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暴风雨前夕(2)/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家都退了吧,既然莫儿没什么大事,大家都不要拥挤在这了,让莫儿好好歇息。县主,莫儿的病就拜托你了。”凤千君客气的对唐黛道。

“是,臣女定不负皇上所托。”

凤千君带着众妃子美人离去,又命跪在外面的众人快点滚,不要碍他的眼,这让外面的众人松了口气,赶紧滚。

唐黛叮嘱凤容莫安心养伤,告诉他自己的吃食得注意,别再被人动了手脚,才和凤容若出了宫。

马车上。

“莫儿的真实情况是什么?”凤容若看着唐黛。

“他被人下了绝子药,而且是最狠毒的那种,时间不短了,我也无回天之力。怕他无法接受,我不敢说出真相。怎么办才好?”唐黛脸上都是担忧。

“先这样吧,不能让那些人得惩,若是莫儿自己知道了,难免会露出马脚。眼下,他登基在即,不能出了纰漏。不能让那些人再猖狂下去了,我晚上要去见皇上,皇上一直在查给他下药和刺杀莫儿的人,可惜无果。”

“是该动手了,眼下太子要登基,那些人已经狗急跳墙,步步紧逼。唉,太子殿下若是知道他自己……”

“你现在不要思虑过多,肚里有孩子在呢,一切有我,知道吗?在他们对你们将军府动手时,我已经在准备证据,只是证据不足,还不能一击就将他们击垮的那种,所以一直在等合适的时机,等证据足了呈给皇上,现在,时机到了。”

“好,知道了,我又犯困了。”

唐黛点点头,打了两个哈欠,别人怀孕的时候,可能是吐得天翻地覆,或是精神十足啥事也没有,但在她这儿就是犯困,除了上次在安王府大吐一次后回来,回来后倒从未吐过,当然,也是因为她自己注意了,对于味道敏感的东西不吃不闻,不想被别人知道她有孕的事。她不在意,但是娘亲在意,将军府和安王府在意。

“恩,你靠着我睡会。”

凤容若伸手把她抱在怀里,让她睡得安稳些,那时他不知道,他还老笑话她是个小懒猫,贪睡,后来知道了原因,心中心痛她,觉得自己好蠢。

到了将军府门口,唐黛睁了惺松的睡眼,在凤容若的扶持下,回到自己的院子。凤容若也因要回去安排对付二皇子一派的事情,叮嘱小青照顾好唐黛,除了影子和小蝶外,又暗暗派了三个暗卫过来保护唐黛,怕宫中的人下黑手害她。

晚上,凤容若带着自己查到的证据,没有经过宫门,避开众人的眼睛,暗中去了凤千君的御书房,当晚,御书房的灯一直亮到鸡鸣才暗了下来,凤容若从宫中出来后,想想还是不放心唐黛,又偷偷潜进了将军府,一进唐黛的院子,就被影子,还有两个暗卫发现了,影子正要动手,发现是凤容若,退回了暗处。

凤容若走进唐黛的房间,站在床前,看她睡得很香,没有打扰她,只轻轻的掀了被子,上了床,伸手搂唐黛入怀里,盖上被子,眯上眼也睡着了。睡梦中的唐黛,迷糊中觉得有人抱了自己,正要挣扎,却闻到一缕熟悉的梅花清香味,砸吧砸吧小嘴,又安心的睡着了。

御书房的灯亮了一夜,并且看到凤容若在灯黑前才从御书房中出来,当晚就被暗中监视的高手禀报给贤妃,贤妃敏锐的感觉到大事不好,她们一次次的针对太子一派,今天太子又被诊断出残废了,这是对方也要动手了,于是迅速联系了魏远平,并联系了久未联系的她的表弟,远在上徽府的黄府,她的那个大表弟黄公子,养兵千日,用在一时,是该用到他们的时候了。

接下来的几天颇平静,将军府和安王府一派喜气洋洋,为唐黛和凤容若的大婚准备。唐黛则做了甩手掌柜,天天在院中除了吃,就是喝,除了喝,就是睡。

王夫人一是因为唐黛有了身孕,心疼她,不舍得她劳累,就连她自己的嫁衣,都是找了京城有名的绣娘绣后,王夫人再添了针,最后由唐黛象征性的绣了几针。二是女儿在外十几年,想在出嫁时好好补偿她,一切都是亲力亲为女儿准备着嫁妆。忙过不来时,上官明珠体贴的帮了她的忙,这让王夫人心中稍稍好受了些,虽然女儿不久要嫁了,至少还有个贤慧大方体贴的儿媳妇在。

“小姐,魏府的少奶奶来拜访,想要见小姐。”诗芫进房,对着靠在软榻上看书的唐黛禀报。

“魏府少奶奶?哪个魏府的少奶奶?”唐黛蹙眉,她对姓魏的一点好感没有,基本上认识的姓魏都是仇人,可没什么少奶奶。

“右相魏府,魏府少奶奶说怕你不记得她,让我告诉你,她叫王雪。”

“是她!”

唐黛的手顿了一下,自从她回京城后,回长安县也就两次,每次来去匆匆,也没有打听过王雪的情况,后来知道严平是魏府的儿子,更是没有与他多说过话,显然也忘记了问他王雪的情况,这突然一说,她还真是忽略了,王雪是魏远平的妻子,是魏府少奶奶的事实。

“她现在在哪儿?”唐黛想转过来后,问了诗芫。

“在前厅。”

“走吧,去见见她。”唐黛起身,穿了鞋子,带诗芫往外走去。

“小姐,这个魏府的少奶奶以前从未与小姐相交过,也不知找你干什么呢?魏府的人都那么讨厌……”诗芫是将军府的老人,自小便被将军府买来,对将军府的事比唐黛还了解,所以,自然知道将军府跟魏府不对付,不由得噘嘴道。

“呵……她是我在长安县时的一个朋友,虽然是魏府的少奶奶,但与魏府的人不同。”唐黛瞥了诗芫一眼,笑着解释了句。

“这样啊!不过,小姐,知人知面不知心,虽然不一样,但她毕竟是魏府的少奶奶,与我们势不两立,小姐还是得注意点好,免得又被他们算计到了。”诗芫继续唠叨。

“我还真没看出你还挺唠叨啊……行了,小姐我知道你是好心,我自会注意的。”唐黛逗了诗芫一句,看她张了小嘴,又准备跟她辩驳,堵了她接下要说的话。

唐黛来到前厅,一眼就看到王雪端正的坐在那,身后立了两个丫鬟。坐在厅中正不安,不知道唐黛会不会见她,见唐黛走进厅中,双眼一亮,站了起来。

“县主,几年没见,你还好吧?”王雪走上前来,拉了唐黛的衣袖,打量着她。

“我还行,雪姐姐呢?雪姐姐别叫我县主,叫我小妞就好,我觉得亲切。”唐黛笑着,从善如流的回了王雪。

“好,小妞是长胖了些,比前更好看了,看来你过得是不错。我,就那样,我一个人一直在长安县居住,相公一直在京城。”王雪脸上淡淡的笑着,松了手,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眼中却滑过一丝黯然,未逃过唐黛的眼睛。

“严公子应是早就来了京城,为何没有接你进京?你这次来是长住?还是?”

“以前他说他在魏府脚跟未稳,为了我的安全,不能接我来。我这次来是长住,只是我却是不想在这住,这里没有一个能说话的人,府中又大……所以这一来,听说小妞你在将军府住着,就来见你了。”王雪笑笑道。

“严公子对雪姐姐可是还好?”

唐黛心中了然,王雪做为一个县令的女儿,在长安县时与魏远平是相配的,但是现在魏远平的身份却起了大变化,先是魏家的小公子,后又是入朝为右相,且又是贤妃的弟弟,二皇子的外家,自然身份比以前贵重,王雪这是有些自卑了。

“他,我也不知道好与不好!我觉得我现在看不透他了,要说不好,他现在的身份,完全可以休了我,因为我与他成亲后,一直没有孩子,他并不提休我二字;要说好,可是他一直冷冷淡淡,并没有以前见我的亲热,与我不似了夫妻,宁愿歇在书房中,也不去我房间。”王雪说到这里,心中一阵揪着痛。

“……”唐黛沉默,他们夫妻间的事,她不好置喙。

“那他是不是因为纳了妾才会冷落你的?”

“我说不清,我不在京城,他的确纳了两房美妾在家中,只是,我发现他除了偶尔去一下她们的房间外,也不宠爱那二人。”王雪摇了摇头。

“雪姐姐,你刚刚说你不曾生了孩子,我给你看看吧,看看是你的问题,还是你相公的问题。女人不生孩子,不一定就是女人的问题的。”唐黛想着长安县时,王县令对她家的照顾,以及老夫人对她的喜爱,放下了心中的膈应,决定帮帮王雪。

“真的?谢谢你,小妞。”王雪眼里闪过惊喜,她可是知道了小妞是个神医呢。

“当然,手给我。”

“雪姐姐,你的身体没有问题,完全可以有你自己的孩子。我估计情况在魏相的身上。”

唐黛伸手为王雪把了脉,没发现什么问题,对王雪道。

“啊?是相公……”王雪为自己没问题高兴的同时,却又为是魏远平的问题而吃了惊。

“恩,是他!不是你。”

唐黛再次重复了一遍,唐黛并不知的是因为以前在长安县时严平心中贪恋她,不想让王雪为他生下家中的长子,每次事前或事后,都会偷偷的给王雪服下避子药,后来,严平进京,与王雪长期不在一起,根本没有夫妻生活,才会导致长期不孕的错觉,而那时候服下的避子药早已不在王雪体中,唐黛此时诊脉根本诊不到,所以才误认了是严平不能生育。

“小妞,那,那怎么办?我让相公去看大夫吗?他做为一个男人,会不会心中受不了啊?”王雪有些忐忑。

“恩,只能这样!没有别的法子。”

“好,好吧。”王雪一脸纠结,不知道回去后如何才能劝了严平去看大夫。她身后的一个丫鬟,眸中闪了闪。

“雪姐姐,好久不见,我们说说话,然后晌午在这吃了饭再回去?”唐黛观察王雪还是以前的模样,在她面前依然坦城,于是邀请她在府中用饭。

“恩,好。我回府也无事可干,在这可以和小妞说说话。”王雪立即点头答应。

“老夫人身体可还好?”

“我祖母身体还很健朗,这是我最开心的事。我爹爹也不错,承蒙宁大人照顾,小妞,这些都得功归于你呢,我家遇到了你,就是遇到一个贵人,福星。”王雪这时脸上露了开朗的笑容,回了唐黛。

“呵……是王大人官做得好,哪有我什么事,你这是夸大我的作用了。”

唐黛也正好在家中憋得无聊,这王雪来了,二人聊了许多以前的事,等吃完午饭后,王雪才回去。唐黛送了王雪出府,叮嘱她要是闷了,就来将军府找她说话,反正她在府中也无事。

看着马车远走,唐黛自嘲的笑了笑,王雪虽然嫁给了严平,但她终究不是魏府中的人,她不必过于草木皆兵。

王雪回到魏府,坐在房中纠结唐黛说的严平有不孕症的话,想着要怎样才能不伤他的男人自尊,又让他去看了大夫。只是,在她纠结时,却是未注意,她带去将军府的两个丫鬟中的一个,悄悄去了严平的书房。

“少奶奶今天去见了谁?”魏远平放下手中的书,问立在书案前的丫鬟。

“禀公子,少奶奶去了将军府,见了神医县主,吃过晌午饭方回。”

“她们二人说了些什么?”

那丫鬟将王雪与唐黛二人的对话,一字不漏的复原给魏远平听,只是说到最后魏远平得了不孕之症时,却是支支吾吾,结结巴巴不敢说,她听到了这么大的秘密,会不会被公子灭口?

“让你说,你就说,吞吞吐吐干什么?”魏远平不耐烦的皱了眉头。

“公子恕罪,奴婢不是故意要听的,是少奶奶说自己不孕,县主就为少奶奶诊断,结果诊断出来少奶奶没问题,县主说是公子你的问题,要少奶奶劝公子你去看大夫。现在,少奶奶,在房间中正纠结着要怎么劝你去呢。”

那丫鬟听魏远平发怒,吓是赶紧跪下求饶,说出事情的经过。

“呵……我说什么呢,起来吧。”魏远平听后,倒笑了,听到唐黛这样下诊断,不知道为什么他心中一点也不在意。

“公子,你,你不生气?”那丫鬟站起来,见魏远平脸上现了笑,不似发怒的样子,有些奇怪,大着胆子问他。

“我为什么要生气?有病治病便可,难得神医县主出手。你回去吧,别让你少奶奶知道你到我这来过。”魏远平很有耐心的回了那丫鬟的话。

“是,公子,奴婢告退。”

那丫鬟出去后,魏远平心情愉悦的摩挲着下巴,坐在那半晌,他得让那小女人知道他是行的,他也能生了儿子!哼。至于那个小女人,指的是谁就不得而知了。

想到这的魏远平,从书房中的椅上站了起来,打了鸡血般,往王雪房中走去。一进房间,就看见王雪一脸纠结的坐在那,知道她在想了什么,出声屏退了房中的下人,将门关紧,抱起王雪就扔在床上。

被扔得一脸蒙的王雪红了脸,多长时间了,应还是新婚的时候,严平曾这样迫不及待的对过她。

“相公,白天呢!”王雪看着自己被严平扯开的衣服,害羞道。

“……”没人应,手上还在继续,王雪闭了眼,不再说话。

事后,王雪靠在严平的怀里,用手在他胸前画了圈圈,一脸的纠结,严平将她的纠结看在眼中,心中却觉得好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