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8章 搜宫/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刻钟后,唐黛取了针,将针擦净,放回医箱,依然沉默不说话,凤千君嘴角已经停了溢血,桂公公命宫人带来清水,替凤千君擦试干净。

“桂公公,命所有的宫人退下去。”唐黛脸色严肃。

“是,县主。”

所有的宫人退下去,唐黛看了眼谢院首,不知道怎么出语说接下来的话,毕竟皇上一直是他诊的平安脉。

“谢院首,皇上……中的是慢性毒药。”

什么?

殿内所有的人都大吃一惊,脸色大变,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太岁头上动土,对皇帝下慢性毒药?!

“县主……我……皇上,老臣该死啊,都是老臣学医不精,日日为你诊脉,都没发现皇上中毒了!呜……呜……”谢院首听了,愣了半晌后,对着躺在龙床上的凤千君大声嚎哭起来,他这失职之罪是免不了了。

“小妞,我父皇中的是什么慢性毒?你又可有把握治好?”凤容莫脸色苍白。

“太子殿下,你父皇中的是一种叫天情花的毒,此毒无色无味,下于人的饮食中,被下毒之人是没有任何察觉的,而且,下毒时期,医术再高明的的人都诊断不出,这种毒,我还是在我的师父,仙僧的医书上看到过,以前从未碰到过中此毒的人。若是先前皇上毒发的时候,我早些到,我治好的把握能大些,可是这一来一回的耽误,过了最好的诊治时机,我只能说,我尽力而治。”

“小妞,请你一定尽力治好我父皇。”凤容莫对着唐黛行了大礼。

“太子殿下,你不必这样,快快请起,不用你叮嘱,我自会尽我的力量。”

“丫头,皇上这毒要如何才能完全去除?”凤容若也着急的询问。

“我刚刚已经用银针逼除了部分毒素,暂缓毒在皇上身体里漫延,要彻底解了皇上的毒,要一种叫做地仙草的奇草,此草生于北地,据师傅的医书上记载,只有在凤北国的最北方才能寻到,书上说,在凤北国的北方有一座连绵起伏的山脉,叫天山,而在天山中有一个大大的温泉湖,湖的周围四季如春,天山长年寒冷,湖水却常年温暖,一半是火,一半冰的环境孕育了许多奇花异草,所以,地仙草就长在那,而且天情花也是生于那,二者相生相克。”

“凤北国的北地,远离凤南,去那,一来一回,数月之久,皇上……”等得及吗?

凤容若脸上尽是担忧之色。

“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皇上的身体能不能等到寻回地仙草,我没法断定。但,还有一种办法就是,找到下毒之人,能下毒必有解药。这毒不是一日之功,所以,据我推断,下毒之人必定是能经常接近皇上之人。”

“那我们就双管齐下。第一,现在立即派人去凤北国的天山寻地仙草,第二,立即封宫,彻查皇宫,查各处宫殿,看能不能搜寻到什么线索。”凤容若眼中冷光闪过,虽然他已经大约猜测到下毒的人是谁,但是却苦于没有证据。

“太子殿下,将这药丸给皇上服下,先保住皇上的性命,你要有心理准备,此毒一日不解,皇上就一日不能苏醒。”唐黛从怀里掏出玉露药丸,递给凤容莫,提醒他。

凤容莫点点头,接过药丸,也不问是什么药,走到凤千君榻前,强喂了药丸,他相信小妞!

依然跪在地上满是自责的谢院首,却是闻到玉露丸的奇香味,两眼瞬间亮晶晶,忘了哭泣,这是好东西啊?!不愧是仙僧的徒弟,拿出来的东西就没差。

“哥哥,我现在立即命禁卫军封宫搜宫。”凤容莫给凤千君喂过药丸,知道皇上暂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现在无法苏醒,心里的慌乱安定下来,同凤容若商量。

“好,先搜宫,然后我们再商量去天山寻药草的人选,此事关系到皇上的苏醒,要寻了妥当的人去才行。”

凤容莫转身出了皇上的寝宫,步子坚定的朝外走去,以前一直都是父皇照顾保护着他,从今天开始,由他来保护照顾父皇,他定要揪出害父皇的凶手,诛他九族!

凤容若看着凤容莫再没有慌张,冷静笔直的背影,心中欣慰,莫儿长大了,他可以自己独自去迎了风雨,走上那条崎岖的通往帝位之路了。

“谢院首,你起来吧,县主说了,这毒任医术再高明之人,毒发前也是诊断不出的,你无需自责。”凤容若别过凝视凤容莫的背影,侧头看着还跪在地上的老太医谢院首。

“谢世子体谅,话是这样说,可是我这心难过啊,若不是县主来,我都不知道皇上得的是什么病,中的是什么毒,下官是真的惭愧至极!”谢院首艰难的从地上站起,依然满脸的愧意,在河间府,世子染上瘟疫,若不是县主去了,他也无法治了瘟疫,此时,若不是县主来了,恐怕皇上已经是中毒吐血而亡了!

“世子,跪在外面的妃子,美人,还有二皇子凤容烨求见皇上,说是想看皇上是不是安好。”桂公公从外走了进来,因为一开始,这些人都被谢院首以不要打扰了他的诊治为名,全给轰了出去。

“哼,安好?是想看看皇上有没有驾崩吧?一个个的居心叵测!”凤容若冷哼一声,浑身放了冷气,桂公公弯腰站着,不敢回了话,知道这冷面杀神已是动怒了。

“让她们进来,告诉她们给我声音放轻点,不许哭闹。还有,看完皇上,让他们全部去了侧殿,搜宫完成前,不得离开。”凤容若想了想,又加了句。

“是,世子。”桂公公转身出了殿。

众人跟在桂公公身后,进了宫殿,凤容烨,贤妃二人走在最后,袖中的双手握得更紧了。进了凤千宫的寝殿,看着躺在床上的凤千君,个个哭得是梨花带雨,却是没有一个想起,问凤千君的情况,各怀心思。

“请问县主,皇上这是得了什么病?可有碍?什么时候能醒过来?”

贤妃款款的走到唐黛面前,问她。

“皇上没有什么大病,只不过是……中了慢性毒药,无碍。但是……需要解毒的药草还要去寻找,所以暂时无法让他苏醒。”

唐黛故意吞吞吐吐的说了凤千君的情况,眼神却盯着贤妃脸上的变化,凤容若在一旁也观察着众人的神色变化,想看出点什么。

“什么?皇上中毒了!”

几声惊呼,此起彼伏,贤妃则也装了惊讶的模样,眼里藏了泪,心中则是想,果然如她所料,小贱人还真有点本事,连她动用了秘药,都被看出来了,而且还知道这毒怎么解。凤容烨一听,一时不能苏醒过来,心下吁了口气,但表面上眼眶却红了,就差憋出几滴泪来。

“大家都看过了,就不要在这打扰皇上的清静,都移步偏殿吧!”桂公公走上前来,对一众妃子道。

“我要留下来陪皇上!”

众妃子都跟在桂公公身后,正要移步偏殿,不想,却有人发了异议,大家回头一看,却是从魏家抬进来的魏仙儿魏美人,正得了凤千君的宠爱,在众人面前多少有些脸面。

“你留下来能干什么?是替皇上治了病,还是能找回解药?滚!”

凤容若一个锋利的眼神扫过去,魏仙儿被他扫得脸色一白,从前,魏家没有因将军府换女的事,与将军府和王府闹僵时,她心中对凤容若还是抱过希望的,总觉得像凤容若这种惊才绝艳的男子,也只有像她魏仙儿这般集美貌和才情一身的女子才能与之匹配。

不想,她这装了可怜的梨花带雨的模样,非没有惹得凤容若的怜爱,竟然豪不留情的让她滚,一时尴尬的站在那,进退不是,一滴泪也尴尬的挂在脸上,那些与她不交好的妃子,个个心中嗤笑,不自量力,以为人人是皇上凤千君,纵然不喜欢,也还能懂得怜香惜玉,不为难众美人妃子。

这凤世子可是打小出了名的冷心冷情冷面,除了神医县主,你看他对哪个女子笑过?对哪个女子温柔过?

“魏美人,你还是走吧,县主可是说了,皇上被下的是慢性毒药,只有皇上身边的人才会得手,现在连咱家都在这怀疑人的当中,太子殿下已经命人封宫搜宫,为了避嫌,大家还是安静的去偏殿等待为好!”

桂公公回头,上来解了魏仙儿的围,这话却也是说给那些个妃子听的,桂公公此话一出,果真众人的身形顿一顿,这毒杀皇上可是谋逆的大罪,此时,还是乖乖的配合为好。

那魏仙儿一听,脸色更白了,不再说了话,跟上众妃子,随着桂公公往偏殿而去,众人一进偏殿,凤容莫派的禁卫军就到了,将皇上的寝店严严实实的围了起来,连一只鸟都飞不出去。

皇宫的大门也已经封上,众人只许进不许出,禁军也已经同时到达了各宫殿,在凤容莫的带领下搜宫。偏殿的众妃子,看着禁卫军包围了她们,而且还说已经搜宫了,脸上都很不好,就算自己不是毒害皇上的凶手,可是谁宫里没有点自己的秘密,这下好了,秘密藏不住了,脸色能好到哪去?!

贤妃在众人不注意下,偷偷摸了摸自己的袖子,心中暗自庆幸,还好她有所防范,临出宫殿时将东西藏在身上,她知道,只要凤千君中招了,无论是死,还是昏迷,都没人敢搜查到妃子的身上来。

凤容烨脸色却是很不好。为什么?

在这种时候,他就更能看出太子与他这皇子的区别,太子辖管禁军,禁军任由他调遣,现在他正带着禁军搜查整个皇宫,而他这皇子却只能被禁军堵在这偏殿中,进出无能。

还好,此次他们没有想着要一次性到位,造反到底,要不然,他们暴露就暴露死定了,这也让看清了,他手上没有一兵一卒,是多么的可悲,只能与母妃在暗中,用些不入流的手段。想到不入流的手段,等此事风声一过,他们就可以太子身上动手了,他要让他永远与帝位无缘,那把高高在上的椅子,只能是他的!想到这凤容烨,躲在袖袍中的双手,再次用力的握紧,暴起了青筋。

龙生九子,九子不同,性格不同,命运也不同!

此时,安王爷,上官玉,包括从不出府的恒王爷,也听到了消息,三人一前一后的进了宫,来到皇帝的寝宫,看望凤千君,了解他的病情。

当知道有人在老太医的眼皮底下,给皇上凤千君下了慢性毒性,时间还不短,不由得大惊失色,大家都了解凤千君,虽然为帝贤明,不多疑,但也绝不蠢,甚至可以说是极聪明,是谁竟然都躲过了凤千君自己的眼光,给他下了毒?!

“桂公公,近一年来,除了你,谁接近皇上最多?”安王爷想了想,问立在那照顾着皇上的桂公公。

“禀王爷,这话世子已经问过我了,从这事上无法判定什么,皇上后宫佳人那么多,妃子美人,除了皇上例行宠幸的时候,为了讨好皇上,做些补汤,糕点给皇上食用,甚至皇上在御书房内通夜批奏折时,也会送了吃食来,这送的人当中,可是各个妃子,美人都占份,没谁特出突出来得频繁。”桂公公恭敬的回了王安爷的话。

“那皇上近时间宠幸哪位美人多些?”

“皇上性子寡淡,心中一直有前皇后,除了例行,去后宫的时间不多,真要说多些,就是魏美人。那魏美人曾有第一美人之称,又精通音律,皇上烦闷时,想听曲解闷就去她那。”桂公公想了想,小心翼翼的回了安王爷,此时他说话必须慎之又慎,不能让害皇上的人逍遥,但也不能因他的话,多了冤死鬼。

“桂公公,派个人传话给太子,魏仙儿的住处查仔细了,任何一个角落都不要放过。”凤容若前面还未问到这问题上,自己父王,王伯和上官玉就到了,没想到他父王与他想在了一处,问了此话,所以吩咐桂公公。

“是,世子。”桂公公立即叫了个宫人,去寻了太子凤容莫,将凤容若的话传到。

这搜宫的事从下午一直持续到半夜才结束,整座皇宫灯火通明,没一个人敢出了皇宫,凤容莫回到皇帝的寝宫,身后带着禁卫军统领谢飞,二人一进来,众人的眼光都落在他们的身上。

“太子殿下,可有查到了什么?”唐黛放下手中的银针,她再次为凤千君逼了身上的毒,见凤容莫进来,先于众人出声问了他。

“查到的可疑的东西都在这。”凤容莫身后的谢飞,走上前来,将手中的包袱放在桌上摊开,替凤容莫回了大家的话。众人朝那摊在桌上的包袱看去,呵,那里面的东西可是不少。

“这东西是从哪搜到的?”凤容若拿起一个木娃娃,木娃娃上竟然写着唐黛的八字,上面扎着细针,且浑身扎得满满的,脸色黑了下来,身上又散了冷气。

“这是谁?竟然敢用巫蛊之术害人,从先皇开始,就三令五申禁止用此术,发现者诛三族。”安王爷看了看儿子手上的东西,一眼就看出了是什么,其他人当然也看清了,只是没有看清上面的八字是谁的。

“王叔,这三族怕是诛不了,这娃娃是从皇妹大公主凤笑笑的的殿内搜出来的。”凤容莫前面搜查的时候就看到了,虽气愤,却是无奈。

“……”安王爷。

“……”恒王爷。

“……”众人。

“不诛三族,对她自己的惩罚却是不能少,做为一皇室公主,不学了好,竟然学三教九流,用这法子害人!”凤容若冷声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