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滚出将军府/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八日后,终于京城在望,马车赶得急,一路上只停歇了一晚,但唐黛以为是急着回去救皇帝凤千君,并未怀疑什么。这快到京城了,京城的事不能再瞒着她了,凤容若想想,准备告诉唐黛,得让小丫头有心理准备。

“丫头,我有件事告诉你,你听后,要冷静,不要着急。好不好?”凤容若握了唐黛的小手。

“恩?什么事这么严重?”唐黛抬眼看凤容若。

“你家,护国将军府出事了,你爹娘,你大哥,还有你嫂子,都被莫儿关进了天牢。”凤容若小心翼翼。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唐黛惊叫一声,两眼忽的瞪圆,不相信的看着凤容若。

“是十几天前的事,在凤北边城我们出发那天,我就知道了,怕你担心着急,一直没敢告诉你。原因是因为二皇子凤容烨在护国将军搜出了扎针小人,小人上面有皇上的生辰八字。凤南自立国以来,一直就严令禁止巫蛊之术,更何况是扎小人诅咒皇上,所以,最后莫儿没有办法,将你爹娘打入了天牢。”凤容若简单的讲述了经过。

“怎么可能?我爹娘,大哥大嫂有什么理由要诅咒皇上,他们能得到什么好处?他们定是被人陷害的。”唐黛眼中闪了厉光,等她回去,定要将幕后之手斩断。

“丫头,你放心,莫儿虽然没有法子不得不让他们进了天牢,但肯定会想办法护他们周全,我们这一回去,就去寻了证据,证明你爹娘他们的清白,你爹娘他们定会无事释放的。”凤容若抱着唐黛,安慰她。

“恩,我知道了,回去定要将爹娘救出来,我不会放过那背后的黑手的。”唐黛冷静的点点头,并未见有任何慌张。

怪不得自那晚客栈后,在路上这几天凤容若从未缠过她,原来他早就知道了护国将军府的事,为了不让她着急,将这么大的事情自己背负着不告诉她,他哪会有心思想那一门子的事,心中不由涌起了丝丝感动。

马车悄悄进入了京城,凤容若没有立即回王府,而是不放心的陪着唐黛回了护国将军府,二人刚刚进入护国将军府,就听到里面传来喝斥的声音,唐黛细听,是郑莎的声音,于是与凤容若二人放缓了脚步,听里面在闹什么。

“林管家,我虽是出嫁了,但是将军府也是我的家,现在,爹娘和哥哥,大嫂犯罪入了大牢,一时半会出不来,我是郑家的女儿,这家就应当由我来管,将掌家的钥匙给我一份是理所应当的事,你这霸占着不给,是不是想趁将军府危难的时候,谋夺我将军府的家产?啊?你再不给,可就别怪我不客气。”

“二小姐,不是老奴不给你钥匙。因为,一,将军他们虽入了大牢,但案子还在查审,并未定罪,我相信那事不是他们做的,而且,将军和夫人走的时候,我答应过他们,会为他们守好将军府,等他们回来。二,大小姐还远在凤北,为皇上去寻了解药,这事旁人不清,二小姐,你难道不清楚?大小姐走后现在已是两月有余,她应该很快就能到家了,所以,这家要管也是大小姐管,也轮不上二小姐你这个出嫁之女来管。”护国将军府的管家林管家不卑不亢的回了郑莎,站在外面听着的唐黛不由得为他喝了彩,不愧是她护国将军府的管家。

“林管家,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大姐以寻解药为名,谁知道她是不是逃跑了?说不定家中的事就是她做的,为了怕担罪责,所以才找了借口逃跑。哼。”郑莎冷哼一声道。

“二小姐,说话得讲了证据,更何况大小姐是你的姐姐,这护国将军府是你的家,你的后盾,你怎能说了这种话?将军府倒了,对你有何益处?一损皆损,一荣皆荣,这种浅显的道理连老奴都懂。”

“呵……笑话!将军府好好的时候,对我又有了何用处?我还不是被人一顶轿子抬了回去,我还不是给人做了侧妃?将军府倒不倒,于我没有任何意义,我还有魏府,我姨娘的娘家替我撑腰,有宫中的贤妃娘娘替我撑腰。”

听了郑莎这话,唐黛的眼眸暗了下来,一道厉光闪过,这话可谓是张狂至极,她就那么肯定爹娘,大哥大嫂出不来,就那么肯定她在凤北回不来?!她凭什么?

“既是将军府的存在对你没有任何意义?那就问你现在是在干什么?怎么不回了魏府,问魏府的人要了掌家钥匙?郑莎,你身为将军府的女儿,不为郑府争荣誉,却在这大放厥词,谁给你的胆子?啊?”

唐黛与凤容若二人现了身,缓缓的走进去,唐黛怒目厉言诘问郑莎。

“大小姐,你回来了?你回来就好了!”林管家一看见唐黛,眼露了惊喜,迎了上去,大小姐再不回来,他都要顶不住了,这二小姐日日过来闹,就是为要掌家权,二小姐明明是心怀不鬼,他怎么能给。

“我回来了!林伯,你老人家辛苦了!”唐黛对着林伯展颜一笑,出言抚慰,又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

然后侧脸看着郑莎,此时的郑莎没有料到凤容若和唐黛这么快就回来,脸色有些白,眼神恍忽,内心紧张,一双手躲在衣袖中,紧紧攥住,手指指甲掐进了肉心内也没有觉察到,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二皇子不是说派了人去刺杀他们,让他们死在路上吗?怎么会让二人活着回来了?而且还回来得这么快?

“我问你呢?谁给你的胆子?”唐黛眼神锋利的看着一脸慌张的郑莎。

“我……我……大姐,我也是为了将军府好,才要的管家钥匙,奴才再忠心都是奴才不是,我再怎么出嫁了,也是将军府的女儿。”郑莎结巴着回了唐黛,说得倒是很好。

“哼!你别狡辩,你所说的话,我和凤世子二人在外面可是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你既然这么瞧不起将军府,要魏府做你的后盾,我也不想和你多费口舌,滚!立刻,马上,现在,给我滚出将军府,我不想再看到你,看着你,我只觉得你恶心!滚……”唐黛暴怒,敢做不敢当的软蛋!

“大姐,我……”郑莎还要继续狡辩。

“我不是你大姐,将军府以后不再是你的家,你的后盾,是你自己放弃的。”唐黛气得脑仁疼,小脸也白了。

“没听到县主的话?!再不走,我让人给你扔出去。”凤容若见丫头被气到了,冷冷的盯着郑莎,想到以前差点让这女人嫁给了自己,他也觉得恶心,不想看到她。

“……”

郑莎脸色立即惨白,她没想到凤容若这么出言无情,他怎么可以这样?曾经她和他是有过婚约的人呐,她差一点就嫁给了他,甚至是凤容烨说派人去刺杀他们时,她还想救他,不惜牺牲自己的身体取悦凤容烨那个变态求他放过他,他怎么可以对她这么绝情?怎么可以?

“哇……你们就只知道欺负我,我走,我走!”郑莎脸色一阵五彩变化后,“哇”的一声哭出声朝将军府外飞奔而去,她的两个贴生丫鬟也神色慌张的跟了上去。

“大小姐,世子,你们行这么远的路,累了吧?快坐下歇息,我让人给你们上茶。”

林管家见郑莎终于被唐黛赶跑了,心里的负担放下了,松了口气,上来招呼唐黛和凤容若。

“林伯,你不用忙,快坐下,我问问你府中事发生时详细情况,我得想了法子证明爹娘,大哥大嫂的清白,好让太子殿下将我爹娘他们放出来。”

唐黛和凤容若坐下,也来不及歇歇,叫住了林管家。

“好,大小姐,你问吧!”林管家弓腰站好,等唐黛问话。

“林伯,你先坐下,别站着。府中自我走后,有没有进新的下人?”

“没有特别进人,将军府的下人数量规模和进出一直稳定。除了你大哥的新婚妻子,大少奶奶上官明珠带的随嫁下人,其他地方没有进新人。”林管家顺唐黛的意,找张凳子,半坐下。

“好!自我走后,来我家拜访的人,停留时间长的有哪些人?”

“自大小姐走后,家里来访的人只有唐府,大学士府和上官府的人来府上拜访过。哦,不对,小将军大婚之日,人客甚多,大家都停留了一整天。”

“那被二皇子搜府又是什么时候?”

“是二月十六,小将军新婚后的十天。那天上午,二皇子突然携二小姐回府,说是陪二小姐回将军府看看,他抬二小姐回去后,还没来过将军府,向将军和夫人致歉他的怠慢。那天,二皇子似乎很高兴,席上陪着将军,小将军喝了几杯。只是,随着他来的还有个他的长随,听说那长随懂得几分风水和玄幻之术,他对将军和二皇子说,说他在将军府的西北角上看到了煞气,让将军要去查一查,名坏府中的事。”

“将军半信半疑,带着二皇子,还有那个他的长随,二小姐,王夫人,小将军,夫人……一众人朝府中西北角去查看。到了后,那长随做了一通法,说妖魔鬼怪藏在一棵茶花下面。那西北角种的都是竹子和其他的花草,唯有一棵开得很红的茶花,很是容易寻到,我派了下人在树下一挖,果然挖了一个扎针的娃娃出来,但是上面的生辰八字我并不知是谁的,被二皇子要了去,二皇子一看就勃然大怒,立即派了他带来的侍卫和下人搜府。”

“将军府的所有人,不知道二皇子为何突然发怒,还派人搜府,到最后全部搜完,才得知那小人上面的生辰八字是皇上的,二皇子从西北角共搜了两个小人出来。后来,二皇子回宫后没半天,太子殿下就派人来将军府,将人全带走打入天牢。小姐,所有的过程就是这样的,我们也不知道为何府中突然埋藏了扎针小人,且那小人看着很破旧,埋到府中不是一天两天的时间。”

“我大哥成亲那天,二小姐可有回来过?”唐黛心中已是有猜测,于是问林伯。

“有回来,那天二小姐也是一个人回来的,二皇子没陪着,二小姐带着两个贴身丫鬟一起回来的,送了很重的礼,大将军还挺高兴,说她懂事了许多,知道人情礼节了。”

“她在府中呆了多久?”

“二小姐在府中住了一晚,第二日喝完大少奶奶的认亲茶才回去的。”

“我明白了,林伯,你去忙吧,这些时间,还需林伯尽心些,别让那些有心人趁机作了乱。我回自己的院子了。”

“大小姐,你放心吧,你这一回来,府中的人有了主心骨,乱不起来的,我也会尽了我的力。你去好好歇一会,这大老远的,来回几个月之久,可是累了。”

林伯叮嘱了唐黛几句,出去忙活自己的去了。唐黛也回了自己的院子,凤容若不放心她,也陪着她回去。

“凤容若,你回去吧,这么久回来,王爷和王妃娘娘也担心你呢。我没事,我歇会,晚上将皇上的解药配出来,明天去替皇上解了毒,再去天牢中看看爹娘和大哥大嫂。”

“真没事?”

“真没事!”

“好,那我先回去,你府中的事,我立即派人着手调查,寻到证据。”凤容若见唐黛一直情绪稳定,才放下心,回了安王府。

诗芫和诗苋见唐黛回来了,和将军府的其他下人一样,觉得一下子有了主心骨,惶惶不安的心情安定下来,上来侍候唐黛沐浴更衣,再侍候她睡觉,唐黛一挨着枕头,就睡着了。

而院外的白无常带着八个小的,心中却是愧疚不安,在小白的带领下,全跪在院中向唐黛请罪,小姐走的时候,就将将军府的安全托付给他们,他们却没有护了将军府的周全,让将军府被人埋了小人,差点被人将将军府置于死地,他们太自大了,他们的忽略,让将军,夫人,小将军和大少奶奶受了牢狱之灾,做为暗卫,他们太失职了。

晚上,好好睡了一觉醒了过来,精神立即好了,诗芫,诗苋服侍她起了床,又端来晚饭侍候她用完,却始终不敢跟她提小白他们在外跪着请罪的事,最后还是小青看不下去了,来到房中。

“小姐,白无常带着八个小的在外面跪着请罪!”小青向唐黛禀报。

“让他们跪着。”唐黛淡淡道。

“……”小青立即不敢言语,知道小姐这次是真的生气了,小白一行九人,护个将军府还没护好,让将军府遭人暗算,的确是有点不靠谱。

唐黛吃完饭,让小青拿了地仙草去了自己的专用药房,准备为凤千君配药,地仙草由于是连根带泥挖出来的,天气也不热,所以保存得还像新采的那样,很新鲜,正好入药。

唐黛一入药房,便很专注,全程只有小青陪着她,其他人都不允许进药房,忙了一整夜,快鸡鸣时才将解配好,回自己的房间中睡觉。

来来去去,看着在那跪着的九人,唐黛第一次心冷的让他们跪了一夜,去睡前也没有叫他们起来,依然在凉夜中跪着,让他们好好警醒,自省一番,要不然,下次再犯了这样错误,大家悔之晚矣。

这个晚上,安王府凤容若的书房中也是彻夜灯火通明,凤容若也没睡,派了人去查将军府的事情,他不放心,等在灯下等回音,他知道,丫头嘴上不说,心里肯定着急,不说别的,哪怕最后将军府没事,但以丫头的心性,她也舍不得家人在天牢中受了那份罪,心中肯定憋着火气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