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4章 大婚/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书房内,凤容若看着大剌剌坐在软榻上,翘着二郎腿的阿夕,周身冷气环绕,恨不得掐死他。

“小丫头好不?”凤容若。

“很好!”阿夕。

“她让你来,是不是她想我了?”凤容若。

“你想多了,是我自己来的。”阿夕。

“……,你自己来干什么?”

“自然是有事!无事,我来安王府干什么?你以为我喜欢看你啊?看着你那脸,我来气。”

“你是不是欠揍!有屁快放,没屁快滚。”凤容若。

“是你让我滚的啊,不想听算了,哼,我回去告诉小妞去。”

“你……我听,你说。”凤容若黑着脸,忍了气。

“小妞有身孕了!”

“这个我早知道,不用你告诉我。”凤容若冷哼一声,多事。

“她怀的是多胎,对于她来说,很危险,她很是担心害怕,你得多安慰安慰她,明天大婚自己注意点。”阿夕丢下这句,走了,要不是为了小妞,他以为他多想呆在这啊,呆在这看他的那张冷脸,他得少活十年。

“多胎?多胎!……阿夕……”凤容若被阿夕的话震得回不过神来,等他回过神,阿夕早离开了。

然后,楚陌只感觉一阵风卷过,他们家世子不见了。一阵风刮到将军府的门外的凤容若,看着灯火通明的将军府,顿住了脚,冷静了下来,不行,现在不能进去,要惹了未来岳父和岳母不高兴,他明天想娶小丫头就难了,苦逼的凤容若又卷回了安王府,准备半夜再去偷偷看了唐黛安慰她。

半夜,唐黛的小院中。

“世子,还是请你回府,不要进去了,小姐睡着了。”某暗卫。

“我只是不放心她,看她一眼就走。”

“不行,夫人让我们守在这里,就是因为你武功高,怕你偷偷来见了小姐。世子还是不要让我们为难,请回吧。”

“我就看一眼,真的,一眼!我就走。”

“一眼也不行,世子真要坚持,我立即去禀报夫人。”

“好,好,我走,我走,不看了行吧,你们不用去禀报。”

苦逼的凤容若拉着一张脸,飞身出了唐黛的小院,临走还是不甘心看了几眼,这辈子他都没有像现在这样憋屈过。罢了,忍忍吧,反正明天就看到她了。而且,从明天开始,他就可以开天抱着小丫头同睡同起了。

次日,大婚正日。

唐黛老早就被喜娘和小青一众丫鬟从被窝中给挖了出来,对于现在的她来说,是非常的不好受,眯着眼,任身边的人给她穿了衣服,洗漱折腾。

“小姐好漂亮啊!”

唐黛听着诗芫的一声赞叹,才缓缓睁开了眼,望了望外面,天色才刚亮,不禁心中一声哀嚎,她们这是几点钟就给她弄起来了啊?!

“小姐,你醒了,你看看你,这样装扮起来,多漂亮啊!”

唐黛听了诗芫的话,下意识朝镜中的自己看去,连她自己也不禁愣了下,不得不说,娘亲请的这个喜娘的化妆技术还是不错的,镜中的她,眉毛淡扫,却似远山,圆润的鹅蛋脸上,淡施了脂粉,白中透粉,一双灵动的丹凤眼,清澈如水,眼珠若黑曜石灵动发亮,直挺的琼鼻,红润的樱桃的小嘴,薄涂了红膏,饱满丰润,整张脸显得精致娇艳,奕奕生辉,头上高盘了长发,就差戴上凤冠,身上着大红嫁衣,外佩穿了缀着代表县主身份的黄色流苏霞帔,整个人看起来娇俏中透着喜气,喜气中透着端庄,唐黛瞬间清醒过来。

因为离吉时还有些时间,唐黛不肯早早的戴了凤冠,凤冠是凤容若为他准备的,赤金打造,上面镶嵌着红色的宝石,大颗粉色珍珠,正中间是一颗粉色的硕大的夜明珠,重量不轻,她怕戴得过早了,压得自己脖子疼。

小青怕她会饿着,在恭贺添妆的人来之前,端来了早饭,让她吃饱喝足,小姐可是有身子的人,可不能饿着她,管不了那么多规矩,喜娘看了也不多说,只是笑笑,装作没有看见,她是过来人,岂不知道新娘饿一天肚子的苦,而且晚上还得圆房,要折腾,苦的都是新娘。

吃过早饭,将军府就开始热闹起来,李氏,宁未雨,唐绝,唐风,李静,除了远在长安县的白次和唐华没有来,全都来了。

大学士府的外公,外婆,舅舅,舅娘,还有两个表哥,也早早的来了。上官府黄夫人更是早早的就来帮忙了,女儿嫁到将军府,女婿疼爱,公婆都好,小姑子唐黛就更不用说了,当初是她提的红线头,女儿过得舒心,上次回府看她都胖了,所以,她不自做了亲戚,能帮点啥帮点啥,当然,给唐黛添妆,那是必须的,除了给将军府的明面上的贺礼,还亲自来到唐黛房中,为她添了一个全赤金的头面,及全套首饰。

大家看着唐黛的装扮,个个惊叹不已,说她长得像娘亲,平日里不打扮,这一打扮,便打扮出仙子之姿来了,像个小仙女,小精灵般好看,和凤世子真是登对的一对新人。

外面,唐风,唐绝,阿夕,郑国几个早在那吵吵嚷嚷的,带着唐黛的庶弟,庶妹,郑明,郑叶在外面,说今天绝不会轻易的放凤容若进来,比武打不过他,那就吟诗作对,或者回对问题,还有要撒够了红包才让进来。

“小姐,公子他们在外说要为难凤世子呢,说回答不出问题,不呤诗作对,不给他进门。”小青从外面转了一圈回来,轻声告诉了唐黛外面的情况,抿着嘴笑。

“啊?真的,哪几个在?”

“全了,我们府中的,小姐你的大哥郑国,还有阿夕公子,郑明公子,郑叶三小姐,府外的唐风公子,唐绝公子,甚至还有你那侄儿,在那可有劲了。”

“哈哈……凤容若今天要惨了,那几个可是要文能文,要武能武,他一点也占不了便宜。”唐黛幸灾乐祸,一点也不心痛凤容若,看得小青和诗芫是嘴角直抽。凤容若要知道他被别人为难,唐黛还起了闹哄,真的要心痛得满脸泪。

“小姐,夫人来了。”诗苋进来,后面跟着王夫人。

“娘,你怎么来了?”

“娘舍不得你,过来看看你。”

王夫人红了眼眶,好不容易认回的女儿,这就要嫁了,再不能守在她的脚下了,昨晚,凤容若来时,王夫人才从唐黛房间里回去,一直陪唐黛说话,叮嘱她去王府后的事宜,要知道孝敬公婆,对凤容若好,总知,只有她想不到,没有叮嘱不到的。后来为了不影响唐黛睡觉,半夜还回了自己的院子。

“娘……”唐黛不知道怎么劝她才好。

“没事,我就想看看你,一会儿吉时到,若儿要来接你了,看着你盖上盖头,看着你上花轿,虽然娘不舍,但心里也高兴。”王夫人拉了唐黛的小手,不舍的拍了拍。

“孩子啊,记得将军府永远都是你的家,你要是受了委屈就回来,爹娘替你撑腰。”

“娘,凤容若对我很好,安王妃和安王爷也好,你不用担心,有其他人敢对我不好,凤容若会收拾他们的。再说,你女儿我也不是吃素的,不是谁都能欺负的。”

“好,好,娘放心。知道你这个性格,一般人还真欺负不了你,你欺负别人就不错了。”王夫人听了笑了起来。

“夫人,小姐,凤世子的花轿来了,快到府门前了。”诗芫走了进来,兴奋着一张小脸,今天小姐漂亮,世子也很好看,没想到穿着大红新郎服的凤世子俊美得闪瞎了她的狗眼。

“哦,那,快,叫喜娘,戴了凤冠,盖了盖头,做好准备。”王夫人一听,有些手忙脚乱。

“娘,不急。外面大哥他们在那拦着呢,有得好弄了,没这么快。”唐黛笑着道,王夫人重新坐下来,喜娘进来不急不忙的为唐黛戴了凤冠,凤冠一戴,唐黛整个人更是显得娇艳端庄,看得王夫人都晃了眼。

“我的女儿真是好看!”

“小姐还不是像夫人您嘛。”

诗芫嘴甜,接了王夫人的话头,王夫人笑了起来,看着唐黛有些晃神,如若看到那年的自己,那时候,她也若女儿般大小,也是着了凤冠霞帔,嫁进了郑府,嫁给了自己心中喜欢的人,这一转眼,女儿都要出嫁了,岁月不饶人啊!

将军府外,凤容若一袭大红喜服,胸佩大红花,骑在扎了红绸的枣红色高头大马上,后面跟着十六抬花轿,缓缓朝将军府门前走来。凤容若内心激动如敲鼓,脸上更是喜气洋洋。

下得马来,在将军府门前,走过红地毯,进了将军府,再随着红色的地毯走到流风碧月院前,本以为通行无阻止的他,却遭遇了精兵强将。

“凤世子,改口红包先拿来!”阿夕伸手。

“那你得叫了,才能给。”凤容若笑着道。

凤容若今天可以抱得佳人归,对谁都是满脸笑容,包括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阿夕在内,他给予的态度都是说话温柔,满脸笑,说话耐心。

“先给红包,看看大小再说。”阿夕坚持,其他的一众人都笑着看阿夕做了第一个为难凤容若的炮手,心中甚是快意,他们宠着的妹妹被他给抢去了,得好好为难为难。

凤容若笑着从怀中掏出了红包,除了备用红包上没字外,所以的红包上都写了名字,可见他是有备而来的,凤容若按名字一个个的分发下去,看得众人一愣一愣的,真是腹黑的家伙,心思缜密,原来早就知道他们要为难他啊,大家拿了写上自己名字的红包,互不打听,互不干扰,个个开心。

“你还真是有一套,哼。”阿夕咬牙齿切齿。

“承让,承让,现在可以改口了,恩?”凤容若的脸上笑成了一朵花。

众人无奈,妹夫,姐夫,一阵乱叫后,凤容若心花怒放,准备抬脚步进院子,但是又被阿夕拦住了。

“妹夫,我的妹子哪是那么容易就能娶走的?给一个红包可不算。老早就知道妹夫你惊才绝艳,这诗歌对子神马肯定拿手,而我这呢,虽然我不怎么会做,但是这唐风大哥,唐绝弟弟可是年少就中了秀才,自是个中高手,与他们比一比,若是你赢了,才会放行。”

“他们二人我自是知道的,我自己服输,但是我知道你武功不错,可以与我比上一比,要不,咱俩打一场?郑国大哥在边上做了裁定,你输了,就放行。如何?”凤容若牙痒痒,心中想找了机会教训阿夕一顿。

“我不跟你打,你是武神关门弟子,天下哪个不知,谁个不晓,我打不过你。你还是跟唐风大哥,唐绝弟弟吟诗作对就好。”阿夕头摇得像拨浪鼓,众人大笑。

“好吧!请出题。”凤容若无奈,只好笑着对唐风和唐绝道。唐风和唐绝也不心软,他是世子爷,今天不抓住机会为难他,什么时候有机会?!

“那妹夫你听好了,以我妹妹的名字,月和黛二字结合,做一首喜气的诗出来,要应景。”唐风笑着出了题。

凤容若想了想,吟了一首诗,他不过平日里不作诗填词罢,真要为难还是为难不了他的。唐风听了,感觉挺好,事实求是,声明可以过,没有继续为难。

接着是唐绝出了一副对联的上联给凤容若,让他对下联。

“化妆彩笔梦桃花。”唐绝。

“开韵香奁呤杨絮。”凤容若。

这对联对得极其工整,又喜气,唐风,唐绝几人一听,觉得甚是不错,放了凤容若进院子。

凤容若笑眯眯的看了眼阿夕,脸上得意洋洋,一脸的得瑟,看得阿夕直抽嘴角,此时的凤世子和那个冷面杀神不是同一个人,他可能是看到了一个假的凤容若。

院中唐黛的闺房内,知道凤容若已经进了院子在等唐黛出行,为免耽误吉时,喜娘给唐黛盖上了大红的盖头,王夫人则是忍着泪,郑国和一众人也撇下凤容若来到院内。

“吉时到了,郑小将军。”喜娘笑着对郑国道,唐风则心中酸酸的,有些失落,他看着长大的妹妹,却不是他背着出嫁。

“好,妹妹,上来吧。”

郑国蹲到唐黛的身前,唐黛趴上郑国的背,感觉到哥哥的背,很宽,很安全,很温暖,心里暖暖的。郑国则是心中难受,这是他第一次背着妹妹,却是背着她出嫁,他从小就爱背的那人,却是那个害郑府,自作孽而丢了性命的人。

郑国将唐黛背出了府外,凤容若早已从院中出来,等在了花轿前,见郑国背着唐黛过来,一起扶着唐黛坐上了花轿。

“妹夫,我妹妹交给你了,希望你以后一生善待她,你若是给她受了什么委屈,我不会放过你的,哪怕我打不过你,我也会拼了命。”郑国看着轿中的妹妹,心中难过不舍,叮嘱凤容若。

“大哥放心,我凤容若此生定会善待她,不会有任何异心。”凤容若保证。

“若儿,以后,希望你跟月儿过得和和美美的,我也就放心了。”站在一旁的郑柏,也是依依舍叮嘱凤容若。

“爹爹放心,我会的,我和月儿定会好好的过一生,不辜负爹娘的祝福。”凤容若看了眼已是哭得两眼通红的王夫人,继续下了保证。

“……”

唐风,唐绝,还有李氏,全都一一叮嘱过去,凤容若一一回应,才上了马,花轿启动,往安王府而去,坐在花轿人的唐黛将家人的关心,牵挂全都听入耳中,记在了心中,心中是满满的幸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