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 踏着鲜血登基/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千君命钦天监选定凤容莫登基吉日,经过反复推算,定了四月二十八这天为登基的好日子。日子定下,礼部开始忙碌。二皇子凤容烨和贤妃也在马不停蹄的布置,皇帝凤千君表面是冷眼旁观,一切如常,只是暗中也早已让凤容若在布置,力保凤莫顺利登基。

只是凤千君在得了凤容若的消息,知道二皇子和贤妃为了夺位,竟然又要对他下手时,气得暗中又发了脾气,还是被凤容若和桂公公安慰了才平息下心情,但是心中要除掉贤妃和凤容烨的念头更坚绝,既然他俩不认父子,夫妻恩情,那也别怪他也硬了心肠。

四月二十八的前一周,凤容若忙得不见了人影,欧阳清也没露过头,唐黛虽一如既往的在将军府中,但感觉到了紧张的气氛,因为爹爹和大哥二人,也一周没有回家过了。王夫人和上官明珠也感觉到了,但是把担心都放在了心中,这府中还有个怀着的呢。

“小妞,你是不是生病了?自我进将军府后,你做的最多的事就是睡觉,也不怎么出府,而且,你的脸色也不好。”

阿夕问坐在自己对面正在吃酸葡萄的唐黛,皱了眉,他跟着爹爹学过医术和毒术,怎么看怎么觉得小妞的身体不是很好。

“没有,春困罢了,我自己本是大夫,你就不用瞎操心了。”唐黛一顿,淡然的回了阿夕。

“不行,我不放心,我得替你看看。”阿夕走到唐黛面前,未等唐黛反应过来,不由分的拉了她的手,探指把脉。

“哎……哎……阿夕哥哥,真没事!”唐黛想挣扎,可是没也过于表现有异,挣扎不开,叹了口气,随了阿夕,迟早都是要知道的。

“小妞,你,你……有身孕了?”阿夕把了半晌,吃惊的放开唐黛的手。

“嘘……没几个人知道,你声音轻点。”唐黛看了看外面,只有小青,对着阿夕做了噤声的手势。

“凤,凤世子的?”阿夕心中震惊,结结巴巴的问着唐黛。

“恩!所以下个月我们俩就大婚了。”唐黛也不隐瞒,朝阿夕点点头。

“小妞,我再好好替你把把脉,刚刚因为太过吃惊,把的不是很准确,我怎么觉得脉像有点不一般!”

阿夕震惊后,又恢复如常。

“好!”唐黛伸手给阿夕。

“小妞,你对自己这喜脉有没有把出异常?”半晌后,阿夕再次问唐黛。

“没有啊,我三天前才把过。”唐黛满脸疑惑,难道真是医者不自医?她连自己的脉象都把不好。

“你自己再给自己诊脉一次,我感觉到你的喜脉不正常,但不敢下定论。”阿夕一脸严肃。

“哦……我自己看看。”

唐黛看着阿夕严肃的脸,心中如水桶打水,七上八下,有些不安,伸手为自己把脉。是哪里不正常?

“好……好像是有点!阿夕哥哥,怎么办?会不会有什么危险?”唐黛仔细为自己诊过后,的确感觉是有不同。可是哪里不同,她和阿夕一样,说不出来。

“小妞,你虽医术好,我也学过医,可是在这妇人病方面,毕竟还是有所欠缺的。这样吧,我们在京城寻一个擅长妇人病这方面的大夫,给你看看。这样,你也能安心些?”

“恩,但今天就算了,我不想出去,明天是太子登基的吉日,今天我还是呆在家中比较好。”

“好,等太子登基后。对了,宫中的太医,应该有擅长看这方面的,他们经常要为后宫的娘娘诊断。”

“对哦,我怎么没有想到,那就这样定了,等太子登基后……不行,不能叫太医,我和凤世子还没有大婚,我不想这事传得沸沸扬扬的。”

“……那就到时候在别处寻一个吧,你隐瞒了身份去看,应是不要紧。”阿夕沉默了半晌点头道。

“明天太子登基大典,你去吗?”

“我是县主,按理,我应是要去的,但是这次你知道的,会有危险,凤世子已经和皇上,太子殿下打过招呼了,不让我去。其实,我是挺想去看看那种大场面的,为了肚中的孩子,只好忍耐一下了。”说到这个,唐黛有些沮丧,能亲眼目睹古代皇帝登基的仪式,是多么难得啊,可是为了肚中的小宝宝,她没法任性。

“恩,不去也好,明天还不知道会怎么样呢,你这样子,就别去凑了那份热闹。”阿夕也赞成。

晚上,凤容若一身疲惫的回了安王府,在府中吃过晚饭小憩一晌,就起身去了将军府,他好几天没有见小丫头了,想她了,而且,明天……虽然一切都安排好了,他心中还是有半分的担忧,去抱着丫头睡,他就能睡着了。

睡得迷糊中的唐黛,感觉有人进了房间,上床后抱住了她,透着的凉意让她醒了。

“凤容若,你回来了?”唐黛伸手抱着凤容若,头埋进他的怀抱,因夜风吹的,他的怀抱有些凉。

“恩,睡吧,惊醒你了。”

“唔……”唐黛应了声,又闭眼睡着了,不一会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凤容若嘴角勾了勾,不去想了明天的事,闭上眼一会儿也睡着了。

第二日,唐黛醒来时,凤容若已经走了,唐黛起床洗漱,吃了早饭,看了看沙漏,还有一个时辰就是太子凤容莫登基的良辰吉时,也不知道现在宫中是个什么状况?

宫中,此时,已经经过几道程序,正由内侍扶着往金銮殿缓行而去的凤容莫,身着明黄龙袍,天子之装,底下的百官正准备着,等凤容莫坐上龙椅,准备着恭贺拜见。

凤容若依然是一身白衣,淡然的站在百官前面,面容淡定,只是他袖下微握的双手,却显示了他此时紧张,快了,快了,只要莫儿坐上皇位,受百官拜见,他的心就安定了,那些人想出手都晚了。

然而,就在担心的此时,却有一人走出队列,是凤容烨。

“慢着!”

百官安静,凤容莫听到这一声,脚下一顿,却是没有回头,缓了缓,又抬了脚步往前走去。

“太子殿下,当日,太医诊断出你此生不能生育,后只有神医县主一人,说她能治好。不管,能与不能,皇弟认为,你此时不宜登基,得等县主为你治好,众太医皆证明是真的好了,你才可以登基。否则,我凤南万里河山,交给一个绝子绝孙的皇上来管,你让众百官和黎明百姓做了何思?这岂不是要动摇了我凤南的根本,江山最后会落入他人之手?!”

当日太子宫殿中,唐黛如此说,并无人给了异议,凤容烨在此时却将旧事重提,明显是要将事情往大里闹,让文武百官,乃至天下百姓都知道他,当今的太子殿下,马上就登基为帝的人不能生育,让他出了笑话,以后登基就难了。想到这的凤容莫,脸色一白,咬了嘴唇,并不回头,继续再往前走,只静静的丢了句。

“我相信神医县主,父皇相信,天下的百姓也会相信,皇弟又是哪来的自信,认为我会无后,认为我管不好这凤南的江山?”

“哼,真等到那时候就悔之晚矣!”凤容烨冷哼一声,朝百官中使了眼色。

“请大子殿下三思!”魏远平出列,跪下高呼。

“请太子殿下三思!”

“请太子殿下三思!”

顿时,右相一派的官员全部出列,阻止凤容莫登基。

“来人!将这些不知所谓的老顽固给我围了起来。”

眼看凤容莫登基的吉时要过,凤容若冷冷的吩咐了声。顿时,一阵脚步声,百官周围被持矛带剑的侍卫围起。

“来人!我看谁敢?!”凤容烨大怒,随着他的声落,一批黑衣人飞来进来,也将众人围起,自己飞身朝凤容莫飞了过去。

凤容若淡淡的瞥了眼,并不着急,凤容莫的暗卫立即出来了两个,跟凤容烨对打了起来。凤容莫不管了身后打闹不休,依然在内侍的搀扶下,步子坚定的朝着皇位走去。

眼看凤容莫就要走上皇位了,凤容烨退出打斗,拍手也叫出了自己的暗卫,同凤容莫的暗卫打斗在一起,然后,按照商量好的,从怀中掏中一个信号筒,拔开,拉线,一缕红色的光焰冲上高空,几秒后,不远处,同样也升起红色的烟雾,这是动手的信号,对方回应了,一切按计划走,凤容烨眼中露了得意的笑,却是没有看见不远处,淡然而立的凤容若嘴角露了一丝讽刺的笑。

回信号的是他的人,他早派人去将凤容烨的人控制住了。

在打斗中,凤容莫已是走到了龙椅前,端然坐下,虽然走得艰难,但是还是走到了,除了先前跪下反对的人,其他百官立即三呼万岁,恭贺新皇登基,看着四处还在打斗不休,死去的人,身上鲜血淋漓的倒在那,不禁心中感叹,太子登基不易,是踏着鲜血走上去的。

而凤容烨看着自己的人越来越少,脸也越来越冷,为什么自己的人回了信号,却是没有动作?本是计划好,先找了太子不宜登基的借口,然后,这时候,另一拨人,去了皇宫后宫,将在皇宫中歇息的凤千君挟制到这来,逼宫凤千君亲自宣布他接替太子登基皇位,名正言顺,顺顺利利。

“别给我杀干净了,留几个活口做人证!”

凤容若冷冷的对着黑衣人大开杀戒的人道,现在与黑衣人打斗在一起,并不是禁卫军,而是天星楼的人。黑衣人武功高强,禁卫军无法挡住他们的杀戮,凤容若早就算到了,在天星楼的所有的人埋伏在皇宫内,只等一声命令。

他的话一出,顿时,最后几个黑衣人被天星楼的杀手点了穴道,被扔在一边。

“谢统领。”坐在龙椅上的凤容莫开了金口。

“末将在。”禁卫军统领立即上前听口谕。

“你的人可是围住了二皇子府和魏府?”

“禀皇上,已经团团围住,一只鸟儿也飞不出来。”

“很好!二皇子凤容烨,伙同右相魏远平,试图谋逆造反,阻止朕登基事小,竟敢再次向父皇伸了毒手,想挟制他废了本太子。朕下旨,先将二皇子凤容烨贬为庶民,关押在二皇子府。右相魏远平削去其右相的官职,降为庶民,打入天牢。贤妃削去其妃位,关押冷宫。参与此次的一众官员,先押往天牢。”

“是,末将遵旨。”

“凤容莫,你凭什么?你这皇位尚位坐热,就向自己的兄弟下手,岂不令众大臣,让天下寒心?!”

“呵……凭什么?凭我手上的证据。将证据呈上来,证人带上来。”凤容莫冷笑一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