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下药,坑银子二人组/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府中,她是嫡女,他们两个是庶子和庶女,很少与她亲近,她当然更没那个心思去亲近他们,这次二人受了苦,对唐黛倒是依恋起来,两个都是小孩,唐黛也就和气的回答了他们两个,左姨娘看在眼中,眼神闪过一丝感动。

“好,谢谢大姐。”两个小家伙乖乖的点头,看着唐黛的眼神竟带了孺慕之情。

小白,小五和小六,三人手脚麻利的打开了饭菜,三个心中满满的愧疚,看到小姐的一家人被害成这样,心中更是难受,抢着做事,弥补心中的愧疚。

“爹,娘,……你们慢慢吃,我让厨房做了许多。从今天开始,我派小白他们三人,每天送饭菜和水给你们,一直到你们回将军府。在这期间,你们不要吃其他任何人送来的东西。知道吗?”唐黛看着几人狼吞虎咽的吃着饭菜,心中酸酸的,出语提醒郑柏他们。

“月儿,爹爹懂,我们不吃。”郑柏立即明白女儿话中的话,应了唐黛。

唐黛见众人明白了她话中意思,又低声说了几句,意思牢中她派了人保护他们,让他们不用担心,众人皆脸色郑重的朝她点头。

“爹,娘……我走了。晚上我再让小白他们送了饭菜和水来,你们再忍耐两天,两天后我亲自来接你们回家。”唐黛再次给了众人安心的诺言,才出了天牢,同凤容若回了将军府。

凤容若不放心唐黛,在将军府陪她,没有回安王府,晚上,楚陌回来了。

“世子,县主,查到了,命人对将军和小将军用刑的是那魏大人,那人是魏相府的远亲,在天牢一副他说了算的派头,很是骄横,另一个左大人没有参与其中。”楚陌向唐黛和凤容若禀报。

“他家的住址和他家的人口情况查到了吗?”

凤容若淡淡道,眼中没有一线的波澜,若不是为了小丫头,他才不会管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直接让楚陌去将那人扔去喂王八,可是现在小丫头要出了心中的恶气,他得哄着她。

“查到了,住的离魏相府不远。那魏大人有一正妻,两个姨娘,三个小妾,还有美人若干。膝下有三子四女。最疼宠的是一个美妾生的儿子,今年五岁,是他的心头宠。”

“丫头,你要怎么出气?任你选?”

凤容若一改刚刚淡然的态度,脸上含了笑宠溺的问唐黛,那语气,就像问“丫头,你要吃什么?”“丫头,你要去哪玩?”那般平淡,某些人的生死,就在他平淡无波的语气中决定了。

“孩子是无辜的,我不想动他。但是利用他这心头宠,先折磨折磨他那张狂的老子,也无不可。”

“丫头,若只是从那小子身上动手,今晚就不用我俩亲自出手!”

“凤容若,不要……我要亲自去,先戏弄戏弄他,要不然我这口气出不掉,会憋死我的。”唐黛朝凤容若撒娇,一旁的楚陌立即移了脚步,远远的站着,脸有些红,看自家的世子一脸的享受县主撒娇的模样,恨不得自己此时能有隐身的技能。

“好,好,亲自去。”

“楚陌,等县主出完气,你再把那小子弄出来,找个地方关几天再放回去。”凤众若答应完唐黛再吩咐楚陌。

“是,世子,那属下告退。”

楚陌转身欲离开。

“楚侍卫,别伤了小孩子。”唐黛叮嘱了句,虽然对伤害爹爹和大哥的人,心中有恨,但是对一个从未见面的小孩,唐黛还是不忍心伤害。

“知道了,县主。”

楚陌顿了脚,应了声,又朝外走去,自在天山回来后,他发现世子和县主比以更亲密,二人在的地方,他还是早早的远离,不做电灯泡为好。

“那姓魏的,也不过是个执行者而已,主要的还是幕后黑手。”凤容若看着楚陌远离的背影,补了句。

因为二人都恢复了三世的记忆,凤容若当然也恢复了他在现代的记忆,现在可以说,他与唐黛真的是语言相通,志同道合,没有一丝隔阂,只要在场没有第三人,二人便用了现代的语言交流,这让唐黛打心里觉得有了凤容若,她在这个异世一点也不孤单,有他的陪伴,万事都好。

“恩,等皇上醒来,就可以带着你救下来的人做为人证,先将我爹娘他们救出天牢,后面的事再做打算,那幕后黑手,肯定是不会放过他们的。”唐黛点头。

“走吧,现在去姓魏的家里,整整他,你准备怎么整?”

“恩,给他下药,一种是痒药,一种是泻药,让他拉两天肚子,身上痒两天,然后还要着急他的心头宠儿子,让他过两天生不如死的日子。”此时的唐黛,脸色才变化回来,一说到害人,双眼亮晶晶,脸庞生动,看得凤容若直摇头。

三月的微风送暖,魏大人家的小院中的花也开了,在暗夜中散发着浓郁的花香,唐黛躲在凤容若的怀里,二人降落在院中。

“凤容若,我们去哪寻他?”唐描瞅了瞅四周,压低声音问凤容若。

“呵……两个地方,主院,他的卧室。偏院,他最宠的小妾的房中。”凤容若低笑。

“你怎么知道?”唐黛傻傻的问了句。

“这快半夜了,他不在自己房中睡觉,就是在小妾的房中干活。”凤容若的脸挨在唐黛的耳边,炙热的呼吸,喷在唐黛的脖间,唐黛敏感的缩了缩脖子,听到凤容若暧昧的话语,脸有些发烧,一时觉得自己问了蠢话,轻咬了嘴唇,沉默。

凤容若戏弄了小丫头,心情颇好,将唐黛捞入怀中,先到魏家的主院,转悠了一圈,没人!然后再去了偏院,果然,偏院的房间里,还亮了微弱的灯火,凤容若一个纵身,跃到窗下,将窗户纸捅破,却看到了一室春光,姓魏的正在他的美妾身上卖力呢,唐黛也正准备要看一看,却被凤容若立即伸了长手捂了唐黛的双眼,往后跃开,跃到院中的一棵大树上。

“那姓魏的在不在?他们在干什么?你为什么不让我看?就你能看,我为什么不能看?”唐黛噘嘴,一脸的不高兴。

“看了长鸡眼。”凤容若笑着揶揄她。

“就我看了长鸡眼?你就不长?”唐黛瞪眼。

“我是男人,不长。”凤容若很是无耻的回了唐黛一句。

“……”唐黛。

“丫头,你那痒痒药要怎样下才奏药?”凤容若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脸坏笑。

“哦,是药粉,撒在空气中,被人吸入后身上就会痒了,而且痒得抓心挠肺的那种。”唐黛也笑。

“你呆在这别动,小心掉下树。药粉给我,你看我的。”凤容若朝唐黛伸手,唐黛递给凤容若一个小瓷瓶,抓稳树枝站稳,凤容若放开唐黛,轻飘下树,又回到窗前,见里面的二人正战斗激烈,心中嗤笑,将瓶中的药粉无声无息的倒进房间,运气,用掌风悄然打散在*着二人周围后,又飞回树上。

“丫头,多久会发作?”

“很快,三分钟。”

二人脸上都是一脸的腹黑,像两只腹黑的狐狸,双方眼中都现了愉快的笑意,唐黛白天的憋闷瞬间消失无踪。

“一会身上痒了,肯定会唤下人,弄水弄药的,我们就借此机会将这泻药放进去,让他喝了。”

“好,你药给我,包在我身上。”凤容若似陪着自己的青梅玩过家家的邻家大男孩,欣然点头应下,唐黛从怀里掏出另一个小瓷瓶子,给了凤容若。

房间中,激情四射的二人,突然觉得身上感觉不一样,正动作的魏大人,停了下来,摸了摸身上,怎么好像突然很痒?

“老爷,妾身的身上好痒!你快下去。”魏大人身下的美妾已经感觉到了排天倒海的痒意向她袭来,推了推还在她身体里魏大人。

“爱妾,我身上也好痒,怎么回事?是不是府中的下人偷懒,被子没洗干净。”魏大人立即起身,开始用双手在身上抓挠。

“不会啊,这被子不是今天铺的,前几天洗好铺上的,我这都睡好几天了,怎么会到现在才会有脏东西?啊……好痒,老爷,不对劲,我全身都痒。”小妾惊叫了起来

“我也是,快,来人,来人……痒死我了!”魏大人心情很是恼怒,他正弄得舒服呢,却被这突如其来的痒打扰了他的*滋味,随手抓起外套,套在身上,火大的大声叫人,那小妾也急抓了衣服套上。

院中树上的二人,听着里面的惊叫和兵荒马乱,唐黛掩嘴而笑,凤容若懒懒的靠在树上,看丫头笑了,伸手刮了刮她的小鼻子,然后又飞身下树,伺机下泻药。

半个时辰后,只听到那魏大人,跌跌撞撞,手上抓挠不停,往自家的茅房冲去。

“管家,管家,快,快,大夫来了没有?大夫再不来,你老爷我没被痒死,也被拉肚子拉死了!”

魏大人第五次从茅房中出来,脚已经开始抖如筛糠了,前面在小妾身上,已经卖力干到腿软,现在这一痒,再加上一拉,身体已受不住了,然后嚷嚷问管家。

“老爷,来了,来了,这深更半夜的,奴才也是好不容易才将人请来呢。”魏府的管家从外跑了进来,后面跟着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大夫。

“凤容若,让楚陌他们可以动手了。”唐黛看自己的小折腾差不多了,是时候给那魏大人的心上,再狠狠插一刀了。

“好!”凤容若朝不远处隐在黑夜中的楚陌,做了个手势,楚陌立即跃进了魏府。

“是现在回去,还是再看好戏?”

“我当然要看看那姓魏的,在知道自己的心头宠儿子失踪后着急慌乱痛苦的样子,哼。”唐黛暗哼。

一刻钟后,那老大夫给魏大人开了止泻的药,对于二人身上的巨痒症,却是无法,只是试探性的开了外涂的药膏。

“老爷,老爷,不好了,不好了!小公子不见了,看着小公子的奶娘也被人打晕在地上,人事不醒。”管家一身汗的嚷嚷,禀报魏大人。

“什么?哎哟……”魏大人一惊,从椅上站起,但因脚软,哎哟一声的又坐回椅上,脸色因焦急有些发白,身上又痒,肚子又疼。

“老爷,怎么办?我的儿啊……”那小妾也顾不得身上的巨痒,往自己儿子房间冲去。

“管家,快,派人全府搜寻。”

霎时,魏府全府,灯火大亮,下人全被叫起,打着火把,找他们最宠爱的小公子。唐黛看着魏大人着急的嘴脸,心中的最后一口恶气消失。

“凤容若,走吧,魏府的人都醒了,免得被他们发现麻烦。”窗外,唐黛吩咐凤容若。

凤容若立即抱了唐黛在怀中,飞出了魏府,回到将军府。

“丫头,恶气出了,这里舒服些了吧?”唐黛房内,凤容若伸了白晰的长手在唐黛的胸口揩了油。

“凤容若……你手往哪摸呢?!”唐黛往后一退,脸红红的轻声喝斥他。

“呵……”凤容若轻笑,斜眼看她,他不过是逗她而已,又没真要怎么样。

“哼,与我爹爹和哥哥身上的伤相比,今晚不过是小惩大诫!明天,让楚陌给那姓魏的送根他儿子的小手指头过去,告诉他,送五万两白银赎他那儿子,看他肯还是不肯?!”

“真用他儿子的小指头?还是……”

“当然是用假的!吓那姓魏的,吓他一吓,若是能吓点银子回来,不是更好?!”

“好!丫头,你早些休息,我回王府了。”凤容若虽然心中很想唐黛,但是知道她因为家人心情不好,又着急,也就不纠缠她,主动提了回王府。

“恩,你也回去早些休息,这两天你也累了。”唐黛走到凤容若身前,抬手抱住他,头埋进他怀里,半晌才放手。

“丫头舍得不我走了?我留下好不好?”两个人在一起形影不离快三个月,凤容若心中也不舍,笑着逗唐黛。

“才不要……这里不是现代,你今天要留下了,明天我就要被京城人的唾沫给淹死了。”唐黛白了凤容若一眼。

“呵……小傻瓜,逗你呢,我怎么舍得你被别人置喙。等你家的家人从天牢中出来后,我就派人来你家请期,我俩早点大婚,这样,我就可以天天陪着你了,而且,也为你们将军府冲冲喜。可好?”

“……”

唐黛沉默,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用手推了他,让他早些回去,别在这想入非非的。她虽然在天山已经和他成亲了,可是没有想那么早就和他正式成亲大婚。

凤容若见她不说话,以为他在这时候说这些话不合适宜,让她生气了,便不敢再多说,只抱着她又亲了她的额头一下,让她早些歇息,然后就离开回了安王府,他也好累,需要好好休息一晚,才会有精力应对后面的事。

两日后,凤容若和唐黛二人准备进宫,根据唐黛推测的时间,凤千君应该要醒过来了。在走之前,楚陌来了,手中捧着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递给唐黛。

“孩子放回去了?”唐黛接过精致的小木盒,打开一看,是一堆的大额银票,挑了挑眉,问楚陌。

“还没,正要请示县主,什么时候放人?”

“告诉他们,明天晚上人会无恙放回,银票我们收到,就会遵守诺言,说到做到。我要让他在明天晚上之前,没有心思回天牢对付我爹娘他们。若是今天皇上醒来,明天就可以带人证进宫,然后明日我就可以将我爹娘他们从牢中安全接回家。”

“是,县主,我明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