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大婚(下)/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容若满脸喜悦的接了花轿,走在回王府的路上,外面已是万人空巷,站在主街道上观看这一场盛婚大典。

凤世子终于娶亲了,娶了神医县主为妻,你看他,坐在马上,清冷的脸上都是掩不住的笑意,那是幸福喜悦的笑,那该是多高兴,多喜欢县主啊。

众人的赞叹和赞美,传到马上凤容若的耳中,他的脸上笑意更盛,传到花轿内唐黛的耳中,红盖头下是满脸羞涩的笑容绽放。

凤容若此时恨不得自己的眼光,能穿透轿帘看到唐黛的样子,想起昨天阿夕对他说的话,更恨不得这花轿走得快点,但是又怕颠到她,还得吩咐轿夫走缓一些,那些轿夫因为凤容若这个杀神在,哪敢不听了话,脚步放缓,走得是慎之又慎,生怕一不小心惹到了凤世子,他们的赏钱就泡汤了。

就在这时,远远的天边,飘来一朵七色的云彩,吸引了众人的视线,连凤容若都不禁看了两眼,那七彩云朵越来越近,人们才看清,那不是云朵,那是一只展着翅膀飞翔的七彩凤,那凤在空中高鸣了三声后,停在了唐黛的轿顶上,引颈高鸣三声,再张轿子绕了三圈后,才展翅而去。

看见这千年难见的奇事,万人惊讶无声,抬着轿子的轿夫停了脚步,凤容若也停了马,时空,仿佛在这一时刻全部停了下来,众人连呼吸都不敢大声,看着凤翩飞而来,又翩飞而去,目送它的离开,过了许久许久,众人才回过神来,凤容若也惊呆了,深吸了一口气,吩咐轿夫继续前行,此时人群高呼,有的人则低声议论。

“以前有传言,说护国将军府的大小姐身带凤命,不会是真的吧?”

“是啊,如若她真身带凤命,却嫁给了凤世子,那凤世岂不是……”这个声音低了下去,没有敢将下面的话说出来。

“我觉得就是真的,要不,为什么别人成亲时没有吉凤来贺,她成亲的时候,吉凤就来朝贺!我滴个乖乖,说不定她真是皇后之命啊!”

听了众人的议论,凤容若只淡淡一笑,不置可否,他与丫头怎么样,他们二人清楚。

经过这奇异之事后,花轿继续往安王府而去,停在了安王府门前,安王府已是宾客盈门,包括皇上凤容莫,太上皇凤千君都亲自来了。凤容若下了马车,喜娘请凤容若踢轿,没想到凤容若根本不理喜娘,自己亲手掀开轿帘,伸了手,牵唐黛出来。看得一旁的喜娘是一愣一愣的,曾传凤世子是个惧内的,果不其然是真的,这轿门舍不得踢不说,还亲自揭轿帘,搀扶下世子妃。呆愣一晌后,忙抬了脚跟在二人身后。

小青,诗芫,诗苋做为唐黛的陪嫁丫鬟,也跟在二人身后,随时准备侍候。凤容若自唐黛下轿后,就没有放开过她的手,一直到要三拜才勉勉强强不甘愿放开,众人见他这样,都开玩笑,笑话他起来,想不到凤世子还有这样的一面。安王爷和安王妃更是笑得合不拢嘴,人逢喜事精神爽,想着这儿媳娶回来了,肚中也已经有了,那真是是十二万个满意。

拜堂后,凤容若亲自送唐黛入洞房,在外面的凤容莫,欧阳清,还有来送嫁的阿夕,郑国,唐风一行,决定今晚一定要将凤容若灌醉,平时欺负不了他,今天多好的机会,往死里欺负。

“世子,你可以揭开新娘子的盖头了。”

喜娘在一旁告诉凤容若,凤容若哪要她说,等唐黛扶坐在喜床上后,就拿了喜秤,急不可待挑开了盖头,顿时一张娇艳精致的小脸露在他眼前,这让从未看过唐黛精致装扮的凤容若失神了,丫头真好看。

唐黛抬眼也看着凤容若,今天的他穿着大红的喜服,褪去了满身的清冷,俊逸的脸庞洋溢着幸福的笑容,温暖如阳,霎那间照进唐黛的心中,唐黛的心温暖满足,从今天开始,她就要和他,生死相随一辈子。

“世子,喝合卺酒啦。”喜娘提醒,旁边的小青和诗芫,诗苋见凤容若看着唐黛发了呆,不由都抿嘴笑了起来。

“哦,好。”凤容若回过神,端了喜娘递过来的酒杯,唐黛感觉到小脸被凤容若看得有些发烧,不好意思的也端了喜娘递过来的酒杯,与凤容若交杯一口喝下。

交杯酒喝完,喜娘吩咐二人,各自取了剪刀,在头上剪了一缕青丝,喜娘将二人青丝分开挽结,递给二人,收起,从此二人为结发夫妻,一生不离不弃。

凤容若怕唐黛累,又亲自为她取下头上的凤冠,解了盘发,唐黛的一头青丝似水倾泻而下,看得凤容若的眼眸暗了暗,好不容易敛了神,吩咐小青和诗芫侍候唐黛,为她端些吃的来,别让世子妃饿着了。然后才出了洞房,回到前面招待客人。

“小姐,世子对你真好,细心周到。”诗苋满脸的羡慕。

“那是,世子一直对小姐都好。”诗芫为唐黛高兴,接了话头,唐黛笑了笑。

“小姐,你想吃点什么?”小青因为知道唐黛的身体,关切的问她

“不用特别要什么,新鲜的蔬菜,一碗白米饭就可以。”唐黛的确饿了,肚中有几个宝宝吸收她的营养,她是一会儿就会饿。

“好,小姐,你稍等。”小青转身出去端饭菜。

唐黛吃完饭,洗漱好,凤容若都还没有回来,不准备再等了,她现在很是容易困倦,今天坚持了那么久,很是不容易,于是吩咐诗芫,诗苋,小青各自去歇息,自己也上了床,半躺着,边睡觉,边等凤容若。

而外面,宴席上,凤容若却被阿夕,郑国他们拖住了,为啥?除了唐风和唐绝不知道,阿夕和郑国可是知道内情的,凤容若这家伙不老实,竟然趁着他和小妞二人去凤北,让小妞有了身孕,哼,他今天就是想洞房也洞房不了,既然不能洞房,那就灌醉了事。

“妹夫,来,这一杯,我敬你,祝你和小妞白头偕头!”郑国站起,端了酒杯,凤容若满脸笑,仰头干尽。

“妹夫,来,这一杯,我敬你,祝你和小妞早生贵子!”阿夕站起,端了酒杯,心中暗暗咬丫切齿,肚中都有了,只等生了,而且还是好几个,这小子真是命好。凤容若依然满脸笑,仰头干尽杯中酒,只是却给了阿夕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妹夫,来,这一杯,我敬你,祝你和小妞美美满满一生,幸福花开。”唐风站起,也端了酒杯,凤容若依然满脸笑,脸不红,心不跳,再次干尽杯中的酒。

“妹夫,来,这一杯,我敬你,祝你和小妞喜结连理,从此二人相爱相敬一生。”唐绝站起,端起了酒杯,虽然凤容若比他大不少,但谁叫小妞比他小呢,这怎么着也得叫了妹夫啊。凤容若笑着,将杯中的酒再次饮尽。

“姐夫,我也敬你一杯,祝你和姐姐喜结良缘,美满幸福,安康。”郑明也端起了酒杯,敬凤容若,凤容若饮下。

“咱俩就啥也不用说,干就是!”欧阳清一双桃花眼泛着盈盈之光,抬起纤长的玉手,端杯相敬。

“……”

就这样,你一杯,我一杯,在众人快醉了时,凤容若这个百杯不倒的,也有了五分醉意,看着有些醉的凤容若,阿夕几个,更加来劲了。最后,宾客散去,这些人全部醉酒被扶到了安王府的客房中休息,而凤容若也被楚陌搀扶着回到了洞房。

听到动静的唐黛,立即起身,和楚陌一起将凤容若扶上了床,看已经醉得狠了,脸上满脸绯红,浑身酒气,唐黛无奈,拉过锦被给他盖上,就这样让他休息,楚陌出去,唐黛另拉了一条锦被替自己盖上,躺下,也闭眼睡觉。

翌日,凤容若醒来,睁眼看着大红的绡帐,大红的锦被,醒过神来,昨天他和丫头成亲了,只是昨晚,他被那帮家伙灌醉了,没跟她洞房,竟也没抱着她睡觉,完了,丫头要生气了!忙侧身往床里面看去,床里没有人,人呢?凤容若一愣,抬眼望外望去,大红龙凤喜烛尚未燃尽,天边才泛了鱼肚白。难道丫头已经起床了?

“丫头,黛黛?”凤容若起身,唤了两声。

“世子,你醒了?”小青推门进来。

“你家小姐呢?”凤容若问。

“恩?小姐不是一直跟世子在房间里吗?”小青被凤容若问得一愣,疑惑看他。

“楚陌!”凤容若朝外叫了声。

“世子?”

“世子妃呢?”凤容若再问了楚陌。

“恩?世子妃不是跟你在一起吗?”楚陌也被凤容若问得一愣,满脸的疑惑。

“昨天你们最后一次看到世子妃是什么时候?”凤容若看了二人的神情,心下一沉,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中升起,同时升起的也有从未有过的心内慌乱。

“世子,昨晚你喝醉了,客人走后,属下扶你进的房间,那时候世子妃还在,是她一起扶你上了床,然后,我就出来了。但,我出来后一直守在这,并未离开过,至始至终我没有看到世子妃出来过。世子,你的意思是,世子妃不见了?”楚陌大吃一惊。

“是,赶紧全府找人,看世子妃是不是出去散心去了,她出去,你们没有注意到。”凤容若一阵心慌,但是还是冷静的吩咐楚陌。

小青和楚陌,还有诗芫诗苋也来了,听凤容若这么一说,全都出去寻人,凤容若也赶紧进屋再寻找了一番,的确没有见到唐黛的身影,心中焦急不堪,难道她昨天因为他喝醉了,生了他的气?偷偷走了?她可是还怀着孩子啊。

半个时辰后,众人全部回来禀报,并未见到世子妃,凤容若知道坏了,肯定是有人在他的眼皮底下将她劫走了,可是凤容若自己都不相信,就算他喝多了点,也不至于别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人从他身边带走,而且,外面还有那么多影卫,暗卫,王府侍卫。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陌,将我们所有的的人放出去,包括天星楼的人,在京城全城搜寻。”凤容若想不通归想不通,但不敢大意,立即命人寻找唐黛。

“是,世子。”

站在一旁的小青和诗芫,诗苋,全是满头雾水,一脸的震惊,洞房花烛夜,小姐竟然失踪了,还是从凤世子身边失踪的,这意味着什么?!震惊后再忙着去帮忙找人。

到了新媳妇认亲敬茶的时候,安王爷和安王妃左等,右等,等人不来,想唐黛有身孕,应该会睡晚点,便命了自己身边的老嬷嬷来看看情况,若是唐黛起不来,就晚些去,他们不着急。

本以为悄无声息寻人的凤容若知道瞒不住了,自己去了前厅,悄悄向安王妃和安王爷禀报了此事,二人听了脸上一脸的惊骇,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凤容若,直到凤容若朝二人再次点头,二人才反应过来这是真的。

客房中昨夜醉酒的郑国,阿夕,唐风,唐绝,郑明,还有欧阳清一众人,醒酒后,正准备向安王府众人告辞,却敏感的发现了,安王府今天的气氛不一样,满府的喜洋洋的红透着凝重的气氛,于是众人来寻凤容若,却没有见到他,到最后才寻到安王爷和安王妃,安王爷和安王妃二人觉得此事不好隐瞒,若是寻到了人还好,没有寻到,时间长安王府无法说清,于是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众人,且让众人暂时保密,说不定马上就能寻到唐黛。

众人听了大惊,凤容若是什么人?安王府又是什么地方?唐黛竟能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众人焦急的同时,心情沉重,这一次,大家的感觉都不好,唐黛这一消失,不知道何时能寻到她?而且,她肚里还有孩子,这让知道内情的阿夕更是心急如焚,若不是凤容若带着人出去寻人去了,恨不得拉凤容若揍他一顿。他也是这世是最让人好笑的新郎了,竟然在新婚夜将自己的妻子给弄丢了,还不知道是为什么丢的?!

“郑国大哥,你先回将军府,让夫人和将军放心,小妞失踪的事暂时不要让他们知道,不到万不得已不要说。我和唐风大哥他们去找黛黛。”阿夕冷静的同郑国道。

“好,我必须回府,要不然娘亲又要急不得不得了。郑明,你跟大哥走,回去不要多话,知道吗?”郑国点头应道,带着郑明回将军府。

“我知道了,大哥。母亲不能急,她身体不好。”郑明懂事的应了。

此时,凤南国皇宫的小院内,轩辕凌剑看着一云老道吐着鲜血,脸色苍白如纸,心中愧疚不已。

“一云,对不起,我没想到我逼你会成这样。朕只是想知道你到底有多大的本事,没有忍住自己的好奇。”

轩辕凌剑没有管自己皇帝的身份,向一云道歉。

“皇上,你不要这样说,也不用道歉,这是属下愿意的,也是我的劫难,此次,我用了我的禁术,动了我最大的法力,没有身死已是最大的幸运了。只是,一云已成了废人,再也不能为皇上所用,帮不了皇上,以后,征服天下之路,只能靠皇上你一步步的去走,属下对不起你,皇上。”

“不管你以后能不能再帮我,我答应过你,我会给你朝堂的至贵,凤北的至尊,我绝不会食言。你好好歇息,我一会再来看你。”

“好。皇上,你去看她吧,我尽我的力量将她带来了,可能一会儿她就要醒了,后面,只能靠皇上你自己了!”一云虚弱的点头,闭上眼歇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