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0章 下聘/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吁……”

“月儿,到家了,天黑,我送你回院子。”

“好的,爹爹。”

就在凤容若一脸好奇,唐黛红着脸时,马车停了下来,前面马车上的郑柏已经下了马车,来到凤容若的马车前,因为是大半夜,不放心唐黛,决定送唐黛回她的院子,唐黛听了,正不知如何解释的她,忙掀了马车帘子,逃似的跳下了马车,同一脸失望凤容若告别。臭丫头,借机逃跑了!

“世子,回府的路上当心些。”郑柏又叮嘱凤容若。

“会的,郑将军。……楚陌,走吧。”凤容若朝郑柏点点头,又吩咐楚陌回程。

唐黛回到府中,不想府中却依然是灯火通明,娘亲王夫人,大哥郑国和众人下人都没去睡觉,全等在厅中,等他们二人回去。

“月儿,夫君,你们回来了!没大事吧?”王夫人见二人,一脸担忧的迎了上来。

“娘,没事,有些事明天再说,我累死了,好困。”唐黛感觉眼皮都要睁不开了,对着王夫人撒娇。

“好,好,明天再说,诗芫,小青,侍候小姐回房休息。大家都去睡吧。”王夫人舍不得唐黛累,立即吩咐大家全去歇息。

“是,夫人,小姐,走吧。”诗芫立即扶着唐黛,同小青一起护送唐黛回院中歇息。

第二日,睡足了唐黛,一睁眼,却发现娘亲王夫人坐在床边看着她醒来,不禁吓了一跳,从床上坐起。

“娘……你怎么?”

“月儿,听你爹爹说,你要和凤世子一起去凤北为皇上寻解药?”王夫人两眼红红的看着唐黛。

“啊?啊。娘……是,是的。那,那个……我必须去,不去不行。”唐黛心虚的结结巴巴的回了王夫人,又半躺了下去。

“月儿啊……你能不能不去?娘舍不得你,不放心你啊。”

“娘,昨晚都说好了的,现在改变主意不太好啊。你放心,我一定保护好自己,而且,是凤世子一起去,他会保护我的。”

“月儿,说到凤世子,我得说你两句,若不是你俩订亲了,我是不愿意你与一个男子跑那大远的路,是要被人说口的。”

“哦,这……”唐黛理亏,只得任娘亲说教。

“月儿,娘亲知道你的性子,决定的事很难改变主意,既然你要去,得让凤世子来一趟,我要好好叮嘱叮嘱他,让他保证你安全回来,要不然,就算你再不开心,娘亲也不要你去。”王夫人对自己的想法是斩钉截铁。

“好,娘,我一会儿让人通知他过来,你与他说说。”唐黛知道这是王夫人最大的让步了,忙不迭的答应。

“恩,那你还睡不?要不,你再睡会儿,我回院子,给你准备出行的东西。”王夫人站了起来。

“不睡了,我这就起。娘,你不用操心,出去的东西我会准备的。”

“那怎么行,我来准备。我走了,让诗芫进来给你梳洗。”王夫人出了唐黛的房间,吩咐等在外面侍候的诗芫进屋侍候唐黛起床,自己则回去想着要给闺女在路上准备些什么,穿的,吃的……

安王府,凤容若也起来去了前厅,安王爷和安王妃都在前厅等着他。

“父王,母妃,你们怎么也在这?”

“知道昨晚你累了,要睡晚些,在这等你,是有事要同你商量。”安王妃看了看儿子道。

“哦,有什么事?”凤容若坐在椅上,伸手端了下人泡来的茶,轻抿了一口。

“你这孩子,自己的事怎么都不知道操心?我听你父王说,你要去凤北为你皇伯寻药草,小妞不放心你,竟要陪你一起去。你想想,她一个女孩子,三番两次的陪你到处跑,若不是你二人订亲了,你以为郑将军和王夫人会同意?!这次去凤北,来回数月之久,我都不放心你去,但皇上是你皇伯,我没法子阻拦。但将军府不同,小妞不去,也没人置喙什么,而且,为了顾忌她的名誉,王夫人也不能同意的。”

“啊?母妃,那怎么办?那么远的路,我一个人好孤单的,有小妞陪着才好。”凤容若一听,放下手中的茶杯,一脸一身淡然消失踪影,说出的话完全是个孩子气。

“所以说,这时候你要表达你的诚心,别在这悠哉游哉的等着人家将媳妇送上门。”安王妃恨铁不成钢的白了自己儿子一眼,安王爷则是一脸笑的想起凤容若昨晚出的糗事,惹得安王妃又白了安王爷一眼,有其父必有其子,一个两个的不让她省心。

“那怎么表达诚心?”凤容若依然一脸茫然,因为在他的印象里,皇上赐了婚,唐黛名正言顺的就是他的未婚妻,他心属她,她也喜欢她,到时水到渠成的成亲,就是最大的诚心。

“在你们二人走之前,派了媒人将六聘和彩礼送去,虽然前有皇上赐婚,但是我们一直没有去下聘。下聘了,才能表达我们安王府的诚心实意,最好是连请期都请了才好。”

“母妃,你早说啊,早说,皇上一赐婚我去就下聘去,说不定媳妇儿现在已经进了王府的门。”凤容若一副理所当然。

“……”安王妃。

“傻小子!”

安王爷无奈的摇了摇了头,儿子聪明俊美,就是这些事上一窍不通,他也是无语了。他哪知道,自己儿子哪里是不懂,连媒人都做了两次了,只不过是觉得这事上,一直征求唐黛的意见,唐黛没同意,他的确也有些粗心了,装疯卖傻,插诨打科罢了。

“母妃,聘礼你不是早就为我准备好了,你今天派媒人去将军府通知一声,明天我亲自去下聘。”

凤容若知道母妃一直等着他成亲,老早就在为他准备聘礼。

“下聘的日子没合啊,得去合个日子才能去。”安王妃再急,这事可还记着。

“母妃,没那么麻烦,鬼僧师傅说了,我与黛黛是上天注定的姻缘,不用合,明天我直接去就行。”

“鬼僧真这么说了?”安王爷和安王妃立即看向凤容若,眼神激动。

“父王,母妃,他真这么说了,没假的。因其中的内情重大,我一直没有告诉父王,母妃这件事,但今天我可以告诉你们,小妞,就是我们一直要等的那个人!”凤容若脸色郑重。

“没想到……好,我立即去请了媒人去。”

安王妃也郑重的点点头,那首偈中提到的人,终于有了着落,她们为儿子高兴的同时,也放了心,原以为,就算等不到那人,小妞是个好孩子,能配得上儿子,可是却不想姻缘天注定,注定是儿子的姻缘,逃不了,散不了。

将军府,唐黛起来吃过早饭,想想去了王夫人的院子,娘亲舍不得她离开,趁没走前多去陪陪她。

“大小姐,你来了?夫人不在院内。”唐黛刚走至王夫人的院中,守门的丫鬟同她见礼道。

‘“恩?我娘去哪了?”

“刚有人来禀报,说是安王府派了媒人来,要商量大小姐的亲事,夫人去前厅见媒人去了。”

“恩?哦……我知道了。”唐黛一呆,凤容若可没说这事啊,反应过来后,想想也往前厅走去。

前厅,王夫人,郑国,郑柏三人都坐厅内。

“王夫人,我这有幸受了安王府所托,来给世子做媒,按理世子已被赐婚,也用不着我来。但安王府为了显示他们的诚心,让我来跑一趟。安王妃说,世子与大小姐是天作之合,她们很是满意,该准备的已经准备好,明天凤世子会亲自来将军府下聘礼。”

“叶媒婆,安王府可还说了其他?”

王夫人觉得甚是突然,安王府在这大年初二就派了媒人来,于礼不合,而且凤世子亲自来,这是给了将军府天大的面子,以示对女儿的看重。

“说了,说了,安王妃说大小姐巾帼不让须眉,与凤世子风雨同舟,是难得的佳媳,不久,凤世子要远行,安王府希望在世子远行前将此事定了下来。”叶媒婆一听王夫人问,忙将安王妃的话转给王夫人听。

“这样……我明白了。夫君,国儿,你们看呢?”王夫人点点头,安王妃这话也很是明显了,知道将军府定会为唐黛陪凤容若远行,心中不安,甚至是不愿,这是下了聘,让将军府的人安心,安王府的人也安心。

“难得安王妃的一片苦心,去叫了月儿来,她若不是没意见,就这样办,皇上赐了婚,这早定晚定都得定下来的。”郑柏自也听出了安王妃的意思,点头道。

“我去叫妹妹过来。”郑国起身,出了大厅,准备提前通知唐黛一声,同意,出来见个面,不同意,他带个话,免得妹妹尴尬。

郑国出了大厅,还未行走几步,就远远望见了唐黛走了过来,于是快步走了几步,将唐黛拉于一边,轻声细语的将厅中的事与妹妹说了一遍,不得不说,郑国真是的个好哥哥,事事为妹妹着想。

“既然是为了安爹娘的心,那就这样吧,反正是早晚的事,这次出行几个月,爹娘很是不舍,我也没有别的办法安慰她们,安王府能这样做了,总能让他们心中稍稍舒服定心些。”唐黛听完郑国的话,沉吟了半晌,表示同意,无异议。

兄妹二人进了前厅,唐黛对爹娘说了自己的意思,郑国和王夫人见女儿同意了,也就没有别的话说,叶媒婆则是喜不自禁的得了话,回安王府回复,这可是她做的最轻松的一次媒了,不用多费了口舌,报酬还多,凤世子可说了,成功了给她一百金的报酬,这完全可以抵她一辈子做媒得到的报酬了!

凤世子出手大方,可见他对他这个未来的世子妃是有多喜欢!叶媒婆欢天喜地的走在将军府回安王府的路上,恨不得逢人就说了她的好运气,恨不得长了翅膀赶紧飞到安王府去禀报得来的结果,欢喜得快晕掉了。

安王府听了叶媒婆的回禀,自也是欢喜不能,立即查看聘礼,检查一遍,准备了明天去将军府下聘。凤容若亲自看了一遍,觉得少了的地方,自己再添加一些,他要给小丫头十里红妆之聘,可不能委屈了她。

翌日,京城,一大早,还在家过年的京城的百姓们,便看到了这样一副场景。

安王府的世子爷凤容若没坐了轿子,而是骑在高头大马上,一身白衣飘飞,青丝高束,披于脑后,俊美无双的脸上,一反平日里的高冷,满脸喜气,甚至是带了笑容,他的身后,则是一担担的聘礼,铺了几里路,往将军府缓缓行去。

顿时,京城的百姓被惊动了,全都跑到街道两边观看,知道今天凤世子是亲自去将军府下聘,不由得议论纷,众人心情复杂,嫉妒的有,羡慕的有,更多是惊讶,谁又是想到他们凤南国的冷面杀神,为了自己的未来世子妃,一次又一次的破例,给人以无限的想象力冲击呢。

“看,那是凤世子,他今天更是俊逸了,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啊!”

“哇,是哎,好俊的世子,将军府的大小姐可真是幸福,竟得了凤世子的青眼和宠爱,我居京城一辈子,可是头一次看到皇室世子亲自去下聘礼呢!”

“是啊,是啊……我要是郑大小姐,那可真是幸福死了,也不知道郑大小姐是几世修来的福气?!这聘礼是多少担啊?我数都数不过来,快赶上皇室公主的聘礼了吧?!”

“切,你们这就不懂了吧,可不能光看这表面的,那郑大小姐可也是不错呢,几次救了凤世子,是仙僧的小徒弟,又被皇上封为县主,且是将军府的嫡女身份,那么出色的女子,也恐只有同样出色的凤世子才配呢!”

“是啊,是啊,县主医术无双,人又善良,不但继续了将军夫人的才气,还继承了她的美貌,真正的才貌双全!凤世子能娶这样的女子为妻,那才是他的福份呢。”

“……”

“……”

骑在马上的凤容若,耳力极佳,众人的议论全都随风飘进了他的耳朵里,不由嘴角勾起,对着街道两边的众人,露了一个让人惊艳的笑容。

顿时,街道两边,“噗通”声顿起,众人被他惊艳无双的笑容迷倒了,双眼痴迷的看着他,脚上却是忘记了动,被其他人一挤,全摔倒了在街边。

“哇,凤世子对我笑了,想不到冷面杀神的笑这么美啊,啊,啊,我的魂魄要被他勾去了……”有女子高呼。

“凤世子是对我笑的,你那么丑,还想凤世子对你笑,真是自作多情,也不知道回家照照镜子……”有女子喝斥。

“我长得丑,你就好看了?!你不看看你那猪头脸,脸肥得能割下十斤肥肉……”有女子立即反驳。

“好了,好了,你们俩别争了,我看你们俩都是自作多情,你没看凤世子的马都走远了,你没看凤世子今天是干什么去了?还在那痴心妄想。我看你们都得回去照了镜子。”有年老男子喝斥的声音。

“就是,就是,不是照镜子,而是该去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那神医县主,郑大小姐,是多么的风华无双,美得倾城,岂是你们这些庸脂俗粉可比的?!凤世子之所以笑,是因为他很快就要娶到心上人了,还自作多情的认为是对你们笑,我呸……”

“……”

“……”

后面的人还在争论着,议论着,看这绵延几里的聘礼,凤容若却是不再管身后百姓的议论,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他,已经来到了将军府的大门前,看着郑府的大门,想到终于很快可以将丫头娶回家了,心情激动,内心荡漾,这聘礼一下,板上钉钉,小丫头甭想逃出他的五指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