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 这个是什么?/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站于远处的唐黛,有些好奇,那娃娃上面是有些什么,竟然让凤容若这般生气,走了上前,从凤容若手中接过娃娃,瞅了半天,却笑了。

“这大公主可真是孩子气!”唐黛摇了摇了头,对此事不以为然,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扔了那娃娃在桌上,郑柏的目光正好看到了上面的生辰八字,脸色一变。

“太子殿下,凤世子,两位王爷,臣竟是不知大公主对我的女儿竟然有此深仇大恨,如此劳心劳力,做了她的小人日夜诅咒,我倒是想问她一问这是为何?!”

皇上躺在龙床上,他找不着皇上,但是眼前的人,他还是能找到的,心中气愤道。

郑柏这一出语,众人才知道原来这小人代表的是县主,诅咒的是她,对于她刚刚轻描淡写的态度才理解过来,前面还认为她是事不关已,高高挂起的态度,误会她了。

“爹爹,此事女儿并不放在心上,你看女儿不是好好的,它能诅咒到我什么?”唐黛知道爹爹生气了,笑着宽慰他。

“月儿……”

“好了,爹爹,这事咱们现在就不追究了,皇上昏迷,事情多,我相信等皇上醒来后,定会还了我的公道的。”

郑柏听出了女儿的意思,不是不追究,而是现在不追究,于是闭了嘴,不说话了。

“郑大将军,你就放心,此事,本太子殿下定给神医县主一个交待。”在这时,在这里,所有人当中,唯有凤容莫能代表皇室说话,他出言承诺方显真诚。

“好!那我就等着。”郑柏没有不信不饶,但也不会就此放过。

“咦?这又是什么?”唐黛伸手在包袱中拨拉了两下,竟然又有小人,还是一对,伸手准备拿出来观看。坐在桌边的凤容若,眼急手快,在唐黛伸手拿了前,先伸手拿走了。

“凤容若……你抢我要看的东西干嘛?”

唐黛鼓了腮帮子,不高兴的问凤容若,坐于远处的没看清的人,也疑惑的看着凤容若,但是看清楚的人,却是憋着笑,安王爷也看清了,看着儿子抢走了不行,还放在背后藏了起来,笑着摇了摇了头。

“王爷……你看,世子欺负我,你还帮着他笑我。”唐黛眼角的余光,瞧着安王爷竟然也笑了,侧过头抬眼瞧他,并告状。

“呵……县主,这个的确不适合你观看,你不看也罢。”安王爷笑着对唐黛道。

啥?唯独不适合她观看?那是什么?唐黛满心的好奇,却是无法从凤容若手中抢过,无语的瞅了瞅众人,噘嘴跑到凤千君那察看凤千君的病情去了,凤容若嘴角勾起,不过是人多,怕她看了尴尬,人少时,就是他让她看,她未必敢看呢,小丫头还生气了!

“这个又是哪里搜的?”凤容若问谢飞,他手中东西的来处。

“禀世子,王爷,这个是在魏美人宫中搜出的。”

“竟是她那!那她宫里可是还搜到别的可疑的东西?”

“有,这个就是她宫中搜出的,里面装的好像是药粉,有药味和香气。”谢飞回了凤容若,从那包袱里挑拣出一个精致的瓷瓶。

“给谢院首看看,是何物?”凤容若瞅了瞅生气的丫头,正用背对着他,嘴角弯起的弧度更大,于是也没让她看谢飞手中的东西。

谢飞将瓶子递给谢院首,谢老太医接过瓶子,揭开了瓶上的塞子,放在鼻下闻了闻。

“禀世子,王爷,这是轻度的媚药,用来助兴的,无大问题。”谢院首回禀,正生气背对着大家的唐黛,身体却是在那瞬间呆滞了一下,还好凤容若没让她看,否则真要尴尬了,一屋子的男人,大部分都是长辈,爹爹也在,若是她看了,她还真无法解释出口。

“哦,还有其他的吗?”凤容若了然的点头,宫中女子为了固宠,这种手段多少会用,虽然禁止使用,但只要不妨碍皇上的身体,大家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对小人,有异曲同工之效,所以,凤容若并未继续追这药和小人的事。

“禀世子,没了!”

“那这个……这个是什么?”凤容若看了包袱中一块红色的菱形布块,上面还绣了花,还有绳子系着,看了两眼,没看出什么异样来,于是疑惑的问谢飞。

“噗嗤……”凤容莫。

“哈哈……”安王爷几人。

唐黛一听动静,忙转了背看着大家,大家都在笑,若不是因为皇上在昏迷未脱险不敢大笑,看势头,凤千君的寝宫屋顶都会被众人的笑声掀翻。

“这是……女子的肚兜!”

唐黛颇觉诡异,也不生气了,三步并为两步,跑到桌边,用小指将凤容若疑惑的红色布块勾起,睢了瞧,然后下一刻明白为何大家发笑了,哈哈……唐黛也差点大声笑了出来。

想不到凤容若二十几岁的年龄,居然不知道这是女子的肚兜,好个纯情的小鲜肉!可见她是除了自己以外,真没有碰过别的女子。

于是,唐黛忍着笑,满脸促狭的看着凤容若,一字一句的将东西的名称说了出来,她这一出语,凤容若的俊脸霎时红得要滴血,又是尴尬,又是不好意思!

别过脸,不看唐黛,心中则想,他与小丫头亲热,那次偶尔过了头,解了她上前的衣扣,可也没看到她穿这样的肚兜啊!等有机会了,他得问问她,问个清楚,哼。只是凤容若没有想到的是,唐黛因为是从现代穿过去的,自己做的内衣皆是按现代的设计来做的,所以,他才没有看见肚兜模样的内衣。

唐黛看凤容若第一次闹了个大红脸,也不继续笑他,估摸着这肚兜后的故事也不她能听的,掩了嘴笑着,跑回凤千君的龙床前去了。郑柏和安王爷则投了个称赞的眼光,小丫头很是机灵聪明。

“谢统领,你们把这女子的肚兜也放于这些一起干什么?”一旁一直话不多的恒王爷看凤容若尴尬,于是出言问了谢飞。

谢飞瞅了眼跑远的唐黛,压低了声音向众人解释了一遍,原来大家去搜宫时,由于搜宫突然,在一个小院内,搜到凤千君的一个美人正在小院内私会男子,此时,二人已被捆了在小院中,等待发落,谢飞促狭,临走时,从地上捡了那美人的大红肚兜扔进包袱里,说是证据。

“……”众人。

众人听后皆无语,这是凤千君的家事,可是凤千君此时躺在床上,只好由凤容莫处理了。这不搜宫还好,这一搜,什么破事都搜了出来,他们想要的却是没有结果。

唐黛虽背对着大家,其实耳朵老早竖得高高的在听,听谢飞说了什么,听完后,心中则是想,怪不得自古至今,皇上不随便让侍卫进后宫,在后宫侍候的男人都是太监,还不是怕给戴绿帽子,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要不防范,那估摸着众皇帝的头上,个个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原了。

最后包袱中的东西,大家一一都看了,就是没有找到可疑的对皇上不利下毒的东西,找不到下毒之人,寻不到解药,那只有远赶赴凤北寻地仙草配解药,只是在人选上,大家商量来商理去,最后又落在了凤容若和凤容烨二人身上,到于二人谁去,众人意见不一致。

恒王爷身子骨一直不是很好,他这就不做了打算,太子凤容莫不能去,凤千君不苏醒,他必须监国处理国家大事,左相右相皆要辅助太子监国,且上官玉又是文官,就那身子骨,受不了那罪,就是身子骨好,去了也没用,要是碰到什么猛兽,只在做了猛兽口中点心的份,而安王爷身体也不好,去凤北山高路远,凤容若是肯定不放心他去。

凤容烨倒是可行,而且,他刚从凤北回来,凤北的小公主是他的正妃,他去最合适,比凤容若都合适。但是,这次皇上中毒,凤容若和唐黛,凤容莫心里皆明白,说不定就是贤妃下的手,只是苦于无证据,又怎么放心将此事交托给他。

所以,最后,在凤容莫和凤容若二人的坚持下,大家统一了意见,由凤容若去凤北寻地仙草,唐黛听了后,又不放心凤容若,而且怕他不认识那草,沉默了半晌后,决定陪凤容若一起去凤北寻地仙草,她的理由是,地仙草需要采下后,以新鲜的草入药,才更有药效,她不去,凤容若就必须带了干草回来,影响药效。

其他人倒是没有太大的意见,郑柏心中不愿意,担心她,可是又拗不过女儿,只好沉默表示同意。事情都商量好,唐黛教了谢院首如何为凤千君逼毒,又怎么样不让毒素漫延等等,皇宫撤了封宫,大家才各自回去。

众妃子美人,回到自己的宫中,见宫中凌乱不堪,都变了脸色,没搜出什么的,松了口气,搜了什么出来的,脸色惨白,等着受罚。贤妃则是脚步沉重的回了自己的宫殿,在这大冬天里,背上都是汗水浸透,还好,她将东西放在身上了,要不然,今天就是她与烨儿的死期。不过,虽没有弄死皇上,但至少他现在不能苏醒,这才让她心中一个大石落了地。凤千君不醒,太子必定要正式继位,正式继位前再实施了他们的计划,凤容莫继不了位,众皇子中她的烨儿最大,那皇位自然而然就落在烨儿头上,今天这风险担得值!

凤容烨倒没有担心,因为一切都安排好了,不会查到自己和母妃头上,但就是满心的不满出了宫,回了皇子府,感觉满心的火气没处发,去了芸娘的院子,也没洗漱,脱了衣服,就钻进了芸娘的被窝,将还在睡梦中芸娘,扒了衣服,没有前奏的强行进入,以泄了心中的火气。

而魏仙儿听着自己宫中的宫人禀报,脸色是白一阵,红一阵,青一阵,黑一阵,各色样样俱全,想着自己的秘密被先前的梦中情人全部发现了,难堪的坐在宫中,不知道用何种语言才能形容她此时的心情?!

唐黛一行也出了宫,小青驾了来时将军府马车,马车中坐着郑柏,唐黛本想上了自家的马车,哪知凤容若说怕再遇到刺客,担心的她的安全,让唐黛坐他的马车,他送她回去。郑柏一听,想到上午来时的事,立即赞成,他与小青在前,凤容若的马车在后,唐黛无奈,只好爬进了凤容若的马车。

唐黛累了大半天,头上顶着个大金钗,身上还穿的是端庄的三服,一爬进马车,便将头上的金钗扯了下来,恨不得身上的衣服也脱了,往软榻上一歪,半声都不想吭。

“丫头,累了吧?我给你捏捏肩。”凤容若看见唐黛累得不想说话的模样,心痛的问她。

“恩,好累!”唐黛点点头,也不顾了形象,一翻身摊手摊脚的躺着。

“你趴着,我给你捏捏。”

“哦。”唐黛又一个翻身,趴在软榻上,享受凤容若的服务。

“凤容若,你觉得此次下毒的人会是谁?”唐黛舒服的眯着眼,问凤容若。

“十有*是他们干的!你不是说那天情花,地仙草都是生长在凤北吗?与凤北联系得最多可不就是他们,而且,这次的事,估计少不了我那好师兄的手笔,这凤容烨去了一趟凤北回来没多久,皇上就毒发。而且,他们二人没有那么大的势力和胆力,在这大白天,且是皇城外袭击我俩,阻止我们进宫,然后又能全身而退。”

“凤容若,若是你师兄真的插手了此事,那这次我们去凤北国寻药应是不会顺利,我很担心,他们会抢在我们的先头,去毁了地仙草。或是派人半路阻止我们去天山,毕竟凤北是他的地盘,强龙难斗地头蛇。”

“你说的,我都考虑过了,可是不管怎么样,我们总要去一试的,不试,谁都不甘心不是。且,皇伯对我一直都很好,无论怎么样,这一趟我都得去,尽了我的心。”

“恩,尽人事,听天命,我们尽力就是。”

“丫头,在宫中,我没给看小人,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恩,当时有些,现在好了,没生你气。你为什么不让我看?那对小人是什么?”唐黛事实求是的点了头。

“那时人多,我怕你看了尴尬,所以藏了起来不给你,是为你好。那个是……”凤容若解释了句,然后又俯首凑在唐黛耳边轻声解释了那对小人是用来干什么的。

“啊!原来是……还好,没让我看,否则真要尴尬了,在场的人大多数都是长辈。”唐黛听了凤容若的解释,脸色一红,心中又羞又甜。

虽然那对小人的用处,对于她这个从现代穿过去的新时代青年来说,并不算了什么,可是这古代的皇宫中,有众长辈面前,凤容若如此替她着想,她还是很感动的。

“呵……你是我的小丫头,我怎么会不替你考虑。可是你,今天做的事可就有点不地道了啊,小丫头。”

“我哪有做不地道的事?!”唐黛脑中顿时闪过肚兜的事,嘴中却是不认。

“不承认?不承认也行,不过,你得给我看看你的那个,我现在就要看,谁让你笑我?!”凤容若也耍无赖,要看唐黛的肚兜。

“凤容若……我,我没有那个,我不用,没法给你看。”唐黛一脸害羞,虽有些恼怒,但二人之间很是亲密了,也就不避了凤容若,脸色红红的,羞答答的同凤容若解释。

“恩?丫头,那,那你用的是什么样的?”凤容若一脸的好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