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0章 暴风雨前夕(3)/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怎么了?有话对我说。”严平难得语言温柔的问了王雪。

“恩,我……”

“你先别说,让我猜猜!……你想要个孩子,是不是?”

“恩,可是……”王雪害羞的点了点头。

“放心吧。只要你没问题,相公我没问题,会让你有个孩子的。”

“相公,你怎么知道?”

“今天你那么久没回来,是去将军府让县主给你瞧身体去了吧?你在京城没有认识的人,我一猜就能猜个准。”

“哦……相公你太聪明了。小妞说我没有问题,会有孩子……怕是你……”

“傻瓜!你相公也看过大夫,没有问题,以前只是孩子与我们的缘份没到罢了,缘份到了,孩子自会有了。”魏远平说得一脸的真诚和宠爱,让王雪很快就相信了,且高兴了起来。

看着满脸羞怯的王雪,魏远平的眼中闪过一丝黯然,宫中的姐姐已经找过他,他们密谋的事,不成功便成仁,更是会牵连整个魏府的大小,他想赌一把,赌县主对雪儿的感情,赌县主会求情放过雪儿,他得让雪儿怀上自己的孩子,若是败了,至少魏府不会断后。

从这天后,魏远平天天歇在王雪的屋中,这让王雪有了他们在新婚期的错觉,整天心中甜滋滋的。

将军府的唐黛却是不知,有人此时算计的不是她的性命,却是她的心软。依然乐呵呵呆在家里,吃,睡,吃,睡,然后自己替自己诊脉,观察孩子在肚里的情况,这是她和凤容若的第一个孩子,虽然来得出乎她的意料,但是她在接受后,还是很喜欢,为爱自己和自己爱的人生孩子,是一件幸福的事。

“小姐,府外有位公子找你,因不肯报他的名诲,被门人拦在府外,她说小姐看到这个就会见他的。”

“是什么?”

唐黛接过诗芫手上的东西,是个荷包。上面有她亲绣的几个大字“阿夕快乐”,打开荷包,里面是当时阿夕还在唐家村过第一个新年时,她给阿夕封的压岁银子。

“是阿夕哥哥!快请,直接请到我院中来。”唐黛激动,立吩咐诗芫。阿夕自从诛魂阁被凤容若铲除离开后,一直没有与她联系过,这突然回来了,而且还找到将军府中来了,让唐黛自是惊喜万分。

“是,小姐。”诗芫出去,唐黛整理一番,去了小院的厅中,等阿夕。

半个月前,凤北与凤南邻界的深山中,依然还是在那座茅草屋前,阿夕坐在屋前的大石上,静静的听着江原的禀报,江原在一个月前被他派到凤南的京城,打听唐黛和唐黛家人的事,听完江原禀报,阿夕沉思半晌。

“江原,我该去京城了!小妞妹妹现在危险重重,有我在,至少会多了一层保障。”

“公子,你真的愿意回去了?”江原眼现了惊喜。

“恩,刚刚听你所禀报,太子与二皇子争夺皇位,已经害得太子绝后,小妞妹妹是护国将军府的女儿,又是安王府的准世子妃,身处争夺的中心,凤容若再有通天的本事,也会有顾此失彼的时候,得亲自回去守着她,我才放心。”

“好,公子稍等,待我收拾一下,我们立即出发。”

只要公子肯出了这深山,不管他此去的目的是什么,都是好事,说明公子已经从心伤中恢复,能平静的对待世事了。

所以,半个月后,也就是今天,阿夕才出现在京城护国将军府的府外。

诗芫带着阿夕走进流风碧风院,阿夕眼睛在打量着院中的花草树木,心中却是想着,不知道小妞妹妹现在是不是长高了,小妞已经及笄了,应该是更像大姑娘了吧?

“阿夕哥哥!”

唐黛在小厅中等不及,跑到院外来等,远远望见阿夕大声叫道,这让院中不知道唐黛与阿夕关系的下人都一脸好奇,那个俊逸的男子是谁啊?竟让小姐这般激动。

“小妞妹妹!”阿夕眼光看向叫他的唐黛,上下打量,恩,长高了,好像,也长胖了!笑着大踏步走到唐黛面前。

“阿夕哥哥,你黑了,瘦了,更高了!你这些日子去哪了?过得可还好?”唐黛走到阿夕面前,伸手抱住他,眼睛红了。

“我挺好,出去走了一大圈,你看,我这不回来就来寻你了吗?”阿夕感觉到唐黛的情绪,伸手也搂住唐黛,久久不放手,轻描淡写的说了自己的事。

“哦,那你这次来还准备走吗?这个,给你。”唐黛抬眼看着阿夕,松了手,从他怀中出来,问他,并将那个荷包又还给了阿夕。

“暂时不走,准备在京城呆些时间,陪陪你,再去看看唐风大哥和婶子他们。”阿夕也松了抱唐黛的手,接过唐黛递过来的荷包,重新放入怀中。

“那你住哪儿?”

“刚到京城就来看你了,还没寻到地方落脚。”阿夕摇摇头,二人走到厅中,诗苋送了茶水和点心上来,打量了阿夕几眼,脑中思索,这又是县主的哪个哥哥?看样子,与县主甚是亲密,让世子看到了,又得喝了干醋了。

“那你就在我将军府住下吧,我们家空着的院子多,够住。”唐黛没有思考,立即道。

“好!只是要麻烦你们了。”阿夕也没犹豫,他来的目的,就是要守着小妞妹妹,离她太远怎么保护,住在将军府正合他意。

“阿夕哥哥跟我客气什么?再说,你一个人住能麻烦什么!对了,就你一个人吗?那个江原呢?”说到一个人,唐黛想起当时为了让阿夕有个伴,放掉的江原。

“江原去找落脚的地方去了,我没让一起来。”

“哦,你让他别找了,和你一起住进来吧,也有个人照顾你。这些年,江原对你可还忠心?”

“他很好!”阿夕点点头,表示同意。

“阿夕哥哥,当时你在诛魂阁走得匆忙,心情不好一去不回。我为你留了些诛魂阁的财物,一直替你保管着,这你回来了,我该物归原主了。”

“恩?你留了什么?我以为全被搜干净,被充进了国库呢。”

阿夕有些惊讶,看了唐黛一眼,当日里为了娘亲抛弃他,利用他的事,他丝毫不留恋的出了诛魂阁,入了深山,从未想过要讨回诛魂阁的东西,那些身物之外,他未曾放在心上过。

“我当时求了凤世子,金银财宝各种各样都为你留了些,因为你总有一日要成亲的,成亲时不至于被掣肘。还有你爹爹的那架琴,那是你爹爹教你学会武功的东西,对你定有意义,所以,我也替你保留了下来。”

“小妞,谢谢你,我以为,你当时定很气恨我,不会原谅我了,没想到……那些财物我不要,我现在也用不上,就算是阿夕哥哥我为你备的嫁妆送给你。那把琴,谢谢你帮我留住了爹爹的东西,他对于别人来说,不是个好人,但是对于我来说,他是个好爹爹!”阿夕感动的看着唐黛,小妞妹妹一直是个善良心软的人,要不然,当初也不会救了他,带他回家,给了他第一个家。

“当时我是有些生气,但是现在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没有放在心上,你也不必耿耿于怀。我要是真那么气恨你,就不会放了江原去陪你了。那些财物我也不要,既然你现在用不上,就替你继续保存着,以备你以后万一时用。你爹爹那架琴我收在将军府的库房里,等你住进来后,命下人搬到你院中去。”

“这……好!”阿夕知道唐黛的脾气,拗不过她,点头同意了,反正来日方长。

“走吧,去见见我爹娘,顺便让管家给你安排一间院子。”唐黛起身,亲自带着阿夕出了院子,去拜访郑柏和王夫人。

“小妞,能让管家将我的院子安排离你的院子近点吗?”

“恩?”唐黛疑惑的看了阿夕一眼。

“我没有别的意思,现在京中局势不明,我怕有人对你不利,你知道我的武功并不差,想让你多一个保护的人,离你越近越好。”阿夕笑笑道。

“……好。你是因为知道京中的情况才回来的吧?要不然,你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看看我呢!”唐黛一愣,顿时明白了阿夕为什么会选择在这时候回来了,心中感动,嗔怪道。

“嘿嘿,不,不是,我一直牵挂小妞呢,所以就回来了。”阿夕摸摸头,憨笑。

“不是?鬼才信你!哼。”唐黛朝阿夕翻了个白眼,暗哼了声。

二人一路上说说笑笑,仿佛又回到了唐家村的时光,这让阿夕很是开心,因为他确定小妞是真的没有将以前的事放在心上,心中的担心也就放下了。

唐黛带着阿夕拜访过爹娘后,又吩咐林管家为阿夕安排了院子,正好唐黛的院子与王夫人的院子中间,有一坐小院,是郑国小时候,王夫人为了方便照顾他,给郑国住的,郑国长大后,搬到府中的大院中,这小院也就闲置下来无人居住,但一直有下人打扫,院子干净整洁,正适合阿夕一人居住。

阿夕的住处安排好,吃完晌午饭,二人商量去唐府看李氏,唐风,宁未雨他们。唐黛也有些时间没有去过唐府,所以二人正好结了伴一起去。

马车上。

“阿夕哥哥,娘亲和大哥他们好久没有看到过你了,见到你,他们肯定会高兴。”

“恩,我也想婶子和唐风大哥了!”

“想了为什么不早点回来看看?你这些时间果真是在外游玩?”

“我……也不是,我只是找了个地隐居了起来。”

“就知道你的性格,好不容易找到爹娘,结果真相与你想像的完全不一样,你能有心情在外游玩?肯定是舔自己的伤口去了。阿夕哥哥,所有的事情都过去了,以后,日子该咋过还得咋过,你不能因为上一辈大人的事,影响自己的生活。懂吗?”

“我知道了,这次回京城,一是担心你的安全,二,也是我自己已然想通了。你就放心吧,小妞。”

“这才对!”

唐黛点头,随手掀起马车帘子,往外看去,街道行人如织,马车来来往往,平静祥和,一点也没有受到宫中皇位之争的影响,也不知道这种祥和宁静能不能一直保持下去?

突然,眼中一个红影一闪,不远处,一只妖孽骑在马上,慵懒媚惑,马儿也放缓了蹄子慢走。那一袭红衣,不是欧阳清又是谁?

“小青,停车!”

唐黛立即让小青停了车,而不远处,骑在马上慢行的欧阳清,显然也看到了将军府的马车,掉转了马头,朝唐黛的马车奔来。

“黛黛,你这是去哪呢?”欧阳清驻马在唐黛的马车一侧问。

“去唐府我大哥家,妖孽,你什么时候回京城的?也不去看看我,你太不够朋友了。”唐黛扬起小脸一脸嗔怪。

“哪里,你冤枉我了!我昨日刚刚回京城,还没来得及去将军府看你。”欧阳清立即解释。

“哦,刚回来啊。出去那么久,上次叫你回来你都不回来,这次是什么东南西北风给你吹回来了?”唐黛想着凤笑笑被罚进了家庙禁足,一脸坏笑着道。

“切,我就知道你想了什么,不过,你想得也对,就是因为她被关了起来,没人缠着,我才回来的。”

看着唐黛的坏笑,欧阳清并不遮掩,光明正大的承认了,当然,他并不会告诉唐黛,这只是原因之一,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表哥召他回来的,凤容若告诉他京城已是风云诡谲,他一个人在京城忙不过来,让他回来继续为他掌管天星楼,等太子顺利登基,坐稳江山后,再随他如何选择。

“哈……你倒是坦诚!这次回来你准备在京城呆多久?”

“会呆些时间的,等莫儿登基后吧。”欧阳清回了唐黛,隐晦的提了自己回来的原因,在这街道上,人多眼杂,不好多说。

“哦,好,那你忙吧,我要走了,再不走就晚了。”唐黛明白了欧阳清意思,他的回来与阿夕回来的原因是一样的。

“咦,黛黛,马车中还有公子是谁啊?好眼熟。”欧阳清的注意力一直在唐黛身上,这唐黛要走了,才瞥了眼马车中的人,看到阿夕,觉得熟悉,却想不起是谁。

“是阿夕,以前在唐家村住的时候,你见过的。”

“欧阳公子好!”

唐黛解释一句,阿夕也立即出声问好。

“哦,是你啊!你长这么高了?不比我矮啊,当时在唐家村,你还是个小毛孩呢,这一转眼是翩翩少年公子,我们老咯!”欧阳清自恃自己年长几岁,感叹道。

“呵……那是,欧阳公子可也没见老啊,还是当年的模样,可喜可贺啊!”阿夕不示弱,出语堵了欧阳清。

“……”欧阳清本想倚老卖老,却被阿夕噎得说不出话来,脸色一会白一会红。

“哈哈……好了,你们两个人也不要掐了,真要走了!”唐黛听了欧阳清自恃资格老,欺负阿夕,本想要噎了欧阳清,不想阿夕出声比她快,堵得欧阳清直翻白眼,不禁乐了。

“黛黛,你胳膊肘往外拐,还笑我!我也要去唐府,看你大哥唐风。哼。”

看着唐黛一双眼笑成了弯月芽儿,欧阳清气闷,直接赖着不走了。

“我哪里往外拐了?阿夕是我的哥哥,你是我的好朋友!”

唐黛笑着吩咐小青赶了马车,欧阳清要跟着就跟着吧,反正今天正好去唐府大家一起聚一聚。

“你还不是胳膊往外拐?他哪里你哥哥?你哥哥在将军府呢,郑国那才是你真真正正不掺假的哥哥!”欧阳清不服气,为什么黛黛叫阿夕哥哥?认他做好朋友?

“欧阳公子,我也住在将军府,是正儿八经的小妞的哥哥!”阿夕嘴角起了笑意,故意气欧阳清。

“什么?!小妞,你怎么可以这样厚此薄彼?我连将军府的大门都没有上过,你竟然让他住在你家将军府中?!我不服!”欧阳清这次是真正心中觉得不好了,凭什么?凭什么!

“好了!你够了。你看,街上的人都看着你呢,不知道你是发了什么神经?我又没有捆住你的手脚,也没有下命令,不许你去了将军府。真是!”唐黛给了叽叽喳喳的欧阳清一个白眼,这醋吃得真是莫名其妙!

“……”欧阳清。呃,好像是这样,是自己一直不敢去的,还真不关黛黛什么事,于是抿紧了薄唇,不嚷嚷了。唐黛脸上一脸笑,放下了马车帘子。

可是半晌后,欧阳清见遮着的马车帘子,总感觉哪里不对,哦,是不对,为毛阿夕能跟着黛黛坐在马车里,他要像下人一样骑着马,跟在马车边上啊?!

“黛黛!”欧阳清抗议。

“你又怎么啦?”唐黛掀了马车帘子,抽了抽嘴角。

“让他出来骑马,我要坐马车,我腰痛,屁股痛,头痛,骑不得马。”

“……”唐黛。目瞪口呆的看着欧阳清,这是要闹了哪样?

“噗嗤……欧阳公子,你确定你腰痛,屁股痛,头痛,骑不得马?”

阿夕“嗤笑”出声,反问欧阳清,谁不知道他那点花花肠子,不就是看他跟着小妞坐在马车中,羡慕嫉妒恨嘛!

“我确定!痛,痛,哪,哪儿都痛,你骑马,我坐马车。”欧阳清扶着腰,捂着屁股,连连点了头,心中暗喜,蠢货就要被他骗出来了。

唐黛此时看着二人的模样,哪里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不禁眉心直跳,头痛的拿手扶了额,这欧阳清也只有在他表哥凤容若面前收敛一点他的妖孽本质。今天,有二人在,这下好了,她不用担心寂莫孤单,一直要热闹到唐府了。

“看招……”阿夕看着欧阳清的妖孽样,甚觉碍眼,在他话落时,挥掌而出,你个骗子,你既然想腰痛,屁股痛,全身痛,我今天就成全你。

“哎,君子动口不动手。你……你……”欧阳清感觉到阿夕的掌风,忙从马上飘起,挥掌迎上。

“你不是什么君子,我也不是什么君子,有什么不好动手的!而且,你不是全身痛?全身痛能躲过我这掌?”阿夕放下手,鄙夷躲过他的掌风,又轻松落回马背上的欧阳清。

“你……”欧阳清没有话说,顿时黑脸,对着阿夕磨了后槽牙。

唐黛瞥了欧阳清一眼,笑着摇了摇头,知道阿夕也吃不了亏,身子往后一靠,闭眼休息,她一直容易困倦,到唐府前她得眯一会,养好精神,免被唐府的家人看出了异样。

马上的欧阳清和车中的阿夕,看唐黛累了,眯着眼睛在睡觉,二人第一次很默契的没再说话,一个在内,一个在外,护着她往唐府而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