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贪心的何小翠/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丫头,对不起,以后再也不会了,都是我的错!”凤容若任凭唐黛的小手在他的胸前捶打,愧疚的哄着她。

村子很小,何郎中家前的动静不小,于是村人都纷纷的过来看热闹,一来,便见何郎中家前多了许多人,有大人有小孩,有男有女,个个衣着不凡,虽然都蒙了灰尘,还是能看出衣料都极好。

更让他们惊讶的是,那个如仙的男子的怀里,正抱了个女子,女子又打又骂又哭,情绪很激动,白衣公子却是一点也不气,一脸心痛的哄着她。看样子,这女子应该就是何小翠嘴中的白衣公子的未婚妻吧?

而何郎中和何小翠也在站在小院的门口,看着这一幕,二人的心思,各不相同,何郎中想的是,自己果真没有猜测错,这白衣公子身份的确不简单,这人一来,就十几个武功高强的人,而且,他怀中的女子也定是个不简单的,从她身上根本就看不到闺阁女子的扭捏姿态,自己独自带着人来寻自己的未婚夫,竟然能寻到这个凤南国边界的小村庄中来,真被她寻到了。

何小翠却是双眼嫉妒的看着凤容若怀中的唐黛,这女子又瘦小又黑,衣饰都是灰尘,看着不比她好看多少,竟然能得这俊美公子的看重,得他这般小心翼翼的呵护,她不就是身份比她好点吗?估计是哪家的小姐吧?!

“公子,让大家都到家中坐着稍歇息歇息,看他们的衣着,应是为了寻你,风尘仆仆,都累了吧?”何郎中不愧是一村之长,眼光从众人身扫过,就知道这一行人为了寻这公子,肯定是没歇息好,于是走到凤容若身前,提醒他。

“好,大家都进何郎中家歇歇。”凤容若对唐黛带来的众人道,小五一行都跟在何郎中身后进了院子。

“丫头,你也累了吧?走,进屋歇着去。”凤容若又低头对怀中的唐黛道。

“恩。”唐黛哭过了,发泄过了,心中舒服了,想起这里是在外面,有些不好意思的从凤容若怀里抬了头,从鼻子中哼了声,回了凤容若。

“走!”凤容若牵了唐黛的手,将她牵进了何郎中家的小院。

众人皆进了院子,各找了凳子,坐了下来,何郎中命何小翠烧了水,给众人倒了水,大家这一松下来,感觉的确是又饿又渴,拿了碗,几人都喝了几大碗的水。

何郎中一看,这么渴了,应该也饿了,不等凤容若吩咐,又命何小翠在锅中做了一大锅白米饭,他烧锅,何小翠炒着小菜,只是从头至尾,烧饭的何小翠都是一脸的不高兴,紧抿着嘴唇,何郎中给了她几次警告的眼神,这才让她脸色缓和点,只是还是紧绷着,不时将眼光扫向厨房外,正在替唐黛端水的凤容若身上。

饭做好,众人都吃过了饭,唐黛也吃了两小碗,凤容若的眼神至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唐黛,满脸心疼的神色,小丫头晒黑了,也瘦了,眼周围因为没休息好,都是青色,嘴巴上因着急起了一圈小泡。

“公子,我家这屋子少,众人在这歇息,恐歇息不下,我出去同村中房间多的人家,打个招呼,去他们家歇一歇,怎么样?”何郎中询问凤容若。

“不用,他们今晚要负责村中和这里的安全,会在树上休息,至于小丫头,让她睡我现在的房间,我看着她便可。”凤容若拒绝的何郎中的提议。

“这……好!”何郎中犹豫了一下,没有说话。

一边听了凤容若这话的何小翠,却拿眼狠狠的挖了唐黛一眼。唐黛是何其敏感,感觉到了有一双对她怀着敌意的目光看向她,于是迅速朝她看去,见是这家人家的女儿,不由心中疑惑,她这刚刚到这,没有招惹她吧?!

“小翠,你再去烧点热水,给这位小姐沐浴。”

何郎中又命自己的女儿,烧了热水,现在虽是夏天,可是女子却不能似男子,随便用了凉水沐浴。更何况,能是这公子的未婚妻,定也是了不得人家的大小姐,虽然她很低调没有表明自己的身份。

“爹……你让我侍候这么多人还不够,还要我侍候她,凭什么?她不是大小姐,有的是丫鬟使唤,为什么非得来使唤我?”何小翠一听爹爹要她为唐黛烧了热水沐浴,憋了一肚子的气,终于憋不住了,当着众人的面跳了起来。

唐黛听了何小翠,更能确定前面自己的感觉没错,这个女孩儿对她有敌意。而凤容若听了,则脸色沉了下来,一个小小的村姑,有机会侍候安王府未来的世子妃,是你的荣耀和幸运!但看在何郎中救了他,又是个知道进退的份上,情绪隐忍着不发。

“快去!爹爹的话你都敢不听了。”何郎中拉下了脸,看着自己的女儿,他已经感觉到了凤容若的情绪。

“没事的,何郎中,你不要为难她了,我们这么多人一来,做饭烧水的,的确让她累着了。我自己去烧。”唐黛笑了笑,对着何郎中。凤容若明显是这何郎中相救的,他是救命恩人,凤容若的性格她了解,若不是他是救命恩人,此时何小翠这么放肆,应该在她话出口时便将她扔出去了。

“小青,你去!”凤容若命小青去烧水。

“是,凤世子!”小青向凤容若行了礼,转身走过了厨房,八个小的当中的老大,不等唐黛吩咐,也去了厨房,帮着小青烧水,何小翠却是没有明白小青嘴中的世子的称呼,看着二人走进厨房,脸色一会青,一会白,脸色复杂。

而小青这一称呼,听在何郎中耳中,却是让他身子震了震,凤,国姓,世子,王爷的儿子,以后是要继承王位的,未来的王爷!他身边的女子,是未来的世子妃,未来的王妃娘娘!虽然他看到凤容若腰间的玉佩多少猜到了些,但听到小青的称呼,却是让他有些激动,更多的是震惊和害怕。

“小女是山野女子,不识大体,还请凤世子恕罪。小翠,还不快快跪下陪罪。”何郎中走到凤容若和唐黛面前跪下,又呵斥何小翠也跪下。

正在愤愤不平的何小翠见爹爹突然跪下来了,吓了一大跳,不知道是为什么,但爹爹那么严肃,不得不听,磨磨蹭蹭的也跪到二人面前,却依然是绷着一张脸,并不开口说话。

“何郎中快快请起,你是凤世子的救命恩人,不必行此大礼。小翠姑娘与我们非亲非故,排斥我们也情有可原,也起来吧。”唐黛知道凤容若清冷的性情,不屑于应付这些事,于是代他命何郎中起来。

“谢世子妃宽宏大量,小女被我宠坏了,不知天高地厚,小翠,还不快谢过世子妃的原谅。”

“谢世子妃的不计较。”

何小翠这次是听得半懂了,因为她知道带妃的人,定是皇家之人,轻咬了嘴唇,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只是还偷偷的拿了眼角的余光,偷看着凤容若的反应,哪知凤容若眼里根本没有跪在他面前的父女二人,至始至终只是一脸宠溺的看着唐黛,这让何小翠心中又不是滋味了起来。

只是她这小小的动作,却是被坐在她对面的唐黛看得清清楚楚,那眼神流露出的对凤容若的痴迷,让唐黛才懂了,为什么她一进这院子,她就对她充满了敌意。唐黛侧了脸,对着凤容若狠狠的瞪了眼,一天到晚的给她招桃花,回京城再收拾你!

凤容若一见唐黛拿眼瞪他,以为是自己一直看她,小丫头脸皮薄,不好意思才瞪他的,于是轻笑了起来,并拿手摸了摸鼻子,掩饰被唐黛瞪眼的尴尬。

“你们两个都起来罢,不必如此小心。明日本世子就要起程回京,这走之前我要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你提出来,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我尽力会做。”凤容若显然心情很好,竟然主动与何郎中说起报答救命之恩。

“这辈子能救凤世子,是草民的荣耀和幸运,草民怎么会要求凤世子报答,草民并无此意。”何郎中立即回了凤容若,没有丝豪的犹豫,他的干脆,倒让凤容若和唐黛对他刮目相看起来。

“何郎中,你救了凤世子,他必定是要报答的,要不然,我们二人心中也不安。这样吧,你是郎中,提高医术对你来说,应该是你的期望。今天,你可以提出一些让你这一辈子行医的疑问出来,我帮你一起解答解答,探讨探讨,你看怎么样?”唐黛对何郎中的印象还不错,准备用自己的医术替凤容若还了部分恩情,然后再给他们些银钱,让他们日子好过点,算是报答了。虽然说救命之恩,很难以因金钱什么的来衡量,但总比他什么都不接受要好。

“咦,你以为你是谁啊?不就是有个什么未来世子妃的身份,就能指点我爹爹的医术?”站在何郎中身旁的何小翠看着唐黛,心中就不舒服,本来听了爹爹不要报酬,就气大了,这一听唐黛说用医术报答她们家,就更是气不顺了,也不顾说话的后果,心中的想法冲口而出。

“放肆,我们家小姐神医县主的称号是皇上亲封的,岂能是你这山野村姑能藐视的,你这是犯了藐视皇家的大罪!跪下,陪罪道歉。”小青从厨房中出来,手中端着烧好的热水,听了何小翠不知天高地厚的言论,高声喝斥。

“看在你爹爹的份上,最后原谅你这一次,下不为例,否则,就算是你爹爹救了我,也免不了你以下犯上的事实。”凤容若也淡淡的看了眼何小翠。

何小翠听了小青的喝斥,还有凤容若带了杀气的话语,脚下一软,此次不用何郎中提醒,跪了下来,耸拉着头,了无生息的模样。

“草民有眼无珠,竟然不知道眼前人竟然是名震我凤南的神医县主,请神医县主赐教。”何郎中一听,也顾不得女儿何小翠,对着唐黛和凤容若又是一跪。

他这是几世才修来的缘分啊,先救了凤世子,这又碰上了仙僧的小徒弟,神医县主,她竟然还主动的要求指导他的医术。

“好,赐教谈不上,既然你愿意,我们倒可以探讨一番。何郎中快快请起,我不习惯别人老是跪我。”唐黛也不生了何小翠的气,对着何郎中道。

于是,晚上,何郎中家灯火通明,灯下,唐黛为何郎中的问题一一的为他做解答和分析,还拿了医书,二人探讨着。凤容若始终嘴角勾起,坐于一旁,手上也随意拿了本书,随意的翻看着,等着唐黛歇息。

而今天受了吓的何小翠,在自己的房中,翻去覆去的睡不着,总还是觉得爹爹太傻,哪怕不为她求凤世子纳了她,也不知道趁机要了官位或是金银,就那凤世子的身份,随便弄个官当当,都不会差到哪里去,那她就是官家小姐了,以后找人嫁了,所嫁的人也不会比凤世子差到哪去,岂会像现在这般,要找个泥腿子嫁了。

不行,她还是得找爹爹好好谈谈,这是她们唯一的机会,她不能错失了!

想到这的何小翠,重新掌了灯,穿好衣服,走到何郎中与唐黛探讨医术的房中,这时候唐黛与何郎中已经说得差不多,也正准备回了房中歇下,她这些时间很累,凤容若身体受伤,也还未完全复原,不能太晚。

“爹爹,女儿有话与你说。”何小翠看了眼凤容若和唐黛,白天的事,让她心中还是瑟缩了一下,问何郎中。

“那你父女二人谈话,我们走了。”唐黛伸手拉了凤容若,站起来,回到了隔壁凤容若房间,把空间留给了何郎中父女二人。

回到房间,唐黛替凤容若把了脉,从怀中掏了一个小瓶子,倒出一颗玉露药丸,递给凤容若,让他吃了,吃完今天休息一晚,明天身体就能完全恢复了,回京城的路上她也就不用担心他的身体。前面一直人多眼杂的,她不敢拿了出来,凤容若伸了长手接了药丸,什么也不问,扔进嘴里吃下。

“你就不怕我给你吃了什么不好的药,问也不问,就吞了。”唐黛看着凤容若的模样,笑着道。

“如果连你我都不能信,我还能信谁?傻丫头。”凤容若伸了食指,弯起在唐黛的小鼻子上轻轻刮了下。

“呀,好痒,讨厌!”唐黛打掉凤容若作乱的大手,皱了鼻子,娇嗔道。

唐黛极少撒娇,这轻柔的一声撒娇,将凤容若勾得心中一颤,伸手捞过唐黛,抱着她,就要吻她。

“别,这是在别人家呢。”唐黛伸了小手,覆在凤容若的唇上,阻止他亲她,其实她心里也好想他,可是这几间小茅屋,极度不隔音,万一二人一吻得忘情,发了什么不雅的声音出来,她明天还要不要见人了?!

“丫头,我好想你,你就不想我吗?”凤容若知道唐黛在担心什么,于是压低了声音控诉。

“我……”唐黛正欲回话,隔壁传来的声音却是打断了她欲说的话。

“我说过,让你不要妄想什么,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见利起心思的,快去睡觉去,不要再多想。”是何郎中的声音,在训斥何小翠。

“爹爹,我先前求你,让你对他说让我跟了他做妾,你不同意,我也就算了。可是你,总得为这个家,为我着想着想吧?这样好的机会,你不用。我真怀疑,我是不是你亲生的?!”接下来,是何小翠气极败坏的声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