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9章 双簪合璧,三世记忆/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容若点头,眼盯着铜镜,没看唐黛,因此时铜镜在变幻,担心错过什么,唐黛见凤容若谨慎严肃,立也即回了双眼,看铜镜的变化。

第二幅画面:画面上出现了一座仙山,仙山中有一座金碧辉煌的庙宇,庙宇中住着笑口佛,笑口佛的塑像前有一瑶池,瑶池中养着许多金色的莲花,其中有一朵最是出彩,亭亭玉立,花枝高俏,大气的金色花朵映衬着绿色的荷叶,立在仙气缭绕中,汲取日月精华,而那枝金莲的一旁,立有一个白衣的仙童,仙气飘飘,俊美飘逸,气质风华绝世,正俯首注目那朵金莲,并伸出手去,似在呵护着那朵金莲。在不远处,瑶池的彼岸,有一株老梅,老梅树枝虬劲,迎着仙气开着一树金色的梅花,又似凝望着这一莲一童。

这一幅画面,唐黛与凤容若都没有看懂,二人对视了一眼,在彼此眼中都看到了疑惑,却没有话语交流,接着往下看。

第三幅画面:画面变幻,画面中出现了一个穿着金色霞衣的女子,她的身后金色霞光万丈,缓缓的朝人走来,瞬间,金色霞光一收,女子变做了青楼女子的打扮,在一个粉色的房间里,她穿着暴露,软玉温香,容颜倾城,抬头看向来人,来的人,是一个年青的男子,身着白衣,穿着孺衫,气质清绝,俊美无双。女子立绽放了娇颜,巧笑嫣然,起身朝那男子迎了上去……

“是她!”

“是他!”

凤容若,唐黛二人同时惊叫,吃惊的看着彼此,那金色霞衣的女子是凤容若做了无数遍梦境中的女子,始终看不清她的相貌,此时他却是看清楚了,那女子的容颜与唐黛是一模一样!

而那青楼中出现的女子和白衣公子,却是唐黛很多次噩梦中出现的人,只是她一直不知自己为何做了那样的梦,此时,自己梦境中的人,却是清晰的出现在她的眼前,女子的是她的模样,男子的却是凤容若的模样。

第四幅画面:画面车水马龙,人流穿流不息,赫然是现代,最后定格在一座雪山上,出现了唐黛临死前的景象,唐黛穿着紫色的冲锋衣,躺卧在地上,已然闭目,但她不是孤独的,她的身边还有那个穿着红色冲锋衣的男子,她找到他时,已经死去的男子。

这幅画面凤容若没有看懂,唐黛却是看懂了,眼中起了雾气,纵然穿越到这个时代来多少年,她始终不能忘记那绝望的几天几夜,她无以复加的心痛和仇恨。

第五幅画面:上面简单的画了一幅画,画上有一个几岁的小娃,容颜绝美,粉雕玉琢,光洁的额上,双眉的中心,却像极了欧阳清,点了一颗胭脂痣,但是这痣却又不似欧阳清的那颗,是莲花的形状,他,身穿明黄龙袍,头戴紫金冠,幼稚的小脸上却满是让人不可忽视的威严。画的下面有一行字:助他,天下归一,百姓安宁!

除了一孩儿,一行字,再无其他,没有说这小孩姓甚名谁,生于何处,又长于何处?!看得凤容若和唐黛一头的雾水,唐黛抽了抽嘴角,凤容若也眼角抽搐。这几幅画,不但没有弄清心中的疑惑,却是让二人更加的疑惑。

就在二人疑惑间,铜镜出现了最后一幅画面,没有画,只有字:

玉簪幻化,呈现汝二人的前三世景像,为二人解惑说明前缘后因:第一世,他是笑口佛前侍童,她是笑口佛前瑶池水中一朵金莲。因汝二人长相处,渐生情愫,违反清规,我佛慈悲,但规矩不可废,两人受罚贬为凡人下凡历劫;

第二世,相思劫,他是贵公子,她是青楼娼妓,相爱却不能相守,他二十二岁便夭折,她独守一生,相思成灰,郁郁而逝;

第三世,生死劫,她是唐家唯一女儿,身家了得,聪慧无双,他却是路人,不相识不相知,却是同生同死,雪山也是他的归宿,只是花落人亡两不知。

三世过去,历经千年,此一世,佛祖慈悲,予二人相识相知相爱,你们人间八十年后,回我佛门,再侍我佛。

所有的画面消失,二人还未反应过来,铜镜白光大作,打向二人,凤容若与唐黛一阵晕眩,最后晕了过去,等二人醒来时,却已是不在洞中。

凤容若与唐黛同时睁开了双眼,发现自己躺在湖边的草地上,天空中的圆月已经西斜。二人坐起凝视着彼此,拥抱大声痛哭,因为,最后的白光送二人回到了地面,却也是打通了二人的三世记忆,此时的二人,内心复杂,激动,惊喜,震惊,难过……五味杂陈。

原来鬼僧说,他们来自同一处,他们果真是来自同一处。因为,在第一世,凤容若是笑口佛前的侍童,唐黛是那朵金色的莲花,鬼僧则是瑶池岸边的那株老梅,只不过鬼僧是被笑口佛派到人间来助他们二人历劫,护他们二人顺利历劫后好再回到仙山佛前。

第二世,贵公子就是凤容若的托生,青楼妓女是唐黛的托生,只是为了历了一番情劫。

第三世,唐黛和那相见不相识,却同死在雪山中的男子,那男子是凤容若的托生,二人在现代的一世,是为了历完生死劫。

三生三世的前缘,变幻历经千年,迎来这一世的相聚,不过是菩萨慈悲,了二人的心愿,好携手大归。

到此,那首偈语,二人全部明白清楚了,也因恢复了前三世的记忆,二人在这世,已是天下英雄无可挡,二人的锐气和实力无人能比,要护了谁,谁便是三国之主,天下之主!

双簪合璧,天下归一,无人可挡。

二人因为心情复杂,抱头痛哭后,都没有说话,一直静静的拥抱到天明,在一缕晨光中,有条小小的白影在雪山间跳跃腾挪,身子如流星,向天山的山顶射去,直看到唐黛与凤容若,才欣喜的扑向二人。

“小青和楚陌着急了,让白狐来找我们了。”唐黛从凤容若怀里抬起头,抱起白狐。

“恩,要不让它现在回去告诉他们,我们安全?”

“还有件事要它帮忙,一起下山罢。”唐黛摇了摇头。

“你是说,那条白蛇?”

“恩,一会让白狐将它引开,我们去采了地仙草。”

“好!”

“凤容若,你说,最后一幅画画上的孩子是谁?我们不知道他是谁,又如何助他?”

“天意如此安排,自有他的道理,虽然没有告诉我们他是谁,他在何处,但是,我们能记得他的样子,见到他,我们便识得,总有一日,我们与他会相见的。”

“哦。这样的话,那天下之主,不会是你师兄,也不会是凤容莫,更不是皇埔冰,为了夺这天下,会不会以后会血雨腥风,三国混战啊?我好担心!”

“三国既是要合,战争肯定是难免的,我们只能是尽自己的力量尽量减少战争中的伤亡,让战争速战速决,早日统一。”

“……”二人均沉默。

天色大亮,唐黛让白狐去引开那条大白蛇,不想白狐又跟唐黛傲娇了起来,最后唐黛威肋加利诱,才让白狐磨磨蹭蹭的往唐黛指引的地方去。

白狐:偶也害怕那家伙好吧?虽然我能打败它,可是它体形庞大,眼睛也大,看着好吓人的样子,让我很不想面对它,很不想去与那条臭虫打交道,美人交待的任务,总是为难它的高难度任务,心中很不爽,很不爽,想咬人!

“别磨蹭了,爽快点,你再慢悠悠,烤锦鸡没了!”唐黛看着磨磨蹭蹭,似在湖边散步的白狐,急得唐黛又抛出了威胁。

“吱,吱……”白狐挥着两只爪子向唐黛抗议。

“抗议无效!你再磨蹭,回程经过西京,我就将你扔回给你的主子去。”

果然这一招是最奏效的,白狐身子一抖,立即跳跃到唐黛指引的地方,对着长藤下“吱,吱……”数声,一妙钟后,一条长长的白影就出现在唐黛的视野里,唐黛吓得赶紧躲进了凤容若的身后,她现在的心理阴影面积,大到无法计算。

一只白色灵狐,一条白色灵蛇,两只白色的生物,在草地上打斗了起来,白狐灵活,用了锋利的利爪,挠了白蛇好几次,白蛇的身上现了抓痕,也惹起了它的怒气,朝白狐甩了大尾,想用大尾缚住白狐,只是白狐的灵活,却让它缚不到,怒气冲冲的白蛇,将大尾甩得更激烈,尾巴过处,草死花残,一片凌乱。

“小白,走,将它引开!引得远远的。”唐黛躲在凤容若的背后,高声吩咐白狐,凤容若看着她躲在他身后,缩头缩脑害怕的模样,嘴角勾起,脸上现了笑意。可爱的小丫头!

白狐听到唐黛的命令,朝白蛇猛击一下,再朝远处跃去,被惹恼了的白蛇此时也忘记了自己的职责,将地仙草抛在脑后,游着粗壮的身子,朝小白狐撵去。

“凤容若,快,去取草,要连根带泥挖起,能保存时间久些,药效也好些。”唐黛见一狐一蛇走远,忙吩咐凤容若。她可是不敢靠去那地方,那里曾经有蛇,还让她掉到水中去过!

“好!你在这等我。”

凤容若运功,飞身到白蛇护着的地方,看着唐黛落水的地方,有株丫头形容的药草,连根带泥将地仙草挖起。

“凤容若,快,快回来,白蛇回来了,白蛇回来了!”

唐黛看着白蛇往回游来,惊恐的大喊,白狐追在白蛇身后,再也吸引不了它的注意,应该是白蛇想起了自己的职责,怕护着的东西被别的生物侵占了,所以抛开了向它挑畔的白狐,迅速的游了回来。

凤容若听到唐黛大喊,加快了手上的动作,一条大蛇对于他来说,没什么可怕的,但是丫头怕,他不能扔她一个人在那。不想,那白蛇也是有灵性的,听了唐黛的声音,竟然不回了护卫的地方,误会了唐黛的喊声,调头朝唐黛游去。

唐黛一看,妈呀!这蛇跟她前世有仇吗?为什么不撵白狐,也不去理凤容若,倒追着她来了,一念至此,唐黛撒开脚丫子,往前奔去,想逃离白蛇的追踪。凤容若远远一望,立即拿好手上的地仙草,运起轻功朝唐黛飞去。

跑到唐黛的身后,一手捞起她,朝山下奔去,小白狐见美人被美男抱下山了,也不理了在后面追着的白蛇,“嗖”的一声也朝二人追去,只是大白蛇刚开始是误会唐黛了,可是到后来,他闻到凤容若手中的地仙草散发出来的香味,蛇眼一红,发了大怒,竟然有人在它的守护下,偷走了它守护的东西,于是死命的在后面朝二人追去。

“凤容若,蛇没追来吧?”唐黛从凤容若怀里伸出头,问凤容若。

“你看看,我背朝后面,不好看,也不能停,怕它万一追上来就麻烦了。”

“哦,我瞅瞅。”唐黛伸头,从凤容若的肩膀上望去,却是什么也没有望到。

“凤容若,没看到,可能这里是雪地,蛇怕冷,不敢追了,你放我下来,别抱着我了,抱着累。”

“好!”

凤北的皇宫中,轩辕凌剑正在批折子,一云走到他面前。

“皇上,昨夜子时,双簪合璧了!你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机会,以后,恐怕难以抵挡他们二人了。”

轩辕凌剑心中一痛,手上一顿,笔下墨汁滴到折子上,染糊了笔下的折子。“这么快?!你不是说要到大婚夜的子时吗?难道他们……”

“属下也不清楚是怎么回事!看来,在昨晚他们二人已经成亲,并在成亲后滴血让双簪合璧,但属下猜测,应是他们二人身边有高人指点他们这样做。”

“按时间推算,他们此时应该已到了天山上面,难道天山上有什么玄机是我们不知道的?以朕了解的凤容若,他放在心尖上在乎的人,绝不会鲁莽的在野外和他在意的人成亲。除非他对她的在意是假的!难道是朕看错了他,他心中也装有野心,是在利用小妞?”

“皇上,不排除这种可能!我们是男子,自是了解男子,放眼天下,有几个男子没有那一份追求皇图霸业的野心?!”

“结论不要过早下,立即派人去天山,查天山上有什么诡异或不同的地方,若没有,我们再做了打算。若是让朕发现,凤容若是个虚伪的君子,他是利用小妞的话,就别怪朕对他下手无情,将小妞夺了来!”说到最后,轩辕凌剑眼中闪了锐利的光芒,甚至是带了两分的戾气。

“是,皇上,我立即派大量的人过去探查,定给你一个结果。”

“去吧!”

轩辕凌剑挥了挥手,却是再也没有心思批了奏折。二人成亲了,为何听到这个消息,他的心会痛?难道真的在无意中,他已经在心里慢慢喜欢上她了吗?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二人不等到大婚,在那雪山野岭成了亲?小妞,是你自己愿意的吗?还是被师弟胁迫的?若是他胁迫你,我定会为你讨回公道。

我有些担心你了,小丫头。

天山,凤容若和唐黛二人在下午太阳快落山时,终于赶到了山脚下。等在马车旁的小青和楚陌立即惊喜的迎了上去。

“小青,赶车,立即回程,你家小姐怕冷,这地方少呆一会是一会。”凤容若和唐黛上了马车,唐黛又裹成了一团,山上有温泉,暖和,山下太冷。

“是,世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