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边城救人/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容若和唐黛两个走到人群那,那里已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许多人,唐黛个矮,人这一围,啥也看不到,凤容若人高,堪堪能看到里面,却也是看不太清楚。

“凤容若,我看不到,往里挤挤,往里挤挤。”

唐黛看不到什么,抓心挠肺,急得要命,直往里面挤,凤容若看了看人群,蹙了眉,小丫头着急,无奈,只好将她护在怀里,暗动了功力,硬挤了一条“血”路出来,被挤的人,差点被挤倒,正要张嘴骂,回头见了凤容若的绝世容颜,立即看痴了,惊艳得个个闭了嘴,忘记了骂人,小媳妇,大闺女,脸红的立即让了路出来。

被凤容若护在怀里的唐黛,看见众人惊艳的神情,迅速让开,立即乐坏了,笑眯了眼,顺利进了人群最里面。可是一看现里面的情形,唐黛皱了眉,乐不起来了。

被人群围在中间的,共有五人。

一人穿着灰色锦衣,看衣着是个富家公子,此人一身肥肉,衣服裹在身上,从上到下一圈圈的救生圈,脸上长了一脸的横肉,又白又胖,下巴耸拉在胸前,脖子已经是看不到了,长了一双小眼睛,被脸上的肥肉一挤,已经成了一条缝隙,就叫眼睛吧,长了一张小嘴巴,显了刻薄相,塌鼻梁,眉毛浓黑,一脸的戾气站在那。

胖公子的身前,站了一个穿着下人衣服模样的人,只是却瘦得像猴,与他这胖主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一胖一瘦,十分的滑稽,让人看了想发笑。

另一人,着了同样下人的衣服,此人却是人高马大,粗粗壮壮,正在做着与他粗壮身体不相谐调的事,挥着手中的马鞭,鞭打着地上一个小女孩,孩子很是瘦小,已经被鞭打得奄奄一息躺在一个老者的怀里。

老者头发花白,脸上皱纹像树皮,干瘦干瘦的手臂膀,护着怀中的女孩,任由壮汗的鞭子落在自己的身上,只为护了怀中孩子的周全。

胖公子一脸的快意,瘦猴也是一脸的得意看着壮汉抽二人马鞭,周围人似乎已是习已为常,观看的人脸色麻木,只有个别的人脸上含了怒意,却是敢怒不敢言。

唐黛眼光一圈扫过来,便明白了怎么回事,这又是一个仗势欺人的恶霸欺负百姓的让人痛恨的故事。

那三人见众人围着观看,越是得意。

“给我打,继续打,不打死留半条命也行,小兔崽子,弄脏了爷的衣服,不服小,还敢说了不敬本公子的话,简直就是活得不耐烦了,骨头再硬,老子也要给掰歪了,牙再利,我也会给你敲了,在这边城,爷说一,还没人敢说个二字,今天非得好好教训教训,才知道爷的厉害,哼。”胖子一脸得意,说到激动处时,脸上肥肉抖动,唾沫乱飞。

“公子说的是,谁敢在虎头上摸须,太岁头上动土,这只不知死活的,打死了就知道了。”瘦猴一脸的奉承嘴脸,又为胖子擦了擦被人弄脏的衣服,也就是一点灰色印迹而已,并没有多少的脏。

简直就是找理由的小题大作!

壮汉听自己的主子又发话了,挥下的马鞍更快,力道更重,衣衫褴褛的老者背上被马鞭打得已是血痕累累,衣服左一块,右一块披下来,带着血迹挂在干瘦的身子上。

唐黛看着这幅场景,做不到同那些围观的人群一样,冷眼旁观,虽然她知道她要去为皇上凤千君寻药,根本没时间招惹些什么,可是以强凌弱,就让她气愤,那老者忍着鞭打,忍着疼痛,就是为了护怀中的孩子,让她心里酸酸的,想到了前世的爷爷,爷爷对她真的很好很好,对她真的很是疼爱。

想到这唐黛,直觉得那鞭子声甚是刺耳,似抽在她的心上,抽着她的灵魂,于是抬头看着凤容若,向他求救。

“凤容若,我想救他们两个,他俩太可怜了。”唐黛的眼里都是渴求。

“丫头,不是我不救,可是你知道,这不是凤南,而且,我们要隐藏自己的身份,快点去为皇上寻了解药,只怕惹了事,露了身份,招来大事。”凤容若看着唐黛的眼神,不忍心拒绝她,可是想着他们来凤北的目的,还有两人自己本身就存在的危险,让他不敢管了这闲事。

唐黛当然明白凤容若的顾忌,咬了咬嘴唇,不知道怎么办,若这里是凤南的地界,她老早就发飙救人了,不敢救,也是因为这里不是自己的国家,担心招惹了事非,走不出凤北就麻烦了。

“丫头,走吧,我们在这看着也无济于事。”凤容若知道唐黛不忍心,眼睛还直勾勾的看着地上在挨打的一老一小,就要带了她走。

“哦……好,好吧。”唐黛咬咬牙,闭闭眼,硬着心转了背,准备同凤容若离开这让人愤怒之地。

“差不多了,让老不死的在这,不管他,给小女娃子带走,看着长得还不错,回去养一养,等本公子玩过了,再卖到青楼里去,还能卖个好价钱。”

唐黛正欲转身跟着凤容若离开,却不想那肥猪再次开了口,并示意那壮汉从老者怀里,将那女孩子带走,低头侧眼一瞧,正好看见了那女娃的脸,女娃脸长得的确很精致,若是养一养,长大应是个美人胚子,怪不得被这只大肥猪看上了。

“放手,放开,你个老东西,她弄脏了我们公子的衣服,还诅骂他,将她带去赎了罪,就放过你这老东西。”

“孩子啊,孩子……将我的孙女还给我!还给我。青天大老爷啊,你在哪里?王法,王法何在啊?这青天化日之下,鞭打我们不说,还强抢民女。苍天啊,你睁眼看看,看看啊……”老者被壮汉夺走了怀里的女娃,仰头悲声嚎哭。

“哼,王法,在我这,我就是王法,我就是青天大老爷,你再嚎,再叫就掌了你的嘴,扔到山里去喂狼。……把人带走,回府。”胖子冷哼一声,又吩咐壮汉。

“住手!将人放下。”唐黛忍无可忍,终还是未忍住,从凤容若怀里挣出,走了上前,眼神

锋利的盯着那主仆三人。

“你是谁,胆敢管了本公子的闲事?”胖子看了唐黛一眼,见她的穿着似闺阁大小姐,浑身气场很大,心中不能判定她是谁,也怕自己惹了事,言语生硬,但语气还算和缓。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只想知道,这二人是如何得罪了你,竟然当街鞭打不算,还要将人抢了去?!”

“小姐,求求你,救救我的小孙女,我家儿子和儿媳妇都死了,就留了这条根,她要是没了,我也活不了了。”那老者一看势头,唐黛衣着不凡,气势也不凡,定不是寻常人家的女子,一定能救了孙女,立即跪爬到唐黛面前,哭着向她磕头。

“哼,这贱种将本公子的衣服弄脏了不说,让他们赔点银钱,竟说我让他们赔多了,诅咒本公子去死,还诅咒本公子心黑,那本公子就心黑给他二人看看。看看本公子是如何的黑心……哈哈……”肥公子也回了唐黛的话,说到后猖狂大笑。

“这位公子,她弄脏了你的衣服,你这身衣裳值多少钱,我替她赔偿给你,你放了她如何?”唐黛看了眼老者,别了眼,继续盯着那肥公子,一字一句道。

她现在是弄明白了,定是这女孩子无意弄脏了胖子的衣裳,胖子狮子大张口,要他们赔偿银钱,女孩子人小,却是性格倔强,牙尖嘴利的,听要赔偿银子过多,出言骂了胖子,这才让胖子恼怒,鞭打二人。

“你是她什么人?”胖公子看了眼唐黛。

“非亲非故!”

“既然非亲非故,你为何要帮了她?”

“因为看不惯!”凤容若见丫头这闲事管定了,也走了上前,站在唐黛身后,接了话,准备速战速决。

“你又是谁?看不惯?哼,看不惯也得看惯,在这边城,还没人敢和我说了这种话。”

“你不须知道我是谁!楚陌,小青,动手,抢人。”凤容若性格冷清,最懒废话,若不是这是凤北,自己又有重要之事在身,老早要将这三人打个屁滚尿流,不知家在何方。

“是,公子。”楚陌应了凤容若,却是叫了公子,没有露了他的身份。

众人只听声落,人影一闪,壮汉手里的女娃,已经被小青抢抱在怀中,而那老汗也被楚陌扶起,被楚陌护在身边。

“你们……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我手中抢人!自我长在,就只有我欺负别人的份,还没轮到人来欺负我。”

胖子气得直抖,手指着凤容若和唐黛,而一旁观看的人,则是惊讶的看着他们,刚刚楚陌和小青二人表现的武功,如何从壮汉手中抢的人,他们一点也没看清,那是武功顶级的人才能达到,怪不得敢管了这边城城主家唯一公子的闲事。

“以前没有,现在就有了。我抢了又如何?你又能奈我何?”凤容若眼神锋利,睥睨天下。

凤容若将一身的威压突然施放,向胖子几人压过去,三人的脸色,从白变红,红再变紫,紫再到青,青到黑……最后的最后,三人顶不凤容若的威压,三人的嘴角都流出了血丝,凤容若这才做罢,收了身上的气势。

气势一收,三人口吐鲜血,脚下一软,坐倒在地上。

“小青,楚陌,将人带回去治伤。”凤容若侧头吩咐楚陌和小青,小青和楚陌立即带着一老一小,回了客栈。

“丫头,走,我们也回去吧。”凤容若牵了唐黛的手,与刚刚相比,仿佛变了一个人,一脸的柔情看着唐黛,让众人觉得刚刚那个发怒,浑身凌厉的人是他们的错觉。

“好!”

唐黛本以为用自己的方式解决了此事,却不想凤容若一出手,就是他处事的风格,不禁抽了抽嘴角,看了眼那三个萎靡不振,嘴角流血的可怜的主仆三人,跟在凤容若的身后,走出了人群。

那主仆三人眼睁睁看着二人离去,却没有力气来阻止二人,三人此时已是体内血气翻涌,又吐了口鲜血出来,心中才舒畅了半分。

“扶,扶我回去,告诉我爹爹,查他们的来处,我,我要报,报仇。”

胖子费力的说了一句,却是不完整的话,由一壮一瘦两个下人扶持着离开了人群,三人脚步虚浮,趔趄,歪歪扭扭的离开了此地。

而围观的众人嘴中不说,心中却是畅快不已,终于有人给了那纨绔一个教训,这胖子一直仗着自家老子是边城的城主,无恶不作,欺男霸女,边城的人见他,如同见了鬼,都是能逃则逃,能躲则躲,今天那一老一小两个倒楣鬼,也不知为何没有跑得快点,撞到他的手上了,吃一顿打,差点丢了命,若不是突然出现了贵人,还不知会怎么样。

以前那些人,撞到胖子手上的,不死也脱层皮,经常是男的为奴,女的被胖子糟蹋后,再卖到青楼中去。

只是,不知刚才二人的来头是什么,以那胖子睚眦必报的性格,肯定会想了法子报复那俊美公子和美人小姐的。

唐黛一行,回到了客栈,楚陌和小青将那老者和女孩放下,唐黛为二人把了脉,两人受了严重的外伤,幸甚的是内伤并不严重,唐黛从医箱中取了银针,为女孩儿施针。

“小姐和公子大恩大德,老身无以报,只有来生做牛做马,衔草接环相报。”那老者见唐黛与凤若容不但将他们从那恶霸手中救了出来,竟然还为二人施医相救,又向二人跪下,磕头谢恩。

“快快请起,你身上的伤势虽比你孙女手上稍好些,但也很严重。我们救你,不过是看不过眼,那恶人对你们的欺负,并不图你们的报答。”唐黛弯腰伸手扶了那老者起来,不让他再跪。

“谢谢小姐,小姐真是菩萨再世,是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老者随着唐黛相扶站起身,老泪纵横相谢。

“既然那人是那样一个恶霸,你们祖孙二人为何不远远的躲开了,还撞到他手上去了?”唐黛心中疑惑,问老者。

“唉,此事说来话长,我家本住在边城,我脚下有一子,娶了媳妇后,生了这个孙女儿。而且有房有铺子,铺子经营着点心吃食,生意还不错,虽然不赚大钱,但也让我们一家人生活吃饱穿暖,还略有富余。不想,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落。三年前,边城换了城主,城主家有个独子,就是刚刚那让下人鞭打我们的胖子,他看中了我们家铺子的位置好,就起了歹心,想将我们家的铺子夺了去。我儿子和儿媳岂能放手,这铺子是我们家一家人的生计来源呐。”

“我儿子和儿媳拼了命和他争夺,并因此到城主的顶头上司那去告了状,那上司是个口腹蜜剑的人,当时答应好好的,定要严惩胖子。可是当面一套,背后一套,背后将我们上告的事告诉了城主,那城主立即寻了我儿子和媳妇的不是,找了个借口将我儿子关进了大牢,将我家的店铺充了公。”

“从此,我就与我这孙女相依为命过日子,不想今天在街道上碰到了那恶胖子,我孙女儿对他还是有记忆的,所以,对他有了恨意,知道是因为他,她才没了爹娘,出口诅咒了他,这才惹了这场祸事。小姐啊,若不是你和公子尽力相救,老头这条薄命今天就葬身在路上,我的孙女也要被迫为奴为娼!”老者说完,抹起了老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