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欲封为后/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轩辕凌剑默默的走出房间,然后朝一云说的“她”那走去,他虽然做了无数的心理建设,可是,在这即将面对的她的一刻,他还是会茫然,犹豫,徘徊,不知道要如何面对她。

用温柔的态度感化她?还是用强硬的手段征服她?他要如何才能让她乖乖的听话留在他身边,做他的皇后?!

凤北已经迎来了繁华似景的春天,微风拂过,吹来了御花园的花香,花香深浓,天青云淡,骄阳放暖,芬芳朵朵,春光正好。

轩辕凌剑身长玉立,着明黄龙袍,气宇轩昂,妖娆似仙仙妖,迈着他的大长腿,穿过皇宫间的长廊,来到一座精美的宫殿前,却是近乡情怯,犹豫的顿住了脚,脑中思绪万千,袖下的双手微握,想了又想,深吸了一口气,再次抬起脚,沿着汉白玉玉阶缓缓而上。

华丽的宫殿内,唐黛做了一个长长的梦醒来,缓缓的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圆幔白绡账顶,身下,高枕软床,身上盖着的是明黄色的锦被。

这是哪?她还是在做那个华丽的梦吗?梦中,她骑上一只七彩的大凤,那大凤驮着她,降临在一座金碧辉煌的大型宫殿里放下她,然后对着她鸣叫三声后,腾空展翅而去。

唐黛挣扎着坐了起来,掐了自己的手心,痛!唐黛“嘶”的一声,这不是梦,她能感觉到痛。

那她在哪里?唐黛下了床,踏上鞋,这鞋也不是她的,是明黄色,上面绣着凤凰,唐黛一愣,明黄色?凤凰?这是皇后才能穿的。是谁给了她?

唐黛想想,还是踏着鞋子,站起。打量着房间,自己睡的这张床是一张大大的圆形床,床是金丝楠木做的,上面雕刻着龙凤呈祥,无声的说明了睡在这张床上人的身份,唐黛不由得皱起了眉。

古色古香的房间,所有的家具不是金丝楠木,就是梨花木做的,每一样上面都雕刻着精美的花纹,地上铺的是白玉玉砖,晶莹透亮,能倒映出自己的影子。

突然,唐黛打了个激灵,她不是又死了,再次穿越了吧?想到这的唐黛差点要出了一身冷汗,看着不远处的梳妆台上的铜镜,快速走过去朝镜中看过去,还好,还是她在这朝代的面容,不由松了口气,抹了抹头上的冷汗。

丝质睡衣袖口上的衣料凉凉的碰到唐黛的额头,唐黛更加清醒过来,这睡衣是她昨晚脱下嫁衣后,穿着睡觉的,衣服没换,那她现在到底在哪儿?为什么会从安王府的婚床上到了这陌生的地方?凤容若呢?小青呢?他们在哪里?

“有人吗?来人!”唐黛朝外面走去,外面还是宫殿的房间,处处华丽,金碧辉煌刺目,不由心生不安,停了脚,叫了声。

“唐姑娘,你醒了?饿了吧?来,吃点东西。”一个嬷嬷带着四个宫女走了进来,扶唐黛到桌边坐下,命宫女将吃的放在唐黛面前。

“你认识我?我这是在哪里?”唐黛听嬷嬷叫她唐姑娘,心中一喜。

“我并不认识你,是皇上说的,你姓唐,要叫你唐姑娘。唐姑娘,这里是凤北国的皇宫,你是我们皇上在外面救回来的,你来时昏睡不醒,还好你醒过来了。等你吃完了,我得去向皇上禀报一声,免得他担心你。”

“凤北国皇宫?那今天是什么日子?”唐黛一顿,凤北皇宫离凤南皇宫何其远。

“今天是五月初七。唐姑娘,这四个宫女是皇上派来侍候你的,我也是皇上派来的,你以后叫我安嬷嬷就行。”

“五月初七?!”唐黛大惊,怀疑的眼光看向安嬷嬷,至于后面安嬷嬷说的什么,她是一字也没听进去。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难道眼前这人在骗她。

“我要见你们皇上!”唐黛脸色一冷,既然她们骗她在凤北,那她就要见见轩辕凌剑,看看这些人到底是在搞什么鬼,骗她的目的是什么?

“好!你们四个服侍唐姑娘用膳,我去向皇上禀报唐姑娘醒来了。”安嬷嬷吩咐那四人。

“朕来了!”在外面听了半天的轩辕凌剑出声,缓步走进了宫殿。

唐黛听到轩辕凌剑的声音,抬头望过去,见果真是穿着一身明黄龙袍的轩辕凌剑,眼中现了惊喜,在这陌生的地方,看到了她熟悉的人,她还是很高兴,少了些害怕。

“是你!”唐黛起身,迎了上去,拉了轩辕凌剑的衣袖。

“是我!”轩辕凌剑看到唐黛眼里的惊喜,再看看她拉着他衣袖的手,却是误会了唐黛的意思,心中的徘徊和犹豫霎时烟消云散,老朋友一样回了两字。

“你们都下去吧,朕跟唐姑娘说说话。”轩辕凌剑吩咐那几个宫人,那些人退下去。

“这是哪?今天是什么日子?我怎么在这里?”唐黛再问了一遍前面问安嬷嬷的话,她急需要搞清此时的状况,醒来这么久,她感觉自己还在梦中一样,分不清现实与梦境。

“这里是凤北国的皇宫,是我居住的地方。今天是五月初七,你在这里,是我命人将你带到这里的。”轩辕凌剑沉默了半晌,如实的回了唐黛的话,他瞒不住她,他也不想瞒。

“……”唐黛睁大了双眼看着轩辕凌剑,半晌反应不过来,一脸怀疑的看着他。这个轩辕凌剑会不会是假的?

“走吧,我带你出去走走,你就知道我说的不假,我没有骗你。”轩辕凌剑知道唐黛没法一下子相信,起身,去房间的衣柜中拿了件黄色的长袍,亲手套在唐黛的睡衣外面,牵了唐黛的手,往外走去。

唐黛没有挣开他的手,因为此时的她还在震惊中呆愣回不过神来,任由轩辕凌剑牵着她,往殿外走去。殿内外,不时有宫女和太监走过,好奇的看着他们妖孽的不近女色的皇上,此时竟然牵着一个女子的手,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不由得在整个皇宫中炸响了惊雷般,个个惊得失了神,外焦里嫩。那个女子是谁?!

“那里是御花园,从这里走过去不远,是我居住的宫殿……”轩辕凌剑带着唐黛缓步而行,不时为唐黛介绍。

御花园百花齐放,彩蝶翩舞,闻着百花的香味,看着座座巍峨的宫殿,唐黛终于接受了现实,回过神来,安嬷嬷没有骗她,轩辕凌剑没有骗她,她的确是在凤北国的皇宫里。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醒过神的唐黛,狠狠的甩了轩辕凌剑的手,拿眼冷冷的盯着他,浑身紧绷,像只野豹,欲取猎物性命,喝其血,撕其肉,剥其皮。

“因为我不想你嫁给一个骗了你的小人。”轩辕凌剑没想到前一刻还柔驯如绵羊的女子,身上的气势突变,稍愣一晌后,启了淡粉红唇,淡定回答,未将唐黛身上危险的气势放在眼中。

“……,他是你的师弟,不是小人!”唐黛一噎,狠狠的辩护。

“他不配做我师弟,他竟然能……”轩辕凌剑怒,话未说完。

“我不管你是用了什么法子将我带到这里,但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太自私了,你有没有管过我的感受,有没有管过我家人的感受?有没有管过你师弟的感受?我这突然失踪了,他们该有多着急!”

“对不起,我这也是没有法子的法子,我若不这样,我怎么能阻止得了你嫁给他?!你又怎么会心甘情愿的跟着我来这皇宫?只要你愿意留下,我会马上派人去凤南通知你的家人。”

“轩辕凌剑,我已经嫁给他了,凤南的皇室玉碟上已经印上我的名字!还有,你休想我会妥协,我就是死也不会答应留下的!我一直敬你是凤容若的师兄,也一直敬你是个君子,但是为什么现在你要变得这样偏执?”

“死?呵……死对于你来说是简单。但是,你怀的可不是一个孩子,你是想带着他们一起死?宁愿不留下,也要让他们为你陪葬!”

轩辕凌剑听了,声音也变得冷了下来,想着早晨她到时,因为昏迷不醒,他害怕一云的法术伤到了她,派了宫中最好的太医来替她看诊,结果太医告诉他,她竟然有三个多月的身孕,而且还是多胎,这让他更加恨那个小人师弟,那个伪君子,表面一副清冷如谪仙的模样,却是背后里干着无耻的勾当,欺负她。

“你,你……知道了。”唐黛双瞳一缩,有些心虚,结巴起来。

“哼,现在知道心虚了?!正是因为知道,我才觉得我的决定是正确的,连最初的犹疑的没有了。你昨日才和他举行大婚仪式,你肚里却有三个多月大的孩子在,你说,他就是这样尊重你的?这就是他对待他的一生至爱的方式?这就是他的诚心?你就那样心甘情愿任由他欺负而不反抗?你愿意,我都不愿意!”

“我……他没有欺负我。”

唐黛被轩辕凌剑的连声诘问,变得语塞,解释苍白。

她要怎么样才能向轩辕凌剑解释,凤容若没有轻贱她,他们二人是因为有所因才会在大婚仪式前圆了房!她不能向他说天山的事,天山的事关系着天机,她不能泄露天机,否则她和凤容若会死无葬身之地。

到现在,她总算明白了轩辕凌剑为什么一改以前在她面前的君子形象,抢她来凤北皇宫,逼她留下,她想恨他让她与凤容若,家人生生的离开,但是,就是因为这样,她恨他却又恨不起来。

“你别替他辩解,我不信!走吧,回去吧,我现在不会逼迫你,也不会不尊重你,等你想通了,我们再好好谈谈。”

轩辕凌剑走在前面,带头往宫殿走去,这次没有伸手牵唐黛,唐黛沉默的跟在他的身后,想着要怎么样说服他,放她回凤南。现在,凤容若肯定急疯了,家人也肯定急疯了!她要怎么办才好,心中暗叹了口气。

此时,凤南的京城,凤容若派出的人,将整个京城翻了个遍,就差掘地三尺,可是还是没有看到唐黛的身影,凤容若一身疲累的回到了安王府,白色衣袍上沾染了灰尘,头发凌乱,脸色发白。

“若儿,还是没有消息?”安王妃心痛的看着一脸疲惫的儿子,问他,凤容若无力的朝安王妃摇了摇头。

“母妃,你说她会去了哪里?为什么她会不声中响的离开了?而且,还是选择在大婚夜这种时候。”凤容若已经要失去了理智,双眼猩红,脑中混乱一片,抱着安王妃,平生第一次滚下了男儿热泪。

“孩子啊,你不要太过自责,小妞是个命大福大的孩子,她,一定会回来的,我们一定能找到她。她肯定是被高人劫走了,小妞对你那么好,又怀着你的孩子,怎么会舍得无缘无故的离开你?!离开她拼了命都要护着的家人?!”

“高人?……高人!母妃,我想通是为什么了?!我进宫一趟。”凤容若听到“高人”,抱着安王妃的手一顿,脑中亮光一闪,松开抱着安王妃的手,试了泪,朝府外掠去。

第二日,盖着玉玺的皇榜,从京城张告天下,凤南国国师位置虚位以待,寻找法术,玄幻之术,五门遁甲之术高深的道人或是僧人为凤南国的国师。

凤容若告诉凤容莫,他要找个懂瞬间移动活物之法术高深的人,因为唐黛失踪后,不论是在安王府,还是在京城,京城往外的官道上,他没有找到任何的痕迹,那只能说明是有人请了法术高深的人,将小丫头直接从安王府的婚床上,他的身边移走了,但是皇榜中又不能明说安王府的世子妃被人劫走了,只能以招国师为名招到能人异士,一起寻找唐黛。

三日后,是三朝回门之日,凤容若不能不去,也没法继续隐瞒下去,于是打起精神,准备了回门礼,一个人去了将军府。到这时,王夫人才知道女儿不知失踪,听了郑国和凤容若所说,哭得晕了过去。

凤容若曾起誓,以死相护唐黛,可是现在却出现这种情况,这让他愧疚得想相跪谢罪,可是,他皇室的身份,却不允许这样做,他的膝盖就连太上皇都没跪过,凤容莫更是免了他的跪礼,郑柏和郑国怎么会让他跪下去。

凤北的皇宫内,轩辕凌剑坐在一云床榻前,蹙着眉,一云一看,就知道他在为唐黛的事伤神。

“皇上,你下了决心要封唐姑娘为后?”

“恩,可是她自那天醒来后见了我一次,到现在都不愿意看到我。唉……我是不是想错了?!”

“皇上,事以至此,你错也只能错下去。属下有件事一直瞒着你,但现在我必须跟你说了。皇上你命中凤鸾星星芒太弱,也就是说,皇上你命中的皇后与你之间缘份浅薄,在前世,你的皇后皇埔云,在嫁给你以后,只与你在一起过了两年,后因你占了大华国而郁郁不欢病逝,但,您与她感情甚笃,她死后,皇上你终其一生没有再封过皇后。”

“你的意思是朕封唐姑娘为后,她就会……”轩辕凌剑心中一惊。

“是的,皇上,您与她之间只有两年的缘分,你可以向她提条件,让她留在您身边陪伴您两年就好,一是两年足以慰皇上对唐姑娘的一片痴心执著,二是,她两年后就离开你,你便伤害不到她。”

“这……”轩辕凌剑犹豫,两年何其短暂!

“皇上,你不要不舍,你若是心中有她,必得要这样做。而且,您还要另赐她姓名,上皇家玉碟之时,用您赐的姓名方可,您所赐之名和生辰八字皆用您前生的皇后皇埔云的,唐姑娘被您封后,才能逃过两年之劫,否则皇上您的真心就是害了她,一云今天说出实情,就是不想皇上你以后后悔。”一云劝轩辕凌剑,并告诉他方法。

“果是如你所说,那也是没有法子的法子,想不到我与她之间的缘份竟是如此凉薄,是我贪心了!哎……”轩辕凌剑叹了口气。

“皇上,人各有天命,没有谁的一生能十全十美的!”

“好,我明白了。前世我的皇后两年就逝世,没有再封后,那我前世的子嗣如何?”

“这……”一云犹豫。

“让你说你就说,不要犹豫。”

“子嗣稀少!”一云为难的说了句,但并没有说真话。

“是稀少,还是没有?”轩辕凌剑直视一云的脸色,知道他不说真话。

“皇上,这世许多事情已经改变,你也不要过于执著前世的事,说不定你此世会子嗣繁昌。”

“我懂了!一云,你好好休养身体,虽然你的一身本事废了,可是你还有前世的记忆,在关键时刻还是能帮上忙,等你好些了,就去大华帮龙虎二位将军,实在不行,朕御驾亲征,既然开始了,便要走下去的。”

一云的回答委婉,轩辕凌剑岂听不出,前世的他,因为皇后没有为其诞下子嗣便亡,而他与皇后感情好,终其一生不曾再封后,纳妃,未有子嗣。

“谢皇上关心,一云知道了。”

轩辕凌剑从一云的小院走出来后,往唐黛现住的宫殿,历代皇后居住的地方走去。进了殿内,一如既往,唐黛将自己关在宫殿中,不见了他。

“参加皇上!”

安嬷嬷和侍候的宫人看见轩辕凌剑走了进来,忙见礼。

“唐姑娘呢?”

“在殿内,依旧闭着门不肯出来。”

“你们都下去吧,我去看看。”轩辕凌剑屏退众人。

“黛黛,开门,我有事与你谈,我知道你听得见我说话。”轩辕凌剑敲了紧闭的门。

“……”房中的唐黛坐在软榻上,听了轩辕凌剑的声音捂住耳边,好烦!逃,逃不掉,威胁,威胁不了。还死也死不掉,她不忍心肚中的孩子为她陪葬。

“唐黛,郑月,开门!”

“……”

“唐黛,你若是还想回凤南,就给我开门,否则,你这辈子就关在这里,哪也别想去。你别仗着我喜欢你,就以为我不敢对你用强的。”轩辕凌剑身上的气压变低,声音冷如寒冰。

“……”唐黛无语的火起,他大老远把她从凤南弄到凤北来,他还有理了,还跟她横。起身,将门大开,拿眼瞪着他。

“你用强啊?你除了用强还会用什么?哼。”

“呵……你开门就好,你不要生气,我俩好好谈谈,好不好?”轩辕凌剑看着唐黛气得无语的样子,反倒是笑了。

“除非你说你放我回凤南,其他的事,免谈。”唐黛拦在门口,也不放轩辕凌剑进屋子。

“进去坐着谈吧,在这谈怎么谈?你不累,我累。”轩辕凌剑绕过唐黛,径直走了进去,唐黛转身回去,不坐,站在那看着他,看他想耍什么花样!

“坐吧,你不用担心我会对你怎么样,就你一个孕妇我还下不了嘴。”轩辕凌剑鄙视看了眼唐黛的肚子,三个多月了,仔细看,能看出些出来了。

“……”唐黛。感情这人是来消磨她的,于是寻了个软椅,旁若无人的半躺下。

你下不了嘴正好,我也不用日夜防狼!

“说吧,你要什么条件才会放我回凤南?是让我替你打下江山,还是助你变富翁?”

唐黛淡淡道,她这几天想过了,轩辕凌剑有野心,若是她帮他快速打败大华国,说不定可以用这个条件,换自己的自由,也不违背她的初衷,战争本是打定了,快速结束战斗,减少士兵和百姓的伤亡也是好事。

“恩?都不是,两者我都不需要。”轩辕凌剑有些惊讶,没想到她这么快就反应过来,而且想出了法子来换她自己的自由,真是不可小觑。

“那是什么?爽快点。”唐黛不耐烦。

“我的条件两个。一。你安安稳稳的在这里陪我两年,不耍任何花样,做我两年名义上的皇后,你放心,我不会强迫你做你不愿做的事。二。生下的孩子认我为父皇,我会封他们其中的一个为太子,我不指定哪个,由你挑,以后来继承我的大统,但这一个在你回凤南时,不能带走,让他留在我的身边,收我来培养教育他。其他的孩子你都可以带走,我不会拦你。”

“轩辕凌剑?你是不是疯了?我有什么好?我不过是残花败柳,而且还有了孩子,你竟然要替别人养妻子,养孩子?我想不通你在想什么,看来,你的脑子真是坏掉了。”唐黛看着轩辕凌剑,惊叫出声,她真想看看他的脑回路是怎么长的。

“呵……残花败柳?我看着还是新鲜水嫩得狠!只要你愿意,我不介意的!不过,我是怎么想的,你不用管。你只要告诉我,这两个条件,你答应还是不答应,当然,你还可以想两天,不用现在立即就回答我。但是,拖也不行,只有两天时间,超过这时间,我的条件失效,而且,我可以告诉你,我会将消息单独放给凤容若我那好师弟,你说,他会不会想来救你回国呢,他会!而且,他会知道,他单枪匹马来皇宫抢你肯定不行,他会说服凤南的皇上,然后发兵,同我凤北大战,你想看到因为你,让两国发生战争吗?让百姓陷于水深火热吗?”

“你……轩辕凌剑,你卑鄙,你竟然拿两国的百姓来威胁我?凤北的百姓那也是你的子民!”唐黛咬牙切齿,恨不得上前抓花了轩辕凌剑的妖娆脸。

“对,我就是威胁,你又能怎么样?!真走到那一步,也只有这个能威胁得到你,因为,我知道你从来就是个善良的女子。”轩辕凌剑脸上现了妖孽般的笑容,一切尽在他的掌握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