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还好,此生遇到了他/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黛回府后,第二天开始,来看唐黛的人就络绎不绝,大学士府,上官府,唐府,甚至是恒王府的人都来了。

去安王府拜访的人就更不用说了,天天人满为患,凤容若性格清冷,不是他眼里的人,他就借病躲在自己院中不出去,都是安王妃和安王爷在接待,忙得二人都腾不出空去将军府看唐黛。

唐黛回来后,也不出府,天天呆在府中,王夫人各种营养的补品,炖了往她院中端,然后再笑眯眯的看她喝下,才放心的去忙自己的事。

唐雨顺在唐家村呆了些时间后,又回到了京城,皇帝凤千君为他们这一批所有中进士的人中的一,二甲全亲封了官职,唐雨顺是二甲第七名,被封进户部,户部主事之职,官位正六品。他本一听唐黛回了将军府,就准备来看望,但又知前几天看她的人多,才故意迟了几天来将军府。

“小姐,唐公子来府中拜访了,在前厅等着小姐呢。”诗芫从院外走进来向唐黛禀报。

“哪个唐公子?唐府我大哥?”唐黛从书中抬起眼光,看向诗芫,不知道她说的是谁,娘亲李氏,嫂子和大哥不是刚刚来过吗?

“是小姐那同乡,以前在府里住了有些时日的那个公子。”诗芫解释。

“哦?金狗哥哥?他什么时候回京城了?!”唐黛说着放下手中的书,往院外走去。

“小妞,你还好吧?”

唐黛脚刚跨进前厅,坐在那的唐雨顺立即站起来,关切的问唐黛。

“挺好的。金狗哥哥,你什么时候回京城的?皇上现在有没有给赐官职?”唐黛在唐雨顺对面的太师椅上坐下,问他。

“我回京城有些时日了,我回来时,正好是你离将军府去寻凤世子半个月左右的时候,很是替你担心,还好你和凤世子都安然无恙的回来了。我们这批的人都被皇上赐官职了,我是二甲第七名,进了户部,户部主事之职,官位正六品。”

“谢金狗哥哥挂心。我在这祝贺金狗哥哥啦,终于如你所愿留在京城了,而且还是正六品的官位,村长爷爷,柱子叔,桂花婶这下都彻底的满意了。”

“恩,爷爷他们收到我的信后,都很高兴,过些时日,等我安定下来,我就去接了他们来京城看看。”唐雨顺显然对自己能在京城也十分的高兴,他终于可以如愿的在京城守护着小妞妹妹了。

“你现在住在哪里?”

“暂时没银钱在京城置房,先租了个小院子先将就住着。”唐雨顺笑笑道。

“恩,也只能这样了,先站稳脚跟再说。对了,户部是在左相上官玉的管辖下,你去上官府拜访过他吗?”

“没呢,想是想去的,也应该去,可是这些时间赶考,京城,长安县来回跑,又要租房什么的,银钱紧,去他们家,总得送些什么,银钱太少了,不好看,银钱太多,我又拿不出,所以一直犹豫着呢。”唐雨顺脸色微红,摸了摸头,憨憨的笑了笑,他本是来看望小妞妹妹的,可是被小妞妹妹一问,有点像他来诉穷一样,所以有些不好意思。

“恩,也是,无妨,今日有些晚了,明日你一早过来,我陪你去走一趟,你什么都无需准备,我会替你考虑的,因为正好我要去看看上官小姐,顺便带你一起去。”

“这……小妞,这什么事都要你帮忙,我都不好意思了。”

“金狗哥哥,我说过了,你不需跟我客气。你这初到京城,除了认识我和大哥,也没有其他熟悉的人,大哥他现在的位置帮不了你多少,也只有我认识几个人,我不帮你,谁帮你?等你在京城站稳脚跟了,就什么都怕了,也不需要我帮了。”

“好,我听你的,等我哪天能帮上你的时候,我再报答的你现在的相帮之恩。我明天一早就过来等你。”唐雨顺听了唐黛的话,也就不再推辞,应下了。

“好,明天我等你。”唐黛点点头。

“那我走了,小妞,你自己的身体你自己保重,看到你还好,我也就放心了。”

唐雨顺起身告辞,唐黛将他送到将军府门口,才回转身再回自己的小院,只是刚走到一半路,还没有到小院,身后守门的小厮又追了上来,禀报唐黛,安王府的安王爷和安王妃来看她来了。

唐黛只好又转身往回走,到府门口将安王爷和安王妃迎进了府,那小厮被唐黛吩咐去禀报了郑柏和王夫人二人一起来前厅招待客人,等唐黛将安王妃和安王爷迎到前厅时,郑柏和王夫人二人也后脚到了,几人招呼后,各自坐下。

“安王爷,王妃娘娘,麻烦二位还亲自来看望小女。”郑柏客气的谦虚了句,王夫人也在一旁附和。

“郑将军,王夫人,你们二人不要跟我客气才是。想我家若儿,是何德何能,能得了小妞的相帮,几次在他危难时,将他从阎王爷手中抢了回来,我们两个理所应当来看看小妞这孩子。”安王妃笑着客气的回了郑柏,伸手拉了坐在她身边唐黛的手,满脸的感激。

“王妃娘娘,倒是你跟我们客气了呢,你来就来,还拿了那么多东西干什么?”唐黛看了眼安王府的下人,十几个人排着队,从王府马车中已经将礼物搬了下来,这正在将军府的管家的带领下,将东西搬到待客厅中的一行人。

“那些都不是什么值当的东西,主要是药材补物,拿了给你补身子的。小妞啊,我家若儿看着清冷,可是要喜欢上谁,那可是死心踏地的,那日回京城的马车上,他跟我说了,他这一生只娶你一人呢!这孩子,心眼特实,我当时脑子转不过弯来,想着,这怎么行呢?他一个王府世子,怎么能只娶了一个妻子?不是要被人笑话吗?!后来啊,王爷劝我,让我顺了他的意思,我自己想想,这也不是什么坏事,至少后院中会少了那些腌臜之事。”安王妃说了一大串,又拍了拍唐黛的手,只是她这话一出口,郑柏,王夫人,唐黛三人立即双眼看着她,猜测她说这话的意思。是真心,还是假意?

“恩?王妃娘娘,世子怎么突然这么说?他又是怎么说的?”

唐黛是那种谨慎的性格,能不激起不应该的矛盾,尽量不激起,在她还没有摸清安王妃说这话的意思前,她还得顺着安王妃的话,装聋作哑,不把自己卖了。

虽然这是她当初对凤容若的要求,可是这古代要人人像凤容若这样接受她一夫一妻的思想,很难,更何况是高高在上的皇室王府之家。要凤容若这样尊贵的世子爷只娶一妻,的确有些不为世人所容,估摸着那些等她这正妃入了安王府,然后上赶着要去做侧妃的闺阁女子多的是。

“他啊!他说你救了他,承诺了你,此生只许你一人进安王府做他的妻子。小妞,我接下说的话,你可不要生气啊,当日他说时,本妃以为是小丫头你恃功善妒,你要求的呢。后来若儿说,不是你求的,是他自己主动愿意的,我为我这个心思心现下还有些愧疚呢。”安王妃微笑着道。

听了安王妃的话,唐黛沉思了半晌,心下感动,原来凤容若为了维护她,竟然主动将这事揽到自己身上了,不得不说,他这一揽,给她省了许多的麻烦,还好,她刚刚没有冲动的说出这是自己的想法,若是说了,心里是没愧了,可是效果绝没有凤容若揽下的好,还得被安了善妒的名声。

唉,这古代做女人还真是难!

郑柏和王夫人听了安王妃的话,心中对凤容若的印象越发的好了起来,女儿有这样一个真心实心对她好的人,也不枉女儿拼了性命去救他,寻他!

“小妞,你在想什么?”安王妃见唐黛深思不语。

“我在想世子拿一颗赤子之心对我,我真的很感动,我不会怪王妃娘娘的想法的,我不硬性要求世子要如此对我,但是,做为女子,能得他如真心相待,谁不会开心,高兴呢?我心中又如何不庆幸?!”唐黛也不扭捏,面上很高兴的回了安王妃,同时也表达了自己的心意,她说的话也是真,她从不强行要求凤容若去为她做什么,只不过是她所想要的,他做不到的话,她就会弃了他而已。

从千年后现代穿越过来的她,又岂会陷入后院之争!与后院中的女子争风吃醋只为一个男人,那,绝不是她要的生活,那,也绝不是她的性格。

还好,此生遇到了凤容若,这个知她懂她怜她惜她,惊才绝艳的男子!

“呵……小妞,这是你该得的,你用了真心,若儿才会用真心对你,这孩子自小对人冷漠,人情淡薄。这遇见了你,就像改变了一个人一样,也知道关心本妃和他的父王,我们的心甚慰,甚慰。”

安王爷和安王妃留在将军府吃了午饭再回去,席上的菜式,有几个是唐黛亲自下厨为他们做的,二人吃了更是赞叹不已,心中想着要儿子早点将唐黛娶回去才好,可是这人刚刚救了他儿子回来,又加上知道唐黛是王夫人和郑柏的心头宠,也不好开口同王夫人和郑柏商量心中想着的事,只想着回去,什么时候再派了他人来试探一下将军府的态度。

唐黛在府中就这样过着悠闲的时光,偶尔去一下自己的庄子,看看农作物,这转眼就是秋天了,该收割的都要收割,庄中的下人在张管事的带领下,忙碌着。

唐黛被晒黑的皮肤已经养得恢复了白晰滑润红润,身上也长了肉肉,看不那初回京城时风一吹就倒的姿态,看着这样的唐黛,王夫人甚是满意自己的杰作,于是放开了手,转身去忙儿子郑国的事去了。

上官府已经给了媒人的回话,让将军府于八月十五团圆佳节这天,送彩礼,六聘并请期,将军府的人众人乐着的同时,王夫人为了彩礼的事便也忙开了,时不时的还来唐黛的院中,问问唐黛,征求生求她的意见。

只是,这边王夫人为了郑国的事还没有忙个圆满,那边的事又冒了头,宫中的贤妃派了人来,说是二皇子凤容烨要纳了郑莎为侧妃,对于郑莎,王夫人自换女事件后,对其采取的是不闻不问的态度,不是她亲生的,她当作亲生的养育了十三年,怎么说,她都对得住郑莎,只要她不在府中闹了幺蛾子,看在郑柏的份上,她就给她寻了个差不多的人家嫁了便罢。

那次偷兵书纵火烧将军府的事,也因为郑柏,唐黛与郑国没有为难她,这贤妃说给她儿子纳了侧妃,只要郑国点头,王夫人自然也点头同意,免得她寻哪家人家嫁郑莎,都害了那人家,贤妃肯接收,就让她接收,府中少个整天让人担心的滋事的,是好事。

最后,郑莎的事,郑柏表态同意了,郑莎自己也同意了,因为对于她来说,嫁不了凤容若,嫁给凤容烨也未必不是好事,凤容烨是皇子,身份贵重,而且也生得是俊俏风流,大好年华,与她也相配,他的正妃是个他国公主,没有大的威胁,如果有可能,二皇子坐上那个椅子,她以后便是宫中的妃子,享受宫中荣华宝贵。

既然大家都同意,那便是万好,为免不好听,毕竟郑国是大哥,大哥的请期日定在八月十王,将凤容烨纳她为侧妃的日子定在了八月十六,早走早安心,一应嫁妆事宜,郑柏说了,从简!

八月十五团圆节,白日里,将军府忙着为郑国去上官府送彩礼,请期的事宜,媒人回来后,回了王夫人,上官府应了将军府的成亲日期,王夫人请了人合的好日期,是年后二月初八。这成亲日期一定,大家心中皆是高兴,郑国的脸上更是神采飞扬。

晚上,合府团圆,不论是主子,还是下人,全聚齐吃顿团圆饭,因为第二天郑莎出嫁,郑莎从她的院子出来,也与大家一桌坐着吃饭,包括左姨娘,还有左姨娘生的一庶子,一庶妹也都坐在一起吃了饭。

“今天国儿的亲事终于定下来了,明天莎儿也要出嫁,去了皇子府为侧妃,这一转眼,你们都大了,娶的要娶亲,嫁的也要嫁人了,我也老了。我没有别的心愿,只希望你们不管是娶的,还是嫁的,都好生的过日子,你们平安健康就好。还有,你们要知道,不论你们在哪,你们都是将军府的一分子,你们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将军府,希望你们能明白一荣俱荣,一损皆损的道理。”

郑柏在席上喝了两杯酒,带了些醉意,眼睛看着郑国,郑莎二人感叹并殷切叮嘱,但大部分的言语都是针对郑莎说的。

上次兵书和火烧将军府的事,他没有追究下去,一是因为顾忌到将军府的脸面,二是的确没有证据证明,后来凤容若拿回了兵书,这事情也就很清楚明白了,他对她很是失望,而且对她也起了防备。

郑国,郑莎听了郑柏的叮嘱,二人都表态一切以将军府的利益为重,就连一旁的唐黛,左姨娘生的两个,也向郑柏表态,以后无论身在何处,都以将军府为荣,以将军府为重,将军府是大家的支撑和后盾。

八月十六这天,将军府像平常嫁女的样子,不过于隆重,也不过于简单,将郑莎嫁了出府,只不过,凤容烨说了,郑莎只不过是侧妃,他不会亲自来迎接,只派了花轿将人抬了回去。郑柏心中虽不舒服,但也没法子,毕竟人家是皇子,他嫁的是庶女。

抬了回去就抬了回去吧,他还有他的月儿,就凭凤世子对月儿的珍视,绝对在月儿出嫁时,将所有的荣光和脸面都还给了他们将军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