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凤千君吐血昏迷/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将军府中的唐黛听了这消息,不曾放在心上,她当时就劝过轩辕至丽,是她不听,怪不得别人。日子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着,秋去冬来,一转眼一年又过去,守完岁后,唐黛迎来了她穿越到这异世来的第七个生日,这一日,是唐黛的及笄日,古代对女子规定的成人仪式,。

唐黛对于及笄不及笄,倒没有多少期待,不过是古代女子的成人仪式罢了,过了这一日,她便是正当名顺可以嫁人生子的大姑娘了。

在现代她已是嫁过,所有不做了少女对未来生活的幻想,知道嫁人也就是那么回事儿。遇到对你好的,一辈子幸福,遇到对你不好的,也就误了终身。

但是这对于将军府宠爱她的家人来说,是不一样的,对于安五府中希望早点娶她回去的人来说,那可是大有意义的。

所以,大年初一这天,一大早,安王府,大学士府,上官府,唐府都派了人来,送礼物,观礼。将军府王夫人,郑柏,郑国三人也一大早就起来了,忙着唐黛及笄的礼仪,并准备宴席,宴请观礼之人。

府中甚是热闹,唐黛觉着自己像只提线木偶,被娘亲带着出去了,只听说爹娘是什么主人,安王妃亲自做了正宾,未来的嫂子上官明珠做她的赞者,嫂子宁未雨做有司,一上午,换了三次衣服首饰,跪拜了数次,反正对于她来说,整个过程就是晕乎乎的过程,等整个仪式完成后,才松了口气。

礼成后,众人恭贺,坐于远处观礼的凤容若,眯眼看着自己小丫头,他终于等到她长大了,今天换了三服后的她,头发高挽,雍容大气,端庄妍丽,头上的金钗头饰,随着她的走动,摇曳了她不曾展现过风情。

“小妞,小妞,快,快,去救救我父皇,父皇突然吐血晕倒了。”

就在一众人为唐黛终于及笄而高兴祝贺的时候,几声急吼吼的声音传来,众人看去,是太子凤容莫飞奔而来,不知他是怎么搞的,也许是过于着急,脚上的靴子已经掉了一只,头上戴的冬帽也歪了,整个人着急慌乱不堪。

“太子?父皇?皇上病重!”

众人全都反应过来,立即“轰”的一声,都紧张的站立起来,最先反应过来的凤容若,飞身到了凤容莫面前。

“怎么回事?皇伯怎么了?”

“大哥,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今天是大年初一,按照惯例,父皇在宫中带着大家吃团圆宴,只是,吃着吃着父皇就突然吐血不止,谢太医现在已经在为父皇诊治了,可是他说他找不到病因,没有一点把握,让桂公公出宫来请小妞,我担心桂公公太慢,就自己骑马来了。大哥,小妞,快走吧,再晚,我担心父皇有危险。”

“好,小青,快去我院中取了我的医箱,我先跟凤世子坐马车进宫。太子殿下,你带着小青一起随后就来,没有你,她此刻没法进宫。”听了凤容莫的话,唐黛立即当机立断。

“月儿,你快随着凤世子走,后面还有我。”郑柏也立即道。

“好!”

凤容若立即伸手抱住唐黛,飞身往将军府外飞去,此时,情况紧急,在众人面前也无法顾忌,凤容若落在自己来时的马车上,吩咐楚陌立即驾了马车,往皇宫奔去。

去院中拿医箱的小青,也很快就回来了,凤容莫带着小青,伙同郑柏,也往府外快速而去,于是,在将军府的众人,安王妃也立即回了安王府,去通知安王爷入宫看情况,其他人也没心思留在了将军府,黄夫人,上官明珠决定也快回府,跟上官玉也通声气,让他也快去了皇宫看看,郑国则怕出什么事,没有往外去,留在将军府守着。唐风,唐雨顺,李氏,宁未雨一行,也立即回府,静等宫中再次传出消息。

马车以最快的速度往皇宫奔走,车内的凤容若和唐黛则是心急如焚,二人沉默不语。凤容若则抿紧了双唇,皇伯为什么会突然吐血晕倒,想来想去,总觉得自己平时漏掉了什么,但是又想不出是什么?!但是心中就是感觉这病来得蹊跷,怪异。

“凤容若,皇上有什么旧疾?”唐黛也感觉蹊跷,问沉思不语的凤容若。

“并无,皇上身体一直很好!”凤容若摇了摇了头。

“宫中平日里谁给他请平安脉?”

“都是谢院首,皇伯只相信他。”

“哦……那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啊,怎么会突然吐血晕倒?难道是……中毒了?凤容若,皇上会不会是在团圆宴上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我……”

“吁……”

凤容若正欲回唐黛的话,不想,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唐黛没坐稳,往前一冲,头就撞在马车壁上,撞得眼冒金星,幸而凤容若反应得快,车子晃动时及时稳住了自己的身体,并且拉住了唐黛的衣服,减轻了唐黛撞在马车上的力度,要不是凤容若拉住了,任由唐黛直直的撞上去,脑袋不开花,也要半废了。

“怎么回事?楚陌?”凤容若拉回唐黛,让她重新坐稳身子,问楚陌。

“世子,有刺客……”

“当,当……”

车外传来楚陌生的声音,并伴随着刀剑打斗在一起的声音,很显然,楚陌已经跟来人交上手了。凤容若立即掀了马车帘子,往外望去,只见马车四周站满了蒙着面的黑衣人,往马车逼来。

“嗖,嗖,嗖……”

伴随着黑衣人的的逼来,无数的箭矢往马车射来,密密麻麻,如遮天蔽日的蝗虫,如被惹怒的马峰,乌压压一片,就连马车中的唐黛和凤容若都感觉到了,马车内立即黑了下来,若行在快黑未黑的黄昏中。

“丫头,快,蹲下!”

凤容若命令唐黛,自己则摊开双掌,凝气在马车周围,不让利箭射穿进车架,进入车内。马车外,凤容若的暗卫,影卫,唐黛的暗卫,影子,小蝶,不约而同都闪现出来,在马车的四周,形成包围圈,护着马车内的唐黛和凤容若。

凤容莫一行,很快就追唐黛他们追到皇宫外,也未见到二人,以为二人速度快,已经进了宫,于是凤容莫问了皇宫禁卫,是不是凤世子和神医县主已经进宫了,结果禁卫首领却告诉凤容莫一行,说是并未看到凤容若一行。

原来,为了能尽快赶到皇宫,凤容若让楚陌赶了近路,到皇宫的近路要经过一段人烟稀少的老街道,凤容若他们现在遭遇刺杀的地方,下百这段人烟稀少的老街道,而凤容莫,小青,郑柏一行却是按着常入宫的路行走的,所以双方正好错过了。

“怎么回事?这进宫除了那条偏僻的路,就这条进宫的路,难道是大哥着急,操了近路反而慢了?金一,去进宫那条小路查看,看凤世子他们是不是在那。”

凤容莫知道凤千君等不得,立即吩咐自己的暗卫去查看。自凤容莫那次在安王府出来就遭遇刺杀差点丧命后,凤千君便把自己身边的五大暗卫,金一,木二,水三,火四,土五全部派给了凤容莫,命五人日夜轮流保护凤容莫的安全。

“是,主子。”随着声落,一道黑影闪出,往凤容若一行正在遭遇刺杀的地段飞去,一刻不到,金一回到皇宫门口,凤容莫的身边。

“主子,凤世子一行遭遇刺杀,正在同来人打斗在一起,对方人数大约在五十左右,个个武功高强。”

“金一,你带你的人快去帮忙,土五留下,在这保护我们就行。”凤容莫一听,急了,他走时,父皇就已经很危险了,他这去将军府一来一回,都耽误了半个时辰,还不知道父皇怎么样了?!

“是,主子。”

瞬间四条黑影奔了出去。

“头,他们又来帮手了,我们怎么办?”

袭击凤容若的一众黑衣人,大部分都与凤容若的人缠斗在一起,唯有街边的屋顶上,立了两人,两个都是一袭黑衣,脸上蒙着黑巾,一边的一个黑衣人,望着有四条黑影奔来,也加入了战斗,看四人的身形,就知道武功不低于凤容若身边的人,急问身边的黑衣人。

“撤,我们能阻止凤容若在这一炷香的时间已是极限了,不能被他们的人识破了身份。”那被问的黑衣人观察了半晌,同身边的人道。

“好!”那问问题的黑衣人,将拇指和食指弯曲,放在嘴边,吹了一声长长的尖尖的哨音。哨音响起,下面的黑衣人,全部虚晃了一招,退出了战斗,消失在街道边的屋顶上。

“世子,他们走了,要不要追?”楚陌问车内的凤容若。

“别追,现在首要的事是快快进宫,这些人就是来阻止我们进宫,拖延我们的时间的。”

凤容若刚刚在马车中,掀了马车帘子,观察了那批黑衣人,发现他们下手并不狠戾,主要是跟他们的人缠斗,应该是有人知道凤千君病重,谢院首治不了,肯定是要去将军府请神医县主,所以就等着在这路上拦了他们的去路,借以拖延二人进宫的时间。

“好!”楚陌立即跃上车,驾了马车,往皇宫奔去,凤容莫派的四人,也赶回了凤容莫的身边。

“大哥,大哥,你们怎么样?没有受伤吧?”凤容莫一见凤容若的马车露头,飞奔过去,问马车中的凤容若。

马车停下,凤容若,唐黛出了马车,郑柏也是一脸紧张的看着二人,眼光在唐黛身上扫了好几遍,没有看到伤,才松了口气。

“我们没事,快走。”

凤容若带着唐黛快步走在前面,小青,凤容莫,郑柏立即跟上,一行人加快步伐,跑在皇宫中,往凤千君的寝殿飞奔而去。

皇帝的寝宫内,凤千君面如金纸,进气多,出气少,嘴角还在往外不断溢着血……谢院首这行医几十年,为凤千君诊平安脉几十年的老太医,此刻却手足无措的跪在凤千君的龙床前,对凤千君的病束手无策,老泪横流。

而桂公公,则是在龙床前,殿外来回的跑,等着凤容莫请唐黛,救凤千君一命。半个时辰过去,一行人还是未到,按时间,皇宫到将军府往返时间应该是够了,难道路上又出了什么事?桂公公感觉今天凤千君突然生病吐血很是不正常,此时心中更是惶恐不安。

别人不知道,他怎么会不知道,皇上凤千君的身体一直都很好,他年龄不大,平日里又注意保养,这其中肯定有什么问题?!可是,皇上吐血前的饮食都是他亲手侍候的,可没有乱吃了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还得等县主来了才知道。

寝宫外,一众妃子,美人全跪在外面,个个瑟瑟发抖,暗自流泪,谁都不希望凤千君有事,一旁立着的凤容烨和贤妃,则是脸上镇定的站在那,等待事情的发展,前面凤容莫出去请唐黛时,凤容烨给了贤妃一个安慰的眼神,示意他已经都安排好了,但二人紧握在广袖中的双手,却出卖了此时他们心中的紧张。

凤容烨年前在凤北国奔丧回来时,是一个人回来的,轩辕至丽被凤北皇后留了下来,说是让她在凤北宫中尽完孝才能回凤南。

而且,轩辕凌剑派了人,与凤容烨长谈了一番后,也不知道谈了些什么,谈完话后,凤容烨二话没说,没有要求带走轩辕至丽,一个人带着随从立即返回了凤南,一云老道也找了借口,没有回来,在凤北皇宫中安心侍候他的主子轩辕凌剑。

凤容若一行,气喘吁吁的跑到凤千君的宫殿外时,桂公公立即迎了上来,带着众人进到凤千君的卧室,跪在那谢院首,惊喜的颤巍巍的从地上爬起,让开地方,让唐黛替凤千君看病。

而看着凤容若一行这么快就到了的贤妃则是脸色一变,时间差了些,若是被这小贱人救了,皇帝死不了,她和烨儿就危险了,心中不禁对唐黛更是咬牙切齿起来,每次都是这小贱人坏事,但在心中又祈祷凤千君就算死不了,也不要清醒过来,这样,她还有的是时间对付凤容莫,将烨儿推上皇位。

龙床前,唐黛一眼瞅过去,看凤千君的脸色,就知道大事不好,忙执了凤千君的手,替他把脉,半晌后,唐黛皱起了眉头。

“小妞,我父皇怎么样?”凤容莫眼里急得起了泪,见唐黛放下了把脉的手,忙问她。凤容若,桂公公,谢院首,郑柏……也将问询的目光投向了唐黛。

“皇上情况很不好,我们还是来晚了一步,小青,药箱,我得立即为皇上施针。”唐黛脸色沉重。

“是,小姐。”小青立即将医箱放置在唐黛手边,打开,为她取出了仙僧传给她的银针。

“小妞,我父皇……”

“莫儿,先让小妞替你父皇诊治,有什么话,一会再问。”

凤容若打断了凤容莫要问唐黛的话,知道他是想问皇上到底得的是什么病,有多严重,能不能治好等等。

“……”凤容莫立即住了嘴。

宫外,安王府的安王爷,上官府的上官玉,听了家人的描述,也急急的坐了马车往皇宫而来,今天是大年初一,这样的事太出人意料,各人还在家好好的过年呐,而且,按凤南国的禁意,这大年初一的就出了这种事,凤南国今年一年不会太顺利。当然,这事众人也只是放在心中想一想,却是不敢说出口的,谁敢说,国运不行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