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8章 告密,师兄弟反目/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北皇宫。

轩辕凌剑黑着脸,气冲冲的走进唐黛住的宫殿,屏退众宫女,一双细长的桃花眼瞪着唐黛,仿佛要将她盯住个洞才罢休,若是眼神能杀人,此时唐黛已被轩辕凌剑千刀万剐。

唐黛撩起眼皮,淡淡瞥了他一眼,又低下眼皮,绣着自己手上为肚中孩子绣的小肚兜。

“唐黛,你就这样想离开我?!说好的,你安安静静的陪我两年,我就放你回去。我是哪里不如他?啊?你竟然想千法设百法的要逃离皇宫。”轩辕凌剑一脸怒气。

“原来你一直派了人监视我!”唐黛的手上没停,继续在小肚兜上穿针引线,淡淡的应了句。

“我……”轩辕凌剑一噎,闭嘴。

“来人!”半晌,轩辕凌剑对外怒吼了声。

“皇上,有何吩咐?”安嬷嬷快步的走了进来。

“去,将轩辕至丽给我叫到皇后宫中来。”轩辕凌剑气急败坏,没有叫公主,直呼了轩辕至丽的姓名,唐黛的手一顿,手上的绣花针刺进手指,痛得她暗嘶了一声,将手指含进嘴里。

轩辕凌剑看到她手上冒出的血珠,心中瞬间有些不舒服,但是想到二人在他身后密谋要离开皇宫,他就眼中冒了火,暗哼一声,移开眼,装没看到。

这两个人,一个是他的亲妹妹,一个是他最喜欢的人,合起来算计他,他哪能不发怒。

很快,轩辕至丽就被安嬷嬷请到了唐黛住的宫殿,不知道自己的皇兄寻她何事,心中忐忑不安的走了进来。

“皇兄!”轩辕至丽嗫嚅的叫了声黑着脸坐在那的轩辕凌剑。

“跪下!”

“皇兄……”

“跪下!”轩辕凌剑再次冷喝,轩辕至丽看了唐黛一眼,看她的神情,明白二人商量的事暴露了。

“你为了让自己心爱的人不伤心,就来狠狠伤皇兄的心?居然要帮着她回凤南。她现是你的皇嫂,是我的皇后,与那个人已经没有任何关系。看来,我是白疼你一场了,你当时蠢得不可救药,非要嫁给凤容烨那个蠢货,我怕你受到牵连,借父皇驾崩的时机,将你接回凤北保护起来。你若是觉得在皇宫的日子过得太逍遥,我不介意将你亲手送回凤南,陪那软禁在二皇子府的蠢货。”

“皇兄,我没有……凤世子现在娶了县主,我已经没有那个想法。我只是觉得皇兄你欺负人,将她囚禁在凤北的皇宫里,远离凤南。我曾经也是这样,远离故国,能体会到思念亲人的苦,所以我才会想帮帮她,不是有意要跟皇兄你做对的。”轩辕至丽眼中含着泪,急急辩解。

虽然她的确是不想凤容若因为唐黛失踪着急,可是打死她也不能在轩辕凌剑承认。

“轩辕凌剑,你不要对公主发了脾气,是我求她的。我想凤南,我想家人,想凤容若,我想回去!你走吧,我累了。”

“来人,公主为出嫁之女,长期呆在皇宫不合礼数,着其立即搬出皇宫去公主府居住,无诏不得离开公府,进宫。派人看着公主,不得私下与外人联系。”

“是,皇上。公主,走吧,随我出宫。”轩辕凌剑身边的黑衣美男立对轩辕至丽道。

“皇兄,你竟然为了此事要赶我出宫,软禁我,你就不怕我通知凤容若?!”

“你已经没有这个机会了!带走。”轩辕凌剑冷冷道。

“轩辕凌剑……你会后悔的。都滚吧。”唐黛看着跌坐在地上的轩辕至丽,心中觉得过意不去,但是又没有办法,起了身,去了自己的卧室,随他们怎么闹。

走进卧室后,立握了双拳,轩辕凌剑果真不相认她,暗中派了人监视她,这结果是她的意料之中的,她对不起轩辕至丽的好心,但是,她希望这事一闹后,宫中的另一个人会明白过来她的身份就是凤南的安王府世子妃,并不是轩辕凌剑给的身份,然后能帮到她,她在赌他的贪心!

轩辕至丽被黑衣美男带了出去,送去了公主府,轩辕凌剑默默的看了眼紧闭的门,双手紧握,也往宫外走去。

不久,另一处的宫殿内,轩辕惊雷看着眼前向他禀报的人。

“你是说皇妹被皇上叫到皇后的宫殿后,就被皇兄命人送出了宫,强送到公主府去了?”

“是的,二皇子,属下没搞错。皇上也没遮着掩着,听宫女说,皇上大怒,立即就送走了。”

“这就对了!我要写封信,你秘密送到凤南,亲手送给安王府的凤世子。这封信你要用性命守护,不能落入他人之手。我要趁皇兄没有反应过来前,送过去。今天皇妹做的事,提醒了他,等他反应过来,我这信就送不出去了。”

“是,二皇子,奴才知道了。”

一晌后,凤北二皇子轩辕惊雷写了一封秘信,并盖上了他的私人印鉴,以示这封信的内容是真实有效的,他没有骗凤容若。

一个月后,呆呆坐在书房中想着唐黛的凤容若接到楚陌的禀报。

“世子,府外有人要见你,没说他自己的身份,他要他要亲自见到你才说。”

“让他进来,不要带他来书房,带到待客厅。既然要亲自见我,必定是要事。等他进来,就知道他的身份了,进府的路上看顾好,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是,世子。”

楚陌亲自带着来人进了安王府,盯着他,发现他很老实,进安王府后并不左右观看,只低着头走路,衣着打扮甚是普通,也不知道是哪的人,找世子是干什么的?这些时间,世子妃失踪了,世子的脾气也越来越不好,越来越冻死人,只愿他是真的有事,要不,他不能保证他的脑袋还能保得住。

“世子,他来了。”

二人走进待客厅内,王府的下人都被凤容若屏退了,只有他一人坐在那等着。

“恩,说吧,找我有何事?”凤容若扫了来人一眼,心中立即有了底,此人穿着看上去很普通,但是却是个高手,看气质也不是哪家公子少爷,那定是个奴才,他背后的人不可能普通。

“这是我主子,让奴才亲自送给凤世子您的。”那人恭敬的走上前,从怀中掏出一封信双手递给凤容若,并借机扫了凤容若一眼。心中暗叹,怪不得世人都说凤南的凤世子是个美男子,气质如谪仙,果不其然。

凤容若接过信,当着来人的面拆开,眼光从信上迅速闪过,顿时手一顿,双瞳一缩,瞬间放了杀气。

“信中的内容千真万确?若是有假,你要知道,我有一种手法让你,你的主子生不如死!”

“回凤世子,你看信上的印鉴便知道我主子的决心。我千里迢迢从凤北赶来,就是为了转达我们主子的心意,信中的内容,绝对不掺假,我是亲眼所见。”

“仅仅是印鉴,也不能让我相信真假。说说她的情况,我能判断出你说的真假。”凤容若压住心中的激动,虽然他恨不得此时就能飞到凤北皇宫去,但是,这事不容他有半点马虎,但得确定清楚了。

“是!一个半月前,突然有一天,我们的皇宫中多了一个住在皇后宫殿中的女子,我们凤北皇上视此女子如珠似宝,不让人见她的真面目,护在宫殿中。在那女子出现的半个月后,我们皇上便赐了她名字,并封其为皇后,在封后大典上,大家才得已见真容。只是,这女子明着的身份是大华的公主,但是暗中,我们二皇子,还有我们的小公主确认她是凤世子您的世子妃。”

“然后呢?后来怎么样?”凤容若听时间对得上,已然信了一半,握信的手越来越紧,紧张的追问。

“后来,这事被太后知道了,太后与我们皇上吵了一架,皇上说,只要他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而且,那女子在进宫前就怀有身孕,皇上说孩子是他的,正因为她怀上龙子,才给她皇后的身份。我来前,那女子已经能看出了孕肚,应该有几个月了。”

听到此处的凤容若再也不能不相信,唐黛就是他的师兄给劫走了,手下一紧,手上的信纸瞬间被他碾成了齑粉,手一松,白色的粉末从他的手心中,倾泻而下。

看得来人瞳孔一缩,身上一抖,不愧是皇上的师弟,武神的关门弟子,怪不得二皇子想要跟他联手对付皇上,夺了皇位。

“回去告诉你们二皇子,他信上所说的事,我应了,只要他帮我救出我的世子妃,我绝不毁诺言。”凤容若站起,望着屋外的蓝天,半晌后,回头同来人道。

“好,我这就回去告诉主子。我们主子说他相信凤世子的人品,你是个信守诺言的人,他放心与你合作。”

“你走吧,这事越快越好,时间一长,你来过凤南的事可是保不住秘密,你们的皇上可不是吃素的。”

“谢凤世子提醒,我懂了,我会立即秘密赶回凤北,告辞。”那人立即告辞往安王府外走去。

等来人走后,楚陌再也禁不住惊喜的看着凤容若。

“世子,终于有世子妃的消息了,我们再也不用做无用功,像无头苍蝇到处乱撞了。太让人高兴了。可是……”

“可是什么?”凤容若此时,脸上看着一脸的淡定,心中却如巨浪卷起了千堆雪,拍打在海中的礁石上,翻涌奔腾不息,那颗心快跳出了心腔。但是,还是镇定的反问了楚陌。

“可是,你真要与凤北的二皇子联手吗?据说此人生性狡猾,且与世子你没有一点关系。只怕世子妃落入他的手中,更成了要挟我们的把柄。毕竟凤北皇上是世子你的师兄,多少还会讲点同门情谊,不会伤害到世子妃。”

“别跟我提他!当他决定从安王府劫走世子妃那一刻,他就不是我的师兄,劫妻之仇不共戴天!”凤容若双眼现了冷芒,语气如万年寒冰。

“……”楚陌一听,不敢说了话。

“你不用担心,既然知道了她在哪里,就算上刀山下火海,我也要把她救回来。更不会失了理智,上了别人的当的。”良久,凤容若对楚陌说了句,他知道楚陌是怕他知道了唐黛的消息失去判断和理智,上了别人的套。

“我知道了,世子。你好好去歇歇吧,这一个多月你为了寻找世子妃的消息到处奔走,没有歇息好。歇息好,你才能与凤北的皇上斗,才能救回世子妃啊。”

“好,此事暂时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了,否则,在凤北皇宫的丫头就会有危险,说不定会被我那好师兄藏起来,不让我们找到她。”

“明白,世子。”

“等我歇息好了,然后再好好的做了计划,用什么法子接她回来。”

凤容若说完,出了待客厅,回到自己的睡房,沐浴后,头挨着枕头就睡着了,这段时间,他一直处于紧绷的状态,提前耗费自己的体力,体力早已达到了极限,一直是用精神在支撑着自己,所以这一知道唐黛的消息,且人是安全的,放松下来后就撑不住了。

日子过得不紧不慢,在凤容若的紧锣密鼓的安排中,日子又过去了一个月,到安王府报信的人也秘密的回了凤北的皇宫,向轩辕惊雷禀报凤容若的回信。

“二皇子,既然凤世子答应了,是不是我们的胜算很大?”

“凤容若那人我虽不是十分了解他,但是却是了解一些的,只要我们将人救出宫,并真的交到他的手上,他对我们没有顾忌,那他绝对是我们的一大助力。但如果我们拿现在的皇后娘娘去跟他讲条件的话,或是将她做为人质,我们绝对会输得很惨。所以,这一次我们不要弄一点花样,要想办法,实实际际的办事,将她送回他的手上,反正她在凤北对我来说,还是一个威胁,我很乐于送她回凤南。”

不得不说,轩辕惊雷还是比较了解凤容若的,他若是要虚晃一枪,说不定会死得很惨,但是如若他是真心实意帮他救出唐黛,凤容若肯定会报搭救之恩,反正他在心中已经跟师兄轩辕凌剑撕破了脸皮,弃了同门之谊。唐黛是他的逆鳞,动了她,他绝对会六亲不认。

“二皇子贤明,奴才佩服。凤世子是皇上的师弟,无论是武功,还是才智,绝对与我们的皇上可以斗一斗的,再加上二皇子你的聪明,我相信不要多久,这皇位便是二皇子你的了。”那人拍了轩辕惊雷的马屁。

“哈哈……你就等着吧!我本对他没有办法,这是他送了一个帮手到我手里,又能怪谁呢?!”轩辕惊雷得意的哈哈大笑,那人又恭维了轩辕惊雷一番,才离开。

想了良久,轩辕惊雷想了多个法子,他要怎么样才能取得唐黛的信任,到时候才能救了她,让她跟着他走,他将她送出宫外,送到凤容若的手上呢,一高兴,忘记让送信的人从凤容若身上取一个信物来,凭信物让唐黛相信他,这事他没想周全。

想来想去,想到轩辕至丽想帮唐黛出宫的事,还是得让妹妹出力,一起帮忙,因为唐黛相信妹妹。上次二人的事,之所以那么快让轩辕凌剑知道了,并不是二人傻,是县主在试探轩辕凌剑,知道凭二人的力量出不去,想个法子试探皇兄的深浅,他前天偷偷去找了妹妹,妹妹偷偷告诉他的,不得不说,现在的这个“皇嫂”是个聪明的,先潜伏着,再伺机而动。

想到这的轩辕惊雷,出了自己的宫殿,他需要妹妹和母妃帮忙,他和凤世子约定的时间很快就到了,他得加紧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