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暴风雨前夕/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应该会。”

“那,那怎么办?”

“我会去找我娘说清楚的,当时在天山事发突然,不得已而为之。走吧,小青,陪我去娘那。”唐黛在最初的迷茫后,也想清楚了,逃避现实是不可能的,既然事情已这样,唯有接受,她不能让娘在心中对凤容若起了疙瘩。安王妃听了都大怒打了凤容若,更何况宠她如命的娘亲。

王夫人听了唐黛的细说,心中虽是不妥贴,但也没法子,当初,女儿要陪着凤世子远去凤北,她就是担心这事,到最后只有心疼的默认了。

第二日,安王府就派了媒婆送来了请期书,王夫人派人合过日期后,定在五月初六这日做为唐黛与凤容若的大婚日期,按时间推算,唐黛那时候应还没有显怀,不会被人发现已经怀孕。

大婚日期一定,两府立即忙碌了起来。

凤北,轩辕凌剑的宫殿中。

“皇上,这半本兵书应能为你加快讨伐占领大华的时间,在前世,你用了两年时间征服大华,三年时间征服凤南。这一世,你开战晚,但有这本兵书,属下保证你能补回晚开战的时间。”一云道人,立在轩辕凌剑的御书案前,递给他一本兵书。

轩辕凌剑接过兵书,瞥了眼封面,上面有四个大字〈孙子兵法〉。

“你这兵书哪来的?”

“禀皇上,这部兵书是属下在凤南时得来的,且这书曾是唐姑娘亲手撰写,凤容烨伙同他的母妃,用计火烧护国将军府偷来后,二人并不知他的妙处在哪,请我去观看,我看后,全部记在脑中,然后默写下来,送给皇上。这兵书精妙无比,可惜的是只有半部。”

“她写的?!我倒要好好看看。……妙,妙,竟不知道她是全能!连军事计谋布阵,行军打仗都懂,果真是将军府的女儿,虎父无犬女啊!”轩辕凌剑大约看了一遍后,大声赞叹。

“正是呢,这书被郑柏当作至宝藏在书房中,那二人无奈才会使了纵火的计策偷去。”

“呵……两只蠢猪,不值一提!这书放我这,等我细读了,再送到前方龙虎二位将军那,让二人好好读一读,定会如虎添翼。”

“是,皇上。”

“对了,那边怎么样了?”

“凤南皇上被解了毒,现已回朝处理国事,护国将军府一家人也回了将军府,唐姑娘呆在将军府中陪家人,极少外出。”

“恩。继续盯着那边,一有动静向我禀报。凤南有我师弟和唐姑娘守护着,一时气数未尽,估计得动了一番心思。”

“这一世,因为他们二人的出现,许多事都起了变化,属下也看不清了。不过,任是谁也拗不过天意,皇上是天意所归的天下之主,应是不会改变的。”

一云对轩辕凌剑道,只是此时他并不知,因为唐黛和凤容若二人的出现,天意也改变了。

“恩,退下吧。”

轩辕凌剑顺手拿起了桌上的兵书,翻看了起来,没想到一云还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他还是第一次知道。

他,在他这,隐藏了多少真本事?!

一个月后,凤千君的身体依然虚弱,看样子以后就这样了,怎么调养也不行,三天就有两天没法上朝处理国事,凤千君正式决定要传位给凤容莫,他退位后休养自己的身体,于是便找了凤容若,上官玉,魏远平朝中的几位重臣,商量传位事宜。

凤千君准备正式传位给凤容莫的事情传开后,某些人又心急了。

“母妃,父皇都找了重臣商量传位的事,这事没假的了,怎么办?一旦他登基,首先要下手的就会是魏府,就会是我和母妃啊!母妃不是说他无法登基么?那现在是什么情况?”凤容烨坐在贤妃的宫殿里,满脸的焦急和阴郁。

“烨儿,你觉得一个残废之人,有机会登基?不过,是该动手了。”贤妃淡淡道,只是眼中露了讽刺的光芒。

“残废?太子哪里残废了?”凤容烨一脸蒙的看着贤妃。

“呵……不是所有的残废都是肉眼可以见的!”

“母妃,我不懂你说什么!”

“你不用懂,也不用知道我在做什么,现在的事,一旦事发便会丢了身家性命,母妃希望事成,但是万一不成,你未参与其中,母妃还能保住你。”

“母妃……你,你这样让烨儿怎么能安心?!”

“回去吧!”贤妃挥了挥手,凤容烨只好离去。

护国将军府,唐黛懒懒的躺在软榻上,吃着凤容若专为她寻来的酸葡萄,看得凤容若口中酸水直涌。他前面可是尝了一颗,这葡萄忒酸了,简直酸掉了他的大牙,丫头却是吃得津津有味,真是孕妇口味不同。

“凤容若,皇上准备退位了?”唐黛又扔了一颗葡萄到嘴中,双眼亮晶晶。

“恩,皇上的身体一直虚弱,没有精力处理国家大事,莫儿大了,可以应付国事,皇上觉得他这个位置早晚都得传给莫儿的,现在传了也好。只是,莫儿还没有选太子妃,没有大婚,是皇上心中的疙瘩。”

“太子殿下要求高,恐还未有女子入他的眼罢,一旦他的缘份到了,也快的。”唐黛点点头,又扔了一颗酸葡萄进嘴。

“哎,你不感觉酸吗?快停了,吃了那么多了,一会儿你的牙齿要软得没法吃饭了。”凤容若按住唐黛继续拿葡萄的手,将葡萄端起,让诗芫端出去,不给她吃了。

“小姐,太子殿下来了,在外面厅中等你。”

说曹操,曹操到,小青进来禀报唐黛。

“恩?他来做什么?”唐黛疑惑。

“太子殿下说许久没有看到你,过来看看你,没其他事。”小青如实的回了唐黛。

“没事,没事往宫外瞎跑了什么!你,自有我看,要他看什么?让他回去。”凤容若拉了脸道。

“……”唐黛。

“……”小青。

大醋缸子,连自己最喜欢的弟弟的醋都要吃!唐黛和小青无语的抽了抽嘴角。自唐黛怀孕后,凤容若是更粘唐黛了,只要不上朝,就往将军府跑,而且,除了他,不许提别的男子,比以前更加爱吃醋,弄得楚陌禀报事情,都要挑了没有唐黛在的时候,免得一不小心,又受了世子的冷气和黑脸。

“凤容若,既然太子殿下来了,去看看他又如何?你还真是……”

“不行,你这样子特别要注意,哪里都要少去,免得磕磕碰碰的,伤到肚中我们的小宝贝。”凤容若搂了唐黛,哄她。

“……”唐黛。她有这么娇贵吗?再说,也就从房间走到厅中而已,一百米的路不到,就怕她磕磕碰碰?!

“小青,去,告诉太子殿下,你家小姐身上不舒服,不能见客,让他回去。”

“这……好的,世子。”小青转身出去,房间中只剩下凤容若和唐黛。

“凤容若……你越来越霸道了!我不高兴,我要出去玩,我不要呆在院子里。”唐黛一时气得冲着凤容若大叫。

“哎呀……别发火了,发火会伤到肚中的宝宝的,你想出去,不是有我陪着嘛!来,来,坐下……对,就这样,乖些。”

唐黛依然气哼哼的坐在软榻上,拿眼斜看了凤容若。

“你当真陪我出去?”

“当真!我什么时候说过假话?等吃了晌午饭,我下午陪你出去转转,好不好?”

“好!”唐黛这才气消,重新躺回软榻上。

“来,让我摸摸,摸摸我们的宝宝。”凤容若想着唐黛的肚中怀着自己的孩子,心中就激动,幸福,好奇,想摸摸,伸手要摸了唐黛的肚子。

“现在还小呢,哪里能摸到。”唐黛白了凤容若一眼,打掉他的贱手。

“嘿嘿……”

凤容若俊逸的脸上现了憨憨的表情,干笑了两声,看得唐黛也抿嘴笑了,凤容若脸上总是清冷淡然的神情,这头一次现了这种表情。

吃好晌午饭,等唐黛午休好,凤容若正准备陪唐黛去外面走走,只是二人刚出了院子,林管家带着一个宫人匆匆走到二人面前。

“县主,皇上命你快快快进宫救救太子,太子上午在将军府回宫中的途中遭遇了刺杀。”

“什么?太子现在怎么样?”唐黛一惊,忙问,凤容若脸色冷了下来。

“禀县主,太子殿下的伤不重,受了外伤。”

“伤不重,宫中不是有太医吗?为何皇上会命你来请县主?”凤容若拉了脸。

“因,因为太医在为太子诊治的过程中,发现太子身上的隐疾,说太子不能生育,太子不能生育,就不能继承大统。皇上为此事发了大脾气,将那为太子请平安脉的太医,已经杖死在太子殿外。而且,皇上现在不相信太医院的任何一个人,太医院的所有人全部要被责罚,所以让奴才来请了县主进宫。”

“那太医可说了太子殿下为何不能生育?”唐黛和凤容若二人一听,这事的确大了,若真是……那凤容莫登基真的会无望,怪不得皇上发了大脾气,便问那宫人道。

“奴才不知。”宫人恭敬的回了。

“公公先回吧,我们马上就到。”

“是,县主,世子,奴才告退。”那宫人立即出了将军府回宫。

“凤容若,太子殿下若真是……怎么办?”

“丫头,不管真相是什么,一会儿你只能说一个结果,那就是,你能治好莫儿!皇上会相信的。因为,我绝不允许莫儿坐不上皇位,就算是真的,可以后期再做其他的打算,也不能让凤容烨坐上那个位置,否则,对将军府,安王府,还有莫儿,就是灭顶之灾,由此会受到牵连的,会有大学士府,上官府,唐府……”

“我懂了,我会伺机说话的。”唐黛当然明白这皇位之争后的残酷,不是你死便是我亡,若是让凤容烨坐上皇位,他首先对付的恐怕就是她们将军府。

“楚陌,立即派人去将那为太子殿下诊平安脉的太医家人控制起来。还有,把我们搜集到的二皇子一派的所有证据,回去准备好,随时备用。”

“是,世子。”

“小青,你赶车,我们立即去皇宫。”

唐黛和凤容若赶到宫中,凤容若的太子宫殿外时,只见殿外跪了乌压压一片,有太医,宫女,太监,全都跪在那瑟瑟发抖,跪在最前头的是谢院首,满头的银发,身子骨瘦弱……,看得唐黛叹息了一声,二人没有停下脚步,径自走到殿中。

“叩见皇上,贤妃娘妨,淑妃娘娘,德妃娘娘……”

殿中,凤千君着一身明黄的龙袍虚弱的坐在那,他的身后站了一众的妃子美人,唐黛走上前拜见。

“县主,免礼,你快去看看莫儿。”唐黛还未跪下,腿半屈,便被凤千君打断了。

“是,皇上。”

唐黛立起身,不跪正好,转身进了凤容莫的寝宫,凤容若同凤千君打过招呼后,跟在唐黛的身后也进了凤容莫的卧室,丫头现在有身孕,他一刻也不能放松,要守好她。

卧室内,凤容莫一脸沮丧的坐在那,左臂膀上的伤口已经被太医包扎好,见唐黛和凤容莫走了进来,双眼才回了神。

“哥哥,小妞……”

“恩,哪里伤了?”凤容若脸上还是淡淡,只是眼神中却透着他的关心。

“就伤到手了,皮外伤,无大碍。可是,太医说……”凤容莫说到后面,瞧了瞧唐黛,没有继续说下去。

“我都知道,让小妞给你看看,她看了才知道,懂吗?”

“恩,我明白了。”凤容莫从凤容若的眼底看到了什么,心中瞬间安定,对啊,有小妞和哥哥在,他们不会让他出事的。

唐黛为凤容莫把了脉,脸色却是不好了,正如太医诊断的那样,凤容莫真的无法生育,而且,是人为的!

“小妞,怎,怎么样?”凤容莫一脸忐忑,眼中又怀着期望,父皇相信小妞,她是神医,他也相信她。

“太子殿下,你太不小心了,明明知道……”有人对皇位虎视眈眈,却没有加强防范,但眼光瞥到明黄的龙袍一角,走了进来,忙歇了话。

“县主,莫儿是什么情况?”凤千君带着众人走了进来。

“禀皇上,太子殿下误食了带有绝子成份的食物,所以,才会被太医诊断为无法生育。但是,这个对于臣女来说,不是什么大事,只要太子殿下按臣女的方法进行调养,会有孩子的,皇上不须担心。”

“好,好,太好了!我就说只有县主来才能救我莫儿,有赏,有赏,桂公公,去,准备赏赐,我要赏赐神医县主。”

“是,皇上,奴才立即去办。”

“皇上,这能不能治,也是县主的一面之词,皇上怎么能就这么轻易相信了她?万一……还是请多些人为太子殿下看看为好,免得能治好,还误了太子殿下。”贤妃这次是豁了出去,朝凤千君跪下禀道。

“贤妃,你这是什么意思?不希望神医县主为太子殿下看好?纵观宫中的太医,哪个医术能比县主好?”

“皇上,臣妾并无他意,只是担心太子殿下,一时心急……”贤妃一副柔弱可怜的模样,眼中因为着急,竟急得含了泪,看得唐黛抽了抽嘴角。

“好了,起来吧,朕的病就是县主治好的,我相信她,你们无须多说。她说莫儿能治好就能治好!”凤千君大手一挥,挥了挥龙袍袖子,斩钉截铁。

“是,臣妾谢皇上!”

贤妃起身,脸色平静,只是长袖中的手,快掐得手心出了血,明明她给凤容莫下的是最狠毒的绝子药,以后肯定不能生育,没想到小贱人却说她能治,而且皇上也无条件的相信了她。

小贱人这样说,是她真的能治凤容莫?还是要保凤容莫坐上皇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