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3章 怀上了多胎?!/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北皇宫,轩辕凌剑坐在书房中,翻着唐黛写的半部兵书,这本是拓印本,仙僧默的那本已经送到前线龙虎二位将军手中。

“皇上,一云求见。”黑衣美男禀报。

“恩,让他进来吧。”轩辕凌剑放下手中的书。

“属下参见皇上。”一云老道从外面走了进来。

“来有事?”

“禀报皇上,龙虎二位将军因为得了兵书的指教,这只半个月,就快打到大华的都城了。”

“恩,不错,很好!按这速度,不出一个月,我们便能征服大华,让大华成为我凤北的一部分。”

“但是这几天没有再往前推进,我们的士兵士与大华的士兵呈胶着状态,属下有些担心。”

“为什么出现了这种情况?”

“大华太子皇埔冰见情况不妙,亲自领兵上了战场,此人心思缜密,头脑聪明,作战有术,龙虎二位将军若不是得了奇书,否则不是他二人的对手。”

“在前世,可出现过类似的情况?”

“有过,那时候龙虎二位将军败得更惨,后来是皇上您带了属下一同去迎战才扭转了败局。”

“那你为何不早说?好早做了准备。”

“皇上恕罪,是属下高估了二位将军的能力,属下以为,二位将军得了奇书,能熟练运用,便能战胜那黄埔冰,但不想,还是要差些。”

“让朕想想,只是胶着,还可以坚持一些时间。凤南那边的情况如何?”

“凤南二皇子凤容烨夺位失败,太子凤容莫在凤容若的帮助下,已经顺利登上了帝位,凤容烨被软禁在二皇子府,贤妃被打入冷宫,右相魏远平被判死罪,秋后执行。凤容烨一派的官员,已被凤容若尽数扫除干净。”

“那她呢?她现在怎么样?”

“凤南皇位之争落幕,京城安静,所以,凤容若和唐姑娘已经定下吉日,下个月的五月初六大婚,这些日子,唐姑娘一直在将军府,不曾出府,安心待嫁。”

“一云,朕不甘心她嫁给那个虚伪的小人,让她被他蒙骗一辈子,我要将她抢过来,你有什么法子,能让我顺利将她带出凤南京城,带回凤北?”

“皇上,你……你真要……可是,现在凤北与大华大战在即……”一云听完轩辕凌剑的话,满脸的震惊。

“凤北与大华的战争,我们不怕,而且,五月初六也没几天时间了,等你想了法子给她抢过来,你就立即去大华,我相信你的能力。”

“皇上,属下没什么法子!”

“一云,你不用骗我,我知道你有!只是你肯与不肯罢了,我抢她回来,立即封她为后,这样,既能稳定军心,也让朝上众臣也不用每天在我耳边念叨让我娶后纳妃。那些老顽固,真的很烦人,你懂吗?”轩辕凌剑眼光如剑,看着一云,想逼他一逼。

“皇上……属下法子是有,可是……这样……”

“我就知道你会有,你帮我此次,这一辈子,你在凤北永远都是至尊至贵的那个,我许你一世尊贵!”

“……”一云沉默。

五月初六,是唐黛和凤容若的大婚吉日,按风俗,前几天凤容若与唐黛不能见面,各自在自己府中准备着,一个准备着嫁,一个准备着娶。凤容若虽然几天不见唐黛,就睡不着觉,抓心挠肺着急,但为了不惹怒母妃和未来的岳母大人,只得生生的忍了。

五月初五这天白天,李氏和宁未雨来将军府看唐黛,陪她说说心里话,顺便告诉他,唐绝也来到了京城,明天会跟着唐风一起来送她出嫁。

小侄儿长得已是很可爱了,被宁未雨牵着,在地上一拐一拐的走,嘴里乱嚷着姑姑,唐黛自自己怀孕后,见到小娃儿,心中更是疼爱得不得了,所以,小子要啥她给啥,宁求雨笑着说,要是小家伙在这住几天,准给唐黛的院子要拆了,唐黛这个姑姑还说拆得好。

“小妞,明天你就要出嫁了,有些话就是娘我不说,你亲娘王夫人也会同你说的。所以,娘不说别的,只告诉你,家中那些作坊都是你的,嫁了后是你的私产,我们不会要。”李氏拉着唐黛的手,有些不舍道。一旁的宁求雨也表示赞成的冲着唐黛点头。

“娘,我的东西够多了,家中的田地,作坊都归两个哥哥,我不要,不用给我。虽然大哥现在成亲了,但是他的傣碌不高,还是需要家中补贴补贴,我不会让他为了钱财成为贪官。我以前就说了,他只需要认真念书,考举,然后好好的做官,做个好官清官就可以了。三哥就更不用说了,他成亲都没有成,后面更是需要大量的银钱。”

“小妞啊,你说娘是修了几辈子,才有你去给我做了女儿啊?!娘知道你的脾气,我不跟你争了,要与不要,由他兄弟两个决定,我不说了。”李氏眼眶热热的。

“娘,能给你做女儿也是我的福气,别说这些生份的话了。啊。不管有没有出嫁,我都是一样的,不会改变什么,凤容若对我很好,你不用担心我嫁他了便没有以前的自由。安王妃,安王爷对我也很好,将我当女儿看待,我嫁过去后,只会有更多的人疼我的。”唐黛握起李氏的手,安慰她,知道她不舍得自己,还好自己有身孕的事,瞒住了她,要不然,更是要着急担心了。

“恩,恩,娘懂,娘知道他们都对你好,只是我禁不住不担心你。”

“小姐,阿夕公子来了。”小青走了进来。

“哦,阿夕哥哥来了,让他进来罢,正好我娘在这,让他进来说说话。”

“是,小姐。”

不一会儿,阿夕就走了进来,因为这些时间一直要在府中护着唐黛,阿夕很少出去,所以脸上的皮肤又恢复了白晰,今天穿着一件青色长袍,心中伤痕抚平,戾气也没了,又恢复了他以往温润如玉的气质,唐黛看了都眼前一亮。

“小妞,婶子,嫂子。”阿夕一一打过招呼。

“阿夕来了!恩,这些时间还不错,白了,也胖了些。”李氏看着阿夕,欣慰的点点头,在她心中,阿夕就是她的半个儿子,她盼着他像唐风,唐绝一样的好。

“整日的待在将军府,只吃不干活,肯定会胖的。”阿夕笑着开了玩笑。

“阿夕,你今天前面去哪了?娘来时,我让下人去寻你,没寻到你。”唐黛笑着问他。

“哦,我去寻了大夫,向他问问一些我在医术上不明白的事,所以才回来。”阿夕半真半假的回了,唐黛顿时听明白了阿夕的话,因为阿夕发现她的喜脉有异,一直在找这方面医术高明的大夫来为她看诊。

众人坐着,又说了一会子话。李氏对唐黛是千叮嘱,万叮嘱,才放心的同宁未雨一起回了唐府。阿夕等李氏走了,告诉唐黛他找在京城找到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想趁现在唐黛有空,带她去看看。

唐黛想着下午是没什么事,跟王夫人说了声,让小青驾车,戴了面纱,同阿夕一起,去寻了他口中的那个大夫。

为了避免有人认出她,唐黛让小青在医馆的不远处就停下马车,蒙上面纱,由着阿夕陪同,一起去了那家看起来不甚起眼的医馆,这么偏僻的地方,也不知道阿夕是怎么找到的?!

二人走进医馆,医馆中只有一个药童在熬药,没有看见其他人。

“小弟弟,你家师傅呢?”阿夕走上前问他。

“哦,公子,是你啊?你来过一趟,我记得你。我师傅去为一个妇人接生去了,说是那妇人难产,稳婆没办法,所以请了我师父去,公子可是有事?”药童抬眼,便认出了阿夕,像他这么好看的富家公子,他看一眼便能记住,爽快的回了阿夕的话。

“是的,我妹妹身体不是很好,想请你师傅看看,他什么时候能回来?”

“师傅出去已经有两个时辰了,应该快回来了。二位稍坐,我替你们倒了茶,稍等一晌,可行?”

“好,谢谢小弟弟。”

阿夕谢过药童,二人坐下,唐黛至始至终没有说话。药童也不问,一看这女子的穿着,便是富贵人家的小姐或夫人,她蒙着面纱,显然是不想有人认出她,但是那双眸子真好看,清澈灵动如水,眼珠似黑宝石般发着璀璨光芒。

二人再等了半个时辰,果然那老大夫回来了,袍角还染了点点鲜血,可见他去抢救的妇人,生孩子是有多危险,看得唐黛双瞳一缩,心中竟隐隐的有些害怕了起来。

“师傅,你回来了?有人找你看病!你去抢救的妇人怎么样了?可是还好?”药童起身朝那老大夫迎了过去。

“恩,还好,总算是母子平安!”老大夫嘴角带了欣慰的笑,唐黛无端被揪起的心,在老大夫的笑中,放松了下来,对这头发灰白的老人充满了好感。

“那是,我师傅就是厉害!”药童笑着拍了马屁,老大夫伸了布满青筋的手,摸了摸他的头。

“二位好,哪个要看病?”老大夫看了看阿夕和唐黛打了声招呼。

“老大夫好,我来过的,你可还记得我?这位是我妹妹,就是我与你说过的那喜脉有异的那位?”

“哦,是你啊,老夫想起来了,你这做哥哥真是宠爱妹妹,按理,这种事应该是她的丈夫来过问的。来,伸手,我替你看看。”老大夫认出了阿夕,笑笑,替唐黛诊脉。

半晌后,老大夫收了手。

“大夫,你可看出了是什么情况?”阿夕有些担忧的看着老大夫。

“呵……公子,你不用担心,应该替你妹妹高兴才是,以我以往的经验,你这妹妹应是怀了多胎,才会让你觉得喜脉有异。”老大夫笑着对阿夕道。

“什么?多胎?”阿夕惊讶,唐黛的手顿了一下,心中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这第一胎怀了多胎?还不是双胎。我去,有这样的吗?这是想折腾死她啊?!

“是的,不是单胎或双胎之象,至于是几胎,月数尚浅,我还不能判断,再等两月,你带着你妹妹再来一趟,我便能诊断出是几胎了。”

“啊!太谢谢你了,大夫,怪不得我只觉喜脉有异,却是诊断不出原因,老大夫你的确医术高明,晚辈佩服!”阿夕朝老大夫拱手行礼相谢,唐黛也忙起身,也施礼相谢。

“老大夫,这是你的辛苦费,晚辈先告辞,再过两月,让我妹妹再来你这走一趟。”阿夕起身,从怀中掏出五十两银子置于药柜上,再次谢过老大夫,带着唐黛出了小医馆。

老大夫欣然接下了这锭银锭,二人气质高贵,衣着华丽,并不是普通人家出来的,这出手就是五十两诊金,甚是阔绰,只怕是那女子怀中怀着的小姐,公子正是家人所盼,稀罕着呢。

二人上了马车,阿夕还在替唐黛欣喜,高兴着。唐黛却是有些沉默,一是因为那老者衣袍的血让她想起了唐华的难产,二是说她是怀的多胎,让她震惊得回不过神来,古代不像现代,现代医术高明,若是难产,直接剖腹产就好了,可是古代,一不小心就丢了命的,别人生孩子有她护航,可是她生孩子,有谁医术比她高?!

她有些想师傅仙僧了,也不知道他老人家现在在哪?是活着逍遥呢?还是像鬼僧般,寻了一处隐秘佳地仙逝了?!还有师兄,皇埔影也许久不见他了,大华正在与凤北打仗,也不知道师兄是在大华为他皇兄出力,还是回到凤南,去了飞来寺?

“小妞,你怎么了?你吓着了?还是不高兴?”

阿夕从欣喜中反应过来,唐黛这一路没说几句话,感觉异样,忙问了她。

“阿夕哥哥,我不是不高兴,只是有些担心,人家生一个孩子都九死一生,而我,却要……”

“小妞,不害怕,你有我,有家人,还有凤世子呢!我们怎么会眼睁睁的看着陷入危险不管,对不?不担心。”阿夕这才反应过来,唐黛在害怕,伸了手搂住唐黛安慰她。

唐黛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难道是患了孕妇忧郁症?这几天没有看到凤容若,她就心中慌慌的,提不起精神,一听肚中的孩子是多胎,更是担忧,她以前哪有这样的怕事和多愁善感?

“哦,那我不想了,我相信你们。”唐黛从阿夕的怀抱挣了出来,她习惯了凤容若的怀抱和他身上的味道,对别人味道有反感,哪怕是关心她的阿夕。

阿夕见她挣扎,放了手,想着等会要不要自己去见凤容若,告诉他这件事,让他明天大婚时得注意着点,而且,后面也得准备着,多胎,可真不是开玩笑的,生孩子是女人的鬼门关,这多胎是又多了几道鬼门关,而且,也不知到底是几胎啊?!真让人操心。

阿夕将唐黛送回院子后,想想还是要去趟安王府,虽然凤世子喜欢吃干醋,因为他常住将军府,看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但这种事情可不能开了玩笑,他不待见他,他也得去见他,提前和他说声,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世子,阿夕公子找您,说有重要的事告诉你。”

楚陌走到凤容若身后向他禀报,凤容若正在一脸喜色的在试穿大红的新郎服,虽然他早知道这个肯定能穿,而且也试过,但是他喜欢再试一遍,看它穿在身上的样子,明天小丫头看到了一定会喜欢,说他帅。

“他找我干什么?哦,不对,我几天没见到小丫头了,你让他进来,我正好问问她的情况。”凤容若习惯的吃了干醋,后一想,又吩咐了楚陌。

------题外话------

小仙女们,希望男女主的娃叫啥名字,为水莲提供提供建议,水莲是个取名废,怕自己取的名字难听,哈哈。有兴趣的小仙女在文下留言就好,男娃女娃的名字都可以,参与的都有小奖励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