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在各自的地方,各自安好/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好,你们想揍就揍,只要你不哭就行。”凤容若已经是被唐黛哭的急得出了一身汗,只要丫头不哭,揍他一顿就揍他一顿吧,谁让他说错了话呢?!

“……”唐黛。

她和哥哥又不是暴力狂,还想揍就揍!二人终究刚刚相逢,舍不得闹了别扭,唐黛哭过后就原谅了凤容若,二人合好了,凤容若也不敢再乱说了话。

“凤世子,妹妹,下来吃饭了。”郑国走了过来,听见马车内有说话的声音,知道二人醒了,唤了二人。

“哦,知道了,大哥。”唐黛应了声,没等凤容若,自己掀了帘子,出了马车。

“妹妹,可歇息好了?”郑国一见唐黛掀了帘子,关心的问她。

“恩,睡了一天,总算是恢复过来了,现在是精神满满的啦。”唐黛就着郑国的手,跳下了马车。

“那就好!”

郑国脸上现了笑,妹妹恢复了以往活力,可见是真的休息好了,只不过在夜色的掩护下,并没有看见唐黛哭得红红的双眼,否则以他宠妹的性格,真要寻了凤容若的不是。

凤容若也精神十足的跳下了马车,三人往军中走去,火头军已经埋锅将饭做好了,郑国已命令他们先吃,吃完好早些歇息。

“世子,这次对你动手的人不知世子可有猜测到一二?”

郑国的帐篷内,除了外面守卫的士兵,就只有他,唐黛,凤容若三人,郑国拿了公筷,不停的替唐黛夹菜,让唐黛多吃点,补上前些日子的营养,然后想了想,问凤容若。这也是唐黛想问他的话,只是一直没有问出来,于是抬眼看着凤容若,等待他的回答。

“不知!那批人武功高强,但是全着了黑衣,蒙了面,无论是武功和武器,我反复的想了几遍,也没找出他们身份的破绽。”凤容若对着二人摇了摇头。

“连你都猜不出,可见那批刺杀你的人身份太过神秘。世子,你这次回来一路不顺,应是受了那些传言的影响,虽然皇上辟了谣,但还总是有些人会相信的,以后世子出行,一定要当心更当心。为了月儿,你定要护了自己的周全。”郑国心疼妹妹,叮嘱凤容若。

“这次因为事发突然,又在凤南边境上,以后我定是会注意的。不过,身份越神秘,也越就让我们好查探。”凤容若点点头。

那些传言并不假,这是鬼僧亲自告诉他的,他也告诉了黛黛,不说别人知道了会怎么样,哪怕让贤明的皇伯知道了,也得对他们二人起了戒心,此事除了他和小丫头,绝不能让第三人知晓了这秘密,否则会给安王府和将军府引来天大的祸事。

“是的,能养出大批神秘杀手的人,放眼三国,也就那几人了。”唐黛也赞成的点了点头。

“恩。月儿,来,多吃点,这段时间瘦多了。”郑国知道凤容若心中也明白了,也就不多说,又拿起筷子替唐黛夹菜。

“大哥,够了,够了,这么多,我怎么吃得完,你也多吃点。”唐黛也反手为郑国夹了菜。

“黛黛……”凤容若见兄妹二人争着为对方夹菜,劝吃,将他忽略了,有些委屈的叫了声唐黛,又看了看自己面前的空碗,示意他的菜也吃没了。

“呐,你也多吃点……”

唐黛看见凤容若幽怨的眼神,抽了抽嘴角,也为他夹了些菜,凤容若才高兴的低头吃饭,郑国看着二人的互动,抿嘴笑了,不过对凤容若在妹妹面前的小孩子脾气,又有些无奈,比他都大几岁了,还在妹妹面前邀宠,真是的。

唐黛一行,风尘仆仆,终于在半个月后回到了京城,安王府,将军府,皇宫都提前得到了消息,知道他们一行到达京城的时间,所以,当三万兵马到了城门,唐黛和凤容若的马车刚刚进城,来迎接他们的人全到了。

凤千君派了太子凤容莫代表太子自己,也代表他,来城门迎接凤容若,并宣了他的旨意,赏三万精兵,郑国一行,所有的人都得了银钱的封赏,将士跪谢过皇上,和太子殿下后,在郑国的带领下有序的回了兵营。

“大哥,我好担心你!”凤容莫宣读完圣旨,走到站在马车边的凤容若身边,拉了凤容若的衣袖,红了眼眶。

“担心什么?死不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回来了!听小妞说,你父皇在为你选太子妃了,你可是挑好了?”凤容若依然冰山脸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凤容莫,见他红了眼,还是伸了手,在凤容莫肩上拍了拍,安慰他。

“没,没……还没。”凤容莫看了看正在和王夫人,安王妃说话的唐黛,吞吞吐吐道。

“我问你选太子妃的事,你看小妞干什么?”凤容若皱了眉头,心中警铃大作,问凤容莫。

“没……没看,我只是觉得要找个像小妞那样会做饭的就好,可是那些大家闺秀,除了会弹琴,刺绣什么的,没一个会做饭的。”凤容莫一想到那些选上来的女子,一过他目,他就看不上,心中也沮丧得狠。

“你……你是找太子妃,未来的皇后,不是找厨子,你让我说你什么好呢?”凤容若听了凤容莫的话,心中的防卫解除,说了凤容莫。

“大哥……我……”

“若儿,回去了,别都站在这。”安王妃与唐黛唠叨了一晌唐黛一行寻凤容若的事,叮嘱唐黛回府好好歇息,她挑了日子去将军府看她,便回了头叫凤容若,打断了凤容莫正要向凤容若辨解的话。

“好,都回吧。”

“大哥,我先回皇宫,向父皇禀报你的情况,然后再出宫去安王府看你。”凤容莫有些不舍的看了眼凤容若道。

“明日再来吧,来府中吃午饭。今日已是晚了,晚上回宫不安全。”凤容若应了。

“好!”凤容莫知道大哥今天回安王府定得要与自己的父王,母妃好好说话,而且一路累了,也得好好歇息,点点头。

于是,郑柏,王夫人,唐黛三人同安王爷,安王妃,凤容若告辞后,三人坐进了将军府的马车,回将军府。而安王爷,安王妃,凤容若三人坐进了安王府的马车回安王府,凤容莫则是依然坐了自己的马车回宫,回去向父皇凤千君复命。

马车上。

“若儿,你这次能安全回来,又多亏了小妞舍命长途跋涉的去相救,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的,这辈子整日里为你担心受怕。唉……”安王妃撇去了自己的担心不说,反替唐黛打抱不平。

“母妃,我知道这次又让你们担心了,父王,母妃,是儿子不孝,一而再,再而三的让你们担心。”凤容若哪里不知安王妃是借了唐黛说了自己,在马车里对着安王爷和安王妃心怀愧疚的跪下。

“孩子啊,快快起来,我和你父王是担心你啊。以后,你做事都得为我们,为小妞想想,你父王和我都老了,再也受不得这三番两次的折腾啊。还有小妞,是你未过门的媳妇儿,这孩子对你真是一片真心,你以后切不能辜负了她,知道了吗?”安王妃伸手扶起凤容若,又殷切的叮嘱他。

“父王,母妃,孩儿知道了,以后做任何事都会好想一想,护自己周全,不让你们为我担心。至于小妞,我自开始就答应了她,此生唯有她一妻,不娶侧妃,不纳妾,更不会有美人通房。”凤容若郑重的回了安王妃,既然母妃主动提起了,他正好借了此机会,表明了自己的心意,虽然母妃喜欢小妞,但并不代表她会立即就能接受他只娶一妻的决定。

“恩?不娶侧妃?不纳妾?这是小妞提的要求的?这孩子看着不是个心眼小,善妒的啊?!”果真安王爷和安王妃听后的反应在凤容若意料之中。

“父王,母妃,的确不是小妞要求的,是我因为她屡次救我后,无以为报,承诺她,我此生唯她一人,让她独享我安王府的尊荣,不再会娶了别人。而且,母妃,父王,我心中有她,便再容不下任何人。”凤容若出口主动将这事揽到了自己的身上,维护唐黛。

“这样……若儿,母妃和你父王觉得此事过于重大,你再好好考虑考虑。”安王妃一听果真不是唐黛要求的,心中不得劲缓和些,劝凤容若。

“母妃,我既然承诺了小妞,岂能出尔反尔,这事不用再做任何考虑。”凤容若坚绝摇头,不松了自己的口。

“好了,孩子这才刚刚脱险回来,你跟他计较那么多?说了这些做什么?!他们二人有他们二人的打算,我们还是随了他们二人的想法比较好。”安王爷见安王妃还要继续说下去,出言阻止了她,表了自己的态度。

“好,那以后再说吧。若儿,你回府后好好歇息几天,然后我们再商量商量什么时候去将军府看看小妞这丫头,我得准备些补品,刚刚看她不仅瘦了,还黑了,看得我都心痛,都是为了你这臭小子奔波的。”安王妃不提了娶不娶侧妃的事,又心痛起唐黛来,嗔了凤容若一句。

“母妃,你和父王随时都可以去,不用同我商量,也不用等我一起,我有时间就会去看她的。还有,明天中午莫儿会来府中吃午饭,刚刚在城门处我同他说好了。”

“好,我知道了。”安王妃点头道。

唐黛一行的马车上,王夫人左摸右摸了唐黛,见她瘦得了一阵风能吹走,皮肤也晒黑了,心疼得直掉泪。

“月儿,你着急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你能不能也能照顾照顾自己的身体啊,凤世子回来了,你瘦了一大圈,你要知道,你也是爹娘生的,爹娘也心疼你担心你啊。”

“娘……没事的,就是去的时候着急,又加上这在路上的时间长,歇息不好,也吃不好,才瘦了些,你别哭啊。我回府后,你天天弄好吃的养着我,保证我半个月就胖了回来,也白了回来。”唐黛伸手摇了王夫人的袖子,心里暖暖的。

“月儿,你娘说得对,以后遇上事,再怎么急,也得顾自己的性命,爹娘年纪大了,你这好不容易回到我们的身边,我们再也受不住惊吓了。你以后得照顾好自己,知道吗?”郑柏看着妻子因为担心哭红的眼,也开口说唐黛。

“爹,娘,女儿知道了,女儿保证,以后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唐黛就差举手发誓,为了爹娘的关心。

“你知道就行,回府后好好歇着,啊。”

郑柏点了点头,又伸手温柔的摸了摸唐黛的头,他是个男人,只是嘴上不说出心中的担心牵挂而已,也不会像夫人这样因为担心女儿动不动掉了泪,不吃饭,可是他心中是极宠这女儿的,这一个月来,他心里是日日着急不安,头上都增了几根白发。若不是国儿跟去了,他会亲自领兵去的,一是为了寻他那未来的女婿,二是为了能及时护着女儿。

母爱如水,父爱如山!

唐黛自是也感觉到了郑柏的情绪,抿了抿了嘴唇,沉默了,她为了凤容若,的确没有在乎了爹娘的感觉。

马车在将军府门前停了下来,唐黛三人下了车,小青将马绳给了府中来迎接的下人,帮唐黛将医箱拎了下来,小白和八个小的也骑着马跟在马车后也停了,跃下马,同样将马绳扔给了来接马的下人,一行人跟在唐黛他们身后进了府,小白狐则至始至终的蹲在小五的肩上。眼里满是幽怨和不满,美人有了美男,就想不起它了!

这次它的功劳大大的,回来后,美人说要烤锦鸡给它吃的,想到这的白狐,从小五的肩上窜下,飞跃进了唐黛的怀中,唐黛伸手抱了它,摸了摸它的狐毛,告诉白狐,她承诺的事,她一定会办到的,让它不要着急,这刚刚回府,她累了,让她先歇歇。窝在唐黛怀中的白狐则是听懂了唐黛的话,没有抗议,它也很累,好不好,窝在唐黛的怀中,寻了个舒服的姿势,还未进流风碧月院,就在唐黛怀里睡着了。

一辆马车远远的停在将军府外,远得距离不足以让将军府的守卫士兵引起重视。车中,是一袭红的欧阳清,依然是媚眼如丝,风华依旧,懒懒的靠在车壁上,伸了如玉长手,掀了马车帘子,看着唐黛安全的回了将军府,心中则心定了。

他是在凤北国时,听到了表哥失踪的消息,也知道了黛黛为了寻表哥,远赴了凤南的边界,他对二人放心不下,急急的从凤北赶了回来,赶回来后,才得知二人安全,且已经在回京的路上后,一直待在京城等,就为了能看到二人安全,他才能放下心再离开。

他是偷偷回京城的,没人知道他回来了,凤笑笑不知道,公主娘亲也不知道,他不想见她们,自成亲日第二天远走高飞后,他就一直不愿意面对这一切,他觉得自己是懦弱,才选择了逃避。可是他宁愿自己懦弱,宁愿逃避,也不想去面对现实。

他能确定,只要他在公主府露了脸,公主娘亲绝不会给他再次出走的机会,皇帝舅舅也会下了圣旨惩罚他,以皇命命他留在京城,他生来就是自由的,他不愿意被任何事束缚了自由,反正公主娘亲和附马爹爹有大哥替他孝敬着,大哥也不用担心他会夺了他在公主府中世子的位置,二人在各自的地方,各自安好,岂不是更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