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你摸我哪,我摸你哪/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郑莎出嫁后,将军府内终于少了双眼睛,王夫人心中暗自松了口气,却没在郑柏面前表现出来,唐黛则是依然我行我素,一从开始,她就没有将郑莎放在眼里,在与不在,都对她的生活没有影响。

唯一的影响则是,比自己小的庶妹出嫁了,年后比自己大的哥哥也要娶亲了,以凤容若的急性子,估摸着又要追嫁了,想到这唐黛的扶额,有些头痛,古代女子出嫁生子的年龄都偏小,简直是对女子的摧残,她真不想过早的出嫁生子。

这事,唐黛头痛得还真对了,不仅是凤容若急,安王妃更急,听说比唐黛小的庶妹都被二皇子纳进了府做侧妃,那这传达的意思是不是,她的若儿可以早些将小妞娶回家了?想到这一阵激动的安王妃,决定让唐黛到安王府走走,她得亲自探探她的口。

九月初九。

“小姐,安王府下了帖子,是安王妃亲自下来的,请小姐去安王府赏菊吃蟹,说是这时候蟹儿正肥,有人送了些去了安王府,安王妃便想到了小姐。”诗芫走进唐黛房间,向她禀报,手上果真拿着安王府的帖子。

“我去安王府的时候也不少,这次怎么如此郑重?竟下了帖子。”唐黛疑惑,想了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出来。

“小姐,安王府的下人,还在外等着回复。”

“去回了,就说我会准时到达王府。”安王妃亲自下帖子请她,她怎能不去。

诗芫得了回复,转身朝院外走去。

次日,唐黛命诗芫收拾了她为安王妃特做的面膜和面霜,包装好,带着小青和诗芫去了安王府,马上一到安王府门前,就有下人来接了马车,唐黛熟门熟路的,也没让守门人带她,自己走进了安王府。

“小妞,你来了?!咋没人领着呢?”安王妃见唐黛带着小青和诗芫出现在她的院中,吓了一跳。

“我没让领的,这路我熟悉了。王妃娘娘不怪我惊扰了你才是。”

“不怪,不怪,你这是将王府当作自家一般,我高兴都来不及呢。若儿一会也要下早朝了回来了,他是知道你今天来的,会回来陪你。”

“好!诗芫,将那面新面膜和面霜拿出来,给王妃娘娘。”唐黛点了点头,又吩咐诗芫。

安王妃高兴的接过面膜和面霜,心中更是坚定,今天一定得问了小妞,她准备什么时候嫁过来,其实若是别人,她不是很在意的,直接让皇上下圣旨,便可以了。但是小妞不行,一,她是儿子的救命恩人,二,她是打心里喜欢这个孩子,不想她有一点点为难和不开心。

唐黛用新的面膜和面霜,又亲自为安王妃做了面膜,涂了面霜,安王妃看见面镜中的自己,面色红润,皮肤白晰,乐得合不拢嘴,这一高兴,拉了唐黛的手,说了心里话。

“小妞啊,我这辈子就生了若儿一个,还是男孩,这男孩啊真没有女儿贴心呐。平日里想找个人拉拉家常,唠叨唠叨两句都寻不到人。我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你,那时候,特别想认了你做我的干女儿,做了我安王府郡主,但是若儿不同意,说是要让你做我儿媳妇,不管怎么样啊,这都是你与我的缘分,在我心里,你就是我女儿一样。”

“恩,世子与我说过的,王妃娘娘你是个温柔大方的人,我也极喜欢你的。”唐黛听了安王妃的言语,脸微红,还是有些害羞的,毕竟她还没嫁呢,但是还是大方的的因了安王妃。

“我就说我俩投缘不是。但是,小妞,就不说我这想你早点进府陪我,若儿年纪也不小啦,你看,你明年及笄后,能不能嫁进来?让我能有个伴儿呀。”安王妃铺垫了那么久,然后单刀直入,进入了主题,她知道小妞是个有主见的,她同意了,将军府就同意了一大半。

“王妃……”唐黛撒娇叫了声安王妃,不知如何做答,脸腾的红了。

这时候,已经下了早朝,知道唐黛在母妃院子里的凤容若,轻手轻脚走了进来,他来进,正好听到安王妃最后直接问唐黛的话,在屋外顿了脚步,想听唐黛如何回答,哪知道等了半天,只等到唐黛撒娇,小狐狸般狡猾的小丫头竟然不正面回答。

“若儿,你回来啦!”

安王妃看唐黛的小脸红得像猴屁股,知道她是害羞了,不好再继续追问,听见凤容若走进屋的脚步声,招呼了他。

“恩,母妃,今天朝上没有大事,所以早点回来了。”凤容若回了自己的母妃,又看了眼坐在那面色绯红的小丫头,嘴角勾起。

“若儿,你一回来就忙这,忙那的,都不知道多去看看小妞,今天好不容易她被我请到府中来,你得好好陪小妞,不用呆在我这了,我这没什么事,你带她去你的院子中看看,她来了多少次府中,你也没带她去你那走走看看。一会儿,等饭熟了,我派下人去唤你们出来吃饭就是。”

安王妃善解人意的赶了凤容若和唐黛走,为了能让儿早日娶到唐黛,安王妃也是拼了,给儿子找二人接近的机会,不过是安王妃不知道,她的儿子想要与唐黛单独接近,有的是办法,那个进唐黛闺房,来去自如,如进自己卧室的儿子,哪还要她来想了法子。

“是,母妃,我带小妞出去了。”凤容若哪里不知自己母妃的用意,嘴角的笑意更深,立即带唐黛出安王妃的院子,唐黛无奈,只好跟了上去,小青和诗芫则被安王妃找了借口留了下来,不让二人跟在唐黛身后,做了儿子和小妞的电灯泡。

二人出了院子,谁也没有先说话,并肩而行,凤容若带着唐黛先去了安王妃的后花园,在这金秋时节,安王府后花园中开得最好的便只有一种花儿了,那就是应季的菊花。一路行去,菊花自脚底延伸到远处,层层叠叠,金黄,白,紫,红,粉,绿……样样颜色都有,看那开着的气势,怪不得安王妃让她来赏菊,这菊的确值得一赏。

“凤容若,你家这菊养得真正是好!”唐黛看了看面前的菊花,除了常见的大立菊,金盏菊,怀菊,独本菊,竟然还有稀有的墨菊,不得蹲下腰,欣赏着墨菊,感叹道。

“呵……母妃极爱菊花,所以园中养得多些,我父王喜大丽花,而我独爱梅花,所以,王府后花园中的花,主要是因我们三人的喜好而栽种的。丫头,你喜欢什么花呢?”凤容若轻笑,问唐黛。

“我啊?梅花,菊花,大丽花我都喜欢,这三种花生在在不同的时节,互不影响。真正要说个最的话,我应是更喜桃花一些。喜欢它开得灿烂,喜欢微风吹过,下一地桃花雨的诗情画意。称赞桃花之美的,有句古诗: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是不是很美?!”

“的确很美!那我明年春天就命人在园中种上桃花,等你嫁过来后,便可以欣赏到桃花了。可好?”凤容若双眼深情款款的注视着唐黛,水眸潋滟,仿佛也将此刻的唐黛溺毙其中。

“凤容若,我……”唐黛感觉凤容若眼里的深情将自己快融化了,心理防线松动,突然,也很想早日嫁了过来,就这样日日伴着他,也很好。

“不要现在就拒绝我,再想想,好吗?丫头,我不逼迫你,终究还是要按你的心意来的,我只是真的好想让你早日到来陪着我,在我早晨睁开眼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人能是你。有你在,在这府中枯燥的日子,我会觉得也不是很难过。”

“好!”

凤容若问得认真,唐黛答得也认真。

“走,我带你去我院子中走走。”凤容若伸手牵了唐黛的手,拉着她出了安王府的后花园,往自己的院子中走去。

凤容若的院子,一如他冷清的性格,陈设种种简简单单,大方整洁,少有草木。

“你这院中咋没种树和花草?”唐黛有些好奇。

“这些年来,我受到的刺杀太多,院中有树木花草对于刺客来说,都是藏匿的佳地,所以,我嫌不安全,便没让府中花丁在院中种这些,等与你成亲后,你想种什么就种什么。”凤容若脸色平淡的回了唐黛,这些对于他来说,早就习惯,而唐黛听在耳中,却有些心痛他。

在外,他是高高在上的安王府世子,皇上最宠信的侄子,太子最信任的大哥,可是谁又能想到,他所受的那些危险呢?竟为了避免刺杀,院中草木都不敢栽种。这说出去,别人怕是要说这也太夸张了吧?!但是她信,第一次的唐家村,第二次的河间府,第三次在凤南边界的峡谷,还有更多,她不知道的,哪一次不都是处在生死的关头?!

“凤容若,等太子殿下登上帝位,站稳了脚跟,你和我一起回长安县,回唐家村那去住好不好?远离了朝堂纷争,远离了那些危险。”唐黛眼中满满的心疼的看着凤容若。

“丫头,我何其不想,只是,恐怕莫儿登上帝位并不会顺利,更何况还有鬼僧的预言在那,我俩肩上的担子哪是想卸下来就能卸下来的。不过,我可以答应你,等我们二人该做的事都做完了,天下清平的时候,我陪你回去住。好不好?”凤容若伸手搂唐黛入怀,丫头眼中的心痛他怎么会看不懂。

“好。”唐黛将脸贴在凤容若的胸口,听着他有力的心跳。

凤容若牵着唐黛的手,带她参加了自己的书房,看着书房中满满一书房的书,连唐黛都不得不自叹不如,最后唐黛无意中看到凤容若藏着的她的荷包,竟是大为惊讶。

“凤容若,这荷包你是什么时候偷来的?”唐黛看着那熟悉的荷包,嚷嚷着问凤容若,怪不得她那时候在家找惨了,也没找到这两个荷包,原来是被他顺手牵羊给牵走了。

“丫头,用词难听了哈,什么叫偷?我这叫拿。”

“切,不问自取就是偷,你就莫狡辨了。”唐黛逮到了凤容若的把柄,笑得像只小狐狸,得瑟着道。

“……”凤容若。好像真是这么回事!

“咦,这是什么?这可是我的字。啊……凤容若,这是我写给欧阳清的,教他怎么做冬笋吃的,那时候我还不认识你吧?为什么这张纸在你这儿?为什么?”那两只荷包下面压的是张已经有些泛黄的纸,唐黛一好奇也拎了出来,一看,目瞪口呆。

“呵……你不认识我,我可是认识你啊,那时候对你很是好奇,所以留了这个,后来,知道自己喜欢你后,这纸就更不会丢了,所以,留着,留着,就留到现在了。”凤容若倒是不窘,任唐黛惊讶,脸色平静的回了唐黛,一点也没有被人逮到了秘密的感觉。

“噗嗤……你还真能留,现在你要我的字,你想要多少我写多少给你便是,还要巴巴的留着这个。”唐黛笑出声,心中则是满满和甜蜜。

“丫头,这不一样,这纸对于你我来说,意义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了?”

“傻丫头,因为我能留下它,是代表了我对你动心的开始啊。你了解我的性格,按我以前的脾气,恨不得跟这天下的女子都不沾上一点儿的关系,我独独留了你笔墨在身边,你说,是不是说明我的丫头魅力最大。”凤容若坐在自己的书桌前,伸手抱了唐黛,慢慢的跟她解释。

“恩,这倒是,你说得有道理,我的魅力就是大。”唐黛得瑟。

“丫头,你个没心没肺的家伙,你听了我的话,第一反应就是感动不已吧。谁像你,就这态度。唉……我真是命苦哦。”凤容若无奈的摇了摇了头。

“嘿嘿……哪有啊,我心中很感动呢。”其实唐黛心中真的很感动,不过是想用逗笑掩饰自己的情绪。

“我心中好受伤……心痛,这里痛!”凤容若也耍了无赖。

“知道了,你心受伤,心痛,要我安慰……”唐黛一脸坏笑的,伸手摸上凤容若的胸,为他抚摸他的心。凤容若的身材很好,虽然她摸得少,但是她知道,所以伸了手在他胸前一阵乱摸,趁机在凤容若的腰上又拧了几下。

“坏丫头……你又在招惹我。”凤容若伸手握住唐黛在他胸前作乱的小手,眼中有火苗在闪动。

“哪有,你说你心痛,我替你摸摸而已,替你治治痛。”唐黛依然一脸坏笑。

“我让你使坏,我今天不报这使坏的仇,我不让你出了安王府。”凤容若伸手一抱,将唐黛一个公主抱抱起,将她扔在书房中的软榻上,伸手就要痒唐黛,报她乱摸的仇。

“呀,呀,我不摸了,我不摸了,你别痒我,凤容若,我真的好怕痒啊。”唐黛没出息的开始求饶。

“不痒也行,我要赔偿。”

“怎么赔偿?”

“让我也摸你,你摸了我哪,我摸你哪。”凤容若脸上现了少有的邪魅的笑,坏坏的看着唐黛,今天可是你自己撞上我的枪口的。

“凤容若……”唐黛脸顿时红得欲滴了血,那怎么能一样?他的胸和腰,她能摸,她的,现在怎么可以让他摸?!要摸也得等成亲的时候。

“不给摸?不给摸我就继续痒你了。”

“别,别……换别的,换别的。”凤容若此时已经半压在唐黛身上,灼热的呼吸喷在唐黛的脸上,脖上,心中悸动的她,无力的让换别的方式。

“换?也行,换你亲我,要主动。”凤容若见唐黛的可爱模样,不忍心再逗了她,一脸笑容的答应了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