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7章 我打死你,谁让你欺负小妞的/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时候你自然知道了,你只要给我放淡然点,别整天拉着你那张脸,没出息。”

“母妃教训的是,儿臣知道了。”

“回去吧,该干什么干什么。”

“儿臣告退。”

安王府,安王妃一脸笑意的迎上来,拉着唐黛的手,上下打量着。

“恩,还不错,这一个月总算养回来了,比一个月前胖些了。”

“谢王妃娘娘挂念,整日在家除了吃,就是喝,哪里会不长胖。”唐黛任安王妃拉着她的手,笑着道。

“胖点好,胖点好。”

“胖点好……”是胖点好,因为手感好!凤容若接了安王妃的话头。

“……”唐黛。你们说好就好!

三人说说笑笑走进安王府的前厅,下人上了茶水点心,说了会子话,王府管家禀报午膳好了。

“小妞,走,用午膳了。你这孩子,叮嘱你,让你有时间多来安王府走走,总难得来。你这都多久没有来安王府吃顿饭了,今天若不是我逼若儿去接你来,还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来呢。”

安王妃拉了唐黛的小手往外走去,嘴里絮絮叨叨。

凤容若伸着的手僵了一下,只好又空着手收回来,无奈的跟在二人的身后,往外走去。

饭桌上,安王妃亲自为唐黛夹菜,让她多吃点,唐黛难推安王妃的好意,她夹的,只要吃得下都会吃下。

“母妃……”凤容若看着唐黛面前堆如小山的菜饭,推了推自己面前空空的碟子。

“怎么了?吃不下了?”

“……”凤容若一噎,他才吃了三口,好吧?三口!

“吃不下就别吃了,看小妞吃就行。”安王妃继续神补刀,凤容若脸都绿了,恨不得放了筷子,气得直哭。

唐黛却是知道凤容若别扭的性子,知道是因为安王妃冷落他了,在那撒娇邀宠呢,笑着将他的碟子拉了过来,将自己面前的小山,卸下一大半在他的碟子里,这样她也不用硬撑下去了。

“咦,小妞,这都是你喜欢吃的,你多吃点,夹给他干嘛?他又不是没手,他要吃,自己夹。”

“王妃娘娘,够了,够了,我够了,再吃要撑着了,正好让世子帮我解决一些,免得浪费。”

安王妃一听,这才停下要继续夹菜的手。

凤容若拖过碟子,嘴角勾起,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还是小丫头心疼他。

“小妞,我今天进宫,看我皇兄的身体现在好多了,这都归功于……”

“呕……呕……”

突然的一阵作呕声打断了安王爷接下来的话,众人瞪目,看着唐黛手捂着嘴,推开身下的椅子往外跑去。

“小妞,你这怎么啦?哎呀,都怪我夹菜夹太多了!臭小子,你快去看看,瞪眼看我干什么。”安王妃反应过来,是唐黛吐了,立即自责起来,以为是自己夹菜夹多了,撑着唐黛了,又责骂凤容若。

凤容若这时候也才反应过来,推开凳子,跑到唐黛的身边,只见唐黛蹲在那干呕着,中午吃的饭菜都已经吐出来了,呕得鼻涕口水直流。凤容若心疼的拍着她的背,掏出帕子,就等她呕好,给她擦嘴。

“快,管家,你去叫府医过来,看看丫头是怎么了。”安王爷吩咐王府的管家,刘管家。

“还有你,赶紧倒杯温水,等丫头吐好了,给她净嘴。”安王爷又吩咐另一个下人。

安王妃和凤容若站在唐黛的身边,一左一右,为她抚背,看她呕得天翻地覆,心疼得要命,倒是这个时候安王爷比二人都冷静,有条不紊的吩咐着下人。

好不容易,唐黛才呕完,顿觉浑身没力气,也管不了许多,靠在凤容若怀里,就着他端着的温水漱了口,又被凤容若抱着坐到软榻上,等府医过来。

“丫头,你这是突然怎么了了?脸色这么白。”凤容若心疼的看着她,恨不得此时唐黛的不舒服全转嫁到他的身上来。

“没事,我只闻不得那鱼腥味,突然就想吐了,这吐过就好多了。”唐黛软软的靠在凤容若怀里,摇了摇了头,感觉好困啊,眯了眼又想睡觉。

“管家,府医来了没有啊?”安王妃急得亲自跑到外面大叫。

“来了,来了,王妃娘娘!”刘管家气喘吁吁的带着府医一路跑了进来。

“拜见王爷,王妃……”

“别拜了,快给小妞看看是怎么回事,吐得那吓人法子。”

府医欲行礼,被心急的安王妃打断了。

“是,王妃娘娘。”

府医躬身来到凤容若坐着的软榻前,唐黛的手腕上已经搭上了丝巾,就等他把脉了。

府医为唐黛把脉半晌,生怕自己是把错了,左手把过,右手把过,还是不敢说出心中的诊断。他可是知道的,世子怀中的人是未来的世子妃,可是二人并未大婚,他怎么把出的是喜脉?

“小丫头到底怎么了?怎么觉着你的医术越来越不行,这磨叽了半天,都无法下定论。”凤容若心中着急,不耐了烦,浑身起了冷气,冷冷的看着府医。

“世子恕罪,并不是奴才无法定论,而是奴才不敢说。”府医立即双腿跪下,对凤容若磕了头。

“丫头她到底怎么了?你……你的身家不要了,是吧?快说!”凤容若一听急了,疑惑唐黛得了什么重症,已经在暴怒的边缘,一旁的楚陌也抽出了佩剑。

“请世子屏退众人。”地上的府医,听到抽剑的声音,倒吸了冷气,脚已经吓得发软,但还是理智的让屏退屋中的下人,免人多嘴杂。

“全部退下。”凤容若一声冷喝,厅中只剩下了安王妃,安王爷,凤容若,唐黛,还有那个府医。连楚陌和刘管家皆都退下。

“现在可以说了!”

“禀世,世子,奴才对郑大小姐的诊断是喜脉!”

“什么?你有没有搞错?”在凤容若怀中,昏昏欲睡的唐黛听了“喜脉”二字,大叫,顿时清醒了。

“……”安王爷,安王妃,凤容若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唐黛,一时间也反应不过来,喜脉?喜脉!

“郑,郑大小姐,没,没错。您是神医,请您自行诊断!”府医结结巴巴的回了唐黛,抹了头上的汗。

唐黛的小脸更白了,抱了最后一丝侥幸,自己右手搭上左手,看脉,可是把过半晌后,小脸一会儿白,一会儿红,一会儿青……不会吧,她怎么这么倒楣,她和凤容若在一起三次就中奖了,呜,呜……丢脸,好丢脸,她后面的日子咋过?!

“丫头,怎么样?”

三双眼睛,不,是四双眼睛,都满含了期待,看着她,看得唐黛的小身板抖了抖,脸红得要滴血。

“凤,凤容若……府医没错!呜,呜……我没脸见人了,都怪你!”唐黛说完这一句,脑袋往凤容若怀里一缩,不敢看了房中的四人。

“真的?真的!……丫头,这样,你是不是就很可以很快嫁给我了?”凤容若又惊又喜,满脑子他当爹了,他可以娶丫头回府了。

“你个臭小子,我打死你,谁让你欺负小妞的!”

安王妃在震惊中回过神来,看着唐黛可怜的缩在自己儿子怀里,似自己的闺女被人欺负了一样心疼,大吼一声,从脚下脱了鞋,朝凤容若背上打了过去。

而安王爷却是抿着嘴开心的笑了,看不出他冷心冷情的儿子,竟然可以让他很快就可以有孙子抱了,也不拦了安王妃,看好戏的看着凤容若挨打。

“母妃,娘,你能不能不打了?府医还在呢,你能不能给儿子留点脸?啊?”

凤容若无奈,怀中抱着一脸害羞的唐黛,又不能跑了,只好把背让出来,任由安王妃打,安王妃还是真打,手下用力,打得啪啪直响,听得唐黛都觉得身上痛。

“你个臭小子!……你现在要脸了?!”安王妃气喘吁吁。

“母妃,不是你想像的那样的,一会我跟你们解释,好不好?小妞,你现在好点了不?还想吐吗?”

“小妞,孩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安王妃一听,停下了手,一脸关切的问唐黛,盛怒过后,心中又是激动,她有孙子了,她终于有孙子了。

“没事了,现在好了,谢谢王妃娘娘。”唐黛不能再做驼鸟了,从凤容若怀里伸出了头,安王妃竟为了她,打了她心疼的儿子,心中涌起了感动。

“你起来吧,下去领赏!不过,这事在我与郑大小姐成婚前,你不得向外透露了半句。否则……”凤容若心中早已是美得冒了泡,可是对着府医却是冷下了脸叮嘱。

“世子,奴才知道轻重,一定守口如瓶,请大家放心。”府医起了身,躬身道。

“退下吧。”

“是,奴才告退。”

“丫头,你休息一会儿,休息好了,我再送你回府。”

凤容若抱着唐黛不撒手,又看着父王和安王妃满脸激动和高兴,不知道手往哪放了好,心中又有些酸酸的,像他这个年龄的其他人,早已经是孩子好几个了,他的父王母妃一直就等着他成亲生子。

“哦……我好困,我睡会。”唐黛一是真的困,二是又想做驼鸟,不知道如何面对安王爷和安王妃,她没想到一顿饭吃得这么惊险,眯了眼,其实已然睡不着了,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她没有做好要孩子的准备啊!

“你就在我怀里睡吧,我向父王和母妃把事情说清楚。”

凤容若轻轻拍了拍唐黛的背,然后对着安王爷和安王妃,将他与唐黛已经在天山成亲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若儿,既然你们在那已经成亲了,你回来就应该要去将军府请期,准备大婚的,要不然,将军府真的会说我们安王府不懂规矩,不懂事,欺负人呐。”安王妃语重心长。

“母妃,这不是一回来就忙了将军府的事,而且将军府的众人的心刚刚安定下来,我们不大好去提了这事,想再等等,可是,我没想到小妞会这么快就会有喜了。”

“那今天送丫头回去后,去找了大将军,同他把事情说清楚,向他致以歉意,然后我们派人去请期,在小妞没显怀的时候,将大婚办了。孩子啊,你这有了孩子,我和你父王真的很惊喜,很高兴,但是,我们不能让小妞受了委屈,被人给了白眼。懂吗?”

“是,母妃,父王,儿了知道了,我今天就去办。”

凤容若与安王爷,安王妃把事情说清楚后,抱着唐黛出了府,在外面的小青和楚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看着唐黛一脸虚弱的样子,闭了嘴,默默的跟在二人身后。

安王妃则在凤容若和唐黛走后,欢喜的在原地打着圈。

“王爷,王爷,我们有孙子了,我们有孙子了!”安王妃拉着安王爷的衣袖,满脸的激动。

“知道了,知道了,你别嚷嚷了,心中知道就行,别让下人听了去,到处去嚼了舌根子。”

“好,好,我不嚷嚷了,我不嚷嚷,可是,王爷,我就是高兴啊。我喜欢小妞,小妞就像我的女儿一样,而且,她就是若儿的福星,是个旺夫命啊,你看看,你看看,这孩子都有了啊,若儿有后了。”

“好了,你坐下来,静下心,下面要准备若儿大婚的所有事情,三个月,时间有些紧,虽然以肖就准备了,但是要办得隆重,还是要操些心的。”

“对,对……马上就准备。我想想……我想想。”

马车上。

“丫头,你现感觉好些了没?还难受吗?”凤容若看着唐黛睁了眼,看着她的眼神中全是掩不住的关切。

“没事,还好,就是有些犯困。”唐黛摇了摇头。

“丫头,没想到我们这么快就有孩子了,我好开心!你开心吗?”凤容若搂着唐黛,将头靠近她的脸,满脸的温柔。

“我……我不知道!”唐黛还是茫然。

“你,你不想为我生孩子?”凤容若身子一僵,脸上的温柔消失,有些紧张的盯着唐黛。

“不……不是,我只是没有想到这么快就有孩子了,一下子心里不能接受。”唐黛感觉到凤容若身子变得僵硬,忙解释。

“哦,这样啊,慢慢的就能接受了,其实,我也觉得自己此时在梦中一样,怕这事不真实。”凤容若心中松了口气,神色恢复如常,在唐黛脸上亲了一下。

下马车时,凤容若小心翼翼的扶了唐黛下马车,护着她,深怕她磕着,碰着了,看得楚陌和小青疑惑,二人对视了一眼,在对方眼中都看到了十万个为什么。

送唐黛回院子后,凤容若单独叫了小青到一边,叮嘱她小心照顾她家小姐,小青听了也是一脸震惊,看着凤容若远走的背影,才木然的点了点头。小姐,竟然怀孕了?而且,很快要大婚才行!我去,这让她咋消化?好难消化啊!

凤容若去找了郑柏,向他表明了想跟唐黛早点大婚的态度,因为郑柏是爹爹,凤容若不好说了唐黛怀孕的事,只说了,唐黛与他一同进出,在外单独相处时间太长,怕别人非议,早点大婚,对唐黛的名誉有利。

郑柏听后,表了态,只要女儿没有意见,王夫人没有意见,他就没什么意见,女儿已经及笄,而且已被赐婚,大婚是早晚的事。

凤容若得了郑柏的表态,安心的回了安王府,准备立即让人上门请期,丫头会同意的,丫头同意,王夫人和郑将军就会同意。

“小,小姐……你真的……”怀孕了?

小青走进唐黛的卧室,见她坐在那发着呆,也无旁人侍候在侧,结结巴巴的问唐黛。

“恩!”唐黛对着小青点了点头。

“夫,夫人若是知道了,会不会不高兴啊?”小青知道王夫人在心中将唐黛是当作自己的命一样疼宠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