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他怎么可以轻贱她?/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十天后,凤容若,唐黛一行已经回到了凤北的边城。

“凤容若,过了边城,我们就进到凤南的地界了,在这好好歇息一晚,然后一口气赶回京城,这离开太久了,恐怕那些人会作乱。”

唐黛小脸红红的窝在凤容若的怀里,双颊两片红潮,眸眼如丝,双唇水润,明眼一看,刚刚定被凤容若滋润过。

“恩,好。……楚陌,进城寻客栈,我们在这里好好休整一番。”凤容若点头,他也是这样想的,掀了马车帘子,吩咐楚陌。

凤容若爱怜的用修长手指摩挲着怀里小女人的小脸和双唇,在天山上,他们是奉了鬼僧之意成亲,本意在那后,大婚前不再碰了小丫头,可是那晚小丫头的滋味太美好了,让他食髓知味,憋了二十天,还是憋不住了,刚刚在马车里,他又要了她一次。

“丫头,你好甜!”

凤容若埋头又在唐黛的唇上吻了一下,伏在唐黛耳边,说了情话,说得唐黛的脸又红了,刚刚凤容若在马车中要她,她没有拒绝,还很享受的接受了他,心中到现在还有些害羞。

她竟然和他在马车中车震了,好羞羞!

“呵……害羞了?”凤容若看着唐黛满脸的害羞,轻笑一声,声音浑厚乐耳,听得让人耳朵都痒痒。

“恩!不许笑话我。”唐黛噘嘴,伸手抱住凤容若的脖子,半挂在他的身上,头埋进了他的情里,闷闷道。

“好,不笑,不笑你!”

凤容若严肃了神情,可是却遮不住他脸上的愉悦,嘴角的高翘,脑中又现了刚刚小丫头闭眼沉迷,轻咬嘴唇的模样,在动情时,她会轻声呢喃,叫他容哥哥,那软软糯糯,带着*的娇声刺激得他浑身都充满了力量。

“世子,小姐,到客栈了!”

外面传来小青的声音,马车已经停下。

“丫头,下车了,是我抱你,还是……”

“我自己走,抱着多难看。”

唐黛从凤容若怀中出来,整理了自己的衣服和头发,下了车,凤容若也随后下车,二人走进客栈,这客栈是他们来的时候住的那家,干净舒适。

晚上,饭后,凤容若正在为洗完头发的唐黛烘干头发,小青从外面走了进来。

“小姐,这边的城主换了。”小青笑着道。

“恩?咋换了?你怎么知道?”

“外面到处贴着告示呢,是凤北的皇上轩辕凌剑亲自下的旨,告示上说边城城主贪污,欺男霸女,轻贱人命,教子无方,城主和他那儿子在我们走后不久,就被斩首示众了。听百姓议论,现在的城主是凤北皇上钦点的官,甚是清廉。”小青继续一脸的八卦。

“呵……轩辕凌剑消息灵通,动作也挺快嘛!看来,他这皇帝做的还不错的,不是个昏君,有向明君发展的趋势哦。”唐黛出言赞美凤千君,却没注意到身后为她烘头发的某人手顿了一下,脸拉了下来。

“小青,看来你这些时间赶车并不累?要不要让楚陌现在教你几招,你轻功不错,武功可差了些,武功那么差怎么保护你家小姐?恩?”凤容若淡淡的瞥了眼正与唐黛说得欢的小青,出语威胁。

“啊?世子……我……我很累了,我这就去歇息,小姐的安全就拜托世子了。”

小青被凤容若说得一愣,看着世子拉长的脸,误会凤容若是因为她的到来打扰了他与小姐的亲密时间而不高兴,立即回禀,转身出了唐黛的房间。世子那身冷气她可受不了,赶紧逃了,她哪里不累,来回赶了那么长时间的马车,她老早就累了。

“还算识相!”凤容若心语。

“凤容若,你赶小青走干嘛?”唐黛神经大条,一脸蒙的问凤容若。

“我哪有赶她?!我是关心你,关心她。”凤容若手上继续为唐黛烘头发,嘴上回她,只是嘴角却勾起一一抹弧度。

“……”唐黛。明明她听着凤容若是在赶小青,哪里是关心她?他一个世子,什么时候关心个自己的下属,她的下人,不是赶她,打死她也不相信。

“丫头,干了,可以上床睡觉了,明天得早起。”凤容若摸摸唐黛的头发,没有一点湿意。

“哦,那我上床睡觉了,你也回去睡吧。”

“我不回去,我要陪你睡。”

凤容若早已做好了心理建设,他今天一定得跟小丫头睡,第一次在天山的山洞中,他怕丫头疼,又加上还有双簪合璧的任务压在心底,他没能好好的要她,今天白天在马车中,更不能痛快的要,勉强的要了一次过了下瘾,今天晚上,他定要好好的尝尝小丫头的滋味。

“不要,你回去睡,明天要赶路。”唐黛老脸一红,现在她和他成亲了,凤容若说陪她睡,那绝不是仅仅是陪她睡觉,白天他就猴急的在马车中要了他一次,今天晚上,若让他跟她在一张床上,免不得要折腾她。

“丫头,你就心疼心疼我吧,我都……好难受的。”憋了那么久了,肯定难受!凤容若伸将唐黛拉入怀中,一双美目乞求的看着她。

“我心疼你,谁心疼我?我怕痛。”唐黛噘嘴,不乐意。

“你有我心痛啊,丫头……好不好?好不好嘛?你不同意,我就赖这不走了。”凤容若耍赖,一屁股坐在床沿上,拿一双可怜的眼神看她,像只被主人抛弃的小狗,可怜得要命。

“……”唐黛。这人怎么这么像狗皮膏药,扯都扯不下来,这就粘上了?

“丫头……你真好!”

唐黛的无语被凤容若当成了默认,一声欢呼,伸了长臂,将唐黛拉入怀中,找了她的双唇,就轻柔的吻了起来,深情款款,细致缠绵……良久,唐黛也回应着凤容若深情的吻,他搂着她的臂膀结实有力,像要将她揉进他的骨血里。

情到深处,水到渠成。

唐黛眯眼色迷迷的偷偷打量着某人腹诽:不愧是习武的,身材是一流的棒,面容和双手是白晰的皮肤,可是身上却是密色的皮肤,紧致细腻,胸前有八块腹肌,腰身精瘦,一双大长腿修长,强劲有力,极合她的意,与她的融合很是熨帖,让人舒心。

凤容若则是直接瞪大了一双美目观察她的小女人:及笄的她,发育已是很成熟了,该大的地方很大,一手握不过来,不似他初见她时,那个黄毛小丫头了,皮肤细嫩软滑,白如玉,像白色的瓷器诱人把玩,手感特好,只要碰上她的肌肤,就让他心中生火,恨不得时时的要了她,一头青丝散乱在枕间,凤眼半闭,媚眼如丝,脸色绯红,红唇半启,娇喘微微。

翌日,唐黛像一只慵懒的猫迷,窝在凤容若怀中安睡,凤容若刚刚醒来,微睁了凤目,看着怀中的小人儿,心中塞得满满的,全是幸福。

“笃,笃……”

外面传来轻轻的敲门声,凤容若眉头一皱,怕这声音吵醒了怀中的丫头,看了一眼,见唐黛没有觉察,还在熟睡,将自己的手轻轻的从唐黛的脖下抽了出来,站起,穿好衣服。

“何事?”凤容若拉开门,见楚陌立在门外,做了噤声的手势,走出房间,轻轻的带上门,走了一段路,离房间远点不惊动了房内的人,才问楚陌。

“世子,京城出事了!”楚陌知道凤容若在县主房中睡觉,不是有急事,绝不敢打扰凤容若,所以凤容若才立即起身出来。

“什么事?”凤容若蹙眉,那些人一天到晚的蹦达,让人不能安心,回去得好好收拾一顿。

“是护国将军府出事了,二皇子凤容烨带人在护国将军府搜出了一个小人,上面有皇上的生辰八字,二皇子说皇上的昏迷不醒是将军府诅咒的,并不是生重病,太子殿下被右相魏远平一派的人的逼宫,又因找不出护国将军府清白的证据,为了堵群臣的嘴,无奈将护国将军郑柏,王夫人,小将军郑国,还有他的新婚妻子上官明珠全部打入了天牢,命大理寺彻底查此事,此案正在大理寺的审理当中。”

“不是让上官玉辅助太子吗?他人呢?”凤容若眉头皱得更紧了,小丫头要是知道,肯定得担心死了。

“上官左相现在是将军府的儿女亲,不敢说了话,说了也没用,二皇子说此事怕他偏袒,要他避嫌。因为上次大公主扎县主小人的事,太子殿下罚大公主去皇家的家庙面璧思过一年,左相并未替大公主求情,此次的事,他也是不能张嘴的苦。”

“明白了,我去叫丫头起来,你们准备一下,立即回凤南。”

凤容若反身回了唐黛的房间,见唐黛睡得还是很熟,有些心疼,不忍心叫了她,他昨天一没忍住,贪了她的好,一个晚上要了她五次,直到天快亮了她向他求饶才作罢,现在她肯定很累。

“丫头,我们要回凤南了,我抱你到马车上睡,好不好?”凤容若俯身,抱起唐黛,往外走去。

“好……凤容若,我好累,好想睡觉。”唐黛迷迷糊糊的应了声,又睡了过去。

唐黛被凤容若抱上了马车继续睡,依然是小青驾车,楚陌骑了马护在马车一侧,只是睡梦中的唐黛却是不知道京城发生的事,若是知道,她肯定是睡不着,要心急如焚。

凤北国皇宫,轩辕凌剑坐在御书房内,双眼紧盯着一云老道。

“你是说什么也没发现?”他很不愿意相信这种结果,他宁愿那二人有迫不得已的苦衷。

“是的,皇上,我们将天山温泉湖周围翻遍了,没有发现什么特别和异样的事,也就是说二人在那成亲并不是有什么玄机!”

“好一个凤容若!竟然在雪山野岭外……他就是如此对待她心仪的女子?就算是朕,曾经留恋在花丛中,也不曾有过这样的肆意妄为!早知道他是假心假意,那次在凤南的皇宫救了她,我就应该……然后带她回凤北,封她为太子妃,那她现在就是我的皇后,不用受了那小人的欺负!”

轩辕凌剑一听,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而那二人却的的确确在天山成了亲,误认为凤容若欺负了唐黛,气得浑身颤抖,摔了御案上的砚台和茶碗,细长的桃花眼内精光大剩,全是戾气,他都愿意慢慢等待和呵护的女子,竟然被师弟那虚伪的小人拱了,他岂能不气?!

“皇上,那……那,接下来怎么办?”一云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他感受到了皇上的冷气,此时一个不小心,惹怒了他,定会脑袋搬家。

“派人去大华,挑起事端,我们便有了理由同他们开战!”轩辕凌剑半妖半仙的脸上,全是黑气,声音冷如千年寒冰,吩咐一云老道。

“皇上,去……去大华?不是凤南。”一云老道以为自己听错了,刚刚在谈皇上的师弟,为什么不是去凤南,而是转为大华?

“对,大华!我要先将大华国拿下,在我管辖下,没有后顾之忧,然后再慢慢对付凤南,对付我那好师弟。哼,虚伪的家伙。”

轩辕凌剑对凤容若的怒气正盛,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是因为觉得被他骗了?还是因为他与小妞成亲,刺激到他了?好像二者都有,一听到二人成亲了,他心里就装满了醋意,再也没有以前的平和,他想夺了小妞回来,他要她,不管她不是已成了师弟那虚伪小人的女人,她只能是他的。

“属下明白了,属下立即派人过去。”一云明白了轩辕凌剑的意思,在皇上的眼里,凤容若比皇埔冰难对付,他不管皇上怎么想,皇上终于恢复了他的行事果敢,肯动手了!

“你,去,宣龙虎两位将军来见我,还有,让户部尚书也过来,商量攻打大华国的诸事。”一云转身告退后,轩辕凌剑吩咐他身边的黑衣美男。

“是,皇上。”黑衣美男拱手告退,转身去传轩辕凌剑的口谕。

轩辕凌剑放下手中的奏折,迈开大步,出了御书房,想去御花园走走,散散心,一路上,宫中很是安静,除了宫人,再无他人,没有妃子,美人,更没有皇后。

他还是太子时,是因为一云的说法,没有立太子妃,身边只有两位侧妃,侍妾和美人侍候,自在凤南碰到了唐黛后,他就更没有心思立太子妃。第二次他救了唐黛回凤北后,他就将身边的美人和侍妾全遣出了太子府,两位侧妃也做了安排。

他以为,他能等到些什么,他以为,小妞那时候还未及笄,一切都还来得及,他以为,他是因为她有龙呤簪和身带凤命的命格,才让她引起了自己的注意和好奇,可是,为什么好像不是这样的?

他竟然被她的特别吸引了,他一想到师弟和她在雪山野岭中成了亲,轻贱了她,他心中就憋得难受,他就想发火,他的心就会痛!若是他,他会以江山为聘,天下为媒,给她十里红妆,将她娶回来,他才会宠幸她,好好的疼她!

可是……想到这的轩辕凌剑大手一挥,顿时御花园内树折花飞,飞沙走石,迷得人睁不开眼,挥了十几掌后,轩辕凌剑喘着粗气,恨不得此时凤容若就在眼前,狠狠的揍他个半死,给他揍废了,他才解气!轩辕凌剑大发脾气,将他皇宫中的一众宫人吓得走得远远的,不敢走近半点。

此时,已经出了凤北地界,行驶在凤南地界马车中的凤容若并不知,因为在天山与丫头的成亲,双簪合璧,惹发了师兄对他的猜疑,惹怒了他心中的怒气,将师兄心中最后残存的理智给逼崩溃了,正在想着怎样对付他,且,也开始了他的皇图霸业,准备燃起战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