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6章 轩辕凌剑登基为帝/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唐黛有些害羞的红了脸,抱着凤容若的颈脖,用自己的粉唇覆上了凤容若有些微凉的唇,闭上清澈如水的双眼,享受着此刻的温情。

凤容若每次都这样,总喜在罚她的时候,让她主动亲他,大概是她很少主动亲他罢,其实也不能怪了她,每次凤容亲她的时候,很霸道,根本用不着她主动嘛。

凤容若双眼睁开凝视着小丫头羞羞怯怯,闭着眼,一脸享受的样子,脸上露了笑意,心中爱意漫延,心动不已,反客为主,又主动的吻了他的丫头,大舌灵巧的撬开了身下人的牙关,侵占每一处,汲取让他醉心的香甜……

每到此时,他就希望时间这得快一些,再快一些,他好将她的小丫头早早的娶回来,每天有她的陪伴,每天都能好好的完全的占有她,再不用担心有人跟他抢了她,让她完全是他的,从身体到心……

“世子,王妃让出去吃饭了。”

站在书房外的楚陌,听了里面的响动,当然知道世子和县主在干了什么,虽然声响不大,可是对于他这个耳聪目明的高手来说,一点点声音都逃不过他的耳朵,在犹豫了无数次后,不得不,很是为难的敲了门,唤醒房中正缠绵着的二人。

“去告诉我母妃,马上就来。”

房中的凤容若,从唐黛的颈脖上抬了头,停了热切吻,声音嘶哑的回了楚陌。被凤容若吻得意乱情迷的唐黛睁了一双雾气迷濛的眼,清醒过来,对上凤容若的双眼,二人凝视着片刻,在对方的眼里都看到了无限的深情。

“丫头,出去吃饭了,免得母妃和父王等。”凤容若恋恋不舍的放开唐黛,伸手替她抚平了头上被他弄乱的发丝。

“好!”唐黛脸红红的从凤容若怀中站起,二人整理好弄乱的衣裳,头发,才手牵手往外走去。

其实,意乱情迷中的她也好想早日将美男扑倒啊!凤容若长得俊,身材又好,又是自己心动之人,唉,唉,唉……可是这是古代,她不敢啊!好难过。

唐黛在安王府吃了午饭,席上果真有很肥的螃蟹,还配有上好的状元红,不禁多吃了一只,多饮了一杯,让她这个三杯倒的,微微有了醉意,凤容若见她有些醉了,不放心小青和诗芫照顾她,亲自抱着她出了府,送回马车上,陪坐在马车里送她回将军府。

看着儿子公然抱着小妞,知道照顾小妞的安王爷,安王妃,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都看到了开心二字,二人乐得嘴都合不拢,他们娶儿媳妇,生孙子就在眼前了。

安王妃心中更是得意,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看,小两口现在多恩爱。要让她知道这种恩爱,并不是第一次,更甚的时候都有,比如在无名谷那次,估计得惊讶瞪大了双眼,难以相信自己的冰山脸儿子,竟在私下里是个腹黑的家伙。

到了将军府,凤容若依旧不放心,下了马车,又抱着她进了将军府,将军府的一众人下人,看着清冷的凤世子居然抱着他们的大小姐回来了,个个目瞪口呆,小丫鬟们星星眼的羡慕,世子对大小姐可真是好,哪像二小姐,出嫁时,二皇子都没来迎亲,就派了顶花轿,那么无声无息的抬了去,三天后回门也是二小姐一个人回的,二皇子也没来。

凤容若将唐黛抱回流风碧月院,诗苋端了醒酒汤来给她喂下,然后看着唐黛安静的睡着了后,凤容若才离开了将军府回了安王府。王夫人听说唐黛在安王府喝醉了是被凤容若抱着送回来的,急急的跑到流风碧月院来看唐黛,见她睡得熟,没有醉酒难过的迹象,又叫了诗芫问在王府的具体情况,知道安王爷和安王妃并未在意,才放下心来。

二皇子府。

凤容烨自娶亲后,就搬离了皇宫,另立府居住,此时,二皇子府内,却是鸡飞狗跳,郑莎正在与凤容烨又刚抬进府的一个美人,打在一起,你扯着我的头发,我挠花了你的脸,双方出口大骂,动手动口不在话下。

凤容烨不在府中,轩辕至丽则是在自己院中闭门不出,任由她们打闹,来来往往的皇子府下人也只是看热闹,没人真去拉架,这种事在府中多了去,他们也习惯木然了,打呗,打呗,谁被打死谁倒楣。有本事的打羸,没本事的打输。

轩辕至丽虽是嫁了凤容烨,但心中还是对凤容若念着不忘记,刚开始二人成亲时,也恩爱了一段时间,但时间一长,凤容烨风流的本性就露了出来,又加上他对轩辕至丽是利用,并不是真的如他所说用情至深,而且,又知道轩辕至丽从前到今心中念着的还是自己的堂哥,心中隔阂,对轩辕至丽就很快就冷淡下来,三天两头的纳了美人进府,轩辕至丽想管也管不住,流了无数泪后,也就随了他不管。

然而,郑莎的脾气哪能与轩辕至丽去比,惯会拈风吃醋,刚抬进府时,对她这个没有亲自去接她进府的皇子表哥,虽有怨气,但后被凤容烨花言巧语一哄,也就将心中的怨气哄散了,凤容烨图新鲜,对郑莎也还不错,宠了她些时日,于是郑莎倚仗着凤容烨的宠爱,将军府的后盾,二皇子表妹的身份在府中骄奢起来。

使了手段,将凤容烨那些个美人磋磨磋磨,或是找了理由发卖了出去,那些人都是三教九流的身份,被凤容烨搜美搜寻而来的,时日一久,也失了凤容烨地宠爱,所以凤容烨也就睁一只,闭一只眼,任郑莎胡闹,打杀。

尝到了甜头的郑莎以为是二皇子对自己的宠爱,须不知这不过是凤容烨的又一个借刀杀的手段罢了,他要美女,随时换新鲜的,旧的去的就去了,新的照来,有人替他处理了,他乐得自在。

近日,凤容烨逛百美楼,看中了百美楼的花魁芸娘,又加上百美楼的人经过了唐黛和轩辕凌剑的调教,魅惑的功夫无人能敌,去了几次的凤容烨觉着自己皇子的身份去那多去被人知道了,有损自己的形象,又怕父王凤千君知道了,受责骂,但又舍不下芸娘,于是干脆就出重金将那花魁芸娘赎回皇子府,让芸娘专心侍候他一人。

芸娘这一来,被凤容烨宠上了心尖,日日歇在她的小院里,正妃轩辕至丽,侧妃郑莎二人的院中,从未去过一次,这一下就引起了郑莎的不满,于是趁凤容烨不在家时,就倚着自己侧妃的身份,向芸娘耀武扬威起来,芸娘自小养在青楼,什么事情没见过,加上脾气又是个耍尖要强的,且宠爱正盛,怎么会任由郑莎磋磨。这不,二人,从动口到动手了,谁也不服谁,大打出手。

此时,进宫坐在贤妃殿内的凤容烨却是不知自己的皇子府快被自己的后院女人给拆了,烧了。

“母妃,我们得加紧动作了,再等,人家都要坐上那椅子了。”凤容烨眼神狠戾,脸上却是担忧。

“烨儿,母妃也急,你稍安勿躁,我们再商量商量,想了办法。”贤妃看了眼着急的凤容烨。

“母妃,对于那两个,我们刺杀也刺杀了,流言也放了,可是没有撼动他们丝豪,我们还得是从凤容莫和父皇身上下手才行。”

凤容烨想了想,从开始他们就是想以釜底抽薪的法子,将凤容若干掉,太子没有靠山的想法来做的,现在回过头来,好像这样做有些绕路了,凤容若实力雄厚,与他对上是硬碰硬,伤敌一千,自伤八百的法子。

“恩?你父皇那不是已经动手了?!再明显可不能动,你父皇可是聪明得狠。对付太子你又有什么好办法?”

“母妃,等不急了,父皇那你一动手,就得让他倒了,不给他察觉的机会。太子那,母妃你附耳过来,我是这样想的……”凤容烨在贤妃耳边计划的了一番。

“好,就这么办,自古富贵险中求,为求那把椅子,多少人不都是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贤妃眼里闪过狠毒的光芒。

就在贤妃和凤容烨密谋时,御书房中凤千君收到凤北国发来的消息,消息却是报国丧,凤北国的皇帝轩辕大帝病逝,九月初一太子轩辕凌剑继位,成为凤北国新的君主,并着凤北小公主轩辕至丽收到消息后,即日起程回国奔丧。

“小桂子,去二皇子府,宣二皇子凤容烨,凤北小公主轩辕至丽立即着手准备去凤北的相关事宜。”凤千君命桂公公。

“是,皇上。”桂公公领旨立即出了宫。

桂公公到达凤容烨的二皇子府时,正碰见郑莎和芸娘二人还在那打吵不休,二人已是头发乱的像鸡窝,像两个疯子一样撕扯着,地上堆着撕扯下来的头发,衣服撕得掉了下来一块块,挂在身上,露了香肩,甚至是郑莎脚上的鞋子都不知道打得掉到哪去了,一只脚着鞋,一只脚光着脚踩在地上,狼狈不堪,看得桂公公眉心直跳,觉得甚是辣眼睛。

二人见宫中来人了,这才不甘心的放开发彼此,互相站在那,像两只老母鸡,互瞪着眼,谁也不肯服了输先行离去,还是轩辕至丽听到下人禀报,说是宫中的桂公公来宣皇上的旨意,从院中出来,看到不忍直视的二人,发了火,喝斥二人各自回自己的院子,否则就告诉二皇子,惩罚二人,二人鼻孔中暗自哼了声,才一拐一跛的离开了院子,回到自己的院子中去。

桂公公看着远去的二人,摇了摇了头,问过轩辕至丽才知道凤容烨进宫了,于是单独对轩辕至丽宣了皇上的旨意,轩辕至丽听到桂公公传的旨意,当既哭成了泪人,她是凤北的小公主,平日里轩辕大帝对其甚是宠爱,她却因着自己的私心,远嫁了凤南,一直未回国去,这突然听到父皇病逝的消息,懵了,哭得不能自已。

桂公公婉言劝过轩辕至丽,死者已矣,生者如斯,让她节哀,保重身体后,没在二皇子府多呆,回到宫中,不想,正在宫门处碰到了凤容烨,就将皇上的旨意传给了他,听了这圣旨的凤容烨接了旨后,站在宫门处愣了半晌,又侧身反回,回了贤妃宫殿。

想着刚刚与母妃密谋的事又得推迟了,原以为娶了轩辕至丽能得到支撑的他,不禁心中对轩辕至丽不满了起来,这轩辕大帝早不死,晚不死,偏偏这时候死。再说,轩辕大帝一死,他的儿子,也就是轩辕凌剑继位,轩辕凌剑有轩辕大帝那样宠爱轩辕至丽吗?他能从轩辕凌剑那得了好处吗?

凤容烨回贤妃宫殿将此事告诉了贤妃,并把前面密谋的事推迟,等他从凤北回凤南后再实施。然后急赶回了自己的府第,对着已经哭得两眼红肿的轩辕至丽,耐了怀子,假意劝慰了一番,至少他现在还弄不清楚轩辕凌剑对他们的态度,对轩辕至丽是不是宠爱,在没有弄清楚前,他不能得罪轩辕至丽,否则费了那么多心思和手段,娶了她,岂不要前功尽弃。

轩辕至丽抱着凤容烨哭了一场后,立即着手准备回国事宜,离开凤北那么久了,她真的很想凤北了,只是她却是没有想到,这次回去却是因父皇逝世,她回去奔丧。

脑中不由得浮现那时唐黛劝她回凤北的话。此时,她才知道那时唐黛说的都是真心话,她说的都是对的,远离家国,一个人在这异国他乡,她真的太孤单了,而且她又看错了人,凤容烨并不是一个真心真情的人,而是一个风流成性,视女子为玩物的皇室子弟。她若不是有公主的身份在支撑着,早被他嫌弃冷落了,只是她现在看明白了,又能怎么样呢?自己酿的苦果自己吞罢了。

三日后,凤容烨起程陪着轩辕至丽返回凤北。

凤北的皇宫里,轩辕凌剑着了明黄的龙袍,已开始了他的皇帝生涯,他的身边依然伴着他的黑衣美男。

“那边回来了吗?”轩辕凌剑一反平日的慵懒之态,身子坐得笔直,眼神凌厉,问黑衣美男。

“皇上,回来了,回消息说今天从凤南动身,一云也跟着回来了。”

“回来了就好,她是我的亲妹妹,母后牵挂她,趁好借此机会让她回来,就不用再回去了。”轩辕凌剑点点头。

“皇上,这次二皇子凤容烨也跟着来了,我们是不是要给了他帮助,借他的手,让凤南内战,然后我们一举歼灭,拿下凤南。”

“可行。等他们到了,看他的想法而动,然后利用之,据一云的消息,他是有此野心的,我们只要承诺给他提供帮助,他必定会上当,等他回去争那位置,我们坐收渔翁之利就行。而且,他当初竟然用了手段,骗了至丽,就是为了在他夺位时,有我们凤北的帮助,此人心性狡猾奸诈,手段狠毒,若是后面他对至丽宠一点,果真用了真心,我会考虑给他条生路,却不想,他胆子很大,真以为我凤北没人了,放任至丽在凤南被他欺负不管。哼,自作聪明的东西!”

“是,皇上,小公主很单纯,被他骗了,他能骗,也必定要付出代价的,我们凤北岂容他一纨绔皇子捏在手心中玩弄。”黑衣美男附和了轩辕凌剑的话,凤容烨绝不知道,从一开始,他所有的动作都没有逃过轩辕凌剑的监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