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你不想动,我动/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放开,放开我……放开,贤妃娘娘,表哥,二皇子,你们不要杀我,不要……”郑莎求饶,却是无人听到,片刻后,头一偏,晕了过去。

来人迅速将白绫搭上屋梁,系上结,将郑莎挂了上去,然后伪装成郑莎自杀的模样,等着她断气后,拍了拍手,嘴角现了讽刺的笑,与你那死去的娘一样的蠢,只有被别人利用的份。

然后到了院门口,将二皇子府的管家叫进院中,吩咐了一番,就说郑莎应是因为害了爹娘,生了愧疚,一时想不通才自己寻死的,然后闪身消失在院中,除了管家,谁也不知道他来过。

管家匆匆忙忙,装作无事的样子刚回到前厅,凤容莫派来的人就到了。

早朝上,众人讨论着国事,边等待去二皇子府的人回来,半个时辰后,凤容莫派去的人回到大殿上,看着二人空着手回来,凤容若立即意识到什么,好看的眉头蹙起,眼中闪过厉光。

“咦?让你们带的人呢?”凤容莫不等他派去的二人禀报,迫不及待的询问。

“禀太子殿下,郑侧妃因觉害了自己的爹娘,日日在府中不安,心生愧意,终抵不过良心谴责,在府中畏罪自杀,末将赶到时,郑侧妃已死去多时。”

“什么?死了?畏罪自杀?”凤容莫惊讶。

大殿上的众人也哗然,不过想想,那郑侧妃算是还有点良心,知道愧疚自杀,凤容若脸色沉了下来,看来从两个证人被抬进大殿后,有人去给贤妃通风报信,被他忽视了。

郑莎这一自杀,便是铁板钉钉证明,将军府的小人是她埋的,诅咒皇上的小人是她制作的,死了也有罪,而且依然牵连到将军府,她是将军府出嫁的女儿,将军府的罪责依然难逃,而二皇子府凤容烨来句“不知道此事”推得干净,对二皇子府没有大的影响,顶多给一些小责罚。

二皇子凤容烨想继续对将军府落井下石,但郑莎是他的侧妃,他不好出语,于是暗对右相魏远平使眼色,让他上奏,但示意几次后,站在那的魏远平,却依然是直直的立在那不语,凤容烨不禁疑惑,大殿上却又不好询问。

原来魏远平并不是没有看到凤容烨的眼色,也不是不懂他使眼色的意思,而是不能说话的苦,因为今天早朝前,有一个蒙面人拦住他的的马车,递给了他一叠东西,警告他,若是他在早朝上乱说话,那么这些东西便会立即呈在众人面前。

魏远平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罪证不是他的罪证,是他的爹爹,前右相魏忠在时的一些罪证,有魏府中人做下的种种另人发指的事,更有凤南国雪灾时,贪下赈灾的银两的证据,若是这些呈到大殿上,呈到太子殿下面前,恐怕他们魏府和他就完了。

此时,他才明白,他们魏府屹立不倒,不是因为权大势大,而是因为有人还没有尽力收拾他们,所以这一路上战战兢兢的到了早朝上,早朝上发生的事情,让他不敢多说一句话,站在那十分的安静。

“太子殿下,臣弟的侧妃犯下如此大错,虽臣弟不知,但也有我的过错,请太子殿下责罚。”凤容烨见魏远平不动,只好自己出面,但是却是先负荆请罪。

“的确有错,罚皇弟一年的俸禄,可是同意?”凤容莫也不客气。

“臣弟愿意领罚。不过,郑莎是郑府之女,郑府的罪责也难逃,郑府的一众人应继续羁押天牢,受惩罚。”

只要在牢中,总有一日他会有机会弄死他们!

“按律,郑府一众人是有牵连之罪。但郑府的嫡大小姐,郑月,为父皇治病,不畏艰难险阻,远赴凤北的北地天山,九死一生,为父寻得解药,且父皇已醒过来,功劳甚大。我提议,郑府的罪责和郑月的功劳相抵,不论功,也不论过,释放郑府众人。众爱卿有什么意见?”凤容莫说完,看下面众人。

“这……”凤容烨语塞。

“太子殿下圣明。”上官玉立即出列,表示赞成。

“太子殿下圣明。”

“……”

顿时金殿上,附议声众起。

“好,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那有事起奏,无事退朝。”凤容莫大袖一挥,起身首先出了大殿,他得赶紧去告诉小妞这个好消息,小妞在父皇的寝宫内,替父皇看病。

“恭送太子殿下。”

众人退朝,凤容烨不甘心的手握成拳,布了这么大的局,棋差一着,他怎么甘心?凤容若一脸云淡风清,瞥了魏远平和凤容烨一眼,转身出了大殿,也往凤千君的寝宫而去,丫头在那等着他的好消息呢。

众人散尽,走在最后的凤容烨和魏远平并肩缓缓而走。

“为什么不说话?”

“开不得口,开口魏府就得完蛋。”

“有人威胁你?”

“恩。”

“谁?”

“他!”

“罢了,你回府吧,我去趟母妃宫中。”

凤容烨挥了挥手,往贤妃宫殿走去,魏远平立在原地,想了半晌,深吸了一口气,不死不休,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唉!回不去了。

皇帝凤千君的寝宫内,唐黛为凤千君检查身体后,又扶着他走了几步,这时凤千君已经感觉有些疲累,卧在床上休息,唐黛走出卧室,就见凤容莫兴高彩烈,意气飞扬的走了进来。

“小妞,可以了,你可以去天牢接你爹娘他们了,那些老古董没话说了。”

“真的?太好了,太好了!谢谢你,凤容莫。”唐黛惊喜的走上前,高兴的一把抱住了凤容莫。

“哦,你别谢我,都是大哥给帮的忙,他找的证据。”

凤容莫被唐黛一抱,身子一僵,随即放松,任她抱着,知道她是高兴的!

小妞只有在生气和高兴的时候,才会直呼他其名,他听了心里暖暖的,其实,他更愿意过那种有爹娘的平淡温馨生活,而不是当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

他什么时候能找到一个像小妞这样的女子做太子妃?做他的皇后,陪他君临天下。

凤容若脚步跨进大殿时,看到正好是这一幕,唐黛抱着凤容莫一脸的高兴,小脸生动,凤容莫低头看着她,正想着什么,于是脸一黑,一阵风刮过,跑到二人身前,伸手拉过唐黛。

“丫头,走,去天牢接你爹娘他们去。”

凤容若说完,还拿锋利的眼神扫了凤容莫一眼,凤容莫被看得一愣,明白了什么,讨好的对凤容若一笑,然后讪讪的摸了摸鼻子。

腹诽:大哥真小气,不就是小妞高兴抱了他一下,还拿眼瞪他,他又没有别的想法,毕竟小妞是哥哥喜欢的人,他怎么会有那种龌龊的想法?!哥哥就知道吃干醋,整个殿内他都闻到醋味了。

“哦,好,快走!”

唐黛高兴应声,没有注意凤容若与凤容莫二人之间的互动,高兴的拉了凤容若就往外跑,看着拉着自己的软软的小手,凤容莫嘴角勾起,加大了脚下的脚步,看得凤容莫摇了摇了头,心中则松了口气,总算把这事解决了,要不然,每次看到小妞那黑着的脸,他都愧疚不安。

唐黛在凤容若的陪同下,高兴的将爹娘从天牢中接了回家,马车在将军府门前停下,郑柏和王夫人,郑国和上官明珠,左姨娘和两个孩子,互相失持着在马车上走下,看着久违的将军府的大门,个个眼含热泪,心潮起伏,若不是月儿,他们也许再也看不到将军府的大门。

唐黛早派了小青先行回府,府门大开,门前是一个燃烧得很旺的火炉,管家林伯也是眼里含着热泪带着府中所有的下人,排列在大门两侧,迎接将军一家回府。

“爹娘,大哥,大嫂,左姨娘……来,在火炉上跨过,去去晦气。”唐黛招呼着众人。

“哎……好。”王夫人哽咽着答应,各人的贴身丫鬟和随从,走到各自主子身边,扶着一个个的跨过旺旺的炉火。

众人走进将军府,府门关上,又各自回府中沐浴更衣,焚香去掉身上的异味,林管家已经命厨房做下了丰盛的宴席。

席间,唐黛将事情的经过与大家都说了一遍,王夫人一听是郑莎做下的,气得咬牙齿切。看郑柏脸色不好,知道他心中也膈应,也就忍住没有说出过份的话。

“罢了,死了就死了吧,这是她应得的报应,就当我们郑府没有生养过她,她的身后事我们郑府不去过问,任由二皇子府处理,哪怕是直接扔进乱葬岗,也不去多说一句。”郑柏沉默半晌后,给出了话,他实在是心冷,郑府差一点就毁在她的手里。

“月儿,容若,来,你们两个吃菜,不管那个不争气又狠心的。这次,你们去凤北寻药材本就辛苦了,回来立即又要操心我们。”王夫人拿了公筷,亲自为唐黛和凤容若夹菜,心痛二人。

“娘,我们没事,只要一家人好好的,辛苦点不算啥,你自己吃,不用管我俩。”唐黛笑着吃完王夫人夹的菜,安慰她。

“还是我的月儿懂事聪明,明儿,叶儿,你们以后要向你大姐学,可不能向你二姐那个蠢笨无用的学,知道吗?”郑柏听了唐黛的话,心中暖暖的,又叮嘱两个扒着饭菜的小两个。

“爹爹,我们知道了,我们要向大姐学,长大我们要保护将军府,保护你们。”郑明立即向郑柏保证,郑叶也跟着使命点头。

“好,好样的,经历过这次,你们也懂事了许多,爹爹心中甚慰。”郑柏看着两个小的,又看郑国和唐黛,心中总算有一丝安慰,他总觉得郑莎是因为自己太宠她,没有教诲好她而自责。

一个月后,皇帝凤千君的身子已经好了起来,开始上朝处理国事,但是由于身体被毒素的侵蚀,唐黛和谢院首再尽力医治,也没能挽回,所以身体很虚弱,容易疲累,受寒咳嗽。

知道自己是因为被人下毒的,虽然心中有所怀疑,但查不出什么证据,只好隐忍在心中,唯一欣慰的是,在他昏迷期间,太子凤容莫能将国事处理得井井有条,让凤南没有出了大乱子。他,是不是该退位休养身体,把皇位给莫儿,让他去治理天下了?!

“丫头,我母妃说想你了,想你去看看她。你去不去?”唐黛房中,凤容若一脸期望的看着怀中的唐黛。

“凤容若,我不想动,想睡觉,春困秋乏。唔……”唐黛懒懒的靠着凤容若,天气不冷不热,正好眠。

“你不想动,我动,我抱你到马车中去。好不好?”

“不好!”

凤容若看着又趴在自己怀中眯着眼的小东西,无言的抽了抽嘴角,要怎么样才能让精神振奋起来?丫头好像近期有变懒贪睡的趋势。

“丫头,刚刚得到的消息,凤北和大华开战了。”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

果不其然,唐黛听了凤容若的话,从凤容若怀中坐起,瞪眼看着他,一脸的震惊。

“七天前,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据传来的消息说,大华国在凤北的国境杀烧抢掠凤北国的百姓,而且大华并不向凤北道歉,并不承认是大华的军队做的,是另有其因。凤北不听大华的解释,七天前宣布开战。”

“啊?唉!战乱不可避免,峰火又起,苦的是黎明百姓。”唐黛耸拉下眼皮,叹了口气。

“是啊,有些上天注定的事,我们也无法避免和阻止的。”

“凤容若,你在现代是干什么的?”三世记忆恢复,唐黛知道那个在雪山中陪她一同逝去的帅气男子,就是凤容若的第三世,但是一直没有机会问他,想了想,问出了口。

“恩?怎么你突然想到问这个了?”凤容若不知道唐黛怎么从打仗转移到问他的前世之事。

“因为想到打仗啊。若是你前世是制造热武器的就好了,哼,谁要敢来凤南滋事,我们就用机枪扫了他们,用导弹轰了他们,看他们敢不敢?”唐黛噘嘴,并星星眼。

“丫头,理智,理智啊!这里是冷兵器时代,怎么可以随便用热武器带动整个时代的进程?!”凤容若无奈的笑了笑,用手指刮了刮唐黛的鼻子,小丫头越来越孩子气,用机枪扫,用导弹轰的话都说出来了。

“好吧!我要睡觉……”唐黛眼睛一眯,窝在凤容若怀里,又想继续睡觉。

“丫头,你是不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怎么这么困?”

“没有不舒服,就是春困想睡觉。”唐黛眯着眼摇头。

“好了,走了,去我王府,你就不春困了。”凤容若突然一个横抱,将唐黛抱进怀里,往外走去。

“哎呀,你放我下来,放我下来,难看,难看……”唐黛一惊,顿时睡意没了,大叫。诗芫,诗苋,还有小青都捂嘴直笑,还是凤世子能治小姐的懒病。

“你确定让我放你下来?”凤容若嘴角勾起。

“放,放,你放我下来,我总得梳洗打扮一下吧,就这样去见你父王,母妃不太好,不太好!”

“呵……好。”

“诗芫,替你家小姐梳妆打扮。”

凤容若放下唐黛,并吩咐诗芫。

“是,世子。”诗芫立即扶唐黛回房,为她梳洗。

宫中,贤妃宫殿内。

“母妃,我们这几次出手,都没有结果,我听说父皇现在因为身体虚弱有意早传位给太子,我们怎么办?为他人做了嫁衣!”凤容烨一脸阴郁的看着贤妃。

“放心吧,太子继承不了大统的。”贤妃瞥了眼自己的儿子,一脸的淡定。

“恩?母妃,你为什么这么肯定?你有什么法子可以阻止太子登基?”凤容烨一脸惊诧,不相信的看着贤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