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 边城救人(下)/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丫头,今晚不能在边城留宿了,我们得在他们反应过来前,离开此地。”凤容若对唐黛道。

“好,我给小女娃子取了针,给他俩的伤口处理好就走。”唐黛了然的点头,不是怕胖子,而是在这异国他乡事情处理起来会麻烦,且会耽误了寻药草的时间,他们耽误不起。

“你们除了边城这,在别的地方可还有落脚之地?如果你们留在边城,胖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有要事在身,要去了北地,并不能在此呆时间长久,没法继续保护你俩。”唐黛别过头,问那老者。

“有,由此往北的下一个城池,是我儿媳妇的娘家,我可以将孩子带到那去,托付她外婆家照顾一二。只是,路途遥远,我担心胖子会追上我们。”老者又抹了泪,此时他和孙女身无分文,二人又身受重伤,而且还有胖子的虎视眈眈,恐怕不等他们两人逃往孩子的外婆家,又会被胖子捉了回去。

“有就好,你不用担心,我们既然出手救了你们,自然会管到底,正好我们也是往北走,你俩同我们一起,立即出发往北。”唐黛点了点头。

“谢谢小姐,小姐大恩大德,我们无以为报……”老者一听,又要跪下谢恩。

唐黛将老者扶起,迅速为二人处理了外伤,又替女孩取了针后,吩咐小青将小女孩抱到马车上,一行立即离开了客栈,出发出城往北而去。

马车上,小女娃醒了过来,睁眼看着自己在一辆豪华的马车人,以为是被胖子带走了,张口就要骂。

“娃儿,你醒啦?!谢天谢地,菩萨保佑。”坐在女孩身边的老者,见小女孩睁眼醒了,惊喜不已。

“爷爷……爷爷,我这是在哪儿?坏胖子要带我们去哪儿?爷爷,我害怕。”女孩一见是爷爷,哽咽着,眼中两颗大泪滚下腮边。

“孩子,我们得救了,是这位公子和小姐救的我们,快,快起来磕头感谢他们的救命之恩。”老者慌忙对女孩子道。

凤容若和唐黛坐于一旁,凤容若自小有洁癖,绝不肯同陌生人一个马车,因为小丫头,这又是一次破例,让祖孙俩人破衣褴褛的坐在自己的马车中。

“别,别让她动,她伤势严重,尽量躺着休养,这一起来,扯到伤口,我前面可就是白忙活了。”唐黛立即阻止,按住要起身的女孩。

“谢谢姐姐和大哥哥的救命之恩。”女孩被唐黛按住,没能起身,却很是伶俐,口中立即向唐黛和凤容若谢恩。

“不用谢,等你身体好了,好好照顾爷爷,照顾自己,你爷爷为了你也受了伤。以后,见到坏人,打不过就要跑,不能逞能,让自己差点丢了性命不说,让你爷爷也跟着一起吃苦受罪,懂吗?”

凤容若挑了一下眉,在凤南,可从未有皇室之外的人,敢叫他大哥哥。唐黛看着女娃精致的小脸,一双有神的大眼,心中喜欢,出口安慰,并教导,对于坏人,你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保了小命才是真理。

“谢谢姐姐教诲,我记住了。”小女娃点点头。

“身上感觉怎么样?很痛吧?”唐黛升手摸了摸她的头。

“恩,有些。”小女孩点点头,眼中又升起了雾气,自父母被关进大牢,再也没消息后,除了爷爷,没有别人关心她,这个姐姐好温柔,让她好想哭。

“我给你用了最好的外伤药,等一个时辰后,就没有这么痛了,你现在忍一忍,好吗?”

“恩,谢谢姐姐。姐姐,你长得真好看,就像仙女一样,还有大哥哥,长得也好看,比女子都好看。”女娃忍了身上的痛,大眼睛在凤容若和唐黛脸上扫了一圈,心中想着啥,说了啥。

“哈哈……是吗?你也不错,长大了也会好看。”

童言无忌,唐黛哈哈大笑,倒不是因为她夸赞自己长得好看高兴,而是因为小女孩说凤容若长得比女子都好看,看着凤容若快黑下来的脸,不禁在心中偷着乐,估摸着上一个说凤容若比女子都好看的人,被扔去喂王八了。

凤容若看了眼乐颠颠的唐黛,无奈的摇了摇头,脸上的神色恢复如常。

“吁……”

马车停了下来。

“小青,怎么停车了?”唐黛掀了马车帘子。

“小姐,到城门了,城门在排队检查。”

“哦。”

“城主,城主,那马车中坐着就是前面打公子的那两狗男女。”不远处,一声尖细的声音传来,因为唐黛的掀帘露面,让那个胖子的下人,瘦猴瞅到了,立即禀报胖子的老子,边城的城主。

“来的还挺快!”凤容若当然也听到了瘦猴的声音,冷声道。

“唉,看来还是免不了要打一架了。”唐黛有些无语,叹了口气。

她很不想打架,好不好!

“吱,吱……”

睡懒觉睡好了的某闷骚狐,一听又有热闹看了,翻了个身,伸了个懒腰,跃入唐黛怀中,对着她挥了爪子。

“你去收拾他们?别凑热闹了,你牙齿中有剧毒,爪子又利,弄死了人,我们可就没那么容易走出边城,要耽误时间了。”唐黛白了眼某只自告奋勇的狐。

“吱,吱……”小白狐挥了爪子,抗议无效后,只得又蜷缩回了唐黛怀中。

小女娃和那老者都惊奇的看了这一幕,原来世上真有灵畜,以前不信,不过是贫穷限制了他们的想像力,没见过就认为没有,还真有!

“我带白狐,先下去看看。”

唐黛对凤容若使了个眼神,凤容若身份贵重,又加上俊逸无双,识别度大,在凤南,以及三国都有名气,能不暴露身份就不暴露身份,唐黛却不同,若是能化解此事,早点出城,也是好事。

“让楚陌跟在你身边。”凤容若坐着没动,唐黛的做法他懂,只是不放心的叮嘱她。

“知道了。”

唐黛下了马车,此时,守门的士兵,还有城主带来的人,都围向了凤容若的马车。唐黛站定,眼光淡然的从众人身上扫过,身着淡绿长袄,细腰紧束宽带,一身风华,亭亭玉立,气质灵动,有眼色的人一看,便知不是简单的女子,再加上蹲在她肩上的白狐,全身雪白,狐尾高翘,眼神灵活的瞅着众人,谁要对美人发动攻击,谁是找死,这气势让围向马车的众人顿了脚。

“你就是那个伤了我爱子的女子?”城主顿了脚,又缓缓走上前来,站于唐黛身前一米远,看着她问。

唐黛扫眼过去,此人比胖子稍瘦,但还是胖,大约四十年纪,身着官袍,自以为是威风凛凛,却不过是鼠眉獐目,一身的猥琐之气。

“你的爱子?我不认识。我倒是想问问,你围了我的马车,意欲为何?”唐黛语气淡淡,摊了摊手。

“你不是说是她打伤了公子?”城主看唐黛一脸坦然,不似撒谎,问一旁的瘦猴。

“城主,是她,就是她,没错!虽不是她动的手,却是她身边的男子出的手,让我们三人都吐了血。你……休要狡辩。”瘦猴急急向中年男子解释,又手指唐黛。

“哦……我倒是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欺男霸女的死胖子身边那条狗吧!”唐黛讥讽。

“来人,给我抓起来,竟敢在我的地盘上伤了我的爱子,不让你吃吃苦头,不知道本城主姓甚名谁。”中年男子一听没错,立即吩咐人要抓了唐黛。

“哈哈……我本就不知你姓甚名谁,你以为就你一小小的城主之名,能吓得到我?让开,你敢惹了我,当心项上的脑袋。”

唐黛虚张声势,大笑后,语气一冷,浑身气势放开,往那中年男子铺天盖地的压去,不想跟这让他恶心的死胖子浪费了时间。

瞬间,中年男子,这边城的城主,身上冒了冷汗,这气势竟不比他唯一一次看到的当今的皇上,以前的太子轩辕凌剑差半分,心中害怕起来,难道这女子的身份真是不一般?!若是如此,儿子的伤真要是白受了。

瘦猴也感觉到了这可怕的气势,差点又要吐血了,他今天真是倒了八辈子霉,同一天被人不动刀剑的重伤,说出去都丢人。哎,出门不看皇历就是不行,太他妈的倒了血霉。

一晌后,唐黛收了身上的气势,依然气定神闲。

“让还是不让?”

“不让又如何?你欺了人,就应该受到惩罚,我不管你是谁,这凤北还是有王法的。”中年男子,这城主因为唐黛收了势,身上轻松下来,稳了稳神,摸不清唐黛的身份,但还是不甘心,对唐黛道。

“哈哈……王法,好笑!我今天可听了有人说,这边城他就是王法,你不觉得这二字从你城主嘴中说出,极度让人觉昨讽刺吗?!我今天也学他说了句,什么是王法?我就是王法!让你们的人让开,否则别怪我下手无情,欺负了你。”

“你到底是谁?”城主听了唐黛狂妄的言语,且全身张狂的态度,肥胖的身子瑟缩了一下,再度想知道唐黛的身份。

“我啊……你想知道是谁?也不是不行,让它告诉你我是谁。”

唐黛见自己的虚张声势生效了,这城主摸不清她的身份,又害怕她的身份尊贵,得罪了她,没有好下场。于是转了转眼珠,摸了摸肩上的白狐,决定扯虎皮蒙鼓,竖了轩辕凌剑的大旗,现成的资源,不用白不用,不用才是傻子。

“谁?”

“它!白狐,去,吓他们一吓,不要弄死,告诉他们,你的主子是谁。”唐黛从肩上抱了白狐下来,平摊了双掌,让白狐蹲在她手中,吩咐它。

“吱,吱……”

白狐朝唐黛挥舞了爪子,示意它明白了,然后白光一闪,几息功夫后,一圈人都被它袭击了,惨叫声四起……有的脸上被抓了长长的爪印,有的手上印上长长的血痕,有的衣裳被扯破了,挂在身上,狼狈不堪,那瘦猴的脸上更是惨不忍睹,被白狐瞬间挠得血肉模糊,只有一双眼是好的,蹲在地上捂了脸,大声叫唤。

白狐又回到了唐黛的肩上蹲着,还冲着鬼哭狼嚎的兵士龇牙咧嘴威胁,唐黛依然一脸笑春风的模样,摸了摸肩上的白狐,看着中年男子,唯有他,那城主,白狐没袭击,白狐知道不招惹他,出城比较快。

此时,车中的凤容若则是嘴角勾起,脸上淡笑着,小丫头处理事情,总是古灵精怪,手段软,却是最行之有效,不由挑了马车的一角,看了看一脸得意的丫头,笑着摇了摇头,又放下了车帘子。

边城的城主,那中年男子,看了看被灵狐袭击了一圈的下属,脑中突然醍醐灌顶,想起了这灵狐是谁的了,那次他见前太子,现在的皇上时,他身边不就跟着这只灵狐,眼角的余光,又正瞥到马车中挑起了一角,白色人影在他眼中一闪,那一身白衣的气质,不正是……一念至此,中年男子额上冷汗大冒,浑身抖如筛糠,尿意突起,又急忙憋住,差点吓尿,丢了老脸。

中年男子,那城主脚下一软,朝唐黛跪下。

“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姑娘,请姑娘原谅在下的冒昧。让路,让路,恭送姑娘一行。”

城主立即高声嚷嚷,对那些被抓伤的下属高声叫喊,瘦猴和那些守城的兵士,虽不明白他们被抓伤后,为何城主却不替他们出气,却突然改变了态度要放人,但是有一点是清楚的,那就是这位姑娘和车中的人,是他们招惹不起的,立即全部散开,让了一条路出来。

唐黛瞥了眼还跪在地上恭敬的城主,嘴角抽了抽,憋住笑,一脸淡定的抱着白狐,回了马车。小青立即驾车出城,楚陌打马跟上。出了城,唐黛掀了马车帘子,回头一望,那城主带着众人还跪在那恭送他们呢。

“没事了。我们出城了,你俩不用担心,会安全将你们送到下一座城池的。”唐黛瞥了眼因害怕还僵硬着身子坐在那的老者和女娃,出口安慰二人,老者和那女娃这才觉得身上的知觉恢复了,二人感激的看着唐黛。

“小白,干得不错,有时间了,我再给你做烤鸡吃。”唐黛摸了摸功劳不小的白狐,许诺它。

“吱,吱……”白狐高兴的从唐黛肩上跃下,对着她挥了挥狐爪,以示它很高兴。

“鬼机灵的丫头,总算是有惊无险!”凤容若笑着夸赞唐黛一句。

“怎么样?我聪明吧!”唐黛得瑟。

“聪明!我的小丫头怎么会不聪明?!那些人可是被白狐白挠了几爪,无处申冤,而且又让某些人背了黑锅。可谓是一箭双雕。”凤容若伸手刮了刮唐黛的鼻子,一脸的宠溺。

一旁的一老一小,看着二人逗趣,也咧嘴笑了。

马车继续前行,第二天天亮后,才到了向北的第二个城池。

“这里就是娃娃的外婆家。”进城后,由着老者的指点,七拐八拐,到了一普通的民居前,小青立即停了马车。

“安全送到这了,我们也放心了,你们下去吧。这是五十两银子,你俩拿着,好撑起后面的日子。”唐黛从包袱里掏出五十两银子,递给老者,不用二人说,二人身上肯定没有一文钱。

“小姐,公子,我们不能要,你们救了我们二人,给我们看伤,现在过了一夜这伤口就愈合不痛了,可见是费银子的好药,我怎么能还接了你的银子?我们不能贪心,不要。”老者推开了唐黛手中的银子,摇头,坚绝不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