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2章 探天牢/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天大亮,楚陌才回到安王府,凤容若等在灯下,后因疲累竟趴在桌案上迷糊睡着了。

“楚陌,怎么样?”

“世子,查出来了,是将军府的二小姐做的。”

楚陌的脚步声惊醒了凤容若,凤容若迷糊睁眼,问楚陌。

“说详细情况。”

“今天世子你和县主的回来,惊动了二皇子府的人。将军府的二小姐郑莎回去一说,二皇子凤容烨觉得坏事了,本派人了在路上拦杀我们,却不知为何与我们错过了,他们的人还没回来,我们就赶回了京城,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那郑莎是在她大哥,小将军成亲时,趁着府上人客众多,将军府从主子到下人都忙得不可开交这个机会,将两只写有皇上生辰八字的木偶小人埋到将军府的西北角的,当时随着郑莎做这事的人,还有她的两个贴身丫鬟。为了以防事情外露,郑莎回去后,在二皇子的帮助下,半夜给她的两个贴身丫鬟喂了毒药,扔进了乱葬岗,以图掩藏她做下的事实。我们盯梢二皇子府的人发现后,将二人救回来解毒,一个中毒太深,没救回,死了,一外中毒稍轻的,被我们救了回来,现在安排在城中我们的秘密小院里。”

“很好,没死的那个照顾好了,不要让她死了,她可是唯一的人证。走吧,去将军府接丫头,今天她要进宫为皇上解毒,然后还要去天牢看她爹娘,我得陪着她。”

“世子,你一个晚上没睡,不歇会再去吗?”楚陌看着凤容若显疲惫的面容,问他。

“不睡了,走吧。”凤容若带头往外走去,楚陌跟上,县主的事在世子的心里比自己的事都重要。

将军府,唐黛昨天睡得晚,却没敢睡懒觉,小眯了一会就起来了,今天还有许多事要做,爹娘和大哥,嫂子还在天牢中受罪。

唐黛洗漱完,稍吃些了早饭,缓步到院中,看到那九人还笔直跪在那,咬牙硬撑,不吭声。

“你们都起来吧,到厅中来,我有话问你们。”唐黛淡淡扫了眼九人,命令九人起身。

“是,小姐。”白无常带头起身,众人起身时皆晃了晃,脚跪麻木了,跟在白无常身后进了唐黛院中的小厅,立在那等唐黛训话。

“其他人都下去,小青守在门口。”唐黛屏退了所有的下人。

下人全下去,唐黛扫了八个小家伙,还有小白一眼,才缓缓开口。

“知道错哪了吗?”

“小姐,我们知道错了,我不该在小将军成亲人多时,反而放松了警惕。”

白无常跪在外想了一夜,这段时间他也一直在想,究竟在哪出了毗露,想来想去,除了小将军成亲时,其他时间他们都在自己的岗位上,日夜盯着将军府。

小将军成亲的那天,合府上下高兴,又加上忙碌,他想一个晚上出不了什么大事,就将八个小的派出来帮忙,他也在外面帮忙,放松了将军府的护卫。

“恩?其他时间没有放松守卫?”唐黛瞥了眼小白。

“是的,其他时间肯定没有,他们都是轮流着瞪大眼睛,盯着将军府的安全。算计将军府的人,肯定是在那晚下手的。”

“小姐,凤世子来了。”小青从外面走了进来,禀报唐黛。

“这么早就来了?!”唐黛有些意外。

“你们都下去吧。”看着凤容若从外走了进来,吩咐白无常和八个小的,白无常带着八个小的告退出去。

“凤容若,你怎么这么早来了,累了一路,不多睡会?”

“我不放心你,知道你着急,今天还要去替皇上解毒,我陪着你。”

“哦,你吃早饭了吗?”

“没,一早就赶来了。”

“我让下人去给你端点来,在我房中吃,吃好再进宫。”唐黛一听,忙吩咐青芫去为凤容若端些早上的点心来。

“丫头,事情有着落了。”

“是谁?”

“你家的二小姐。”

“果真是她!”唐黛听了怒火中烧,真是烂泥扶不上墙的料。

“昨晚派人查了一个晚上,盯着二皇子府的人,发现郑莎回去后,半夜灌了两个婢女的药,然后扔进了乱葬岗,现在那两个被我们救回去,一个死了,没救活,一个活着,被我们关起来,是最好的人证,丫头,你可以放心了。”

“你一个晚上没睡吧?”

唐黛一听查了一个晚上,同容若这么早又来了将军府,看着他疲惫的面容,有些心痛的问他。

“恩,没事,等事情尘埃落定,再睡也一样。”凤容若瞅着唐黛心痛的眼神,心中甜滋滋的,丫头在心痛他呢。

“谢谢你!凤容若。”唐黛走上前抱住凤容若,将头埋进他怀里,感谢他。

“傻丫头,我俩还要谈什么谢谢。”凤容若伸手在唐黛头上摸了摸,亲了她的额头。

天牢中,郑柏,王夫人,郑国和上官明珠,还有左姨娘和她生的一双儿女,唐黛的庶弟庶妹,一众人全部被关在一起。

他们被关进来已经是二十多天了,虽然有太子凤容莫的叮嘱,不得为难他们,让几人没有受大罪,但是却是时不时被人传唤出去用刑问话,几个人身上都是伤痕累累,衣服看不出颜色,浑身散发着臭味,嘴唇干裂。

看守着天牢的官员,可不敢给他们优渥的待遇,毕竟几个人可是犯的诅咒皇上的大罪,太子正命大理寺细查此中,可是查了这许久,还是没有结果,可不能此时的好心,为自己惹来灾祸。

在大牢中,甚至还有人暗中买通了狱卒,为难他们,一天给他们一次的饭,是剩下的馊饭,泔水,几天也不给一次热水喝。

“啊,啊……老鼠,夫君,老鼠……”上官明珠见脚下一动,又有老鼠在啃她的脚,吓得大叫,跺着脚,扑到郑国的怀里。

“明珠,别怕,别怕,我在,对不起,对不起,让你跟着受苦了……”郑国搂紧怀中吓得瑟瑟发抖的上官明珠,满脸的愧疚,他没想到跟她新婚才几天,就被抓进了大牢,让她一起受了罪。

“珠儿,别怕,老鼠被你爹爹赶走了。”王夫人看见上官明珠吓得发抖,小脸苍白,小嘴也干裂得,起了白皮,红着眼心痛的安慰她,郑柏则是在赶走老鼠后,一言不发的重新坐回王夫人身边,挨着她,怕她也害怕。

“爹,娘,夫君,妹妹什么时候能回来?妹妹什么时候能回来救我们出去?”上官明珠毕竟在从小在上官府长大的大小姐,受了这二十日几日的惊吓和活罪,若不是郑国就在她的身边,她早就崩溃了,含着泪,瘪了嘴问他们。

“明珠,不担心,事情不是我们做的,太子殿下不会让人冤枉我们的。妹妹出发到现在,已经是两个有余,快三个月了,如果世子和妹妹顺利,很快就回来了,他们回来就会来救我们出去的。”郑国抱紧上官明珠安慰她,其实也是在安慰牢中的众人,安慰自己。

左姨娘坐在那,抱着她的一双儿女,颤抖着,咬紧了牙关忍耐着,她不怕死,可是明儿和叶儿两个还小,他们两个不能死。

郑明是郑柏和左姨娘生的大儿子,今年才十岁,小女儿郑叶,八岁,左姨娘因为娘家不显贵,加上郑柏对她也冷淡,性格懦弱清淡,平日为人很是低调,很少出现在唐黛的眼中,两个孩子也从不以将军府的公子和小姐自居,跟在娘亲后也从不受人关注,就连唐黛来郑府这么久,都差点要忘记了这三个人的存在。

但低调归低调,这出事时,他们还是将军府的一份子,倒楣的一起被抓进了大牢。

将军府,凤容若已经用好了早膳,小青拎着唐黛的医箱,一行人坐着凤容若的马车往皇宫驶去,唐黛知道,她必须让皇上醒过来,才会堵了悠悠之口,事情是郑莎做下的,虽已出嫁,但她依然是将军府的女儿,将军府还是会被牵连,这个只会被人利用的蠢货,给自己和将军府惹下大祸,还不自知。

一行人进了皇宫,凤容莫在早朝,桂公公惊喜的来迎接了唐黛和凤容若,二人回来了,皇上有救了!

唐黛为皇帝凤千君检查了一番,还好,身体内的毒没有扩散,其他体征都正常,只是由于长期卧床,身上的肌肉有些萎缩。

唐黛为凤千君喂下自己加了地仙草制作的解药后,又为凤千君施针。施针三次后,唐黛再为凤千君把脉,确定解药已经在他身体中发挥作用,再叮嘱桂公公派人为皇上多按摩手脚,不要让他身上的肌肉萎缩严重,否则,等凤千君解毒了,行走也困难。

下朝后的凤容莫,上官玉,听说凤世子和县主已经寻回了解药,且已经进宫为皇上解毒,都急急的来到凤千君的寝殿。

上官玉这些时间也是焦急不堪,每回去,就被黄夫人逼着想法救女儿,女儿自小没有受过罪,吃过苦,这成亲没几天,去蹲过了大牢,黄夫人在家急得哭了一场又一场,饭,饭吃不下,觉,觉睡不着。

凤容莫也因为自己想不出办法证明将军府的清白,将郑将军一行押在大牢内,内疚不已,小妞千里迢迢去凤北寻解药救父皇的性命,他却保不住小妞家人,让他们在大牢里受了罪,这些时间,事情层出不穷,父皇又未醒,哥哥也不在身边,他是第一次担起这整个天下的担子,弄得他也是疲惫不堪,焦头烂额。

“哥哥,小妞,你们回来了!”凤容莫一走进殿中,看见二人的身影,就像有了主心骨,惊喜叫道。

“见过太子殿下。”

凤容若朝凤容莫点了点头,未出语,唐黛则是淡淡的疏离的朝凤容莫施了礼。凤容莫看着唐黛的疏离态度,心中一噎,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小妞这是在怪他没有护好将军府么?!

其实,唐黛不过心中着急在大牢中爹娘,见谁都热情不起来,并不是怪了凤容莫,她知道,站在凤容莫的立场,也是无奈。平日里与她的关系再好,这种大事上,羽翼未丰的他,没有那个魄力去与百官抗争。

“凤世子,县主。”上官玉见过二人。

“上官大人。”凤容若与唐黛也同他打过招呼。

“小妞,我父皇怎么样?”

“一切都好,这次寻药草算是顺利,寻到了一棵,我已制成解药,给皇上喂下,二十四个时辰内,皇上必会醒来,太子殿下不必着急。”

“哥哥,小妞,你们辛苦了,中午你们就在宫中用膳吧?”听说皇上很快就会醒来,凤容莫放下心,邀请二人在宫中用饭。

“不了,谢太子殿下,我想去天牢中看看我爹娘和大哥大嫂他们,还请太子殿下准允。”唐黛立即摇头,先来给皇上解毒是没法子的事,她巴不得早一分钟看到爹娘,哪有心思在宫中用膳。

“好,我陪你们一起去。”凤容莫点头。

“我也去。”

上官玉也急应了声,自将军府犯事一众人打入天牢后,他一次没有进去看女儿,太子告诉他要避嫌,若是他们上官府一起出了事,凤容若他们在凤北又没回来,凤容莫在宫中就是独木难支,所以他一直忍着心中的牵挂,忍着黄夫人的哭闹,硬是没有去过一趟。

“好,大家一起去。”

凤容若对上官玉点了头,小妞和哥哥回来了,带回了解药,父皇很快就要苏醒了,他也不怕了那一帮老顽固,老古董说什么。

“太子殿下,桂公公,皇上这二十四个时辰是最关键时候,除了桂公公和太子殿下,任何人不得接近皇上,谢院首也不行,寝宫旁派人死守住。”唐黛走前叮嘱了桂公公和凤容莫一句。

“好,明白了,金一,木二,水三,火四,在这二十四时辰内,你们都留在皇上的寝宫内,除了本太子和桂公公,任何人不得进入皇上的寝宫。土五跟着我。”凤容莫朝空气中吩咐了一声,四条黑影立即出现守在凤千君的寝宫周围。

“既然都安排好了,那就走吧。”凤容若首先出了宫殿,他理解黛黛心中的着急,众人也立即跟上,一行人往天牢中走去。

众人走进天牢,唐黛就捂了鼻子,里面除了潮湿,发着霉味外,还夹杂着血腥之气,不远处还传来哀嚎之声,应是在审问受刑的人发出的,加上牢中的阴暗之气,唐黛不由自主的抖了抖,心中为爹娘他们担心起来,不知道他们在这阴森森的天牢中呆了二十多天,现在会是什么样子?他们被人为难了吗?审问时被上刑了吗?

凤容若感受到唐黛的担忧和害怕,伸手拉住她的手,没有出语,此时,所有的安慰都显得苍白无力。凤容莫看着唐黛的样子,心中又愧疚起来。上官玉则是握紧了拳头,不知道女儿在里面怎么样了,女儿自小就胆子小,怕黑,怕小动物,女儿现在还好吗?!

一行人走在暗湿的天牢中,因为凤容莫亲自来了,所以并没有人检查一行人的通行令,也没人去禀报这里守牢的官员,管理天牢的官员,一个姓魏,与魏家有远亲关系,一人姓左,算是与左姨娘的娘家有些关系,但并不是很亲。

凤容莫在郑府一家人关进来后,来过一次,所以也没喊人带路,按照自己的记忆往看押郑府一家人的牢房中走去,沿途的狱卒虽不认识凤容莫和凤容若一行,但是凤容莫身上淡黄色的太子服,却是每一个人都认识的,所到之处,狱卒立即跪下,也没人敢上来询问一行人是来做什么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