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7章 被迫为后/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轩辕凌剑……你滚,我现在不想看到你。”唐黛气得站起,指着宫殿的大门。

“让我滚可以,我会立马滚。但两天后,我要听到答案,要不然,你就等着凤南和凤北开战吧!”轩辕凌剑也不介意唐黛的态度,丢了句,然后慢条斯理的出了唐黛住的宫殿,气得唐黛找了个软枕朝他的背影扔过去。

轩辕凌剑没有回头,软枕砸在他的背上,顿了下,也没停步,迈着妖孽的大长腿,稳稳的往外走去。

唐黛看着他的背影,咬牙切齿,扔了枕头,砸了摆瓶,推倒了椅子,宫殿内一片狼藉,众宫女进来,低着头收拾,不敢看怒火中的唐黛。

凭什么?凭什么她和凤容若的孩子要给他做了儿子,要叫他父皇,难道他自己生不出来吗?!整个凤北国,想为他生孩子的人多的是!死变态狂,死变态狂,我掐死你!唐黛蹂虐着手下的软枕出气,仿佛那就是轩辕凌剑,恨不得撕碎他。

轩辕凌剑听着身后殿中传来“乒乒乓乓”的砸东西的声音,嘴角勾起,气出完了也好,免得她将自己关在屋内,生闷气,伤了身子,伤了肚中的孩子,虽然孩子不是他的,是师弟那个小人,但他毕竟是他师弟,他再怎么不对付他,同门师弟的身份是无法改变的。

半个月后,一切按着轩辕凌剑的计划进行,唐黛躺在宫殿内中挺尸,依旧不理了轩辕凌剑,而当轩辕凌剑的皇命下达后,不论是朝堂上,还是后宫中的太后,公主轩辕至丽都对未封后,就先住进了皇后宫殿中的女子好奇,并若有所思。

但因为唐黛闭宫不出,又加上轩辕凌剑保护得好,哪怕是太后,下了几次懿旨,都没能召去唐黛,每次懿旨一下,轩辕凌剑立马出现在太后的宫殿内,气得太后在宫中大发了几次脾气。所以,到封后时,没人知道她的真实面目,长成何许样,又是何许人?

今天就是封后大典,轩辕凌剑派了几十个宫女过来侍候唐黛,一大早就要将唐黛从床上弄起来沐浴更衣,唐黛正好眠,又是被逼迫的,心中甚是不愿,窝着一肚子火,最后对着安嬷嬷和众宫人发了火,发完火,再往床上一躺,不理众宫女跪一地,怎么着也不起床。安嬷嬷没法,只好去向轩辕凌剑禀报求助。

正忙着的轩辕凌剑听了安嬷嬷的汇报,无奈的伸手按了按眉心,这女人还真是难对付,随着安嬷嬷,来到唐黛房内,看着蜷缩在床上,眯着眼睡得正香的她,心里轻轻抽痛一下,再一次怀疑自己是不是做错了,她现在怀着孩子,正是需要家人陪伴的时候,却被他抢到这陌生的宫殿中来,心中的火气也消散了,语言变得温柔下来。

“黛黛……你醒醒!起来,今天是封后大典,不能误了吉时。”轩辕凌剑伸手推她。

“我要睡觉,别打扰我,我管是什么典,你要封,你封去,我反正是不会去参加。”

“黛黛,你们不能言而无信,既然你答应了我的条件,你就得配合我,哪怕是演戏,也得演下去。”

“你走……我不想见到你。”唐黛火大,粥蛮横。

“你想让我用强?!”

轩辕凌剑耐心用尽,声音一冷,伸手,连着锦被一把将唐黛抱起,快速走到宫殿内的浴池旁,浴池中,宫女已放满了温度适宜的热水,上面洒着芬芳的花瓣,发出淡淡的幽香。

“轩辕凌剑,你个大变态,你放我下来!你放我下来……”半醒的唐黛,感觉自己被人腾空抱起,心里一空,睁眼一看,是轩辕凌剑,她连着被子,被他抱在怀中,不禁大吼。

旁边的一众宫女,看轩辕凌剑黑着脸,被中的女子不怕死的叫了皇上的名讳,还骂他大变态,吓得全都跪倒在地,颤抖着,深怕惹怒了皇上,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连着她们一起宰了。

“是你招惹我的,我说过,你留下来,就得乖乖的。”轩辕凌剑话落,合着锦被将唐黛扔在了飘满鲜花的浴池中,并顺手拉起锦被,唐黛整个人掉入水中。

“啊!啊,啊……你个死变态,你走开,走开……”唐黛被水一浸,立即清醒过来,发现自己人已经在水中,身上的睡衣已经湿了,裹在身上,原形毕露,轩辕凌剑站在池边黑着脸,一双细长的桃花眼像利剑般盯着她。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来人,替皇后沐浴更衣。”

轩辕凌剑冷哼了声,转了眼光,吩咐跪在那的安嬷嬷和宫女,抬腿离开,不再看了唐黛。

见轩辕凌剑走了,已经清醒的唐黛,看了看身上的湿衣,只好脱了下来,坐在浴池里沐浴,沐浴后,沉默着任由宫女和安嬷嬷,给她着了皇后的明黄正装,长袍的尾部威严的拖曳在身后,头上,高盘了长发,戴着代表皇后身份的九凤步摇。

“皇后娘娘,你这样打扮真是好看,怪不得皇上那样宠爱你,你骂他,他都不生气。”安嬷嬷看着大装后的唐黛,感觉惊艳得逼眼。

“他就是个死变态!”唐黛气呼呼了回了句。要娶皇后,天下女子多的是,为什么偏要强逼她,不是个死变态是什么?!

“这……皇后,你不能骂皇上,万一惹怒了他,你在这宫中的日子就不好过了,你要知道,觊觎这皇位之位的人,可不少。”安嬷嬷手顿了一下,劝唐黛,皇上将她配给了皇后,她也皇后能永远得宠。

“你们怕他,我可不怕他,哼。”唐黛依然冷哼一声。

“……”安嬷嬷。

唐黛是闹也闹过了,骂也骂过了,但是依然没有阻挡封后大典的到来,一天折腾下来,带着身孕的她,虚弱的回了宫殿,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轩辕凌剑知道她是累了,过来看了后,命人不要打扰她,让她歇息,什么时候醒了,什么时候给她准备晚膳。

太后的宫殿里,太后高坐在上座,左侧是二皇子轩辕惊雷,右侧是小公主轩辕至丽,轩辕凌剑站在宫殿的中心,上面的三双眼光,全都看着他。

因为,在封后大典上,轩辕至丽看到了唐黛,虽然轩辕凌剑为她另赐了名,皇埔云,并给的身份是大华的庶公主身份,但轩辕至丽一眼认出了,她就是凤南的世子妃,护国将军府的嫡大小姐郑月,而不是什么大华的庶公主,并将自己的疑惑告诉了太后,这让太后不由得大怒,找了轩辕凌剑来质问,问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皇帝,你到底是想要干什么?我听至丽说,现在的皇后竟然是别人妻子?!”太后恼怒,没有叫轩辕凌剑“剑儿”,而是叫了皇帝。

“母后,你相信至丽,就不相信皇儿?她不是别人的妻子,是皇儿的皇后。”轩辕凌剑没将几人的眼光放在心中,淡淡的回了太后。

“哀家从未知道大华国有公主之说,据说,大华皇帝生了五子,没有一个公主,你这公主又是从哪冒出来的?”

“那是大华的皇后没有生公主,大华的一个妃子,却是生了一个公主,但因那个妃子身份低下,生了公主后就死了,这个公主也没人知道她的身份,皇儿命人攻打大华时,无意中救到逃出皇宫的她,知道了她的身份,便带了回来。皇儿喜欢她,并让她怀了身孕,所以,我必得给她一个身份。”

“什么?她怀孕了?!”

太后又是一惊,眼中却是很快的闪过厉光,虽然只是一转瞬,但是却是让轩辕凌剑捕捉到了。母后一生,生了两子一女,轩辕惊雷,轩辕至丽和他三人,却甚是偏疼轩辕惊雷,若不是他是长子,又得父皇喜爱,恐怕这江山,母后会让轩辕惊雷坐也不一定。

“是,母后,她怀了我的孩子!所以,以后你还是不要说她不是儿臣的皇后,是别人的妻子,这让皇儿的脸往哪搁?又让皇家的脸往哪搁?”轩辕凌剑淡淡道。

“可是,皇兄,这神医县主,郑府的大小姐,没有人比我更熟悉了,皇后跟她长得是一模一样,我怎么会看错?而且,二哥与她也是有一面之缘的,二哥也说就是她!”轩辕至丽坚持。

“是的,我也觉得就是一个人。”轩辕惊雷证明。

“这世上相像的人多的是,你们都认错了,不是她!而且,就算是她,又怎么样?我轩辕凌剑想要的女人,任她是谁,也逃不过!”轩辕凌剑声如千年寒冰,眼如利剑,从殿上的三人身上扫过,冷冷道。

“你……你个孽子!你怎么能这样说?若是她是别人妻子,身子已不干净,怎么配做我凤北的皇后?这是辱没皇室之事,你不懂?!”

“好了,母后,我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你还是好好的呆在宫中,多多烧香拜佛,求菩萨保佑你的皇孙安康的降临到这世上吧。皇儿告退。”

轩辕凌剑再次说了句,转身离开了太后的宫殿,走出宫殿后,想想还是往唐黛的皇后宫殿走去。今天他利用黛黛的身孕之事,试探了母后的态度,果不其然,母后是不想他有子嗣的,这怕也是前世,他没有子嗣的原因之一吧。

“参见皇上。”

轩辕凌剑走进殿内,安嬷嬷上来拜见。

“皇后呢?”

“皇后今天累狠了,又加上怀着孩子,到现在都没睡醒。”安嬷嬷回了。

“恩,让她睡吧,醒了后再给弄些合她胃口的饭菜。以后皇后的饮食,我全托给你,不要过他人之手,懂吗?”

“是,老奴明白。”

“我还会再派两个贴身会武功的宫女来保护她,你做到心中有数,不要让她发现了心下不安。我不能让她肚中的孩子有一点差错,若是出事,我会让你们所有的人陪葬。”

“是,老奴定以性命相护。”安嬷嬷听了轩辕凌剑冷厉的声音,身子一抖,立回他。

“起来吧。你是宫中的老人,又是我的人,我相信你。”轩辕凌剑说完,起身出了宫殿。

“谢皇上对老奴的信任。”安嬷嬷起身,对轩辕凌剑的背影说了句,眼中光芒大盛,皇上相信她,她必会对得起他的信任!

第二日,唐黛的身边就多了两个武功高强的宫女,虽然隐隐的感觉到了什么,但是不多问,她不过是这皇宫中的过客,她只要肚中的孩子平安就好,别的,她一概不会过问。

“皇后娘娘,你这样常呆在宫中不出去,对身子不好,更对肚中的皇子不好,你还是出去走走吧?”安嬷嬷看着唐黛发白的小脸,劝她。

“恩,我知道了,那你们带我出走走。”唐黛本身是大夫,又是从现代穿越过来的,哪会不懂,她不过是不驼鸟心态,不想出去碰到轩辕凌剑,还有那些心怀不轨的人罢,于是答应了安嬷嬷。

“是,皇后娘娘,这天气暖和,老奴陪你出去,到御花园中走走。”唐黛在安嬷嬷的带领下,后面跟着那两个新来宫女护着,往御花园走去。

“皇后娘娘,以后你在宫人面前,要自称本宫,不能称我,免得别人瞧不起皇后娘娘您,连带着皇后肚中的孩子也瞧不起,认为皇后是烂泥扶不上墙。老奴知道皇后你并不是不知道,只不过是为了跟皇上怄气才故意这样做的,但是,你要在这宫中活下去,就得得了皇上的宠爱,否则那后果,不用我说,聪明如皇后您,也是知道的。”安嬷嬷见唐黛脸色今天缓和了些,说出心中藏了许久的话,她也是为了皇后好。

“安嬷嬷,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但是我不介意别人的眼光,你不用担心我。”唐黛摇了摇了头,依然自称我,她只是轩辕凌剑名义上的皇后,她不会称本宫来落实自己的身份。

“……”安嬷嬷见唐黛坚持,也不再劝,希望皇后有一天能想通,这宫中,没有皇上的宠爱,是要被人欺负死的。现在别人不敢动手,就是心怯皇上,怕他的龙庭之威。

“你出来了?是该出来走走,多走走对孩子好。”轩辕凌剑的声音从几人身后传来,安嬷嬷几个立即恭敬行礼后,立在远处,等着侍候。

“关你什么事,不要你假好心!”唐黛瞥了轩辕凌剑一眼,想到封后大典那天,他直接把她扔进了浴池,心中就来气,恨恨道。

“呵……你看我哪像假心?我是真心关心你的。你可以跟我赌气,但是,你不能伤了自己,伤了肚中的孩子,知道吗?”

轩辕凌剑一脸的温柔,轻柔的语调,让唐黛抖了抖,这不知道的看到轩辕凌剑这模样,真以为他是慈父贤夫,她肚中的孩子就是他的,这感觉让她很不爽,她的孩子是凤容若的,凤容若的!

只是唐黛不知道的是,轩辕凌剑这关心五分是真心,还有五分,真的就是做给那些怀疑唐黛身份的人看的,他就是要告诉他们,她肚中的孩子就是他的,谁要敢动她,那就是诛九族的大罪。

远处的安嬷嬷,见皇上这样宝贝唐黛和她肚中的孩子,心中替唐黛安慰。那两个宫女则是星星眼的看着半仙半妖孽的皇上,心中羡慕唐黛,也不知道皇后娘娘是几世修来的福气,被皇上捧在身手心中疼!

“虚--伪!”

唐黛看那几人脸上的表情,岂不知她们是在想了什么,气得磨了一阵后槽牙,从唇中挤出两字。然后转身,将轩辕凌剑抛在身后,往前走去。轩辕凌剑嘴角弯起弧度,不再逗了她,默默的跟在唐黛的身侧,陪她赏花看风景。

就这样二人默默走了一段路,唐黛转身,瞅瞅不远处跟在身后的安嬷嬷和两个宫女,一双清澈的凤眼瞪轩辕凌剑。

“不许跟着我!你走,你再跟我,我就不逛,回宫把自己锁起来。”唐黛出口威胁,她刚刚好像看到了轩辕至丽的身影在前面,她是她在这宫中除了轩辕凌剑外唯一熟悉的人,她想见见她,于是撵轩辕凌剑走。

“好,那我走了,你慢慢逛。你们过来,陪着皇后娘娘,不得有任何闪失,否则唯你们试问。”轩辕凌剑没有跟唐黛争论,瞥了不远处花荫下藏着的人影,不动声色的吩咐了安嬷嬷三人,然后抬腿离开。

“咦?这么好说话?一赶就走!”唐黛嘀咕了一句,不管走远的轩辕凌剑,往她刚刚看到的身影那走去。

走了不远,唐黛朝四周看了看,她明明看见了轩辕至丽的身影,这一会跑哪去了?人呢?

“拜见皇嫂!”轩辕至丽的声音从唐黛背后的树荫中传来。

“真的是你,我就说很像你。”唐黛惊喜。

“真的是你,我就说我没有看错。哼,皇兄还不承认。你们走远点,我要同皇嫂说话。”轩辕至丽见果然是唐黛,挥手要屏退安嬷嬷三人。安嬷嬷和那两个宫女却是紧紧站在唐黛身侧,眼睛看着唐黛,身下未动。

“你们退下吧,不走远就是,放心,小公主和我是熟人,她不会对我不利的,我只是想与她说说话,说完我就唤你们。”唐黛知道没有她的发话,几人不会离开,于是同三人道,三人才退出百步远,眼睛却是没有离开唐黛,警醒的看着她所处的方向。

此时,凤南的皇宫中,只听一声喝斥,一个着了道袍的道士连滚带爬的从殿内滚了出来,抹了头上的冷汗,像软脚的虾子,跌趴撞撞的往外逃去。那凤世子太可怕了,比他身边坐着的皇上还要可怕。

凤容若双眼猩红,头发蓬乱,眼下青黑一片,胡碴醒目的刺在脸上,身上的白衣,灰尘不净,半个月,日夜想法寻找,衣不解带,未换身上的衣裳。

刚刚被他轰出去的道士,已经是这半个月来,他看的第一百个人了,可是这百人中都是些草包,要么根本不会法术,要么懂得浅显,根本不符合他的要求,这让他怒火大盛。

“哥哥,你还是眯眼歇一会吧,你看你的眼睛都红了,你这半个月来衣不解带,就是铁打的也吃不消啊。”凤容莫看着凤容若颓丧的模样,心疼的劝他。

“不了,我睡不着。下一个吧。”

凤容若摇了摇头,他现在满脑子的都是唐黛,一闭眼就做噩梦,梦中唐黛对着他哭,说他不去救她和孩子,一想到她怀着孩子不知所踪,他就心痛得喘不过气来,恨自己一时高兴的忘了形,大婚夜喝醉,让人趁机带走了她,都是他的不是。

“宣下一个。”凤容莫抿了抿嘴唇,宣下一个觐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