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交锋/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爷爷,你接着,家里现在一分银子也没有了,我不能让爷爷你饿着,但是我也不白接了姐姐的银子,白受了姐姐的救命之恩。姐姐,等我长大后,我定要报答你,你能告诉我,我以后去哪寻你吗?”

小女孩子却是伸了小手,接了唐黛的五十两银子,递给了爷爷,然后眼神坚定的看着唐黛。

“这……好,那你就好好的活着,要有出息,我等着你去报答我。我的家不在凤北,而是在凤南国,你知道凤南国吗?”唐黛有些惊讶小女孩子的坚定和勇敢,心中感动,犹豫了一秒,立即回了她。

“知道,我听人说过凤南国。但是一个国家那么大,我又怎么去找你呢?姐姐,你给我五年的时间,五年我就长大了,五年后,我定去凤南寻你。”

“你是个有志气的好孩子!这个给你,五年后,你拿着这个去凤南的护国将军府郑府找我,定能找得到我。但是现在你不能泄露了我的身份,你手中的东西也要保存好,不要让别人看到了,明白吗?”唐黛瞅了眼已经被小青扶下了马车的老者,然后背对着老者,将脖上的一块刻有“月”字的玉饰取下,塞进了女娃儿的手心,又凑在女娃儿的耳边,叮嘱了一番。

人心隔肚皮,不是唐黛不相信老者,但是,唐黛却是无条件的相信了眼前这个聪明伶俐,性格坚定的小女娃。

“姐姐,我懂了,你等着我,五年后我一定去凤南寻你。”小女娃儿捏紧了手中的玉饰,紧紧的捏在手心里,这是她以后能寻到这姐姐的物证,她得收好了。

“小青,抱她下去。”

“是,小姐。”

小青抱了女娃下马车,然后回身驾了马车,准备出城,今天得在天黑泊赶到下一座城池,找个客栈让小姐好好歇息一晚。

马车走动,唐黛掀了马车帘子,朝还立在外面目送她们的一老一小挥了挥手,小女娃却是眼中包了泪水,不舍得使命朝唐黛挥了手告别,直到唐黛再也看不见他们。

十日后,唐黛,凤容若一行,已经到了凤北国的都城之外,西京。天山在凤北国的最北,要去天山,必经过京城。

唐黛掀了马车帘子,远远望见一座高高的城墙,巍峨气势,城门之上,有手拿武器巡罗的凤北士兵,城门的两边,也立着威风凛凛的士兵,检查进出的人群,守卫着京城。

“凤容若,凤北的都城看着还不错。”唐黛望着外面,同凤容若道。

“没凤南的好,也就那样。”凤容若以前出使过凤北,所以不觉得,回了唐黛。

“噗嗤……”唐黛笑出声来,也不反驳,谁都是看了自家的好,手中放下车帘。

马车进了城门,唐黛再掀了马车帘子,看两边的建筑风景,想着欧阳清在凤北的都城做生意,只是不知道此时他在凤北,还是在大华?

“凤容若,你说欧阳清在不在凤北呢?要在的话,肯定在京城,我们可以见他一见。”唐黛提议。

“你,想,想他了?”凤容若脸上出现了别扭的神情,又问了别扭的话。

“难道你不想?”唐黛一脸坦荡,有些惊讶凤容若的别扭。

“我想他干什么,那个呆子,自成亲后,把天星楼的事情扔给我一个人,他跑了,对我不负责任,对笑笑也不负责任。”

“呵……口是心非,凤容若,这可不是你敢想敢当的性格。今天还早,明天我们才出城,要不,我们找好客栈,安定下来,再去寻寻他?顺便出去逛逛,看看。”唐黛白了一眼别扭的凤容若。

“小妞,我们这一路上十分顺利,但这也让我不安,我了解师兄,我们都送到凤北的地界上来了,他能忍着不动手,必定有大的阴谋在后面,我们还是当心点好。”凤容若看着唐黛道,若是他一人,他不会担忧,生死都是自己一个人,但是有小丫头在,他必须慎之又慎。

“恩,我明白,但是我们去寻欧阳清,也不影响什么不是,你师兄要动手,无论我们怎么躲避,他总要动了手。既然我们来了,我们就不怕,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凤容若沉默。

“你是担心我吧?”唐黛怎么不了解凤容若,他从来就不是怕事之人,之所以如此小心翼翼,肯定是因为她。

“是。”凤容若点点头,并不否认。

“好吧,那我们先去客栈,不寻了。”唐黛退了一步。

马车进了客栈,众人都洗涑歇息,洗了一路的风尘仆仆,这十天,只中间寻了两次客栈休息了两晚,其他时间都是在马车上过的。

唐黛一觉醒来,却听到外间有两个男子说话的声音,仔细一听,一个是凤容若,别一个却是欧阳清的声音,心中惊喜,一骨碌起身,穿好衣服,往外走去。

“妖孽,你怎么知道我们到这了?”

唐黛出了房间一看,果真是欧阳清坐在那,依然是一身红衣,慵懒的姿态,眉间的胭脂痣映衬着一双风波流转的桃花眼,妖娆风情。

“知道你们进凤北后,我估算着时间你们应该到了西京,所以今天试着跟表哥联系,没想到一联系,便联系个准,你们居然已经到了。黛黛,想我没?我可是想死你了!”欧阳清一看到唐黛,顿了一下,马上恢复自如,站起身来,不管某人的眼光放冷箭,一如既往拥抱了唐黛,笑着问她。

“你想我们?你说这话,别说我不信,你自己都不信吧?!你真是不够不朋友,离开这么长时间,都不回京城看看我们。”唐黛笑颜如花,回了欧阳清,欧阳清被唐黛的笑迷了眼,怔住了,傻傻的抱着唐黛不肯放手。

“哎,放开,放开,这是我媳妇,你要抱,抱你媳妇去。”某世子看不下去了,起身将唐黛从欧阳清怀里拉进自己的怀里,护好。

“表哥,说你小气,你还真是小气,不管黛黛是不是你媳妇,她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是我最先认识她的,这个你可抹灭不了。”欧阳清的怀抱空了,心也空了,但很快调整了情绪,得意洋洋刺激凤容若。

“不管,我媳妇除了我,任何人都不给抱,刚刚是你,要是别人,我早就砍断了他的双臂。”凤容若浑身放冷气。

“……”欧阳清。表哥一见着黛黛的事,就吃了干醋。

“妖孽,你这一直凤北,大华的跑,也不回去看看?你不想凤南吗?”

“有什么好想的,我爹娘有我大哥照顾着,你嘛,有表哥罩着,没有需要我的人。”欧阳清摊了摊手,掩了眸中的黯然,他怎么会不想?只是他是偷偷回去的,她不知道罢。

“那笑笑呢?”凤容若故意使坏,报刚刚他抱她媳妇之仇。

“哎,表哥,你能不能哪壶不开偏提哪壶?至始至终我都躲着她,你又不是不知道,黑心鬼。”

“你总不能躲她一辈子的?”凤容若继续。

“黛黛,表哥,我虽然不在凤南,但是凤南的事情,没有我不知道的,她三番两次做了不该做的事,就算你们因为顾忌她是同是皇室中人,选择原谅她。但是我却不能原谅,她若是不改,总有一天会自己给自己作死的。”

“……”凤容若。

“好了,不提她,也不提我的事了。表哥,黛黛,你们这进入凤北后,可得当心自己的安全,这里不比在凤南。”

“恩,我们知道。妖孽,我们这远路来了,你总得尽尽地主之谊,请我们吃顿饭吧?”唐黛点点头,开始敲诈勒索。

“那是自然,一句话的事,这不是在等你睡醒吗!天色不早了,走吧,带你们去吃凤北的好吃的。”

唐黛立即兴奋起身,两眼晶晶亮,有好吃的,好玩的咯。

“稍等一会。”凤容若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一晌出来后,脸上戴了一个银色的面具走出来。

“你干嘛?”唐黛疑惑。

“凤北的民风彪悍,比凤南的人更加热情如火,我不想被别人围观,免得人多,出现危险。”凤容若耐心同唐黛解释。

“哈哈……人长得太俊了,也是件麻烦事。”唐黛促狭的笑着摇晃了小脑袋。

“对,我倒忘了这一层,那就坐上马车先去我的住地,顺路看看我经营的罐头坊和罐头店铺,再去吃饭,如何?”欧阳清因为在凤北住习惯了,忘记这事,倒是凤容若细心些。

“行,这里你熟悉,你安排。”唐黛点头。

三人坐上马车,欧阳清有自己的马车,唐黛和凤容若坐一辆马车,跟在欧阳清的马车后,往外边走去。

在欧阳清住的地方,停下后,二人并未进去,而是在外等欧阳清,欧阳清出来,同凤容若一样,脸上也戴了个金色的面具,欧阳清有自知知名,他这张脸,不比比凤容若会引起的轰动差半分,若是招惹了人群,不怕别的,就怕有心之人趁乱使了鬼计,表哥和黛黛的安全难保。

然后又带着唐黛参观了水果罐头作坊,罐头店铺,唐黛一一看过后,不由心中赞叹,欧阳清天生就是做生意的胚子,罐头生意被他经营得有声有色,不时还不忘给他提些中肯的意见,欧阳清也很是惊喜,若是他专程请唐黛来一趟,还有些不舍她千山万水的行路辛苦,这次正好顺路,于是,将自己不懂的,或是想不通的事,同唐黛探讨了一番。

参观完水果罐头作坊和店铺后,欧阳清才带了唐黛和凤容若去了一家高档次的酒楼吃凤北特色饭菜。欧阳清本就是开酒楼的,所以对哪家酒楼有好吃的是门儿清,唐黛与凤容若只要跟在他身后就行,不用自己费了心思。

凤北的皇宫,轩辕凌剑在听着黑衣美男和一云道人的禀报。

“禀报皇上,你那师弟和唐姑娘在今天已经进京城,住进了客栈。”黑衣美男。

“现在在哪?”轩辕凌剑换下了明黄的龙袍,又着了一身白衣。

“据盯着的人刚刚禀报,二人跟着凤南长平公主府的欧阳公子去了酒楼。”

“走吧,跟着去看看,我这师弟大老远的来了,我总得尽尽地主之谊。”轩辕凌剑起身,半妖孽半仙的脸上露了别人看不懂的神情。

“皇上,不是说好的,等他们到了京城,我们就动手,让死士去执行任务就行了,宫外危险,你不能去。”一云走到轩辕凌剑身前,阻止他。

“这事不急。”

“皇上……”

“你去安排,你,跟我出去。”轩辕凌剑说完抬脚往外走,一云道人转身去安排死士,黑衣美男跟上自己的主子。

灯火通明,散着饭菜香味,人声鼎沸的酒楼外,轩辕凌剑因换了便衣,没人认识他是一国之主,凤北的皇上,所以放心的走进了酒楼,黑衣美男招来一个忙得团团转的伙计,递给他一个银锭子,同他打听着什么,不一会,就返回回到轩辕凌剑的身边。

“主子,问到了,一着红衣,一着白衣,还有一个着淡绿衣衫的女子,应该就是他们三个。”

“好,前面带路。”

二人走到二楼一房门前,门是关着的,黑衣美男敲了敲了门。

“进来!”

里面传来男子的声音,黑衣美男推开门,里面赫然坐着三人一狐,一红衣男子戴着金色面具,一白衣男子戴着银色面具,女子着了淡绿长袄,肩上蹲着一只白狐,白狐三悠闲的摇了尾巴。

三人的面前倒着茶水,正在品茶,菜色还没有上来。

“是你?你怎么来了?”唐黛看着黑衣美男身后缓缓走进来的轩辕凌剑,心中一惊,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的问了他。

“我师弟千里迢迢的从凤南而来,我这凤北的主人,总得见上一见的。”这话回了唐黛,却也是敲打凤容若。

“呵,师兄就是师兄,尊老爱幼的典范,值得师弟学习。只是不知,师兄为何能得知了我的消息,且,来得还挺快!”凤容若也反语讥讽轩辕凌剑虚伪。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在这凤北的土地上,除了我不想知道的事,只要我想知道,谁家溜进了条蛇,哪家飞进了只蝴蝶,我都能知晓,更何况是两个活生生的人。”轩辕凌剑也不避讳他的跟踪,爽快的承认了他对凤容若和唐黛的监视。

“那倒是,这里是凤北,全都掌握在你的手中。不过,我想你这凤北的皇上,不会真的是来陪着你的师弟斗斗嘴,然后再陪我们吃顿饭的吧?凤北皇帝有何话,尽管直说,我不喜打了哑迷,绕了九曲十八弯。”

唐黛看着二人你来我去的斗嘴,心中烦闷,直接要点明轩辕凌剑的来意。

“小妞,你与我也算是有过命交情的人,你对我说话能不能不这么拒人于千里之外?就算是普通的朋友,也该问候一下吧。”轩辕凌剑听了唐黛的称呼,一脸受伤的看着唐黛,表情不是装的,心中也是真的不舒服。

“是你说的,我帮你振兴了百美楼,你不再提对我的救命之恩,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是要旧事重提?”

听到这的凤容若脸色变黑,眼神死死的盯着轩辕凌剑,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更何况是自己同门师弟的未婚妻,他总要找了借口接近黛黛,心思明显不单纯。

“但是,小妞,你又多欠了我的一份人情。在边城,你敢说不是用了我的身份去吓了那边城的城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