就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重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