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边城挽手逛街/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想却被心中不舍的李氏逮到借口,责骂了他一顿,骂得唐绝委屈的跑到一边去,娘亲舍不得小妞,就找他做出气筒!

“娘,你别说三哥了,三哥大了,你这逮着他骂,他会没脸的。”唐黛看着逃到远处的唐绝,有些无奈,笑着劝李氏。

“他还知道没脸,整天就知道爱玩,你去那么远的路,他不担心你的安全,会不会有危险,却要你回来同他说的那些什么好玩的。哼。”李氏哼了声。

“娘……”唐黛没说话了,用可怜的眼神看着远处的唐绝,爱莫能助,娘的倔脾气犯了,让她骂骂就好了。

“小妞,来回的路上定要当心啊,如果可以,修书信回来,让我们知道你是安全的,知道吗?”李氏不睬了唐绝,扭头又叮嘱唐黛。

“是啊,小妞,情况允许,记得修书信回来。”宁未雨也接着李氏的话的道。

“娘,嫂子,我会的,只要情况允许,我一定修书信回来。”唐黛应下。

“三哥,你今年要准备秋闱,这个给你。”唐黛拿出凤容若专为唐雨顺和三哥在宫中寻出的资料递给唐绝。

“是什么?小妞。”唐绝走了过来,接了过去。

“这是凤世子为你们专程从宫中寻来的资料,对你参加秋闱和明年的春闱都会有帮助,记着,别给其他人看,只能你自己用,而且要保存好,等你考完后,凤世子要还回去的。”

“好,我知道了。”唐绝拿在手上,立即明白了妹妹叮嘱的意思,点头道。

“娘,嫂子,大哥,三哥,我回将军府了,明日就要起程,我得回去再做做准备。”唐黛起身,同几人告别,李氏几个依依不舍的送她上了马车,直到马车走远,众人才回去,李氏眼睛红红的,心中担忧,不舍。

唐黛回将军府后,路上需要带的东西,自己亲自再检查了一遍,看着王夫人准备的大包小包,心中感动,却又抽了抽嘴角,想着有马车,也不就罢了,为了安娘亲的心,她准备了什么就带了什么罢。

只不过唐黛却学了前世出行,特地出去打了一小铁锅,铁铲,水壶,刀,又带了油盐酱醋米茶……虽说是去为凤千君寻药草,可是路上时间长,她们也不必过得像苦行僧,带了这些,她可以在路上野餐露宿,做了吃的,喝的,就当是一场长长的旅行,有凤容若陪伴的旅行。

次日,凤容若来将军府门接唐黛,唐黛除了带了两个暗卫和小青外,其他人都没带,全留在了将军府,路远难行,带的人太多也是麻烦事,当然小白狐是要跟着的。

出京城时,安王府,将军府,唐府,大学士府的众人,连同凤容莫都来到城门中送凤容若和唐黛,在一片泪眼婆娑中,凤容若,唐黛离开京城,往凤北行去。

十日后,凤容若与唐黛一路走走停停,出了凤南的国界,正式踏上了凤北的土地,一进入凤北,就感觉风土人情与凤南就有了变化,二人进的是凤北的一座边城,而且气候明显变冷,不似凤南的冬天,再冷裹上棉袄棉裤,穿上棉鞋也就能抵挡得住寒冷,到了这后,冷风呼呼的刮,直往脖子里钻,唐黛不禁缩了缩脖子。

“丫头,你是不是冷?坐过来。”凤容若看了眼坐在自己对面的唐黛。

“没事,可能刚到有点不习惯。”唐黛摇了摇了头。

“这一路上过去会越来越冷,还好的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春天来了,正好抵消了些许寒冷,若是大冬天的来这,还真是够呛了。”

“恩,冷倒不是太让我担心,多裹点衣服就是,人家能过,我们就能过。我一直担心是的会有人从中作梗。”

“在凤南,一路上很是顺利,没有遇到什么事,就不知到了凤北境内会怎么样了,我那师兄应该很快就会收到我们进了凤北的消息。”

“我们还是小心着点吧。”唐黛点点头,一阵风吹过,将马车帘子掀起,冷风灌进了马车,唐黛抱着双臂,紧了紧衣服。

“丫头,过来,我抱着你,你就会暖和点。”凤容若毕竟是习武的,身体好,这点寒冷他没有感觉。

“不用,我总要习惯这边的寒冷,在凤北境内不是呆一天两天的,总不能你一直抱着我吧?”

“好吧。”凤容若没有坚持,丫头说得对,她要习惯这边的寒冷气候。

“楚陌,你先去寻一处歇脚的地方。”凤容若对着窗外骑在马上的楚陌道。

这一路上过来,小青和楚陌换着赶车,一个赶车,另一个就骑马,唐黛让小青坐在马车内,小青地是不肯,她怎么会做世子和小姐的电灯泡,再说,世子那冷气可不是她能承受得了的。

凤容若让楚陌去寻歇脚客栈,这一路上过来,他们遇到大点的城镇才会歇一晚,这进入凤北的第一个边城,歇下来,正好陪着小丫头逛逛,让她见见不同于凤南的风土人情,景致。

“丫头,一会儿咱们进客栈歇息歇息后,我陪你出来逛逛。”凤容若笑着伸手摸了摸唐黛的头。

“真的?!好。你在京城一直很忙,很少陪我逛街呢。”唐黛两眼亮闪闪的望着凤容若,挥手打开他摸她头的手,惊喜,旋即又噘嘴道。

“在京城我太忙……这次几个月的时间,正好给你补上,你想看什么,玩什么跟我说就是,只要不耽误了寻药草的时间。好不好?”凤容若知道唐黛不喜别人摸她的头,见她挥了爪子打他,也不介意,松了手。

“好!”唐黛开心的点头,笑眯了双眼。

楚陌寻到落脚处,又骑马回来,带着马车,去了客栈,众人在客栈洗漱一番,吃好午饭,歇完午觉,已是半下午了,唐黛醒过来,还懒懒的赖在暖和的被窝里,没想起床。

凤容若推门而入,见唐黛睁着一双清澈的凤眼,并没有睡着,走上前来,扯了扯唐黛的小耳朵。

“懒猫,起床了,你不是想出去逛逛?再不起,要晚上了,凤北的的天气,早晚很冷的,趁现在还有太阳,天气暖和,咱俩出去。”

“哦,你抱我起来。”唐黛撒娇,朝凤容若伸了双手,凤容若嘴角一勾,眼露宠溺,俯腰抱她坐起。

一旁躲在被窝睡得香的白狐,被二人的说话声也惊醒了,伸了个懒腰,睁了狐眼,瞅了瞅二人,又眯起眼装睡,这么冷,它才懒得起来呢,凤北是它的出生地,它呆了许多年,哪儿没有看过,不想跟着美人凑热闹。

等唐黛洗漱穿戴好,小青又给唐黛裹了条大围巾,小姐怕冷,有了围巾,就不怕风钻脖子,凤容若瞅着唐黛整个人都裹圆了,笑着摇了摇头,拉了她的小手,走出了客栈,往街上走去,楚陌和小青远远的跟在二人身后,护卫二人的安全。

边城说小不小,说大不大,从客栈出门后,走了一炷香的时间,就走到了边城的主街,边城竟然还有好几条主街,主街很是热闹,叫卖声此起彼伏,吃穿住行,应有尽有,可见凤北国的国家治理,不比凤南差,一个国家治理好不好,从经济是否繁荣,农业是否发达便可窥到全貌。

“糖葫芦!来一串。”唐黛见不远处有卖糖葫芦的,不禁欣喜,拉了凤容若的手奔上去,挑了一枝红红亮亮取下啃了一粒,又伸到凤容若嘴边,凤容若也张嘴咬了一粒下来。

“好吃吧?酸酸甜甜的。”唐黛喜欢吃糖葫芦,凤容若也喜欢吃甜的食物。

“恩,还行,多少银子?”凤容若点点头,吃完嘴中的糖葫芦,问挑着糖葫芦的老汉,伸手从怀中掏银子。

“恩?你带银子了?”唐黛一脸惊讶,凤容若做为安王府的世子,出行是极少自己带银钱,付银子的,都是楚陌在付。

“我说了,要陪你逛街嘛,你是女孩子,这付银子的事,自然是我来。我又岂能不带银钱?”凤容若笑着解释。

“哦!”开心的应声。

唐黛望着凤容若如谪仙的俊颜,又看了看在不远处保护他们的楚陌,心中升起了丝丝感动,凤容若为她改变的真的不少,从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高高在上的世子爷,变成了一个男友力爆棚的暖男,陪她逛街买吃的,还亲自付银钱。

付了银子,二人继续往前走去,唐黛高竖着糖葫芦,自己啃一粒,又硬塞给凤容若啃一粒,凤容若不要也不行,非得让他啃了,无奈,凤容若只好放弃了自己的形象,跟着她抽风,只是满脸的笑意却是藏匿不住他的一腔情愿和开心。

“棉花糖,棉花糖,这里居然也有棉花糖!”唐黛刚啃完糖葫芦,又发现了新的吃食,将手上的糖葫芦木棒子朝路边一扔,牵了凤容若的手,往棉花糖的小摊前挤去。

“……”凤容若见那木棒子着点打到行人,抽了抽嘴角,只得由着她拖着他的手,跟着她走。她开心就好!

“老板,老板,我要两支,两支!”

唐黛嚷嚷,围着小摊的人给他们让了路,不过一眼看着二人,应该不是凤北的人,穿着衣鞋一看就不是,于是都对二人投了了好奇的眼光,加上二人穿着不凡,男的俊美,女的美丽,众人低头悄悄议论,猜测二人是何人。

“好嘞,小姐,您拿好,这支是你的,这一支是公子的。”

棉花糖老板手脚麻利的为二人做了两支棉花糖,递给二人,凤容若付了银钱,接过棉花糖,一抬眼,唐黛的小脸已经埋在棉花糖里了,小丫头满脸喜色,吃得正欢。

学着唐黛的样子,舔了一口,嘴中立即泛了甜丝丝的滋味,眉眼处动了动,这是他第一次吃糖葫芦和棉花糖,小时候跟着父王和母妃逛街时,他也看到了这些吃食,心中也好奇,但是却是不敢开口要,因为母妃说过,这些摆在路边的东西不干净,不是他一个世子可以吃的东西。

“凤容若,是不是很甜,很好玩!”唐黛从棉花糖中抬起头,看凤容若依然一身优雅,俊美如画的吃着手上的糖,笑着问他。

他就是他,吃什么东西都像是在品尝一件艺术品,哪怕这些市井小吃也不例外,只要经过他的手,那些吃食的身份便高雅了起来。

“恩,特别特别的甜,也很好玩。”

凤容若笑着用空着的右手,掏了帕子,俯身替唐黛擦了嘴边留着的糖屑,眼神满满的深情,动作温柔,唐黛也踮了脚,伸手擦去凤容若嘴角的一点点糖丝,两人互相关心,就这样站在一起,宛若一幅绝美的画卷,所有的人,所有的街景,都成了二人陪衬,定格的美丽,让看着二人的路人出了神,艳羡不已。

凤容若牵着唐黛的手,一路逛去,心中是满满的幸福,小丫头高兴的时候还会蹦蹦跳跳,孩子气十足,这才是最真实的她,路上只要她喜欢的东西,都买了下来,一个时辰不到,身后的楚陌和小青的手上已是拎得满满的,估计这不到了长白山,马要压得走不动路了,管它呢,丫头高兴就好。

“求求你,求求你,公子,求你放过我的女儿,她不是故意的,公子,我给你磕头了,你大人大量,原谅她吧,她还小,不懂事啊。”

“打,给我往死里打,敢冲撞本公子,不要命了,你知道本公子这一身的衣衫值多少钱吗?把你两个卖了都赔不起。穷鬼……下三滥的玩意儿。”

开心走着的两人顿了脚,不远处围了一大圈人,这个哀求和喝斥的声音就是从那人群里发出来的,因为路远,并没是听得很清楚,凤容若和唐黛对视了一眼,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疑惑和不解。

“走,看看去,看发生了什么事。”

唐黛拉了凤容若,又要去凑热闹,凤容若则眼角抽搐,他怎么以前不知道小丫头是个爱八卦的性子,这一路上除了买东西,最多的事就是赶了多少的热闹,有时候看得兴起,甚至是要卷了衣袖,磨拳擦掌的要上去指教一番,若不是他看着,还不知道要惹了什么闲事。

后面远远跟着的小青,看凤世子被她家小姐拉了个趔趄,抬了脚无奈的跟在后面,而小姐则是满脸的兴奋,两眼放光,往人堆那扎去要管了闲事,不由掩了嘴偷笑。

小姐这爱八卦,爱凑热闹的性子可是天生的,她刚开始跟着小姐的时候,小姐就是这样,那时候她好不习惯,现在可是太习惯了。

“小青,你笑什么呢?”楚陌伸头看小青,看她的笑像花儿一样绽放,心中悸动,靠近她问道。

“你看世子和小姐,世子真是宠着小姐呢,就他那清冷的性子,竟会陪着小姐凑热闹,小姐真幸福!”小青指了指前面的二人,笑着回了楚陌。

“小青……我,我以后也会这样对你好的,也让你幸福。”楚陌看着凤容若,唐黛二人和谐的背影,鼓起勇气对小青表忠心,主子都敢泡了唐姑娘做世子妃,他有什么不敢泡了小青回家做他媳妇儿,他娶媳妇儿的本可是存得够够的呢。

而且,这是个表白的好机会!

“要死了,你。谁要你对我好?!你一边儿去。”小青白了楚陌一眼,有些害羞的离他远点,心中却是甜滋滋的。

“是我要对你好,我心甘情愿的!”楚陌再向小青凑近了些。

“不理你,我追小姐她们去。”小青红了脸,离楚陌更远了,加快脚步,去追了唐黛和凤容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