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交锋(下)/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轩辕凌剑看着凤容若脸黑下来,反而心中舒服了,不理了他能杀死他的眼神,继续肆无忌惮。连一旁的欧阳清都看不下去了,妖孽也拉了脸了下来,这货绝对有在觊觎小妞,于是轩辕凌剑身上又多了一双能杀死他的眼神。

“……”唐黛。

这人简直是作死的在拉仇恨,生怕他们不知道直他们进凤北后,他就在监视跟踪他们?不,也许在凤南就开始了。

轩辕凌剑看看凤容若和欧阳清黑着脸,又看看唐黛一脸无语的表情,心中竟有完胜的喜悦,被唐黛忽视的郁闷烟消云散。

又看着已经因为他的到来,躲进唐黛怀里的小白狐,脸一拉,这个出卖主子的二货狐,他要剥了它的皮,二货狐已然感受了主子的杀气,在唐黛怀中抖了抖,再往里缩了缩,恨不得自己此时能羽化成仙,变成了狐仙,脱离那个吓人主子的如利刃般的视线。

“还有,它!带着你寻到了我的师弟,你能说你们不欠我的救命之恩?”

轩辕凌剑继续得瑟,气得唐黛冷着脸磨了后槽牙,但又无语反驳,因为整个事情的确是那么回事,当时真是白狐带着她寻找到了凤容若,在边城因为白狐,让那城主误认为是轩辕凌剑微服驾临才免了他们的麻烦。

“看来,今天凤北皇帝是来跟我们算这些总账的,说吧,我们欠了你,你说怎么还?还有,这白狐我不要了,还给你。”

唐黛看了眼黑着脸的欧阳清和凤容若,知道轩辕凌剑看似无理取闹,但是他说的,他们二人同她一样,亦无法反驳他,二人抿着薄唇坐在那,一旦出语,便有忘恩负义之嫌,所以唐黛出语问轩辕凌剑,并将怀中的白狐抛向他。

白狐没想到美人瞬间就将它出卖了,受惊的蹿上轩辕凌剑的肩膀,被轩辕凌剑无情扯下来,扔到地上,给了它个一会儿收拾你的眼神,白狐身子一抖,委屈的看着唐黛,挥了狐爪,然后将狐屁股对着她,走到屋子角落里抹了狐泪。

“呵……欠的,总是要还的。”

轩辕凌剑扔了白狐,对着唐黛轻启朱唇,嘴角一抹弯弯弧度上挑,轻笑出声,细长的桃花眼内潋滟生波,半仙半妖的脸庞熠熠生辉,风华绝世,看得唐黛一愣,被他笑意满满的脸庞惊艳得在心中倒吸了口冷气,这厮什么意思?自己师弟在,还当着他的面放电勾引她。

“师兄有话快说,我们明天还得北上赶路,丫头今晚得早点歇息。”果然,凤容若看到轩辕凌剑这副模样,也看到了唐黛微微的失神,心中一紧,做了他从不愿做的事,伸了细长布满骨节的长手,取了自己银色的面具,重重的置于桌上,露了他如谪仙的容颜,气质外放,冷冷的看着轩辕凌剑道。

同样,欧阳清也取下了金色的面具,也露出了他妖媚的妖孽脸,二人面具一摘下,顿时,满室光华,七彩流转,三人交相辉映,凤容若如谪仙落尘世,欧阳清如画中妖再现,而轩辕凌剑亦如火中妖,天上仙,看得唐黛瞪了眼,他们这是比美?还是耍帅?娘的,她的魂魄美得要飞上了天,三个顶级美男,就这样围坐在她的身边,若没有那些暗里的勾勾角角和算计,她真的会好好欣赏一番,太养眼了,有没有?!呜,呜,呜……好激动国,好遗憾。

“好,既然师弟出语了,那我就明人不说暗话。”轩辕凌剑似乎一直就在等凤容若的这句话。

“你说,只要我能做到,我便还了你的白狐寻人之恩和你对黛黛的救命之恩。”

凤容若脸上恢复了淡然,他从不认为师兄能美得过他去,能以美色勾引了黛黛,因为唐黛在他与欧阳清摘下面具时,脸色恢复了常态,甚至还用欣赏的眼神,看了三人,是的,对于美色,除了他,丫头只是欣赏而已,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丫头的心中只有他!

“对于师弟,我甚了解,对于我,师弟也了解,你知道我今天我为什么坐在这,而你们又因为什么才千里迢迢来到这,这一切,只有一个目的,我要的,始终就是这天下,这,是我的使命!”轩辕凌剑并不避了唐黛和欧阳清,说出了自己的心思,他这话一出,倒让唐黛对他刮目相看,至少没有像有些人那般虚伪,心中有野心,却是不敢承认。

“那你要我做什么?”凤容若并不惊讶,皇上凤千君中毒之事,他当初便已猜测到有师兄的手笔,只不过是恨凤容烨这只蠢货,自以为是他依靠了凤北,却不知凤北也是在利用了他。

“将你的凤鸣簪借给我!”轩辕凌剑盯着凤容若,淡淡出语。

他知道不可能,但是必须试一试。

“这不可能!凤鸣簪借给你,是不是下一步让我将黛黛和龙鸣簪也借给你?!”凤容若讽刺的看着自己的师兄,他果然知道双簪的用处和黛黛的身份,所以才想方设法的接近丫头。

“凤北皇帝,既然事情都在摊在桌面上说话了,那我且问你,你又是如何知道双簪的秘密?”唐黛心中的震惊不亚于冬天惊雷,原来这货一直都知道她们才知道的秘密。

“呵……我要说,这双簪前世就是属于我的,你们信不信?而且,一统天下是天命所归,而我就是那个天命所归之人,你们就算有双簪也不能违反天命,要么,你们杀了我,取而代之,要么,你们协助我统一这天下!”没有第三种选择。

轩辕凌剑说完这话,凤容若和唐黛彻底的沉默了,因为他俩知道他说的话至少一半以上是真的,而欧阳清却是一脸蒙逼看着三人,打什么哑谜,什么双簪?什么统一天下是天命所归?他怎么不知道?!那三人似乎有他不知道的秘密?!

不管它,这不是他能管的事,他对朝堂之事,从没有兴趣。

“师兄,这以后如何,谁也不知,这天下的大事,谁能说清?!今天,我和黛黛无法答应你什么,但是,我可以告诉你,我没有那份心思,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但是,纵然我没有那心思,不代表我们会袖手旁观,如若你能给百姓安乐的生活,我们不会反对你,但是,你若是兴兵,战火连天,让百姓流离失所,我和黛黛便是你最大的阻挡。还有,黛黛是我的未婚妻,是你的弟媳,以后,你行事说话,还是注意点分寸为好。”凤容若沉默半晌后,对着轩辕凌剑淡淡道。

“好,我相信你的承诺,我也会证明给你看的。……一云,让死士全部撤回去。”

轩辕凌剑双眼紧盯凤容若的双眼,二人就这样互相紧盯着,室内一片寂静,这是两个男人,两个最优秀的男人之间的无声撕杀,解析,最后,轩辕凌剑最先别了眼,点了头,知道凤容若说的是真的,侧头吩咐外面的人。

“是,皇上。”

外面传来一云的声音,然后唐黛便看见了周围人影晃动离开,唐黛脸色变了变,眼神复杂的看了眼轩辕凌剑,原来轩辕凌剑做了两手准备,若是今天凤容若执著告诉他,他会自己取而代之,那么等待他们的就是无情的刺杀,虽然他们不怕,但是,能不能逃过还得另说,可见轩辕凌剑为了自己的野心,已经做了抛弃同门之谊,彻底与她和凤容若撕破脸皮的准备。

凤容若却是风清云淡的看着这一切,其实轩辕凌剑进门没有多久,这批人就围了上来,他一直都知道,没人比他更了解轩辕凌剑,这是他还在山中二人同学习武功时,他就知道,师兄想主宰天下,而且他从来就是个心性坚定的人,他这心思,自小到大就没有改变过。

正如他自己所说,也许从前世,他这想法就开始了!

“地仙草,是不是被你已经全毁掉了?”

外面的人影消失,凤容若脸色平静的问了轩辕凌剑,并伸手拉了唐黛的手,将她的小手放在手心里握了握,意思让唐黛不要担心,然后才放下,唐黛心中暖暖的,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并未,多此一举的事我不会干,地仙草生长极少,你们去了若是能寻到,那便是凤南皇帝的造化!”

轩辕凌剑的意思很简单,今天若是凤容若在这没有应下他的事,他便让他和唐黛走不出京城,他为何要舍近求远的去费了心力毁药草?二是地仙草生长极少,他们去了能不能寻到还是一回事,他更不用做这愚蠢的无用功!

“你有解药?”

“没有,解药在你凤南人的身上,此事我凤北虽有参与,却并不是我的主导。”

“那我们还得去寻了药草,让上菜,吃完早些回客栈歇息。”凤容若了然的点点头。

凤容若知道轩辕凌剑不会撒这无意义的谎言,明天还必须按计划往北走,凤南人谁身上有解药,他不用问轩辕凌剑就知道是谁,但是想他们拿出解药,是不可能的事。

“去吩咐上菜,再加些好菜,我陪我师弟和唐姑娘用晚膳。”轩辕凌剑吩咐一直立于他身后的美男,凤容若三人听了,也不出言阻止,心安理得,凤北的皇上,有的是银子,比他们三人都富!

只是唐黛觉得这画风有些诡异,前面还是斗来斗去,箭弩拔张,这一瞬间后,几人就安静的坐在一张桌上用晚餐,唐黛瞪了她一双清澈的丹凤眼,看着桌上的三只美男,晃了晃小脑袋,真搞不清男人,前一秒撕打,后一秒勾肩搭背是兄弟。

饭后,轩辕凌剑回皇宫,凤容若和唐黛回了客栈,欧阳清也回了自己的住处。

“凤容若,你真答应要相助你师兄夺天下?凤南是我们的母国,我们相助他,岂不是背叛了我们的母国?”

进了客栈后,只有凤容若和唐黛两个,唐黛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不会,我的意思是我不与他夺天下,虽然双簪在我二人手上,但我没有那一层野心,对他不构成威胁,让他安心。二,我的另一个意思是,他也不要来觊觎我的凤鸣簪和你,他想夺天下,凭他自己的本事去夺。”

“哦……看来他还是给了你的面子,若是与你无瓜葛之人,估计今天我们要出那酒楼,定是不易。”

“丫头,不担心,不管怎么样,有我在,定会护你周全。”凤容若伸手拉了唐黛入怀,安慰她。

“恩,有你在,我不怕,生,我们一起生,死,我俩也在一起。”唐黛凝视着凤容若深情的双眼,点点头。

“丫头……睡吧,明天一早要起来出发,得早点去了天山,早点回凤南,我们二人不在,我怕莫儿应付不得贤妃和凤容烨,上他们二人的当。”凤容若心中感动,伸手掩了唐黛的小嘴,不许她继续说下去。

“好!”

凤北皇宫内。

“皇上,我们准备了这么久?就这样轻易放过了他们?”一云不甘心的问轩辕凌剑。

“不是放过,我与师弟和唐姑娘本就没有仇恨,何谈放过?”轩辕凌剑瞥了一云一眼。

“可是,皇上……”

“一云,你不是说我是天命所归的天下之主,既然无法夺了双簪,我就凭自己的本事夺天下,又有何不可?而且,只要他应了,不与我争夺,我又何必赶尽杀绝?他俩一个是我的同门师弟,一个是我欣赏之人,若不是她早心仪我的师弟,她必定会是我的皇后,我不忍心,也不想与他二人为敌!与他们二人为敌,于我没有任何的好处,只会将他们二人越推越远,兔子逼急还会跳墙,更何况凤容若和唐姑娘,你可别小看了那二人,真要逼他们逼到我的对立面,我敢说,这天下之主绝不会是我轩辕凌剑!。”

“这……皇上,你与前世,还有以前的性格已经变了,你的心变软了,前世的你杀伐果断,手段狠辣,挡你者死,顺你者生,所以,你只用了五年,便统一了三国。但这世……我不知道你这种改变是好是坏?!”一云看着轩辕凌剑道,心中却是暗叹。

“你说了,前世用的是五年,那这世,只要能统一天下,我用十年又如何?一云,你不要把眼光盯在凤南,凤南的内乱已经被我们挑起利用。下一步,你应当把视线投向大华,那次动用了那么多人,逼我师弟落水差点致死,你不是已经查出就是他们大华的人?皇埔冰的野心并不比我小,我们该出手了。若是我们与凤南先起战火,他必定等在那坐收渔翁之利,他才是最让人担心的敌人!”

“是,皇上,一云知道怎么做了。”

“你,过来!”

一云走后,轩辕凌剑对着宫殿角落处的某只二货狐吩咐了一句。二货狐战战兢兢的走到轩辕凌剑面前,不知道自己的主子要怎么惩罚它,心中忐忑不安拿狐眼看着自己的主子。

“你还真能坏我的事!算了,因为你,我总算扳回了一局,功过相抵,不罚了你,回去,回到她身边去,跟着她,保护她。明白吗?”

“吱,吱……”

某只二货狐一听,立即对着轩辕凌剑手舞足蹈,一溜烟的消失在轩辕凌剑的宫殿内,看得轩辕凌剑眼角抽搐,这死二货,跟着唐姑娘就比跟着他好?这逃跑的功力,见长不见弱!

次日,一夜睡得很安心,睡眠极好的唐黛起了床,洗漱后,才发现凤容若也已经起来了,欧阳清过来送二人,二人在外间说话,就等她醒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