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洞房花烛,双簪合璧/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容若,好像没人哎,我们自己去瞅瞅。”

唐黛拉了凤容若的手,往最近一个山洞走去。“哦,这里是厨房,可以做饭吃呢,还真有人居住。”唐黛伸头看了看,见是厨房,没有走进去。

第二个山洞,是一间简单的卧室,一张床,一张桌,一张凳,一只立柜,桌上还堆有线装的书籍,二人走进去,凤容若伸手拿了一本起来翻看了两页。

“是什么书?”唐黛未抬头,问凤容若,用手指在桌上轻拂了一下,指上沾有薄薄的灰尘,看样子,十天半个月没有住人了。

“是一本佛经。”凤容若将书放回桌上。

“佛经?那这里应该是有高僧在这住,你看,床前有高僧的芒鞋。”唐黛指了指地上一双大草鞋。

“恩,再往下一个看看。”凤容若点头。

再往下是一个最大的山洞,且是正中间的一个山洞,大洞的另一边也有两个小山洞,二人出了这间卧室山洞,往大山洞中走去,然而接下来的景象却让凤容若和唐黛呆住了,久久不能回神。

里面是座佛堂,供着金身菩萨,菩萨不大,眉眼,动作却是栩栩如生,菩萨前有水果,点心等各种供品,只是供香早已熄灭,佛前金色绸布蒙着的蒲团上,打座着一个灰衣僧人,虽是背影,二人却最是熟悉,那不是鬼僧又是谁?

他怎么会在凤北的一座雪山的山洞中?凤容若与唐黛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的眼神中都看到了同样的疑问。

“鬼僧师傅?”二人放缓了脚步,走了进去,冲着鬼僧的背影,叫了一声,背对着二人的鬼僧却没有应答。

“鬼僧,怪老头儿,贪吃的老头儿!”唐黛恶作剧的又叫了两声,依然没有应答,以鬼僧的脾气,唐黛这样唤他,早就跳起来骂“臭丫头片子”“臭小子”了!二人想到了什么,神情变得严肃起来。

绕过鬼僧,走到他的面前,唐黛看了看鬼僧的面容,凤容若伸手到鬼僧的鼻下探了探。

“凤容若,鬼僧仙去了!”唐黛有些难过,鬼僧虽然老戏弄她和凤容若,可是却是一直暗中保护二人,所以不舍,声音中带了颤音。

“丫头,鬼僧师傅早就预料到他的这一天了,上次在凤南边界的小村庄,他说他的大限快到了,没想到,在他死后,我们还能遇见他,我们应该高兴,这是我们的缘分。不难过,啊,我们也应该为他高兴,他回到了他该回到的地方去了。”凤容若伸手摸了摸唐黛的头。

“凤容若,既然我们到了这里,那我们就送师傅一程吧。”

“好!”

二人寻了供香和火折子,燃了三根供香,双双跪下,朝鬼僧认真的磕了三个头,送鬼僧一程,也是报鬼僧相护之恩。

二人磕了三个头,站了起来,突然,却现了让二人惊讶的一幕,在袅袅的供香白色烟雾中,鬼僧的肉身慢慢化作了无数的金色星点梅花,似一树金色的梅花绽开,随风向洞外飘去,梅花雨飞尽,鬼僧的肉身也不见了,蒲团上飘落下一张红色的写有毛笔字的薄纸。

二人从目瞪口呆中回过神来,若不是亲眼所见,很难相信这神奇的一幕,鬼僧竟在他们眼前化作梅花一片片飘走了!这意味着什么?二人惊奇,却想不通。

“凤容若,那上面有张纸!”

凤容若缓缓走到蒲团前,弯腰拿起那张纸,凝视了半晌,眼中却是第一次起了雾气。

“你怎么了?上面写了什么?”唐黛察觉到了凤容若的异样。

“鬼僧师傅知道我们会来!”凤容若收敛了情绪,将手上的红色薄纸递给了唐黛。

“双簪合璧,可出洞!”唐黛接过红纸,轻声念出上面的七个字,只是下一刻想到了这七个字代表的是什么意思,脸色微红了起来。

“凤容若,鬼,鬼僧为什么要这样安排?难道我们不……就出不去?”唐黛结结巴巴,有些忐忑。

凤容若当然也明白纸上的意思,见唐黛别扭,嘴角微微勾起,鬼僧临去前就推算到他们二人会来天山,也会入了山洞,他这样安排应是有他的用意。

“丫头,我们再往下看看,然后再去找出口,看看能不能找到?”

“好!”

二人出了佛堂,走到下一个洞中,扑面而来,映入眼帘的却是满洞的大红,一张大红木床,挂着大红色的绡帐,绡帐里是大红色的锦被,放着红色的绣有鸳鸯戏水的大红对枕,床前,一张大红桌,置有一对高脚红烛,就等有人将它燃起,红烛旁边的桌上,叠有一张红色的绸盖头,上面压着一对系有红丝带的合卺银酒杯,一只玉色酒壶,隐隐透着酒香,一根挑盖头的喜秤。

桌边两张大红凳子,靠在一起,是准备给新人坐的,洞的四周还贴了红色大双喜字,凤容若和唐黛联想到了那纸上的七个字,再看了眼前,霎时明白了什么。

“鬼僧师傅……”唐黛鼻头一酸,眼里含了泪,有些哽咽,这是鬼僧知道自己要羽化前,为二人准备的洞房花烛,细心周到,简单却不寒酸。

“丫头……”凤容若伸手将唐黛揽入怀中,心中对鬼僧除了感激,还是感动,前面二人对他磕头相谢,是他应当得到的,是不是没有他们二人相送,他的肉身便会一直不腐的等待二人的到来?!

“凤容若,我好感动……”唐黛止了泪,吸了吸鼻子。

“走吧,看看下一个山洞。”凤容若亲了亲唐黛,替她试了泪。

下一个山洞,倒是没什么稀奇,是沐浴的和解决生理所需的地方,二人瞅了一眼就出来了。

“丫头,我们去看看,看有没有出洞的地方。”凤容若拉了唐黛的手,虽然鬼僧好意安排,但是他不舍得委屈了丫头,他要给丫头一个隆重的洞房花烛,成亲仪式,要有大家的祝福,有众人的羡慕,他要丫头幸福。

“哦!”

天山脚下,守着马车和马的楚陌和小青,望着天上的圆月。

“小青,世子和县主这上去都第二个晚上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找到他们要的东西?”楚陌有些担忧的问小青。

“是啊,我也很担心,若是寻找顺利,以世子的功夫,这时候应该带着小姐下山了,估摸还是没有寻到吧。”小青也是一脸的扰忧。

“怎么办呢?要不,让白狐上去吧?”楚陌想到马车厢内睡觉的懒狐。

“好!让它去看看。”小青点头同意,爬进车厢,将在睡懒觉的某二狐拎了出来。

“吱,吱……”

某二货狐暴怒,挥了爪子就想挠小青,小青躲过它的抓挠,扔它到老远的雪地上,瞬间,白色的狐被摔进了白色的雪堆,不见了,好半天,某狐挣扎起来,抖了抖身上的雪,拿一双狐眼瞪着小青,要不是因为美人,我今天就咬死你!

“你别用你那狐眼瞪我,凤世子和你的主人上天山已两天了,还没有下山,你要是担心你的主人,现在,立刻,马上,上山去寻她,看她现在怎么样了!”小青也不怕白狐,知道它能听懂人话,对着它狠狠道。

“吱,吱……”白狐愤怒的挥了挥爪子,对着小青龇牙咧嘴一番,转瞬又狐眼骨碌碌的转了转,仿佛是在考虑小青话中的真实性,朝四周看了看,是两天没有见到美人和美男了,它是得去找找,可别死了,死了就没有香喷喷的烤鸡吃了!

一缕白光一闪,白狐朝天山顶上跃去。

天山的山洞内,凤容若和唐黛左找右找,就是没有找到出口,刚刚进来的地方,二人敲敲打打,也没有寻到什么机关。

“奇怪了,你说鬼僧是怎么进出的,而且还搬了那么多东西进洞?真是难以想像。”寻到最后放弃的唐黛,疑惑的问凤容若。

“我也不知道。”凤容若同样疑惑的摇了摇头。

“那,那我们出不去,岂不是要困在这里了?!”此时的唐黛,却是又想骂那鬼僧刁钻的老头了,将二人关在这算什么事?!

“鬼僧师傅不是告诉我们出去的办法了!”凤容若嘴角含笑,眼神热烈的看着唐黛,丫头如玉的脸庞在夜明珠的照耀下,晶莹剔透,连细细的小绒毛都能看见,美不胜收。

“轰”的一下,唐黛的小脸瞬间像煮红的大虾。可是,如果不……他们就出不去怎么办?鬼僧真是管闲事,走以前还要管着二人有没有洞房花烛,难道是怕二人晚了,没法合璧,或是簪子被有心人抢去了?!搞不懂那死老头是怎么想的。

“丫头,走吧,我们要赶在子时前……”凤容若伸了长手,将唐黛一个公主抱,抱了起来,亲了亲她红红的脸庞。

“凤容若,我,我害怕!”唐黛想到一会儿要发生的事,身子颤了颤,她是真的有些怕,二人此后,她便再无退路。

“丫头,不怕,这一辈子,我都会守着你,护着你。”凤容若感觉到了唐黛的紧张和忐忑。

“……”

唐黛沉默,闭了闭眼,咬了咬银牙,娘的,姐今晚要献身了,还是被迫的,心中有些不爽,怎么办?真想将鬼僧再揪了回来,揍了他一顿出气。

为了不辜负鬼僧的用心,凤容若每一步做得都极尽用心,亲燃了大红高烛,倒满了合卺酒,唐黛替自己盖了盖头,端坐在床沿,等凤容若挑了盖头,此后她便是他真真正正的妻了。

不过,唐黛觉得,他和凤容若是这世上最憋屈的一对新娘新郎了,啥事都要亲自动手,有点郁闷。

“丫头,你放心,等回凤南后,我一定还你一个万人瞩目的大婚!”凤容若拿起了喜秤,心中激动,手有些颤,怕唐黛有心结,出口许诺。

“我信你!”盖头下的唐黛轻咬了嘴唇,她信他!一如既往的相信。他,是她值得托付一生的人。

凤容若抖着手,挑了大红盖头,二人对目而视,深情凝视。

半晌后,“丫头,我们该喝合卺酒了。”凤容若端了酒杯,一头递给唐黛,一头自己端着,二人环手相抱,仰头干尽。

酒后,凤容若亲手为唐黛卸下头上的首饰,拆了发带,一头青丝散着披下,小脸精致,因带了酒意,白玉般的脸上泛着嫣红,闪着诱人光泽,一双灵动的丹凤眼,清澈如水,盛满柔情,小嘴娇艳欲滴……看得凤容若喉结处动了动,俯首亲上。

唐黛伸手,一手抱了凤容若,一手抚上他俊美的容颜,凤眼微闭,接受着凤容若热烈的吻,用自己的手记取此时他无双的俊颜。

衣袍褪去它的功能,散落在地,慵懒魅惑,安静激烈……喘息声起,满室红浪翻飞,唯美惊艳,此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此后,你便是我,我便是你,迎风翱翔天下,展翅双飞云层。

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丫头……我抱你去洗洗?”

凤容若侧身躺下,与唐黛的身子紧挨在一起,因为激烈,二人身上都出了一身汗,唐黛有些累,还有些痛,让她蹙了眉,懒懒的躺在那不想动。

“恩……痛!”唐黛侧身睁眼,脸红红的埋进了凤容若怀里,身上有汗真是不舒服。

“丫头,对不起,这里什么都没有!”凤容若一脸愧疚和温柔。

他的意思是这里连止痛的药膏都没有,让她受了罪。

“你抱我去泡泡,温泉水是极好的。”唐黛噘嘴撒娇,双手勾着凤容若,贴近她。

“好!”

凤容若被唐黛一贴,触到了某处,身子一紧,怕自己控制不住再要了丫头,她就更痛了,急起了身,套上袍子,拿了唐黛的里衣包住她,抱她到隔壁可以沐浴的山洞。

唐黛舒服的泡了个温泉澡,身上粘腻感没有了,疼痛感也没有了,心中舒服的喟叹一口气,想着前面二人的激烈,脸上又升起了红晕,穿了里衣,脸红红的回了隔壁。

“痛好点了吗?”凤容若一脸的关切。

“恩,好多了,你也去泡个澡,身上会舒服点。”唐黛害羞的,红着脸朝凤容若点了点头。看着丫头娇娇羞羞的模样,凤容若眸色一暗,忙别了眼去隔壁沐浴。

正子时。

二人将凤鸣簪,龙吟簪取出放好,互换滴入自己的血液,双簪的在血液的浸透下,越来越红,慢慢的,慢慢的,红焰大作,一凤一龙在空中遨游,龙凤交颈和鸣。

唐黛因为认主是自己认的,有心理准备倒不觉稀奇,凤容若瞪着一双俊眼,傻傻的看着双簪现的景象。

“丫头,接下来会怎么样?”凤容若一脸蒙的问唐黛。

“我也不知道,等着看吧。”唐黛摇了摇了头,不能解惑。

两双凤眼瞪着双簪一眨不眨,等待接下来的变化。

红光大盛后一晌,红色的一龙一凤消失,只见红光一闪,玉簪上浮旋转,似有人系了线在快速转动,但却又不是,因为那速度,却不是人为能操纵的。

好眼花!二人眨了眨眼,快速旋转的红焰让人刺目,已经看不到双簪的原形,这样旋转一刻后,红焰消失,却起了白光,二人抬目看过去,双簪已合璧不见,上方浮着一缕淡淡的光芒,光芒之后是一方铜镜,铜镜中浮现了几幅画面。

第一幅画面现了一行字:“白云深处,因缘再续,双簪合璧,天下归一,携手大归,再侍佛前。”

“凤容若,这不是鬼僧给你的那首叛偈吗?”唐黛惊讶抬眼看了一眼凤容若。

“正是,我们接着看下面的,看后面怎么说!”

凤容若点头,眼盯着铜镜,没看唐黛,因此时铜镜在变幻,怕错过什么,唐黛立也即回了双眼,看铜镜的变化。

------题外话------

谢谢小仙们投的月票和评价票,谢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