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北的朝堂上,一半是欣喜,一半是凝重。

欣喜的是,龙虎二位将军在一云道长的协助下,打败了大华国最厉害的皇子,太子皇埔冰,现在已占领大华京城,只有大华国的皇宫还在凭着剩下的兵将和禁军,负隅顽抗。凝重的是,一云道长在前方作战指挥时,被冷箭射中,陷入昏迷,危在旦夕。

轩辕凌剑接到前方的战报后,立即派了凤北最好的太医赶往大华,希望还能来得及。

而此时,凤容若的二十五万大军中的最强的一万精兵强将,被同仁兵士称为“魔鬼军”的军队,在凤若容秘密到达凤北并与轩辕惊雷的联系上后,接了凤容若的命令,已经秘密开拔,隐匿在凤南与凤北的边界的深山中,只等主将的一声令下,便杀往凤北驻在边界的兵营,挑起凤北的恐慌,让轩辕凌剑分心。凤北国现在的大部分兵将都派往大华国,现在留在凤北的人马只是凤北将士的一小部分。

原来,凤容若得到唐黛在凤北皇宫的消息后,首先去皇宫找了凤容莫,凤容莫也觉得这事不仅是凤容若的耻辱,更是凤南皇室的耻辱,立即答应,会秘密派兵北上,凤容若要去凤北亲自接唐黛回国,所以这一万精兵由唐黛的大哥郑国担主将。

凤北京城,凤容若的秘密住所,楚陌秘密带来一个人,凤容若一看,眼中惊喜,立即起身迎过去。

“师父,您老怎么来了?”

武神自唐黛将军府认亲那次替凤容若请了帮手回来后,就回了山中,再没回过京城,这突然出现在凤北,不得不让凤容若心中一暖。

“我再不来,你俩个孽徒是不是得让我脸上无光,反目成仇,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武神恨恨道。

“师傅,都是他惹我的,他不讲了同门之情,我为什么要讲?试问,若是师父有师娘,而师娘又被师父亲近的人抢走了,师父你能咽得下这口气?能放过抢师娘的人?”

“你别跟我扯,你有没有师娘,你不清楚?他不对,你也有错。两个人的脾气都一样,硬得像茅坑里的石头,谁也不向谁低头。凌剑能这样做,肯定对你是有误会,他的性格为师清楚,不是这种无情无义之人!”

“师父,你今天怎么心偏的没边了?我能有什么误会给他,让他误会得抢了我的世子妃?!他从认识黛黛后,就对黛黛心怀不轨,而且又有野心,想他的皇图霸业,哼。师父,你再帮师兄说话,我与你翻脸,不认你做师父你就别怪我。”凤容若听了师父武神的话,气得黑了脸。

“你个臭小子,你这是要同我翻脸了?你师傅这把年纪从山上下来,先去凤南京城,再到凤北京城,我还不是为了你们两个孽徒,我为了什么?!让我这把老骨头被你两个折腾得快散了架。”武神暴跳如雷。

“师父,你说吧,你来这是为了什么?阻止我二人打架?师傅,这事你还是不要管为好,夺妻之恨,我是绝不会放过他的,他不想坐他那皇位,我就成全他。”

“若儿,若是为师进宫让剑儿放了黛儿出来,你能不能不要计较这次的事?师傅老了,是真的不想看着你们师兄弟二人反目成仇啊,你师傅一生没有成亲,没有孩子,在为师的心里,你二人既是我的徒弟,也是我的孩子啊!一想到你二人都想用我教你们的武功置对方于死地,我这心,真的痛。”武神看着凤容若的态度,也理解他的心情,心中一痛,缓了语气,求他。

“师父,你这是何苦?你不在山中享清福,来管我二人的事做什么?!”凤容若瞥了眼师父眼中的老泪,一怔,心中暗叹一声。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不是他想伤师父的心。

“你就说答不答应师父我吧。”

“好!只要你能劝服师兄放黛黛安全出宫,我就放过他这一次,大不了,以后,我们二人形同陌路,不成仇也不亲,不伤师父你老人家的心。”

凤容若想了一晌,答应了武神,轩辕凌剑的性格,师父不清楚,他哪里会不知道,那是决定的事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格,跟他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好,为师那现在去找他,你等着我的消息。”武神一听凤容若答应了,高兴的回了他。

“师傅,你去可以,但是你不要告诉师兄我人在凤北,还有,你现在不要去,师兄在上朝,你晚上去吧。你从凤南赶到凤北,一路上已经很累了,去歇会。我和师兄又不会现在就打了起来,你放心。”

武神听了凤容若这一说,放下心来,去凤容若安排的房间中歇息。等武神歇息后,凤容若唤来楚陌,让他秘密与宫中的轩辕惊雷联系,送唐黛出宫的时间从明晚改为今晚。

他太了解轩辕凌剑,师父进宫劝他肯定劝不动,说不定还会打草惊蛇,让轩辕凌剑起了疑心,他必须在师父进宫的这段时间,将人接出来。

接到凤容右若暗中递来的消息,轩辕惊雷想了想,从明晚改到今晚并不影响大局,他所有的准备都准备好了,于是起身去了凤北太后,他母后的宫殿。

唐黛坐在金碧辉煌的宫殿中,手上绣着孩子的小衣裳,肚子已经大了起来,不能常坐,不得不起来在殿中走走,或者偶尔出去在御花园中走走。

“皇后娘娘,太后派人来赏赐娘娘您一些精致的点心,要不要收下?”安嬷嬷请示唐黛。

“看了吗?是什么样的点心?”唐黛本想让人拒绝了,可是想着轩辕至丽被轩辕凌剑赶出宫后,想法子再回了皇宫一次,在御花园中递给她的纸条,将出口拒绝的话换成了询问。

“老奴看了,是鲜花做的鲜花饼,样子甚是精致,听说这做法还是从凤南传过来的呢,太后非常喜欢吃,说是吃的时候想到皇后娘娘您怀着孩子辛苦,也让你尝尝,若觉得口味好,她再让人送来。”这嬷嬷笑着道。

“难为母后的一番心思,那就端进来我尝尝。”

“是,老奴这就去。”不一晌,安嬷嬷带着太后宫中的宫女走了进来,宫女手中的托盘里,放着四个精致的鲜花饼。

“拜见皇后娘娘。太后娘娘说,这鲜花饼要趁着新鲜吃才好,请皇后娘娘早些尝尝。”宫女手中的托盘被安嬷嬷接过,跪下向唐黛见礼,并告诉唐黛鲜花饼的吃法。

“好,我知道了,你回去转告母妃,就说她的心意,本宫感激不尽,定会趁新鲜尝尝的。”

太后的贴身宫女走后,安嬷嬷取来细银针在饼上各扎了洞,试毒,皇上交给她的任务,她不能马虎,查看后,银针未变色。

“皇后娘娘,是好的。你若是想吃就吃些。”

“好,我知道了,放那吧。让人都下去吧,我想睡会,困了。”唐黛打了个哈欠。

安嬷嬷服侍唐黛躺下,又屏退了宫人,见唐黛已闭上眼在安睡,轻手轻脚的自己退了下去。

唐黛假寐了半晌,侧耳倾听外面的人都离开后,蹑手蹑脚的起了床,没敢穿鞋,光着脚踩在地上,走到那饼前,拿起四个饼仔细的看了看,又闻了闻味道。

四个饼是四种鲜花,分别是玫瑰花,桃花,槐花,紫云英,而四种花饼里玫瑰花和桃花是凤南和凤北两地共有的鲜花,唯有槐花和紫云英是凤南独产,且这两种花极少做鲜花饼,因相对于玫瑰花饼和桃花饼味道要次一些,凤南人更愿意吃玫瑰花饼。

唐黛沉呤了半晌,取出紫云英花饼从中间掰开,放在嘴中尝了一口,牙齿刚咬下,就碰到了东西,心中一动,将嘴中的花饼吐了出来,取出纸条,上面写着一句话:晚亥时初送尔出宫,宫外凤世子接应,准备。唐黛看完后,纸条放进嘴中嚼烂,又咬了口鲜花饼,一起咽下,心中激动,凤容若终于来了!

再伸手取了槐花饼,同前面一样,从中间掰开,这次中间藏匿着的不是纸条,而是一个小纸包,唐黛取出纸包,打开一看,是药粉,放在鼻下一闻,立即断定,这是迷药,是让她迷倒宫中的宫女和侍卫,好逃走的。只是宫女和侍卫好迷倒,轩辕凌剑派来监视的人怎么办?

后一想,既然外面的人愿意接应他,应该会考虑到这点,她只管负责对方吩咐给她的事,不去添了乱。

唐黛将两只鲜花饼吃完,小药包藏好后,返去床上睡觉,这次她睡得很香,睡了半个时辰才起床,外面的安嬷嬷听唐黛唤她,便掀了帘子进来,然后叫了宫女进来,服侍唐黛洗漱。

“咦?皇后娘娘,这饼怎么少了两个?”安嬷嬷看着桌上的饼四个只剩余了两个。

“那,那个,我睡觉饿醒了,起来吃了两个再去睡的。”唐黛一脸的害羞看了安嬷嬷一眼,然后伸手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大肚子。

“哦,皇后娘娘是你饿了呀,老奴咋说少了。有孩子是容易饿,以后要是饿了,吩咐老奴,别自己吃这些东西。”

安嬷嬷看唐黛脸红红的模样,瞬间明白过来了,忙安慰唐黛,皇后娘娘太小心了,这肯定是怕麻烦她,再加上怀孕看到新鲜的吃食有些馋嘴了。

“恩,安嬷嬷,你把房中那支皇上给的百年老参送给太后娘娘,以表达我的谢意,并告诉太后娘娘,槐花饼和紫云英这两种花饼很好吃,谢谢她。”

“是,老奴这就去。”

安嬷嬷去拿了那支老参,送到太后的殿中,并转达了唐黛的话和谢意,太后欣然的收下了,并赏了安嬷嬷。等安嬷嬷走后,立即派了身边的人去了小儿子轩辕惊雷的宫殿,告诉他事成了。

晚上,一觉醒来的武神,才发现天黑了,忙起身,他还得去宫中呢。凤容若听到师父房中的动静,迈步走了过来,亲手替师父掌上灯火。

“师父,天黑了,我陪你出去吃些晚饭。”凤容若说完,武神的肚子正好不争气的叫了起来,摸了摸肚子,红了老脸。

“好,给你臭小个表现的机会,正好犒劳犒劳你师父我。”

凤容若嘴角一角,看着师父越来越老小孩,无奈的摇了摇头,跨脚出了房间,武神立即屁颠屁颠的跟在徒弟身后,在院中上了马车,楚陌戴了个帽子,上面有黑纱飘下,遮住了他的脸,楚陌沉稳的赶着车,方向是凤北京城欧阳清开的酒楼。

马车在长青酒楼的后院停下,立即有人来迎了三人进去,并领三人到酒楼的二楼的一间房间坐下,凤容若拿了块玉佩出来,递给那人,那人扫了一眼,立即恭敬的还给了凤容若,问三人要点什么菜,凤容若回了说,把酒楼的招牌菜全上了来。武神一听,立即双眼笑成了一条缝隙,美美的喝着手中的茶,只等饭菜上来。

中途,趁武神吃得香时,凤容若找内急的借口出去了一趟,回来后脸色平静的接着陪师父吃饭,自己也象征性吃了些。武神吃饱,满意的摸着肚子,打着饱嗝,凤容若眼角的余光看了看房中的沙漏,知道时间快到了,可以放师父去了。

“师父,今天吃饱了吧?”凤容若看着武神。

“恩,这酒楼饭菜真是挺不错,算你小子还有点良心,我还以为进宫去你师兄那混顿御膳吃呢,不过,这饭菜也不错,难为你一片孝心。”

“吃饱就去干活吧,再晚师兄可就睡觉了,你得明天才能见到他了。”

“臭小子,撵我走啊?!人老了就是惹人烦,哎,好伤心啊。我走了,不用送。”武神话落,人已消失在房中,凤容若抽了抽嘴角,谁要赖着送你?!

武神落在轩辕凌剑的御书房中时,轩辕凌剑正在看前方送来的战报,听到声音,耳朵一动,身体却没有动,这世上能这么悄悄闯进皇宫,闯进他的书房中的人,没有别人,只能是他!

“师父,既然来了就现身吧,躲躲藏藏的干嘛?!”轩辕凌剑见半晌没人出来,笑着道。

这个老顽童!

“臭小子,还不错,十几年没见,功夫见长,知道是你师父我来了。”躲在暗处,本想试探轩辕凌剑的武神一听,现了身,走到轩辕凌剑面前道。

“师父,是什么东南西北方给你吹来了?”轩辕凌剑放下手中的战报,笑眯了细长的桃花眼。

“臭小子,你问我,我还要问你呢?你是发了什么疯?把你师弟的世子妃给抢来干嘛?这世上的女人千千万万,就没有一个是你的女人,非得跟你师弟弄翻脸抢人。连带着你师傅这把老骨头跟着受罪。一个两个的不孝顺师父不说,还让你师父我操心死,我容易吗?我!”

“师父,是师弟他叫你来的?!”

“是他叫的就好了!两个人的脾气,就是两块茅坑的石头,又臭又硬。你以为你师父在山中,两耳不闻山外事,就连你俩的事我都不闻了,啊?唉,我真是命苦啊,收了你两个不省心的孽徒,让我操碎了心。”

“那师父就不要操心了,在山中享享清福不就好了,我俩的事你就别管,我俩会用自己的方式解决的。”

“解决,怎么解决?两个互废了对方!你,你……两个臭小子,你俩气死我了。我告诉你,把人给我放回去,你两个还是师兄弟,你若是不放,他找上门来和你打架,是不是两个人打死了,你师父我脸上就很有光啊?啊,啊……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题外话------

推荐美七的文《废材少爷:逆天庶媳》,亲们可以去看看哦!

(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屁股开花的纨绔小相公一枚,后面还有一大波杀来的婆婆,嫂子,大姑子、预备小妾等各种老少娘们儿。

斗智斗勇,运筹帷幄,她乃是业内熟手,然而,突然发现她那鲜嫩夫君才是最腹黑最狡猾的幕后玩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