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师兄弟对决(加更)/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好了,师父,你就别气了,让我想想,好吗?只是,已经这个样子了,我想不跟他成仇也难呐。”轩辕凌剑看着师父气得在他书房中团团转,心中有些不舍,自小,师父对他不比父皇对他差,对他生活很关心,又教他一身机顶级的武功。

“你只要安全放了她,我替你去求你师弟,让他原谅你。”武神保证。

“师父,你让我再想想。这太晚了,你是在宫中歇着,还是去宫外歇着?”

“你愿意想就好,我走了,你这鸽子笼中我可睡不好,明天我再来,你给我答复。”武神说完,人消失在轩辕凌剑的书房。

轩辕凌剑望着书房外的星空,眼眸深了深,师父不知道师弟的性格,难道他不知道,以凤容若有恩必报,有怨也必报的性格,就算他现在放唐黛回去,也不会原谅他,更何况刚刚他是怕师父气晕了,使了个缓兵之计,先哄师傅走,再另作了打算。

轩辕凌剑走出御书房,信步走在皇宫中,想着师父的话,不知不觉中,又走到唐黛住的宫殿中来,顿了脚,里面没有灯火,应该是歇息了,不由得自嘲的笑了笑,他还真是走火入魔,日夜都惦记着这个小女人,但是小女人心中却是一点位置都没有留给他。

缓缓沿着汉白玉玉阶拾级而上,突然,一股不好的感觉升起,他派给她的暗卫呢?也就是她嘴中监视的人。他不过是不放心她的安全,放了暗卫在她身边,却被她误会是监视她,真拿她没有办法!

轩辕凌剑朝空中打了个手势,召唤保护唐黛的暗卫出来,结果他打了两次后,依然没有人影,暗道声不好,往宫殿内急急走去,宫殿中所有的灯都熄灭了,伸手不见五指,仰仗自己的夜视力极好,畅通无阻。

但走进第二层宫殿,要接近唐黛的寝宫时,脚下碰到了一个物体,轩辕凌剑低头瞧去,是一个人!

“来人!”轩辕凌剑厉喝一声。

几条黑影飞了过来,站在他面前。

“把灯掌上,看看发生了什么?!”轩辕凌剑心急如焚,两眼猩红,这些时间唐黛很安静,他没有认为是唐黛逃走了,而怕是有人趁他不注意对唐黛下了毒手,然后朝唐黛的卧室飞掠而去。

床上没有人!

殿中的灯瞬间全部点燃,亮如白昼,地上,横七的竖八的躺满了人,是宫殿侍候的宫女,太监,还有嬷嬷。

“把太医叫来,看这些人是什么情况?还有,派人搜宫,寻消失的暗卫在哪和皇后娘娘!”

轩辕凌剑忍了怒气,吩咐黑衣美男。

“是,皇上。”黑衣美男立即转身向殿外去,一晌后,宫中当值的太医,被黑衣美男拎着来了宫殿。

“替她们看看,是什么情况?”轩辕凌剑朝欲向他跪下的太医摆了手。

太医立即跑到地上躺着的宫女面前,把了脉,一圈下来,心中有了数。

“怎么样?”

“禀皇上,这些人都是中了迷药,被迷倒了,且迷药份量不轻,还需要三个时辰才能醒过来。”

轩辕凌剑一听迷药,顿时黑了脸,心中的预感更强,但还是不肯相信。

“皇上,我们的人寻遍了整个皇宫,没有寻到皇后,但在御花园的假山后,寻到了我们派来保护太后娘娘的暗卫,人已经死了。”

两刻钟后,黑衣美男进来禀报。

“走,去宫外,守住通往凤南的城门,还有,所有的城门从今天开始封闭三天,只许进,不许出,全城搜查,搜查可疑人员,特别是凤南人,不是长期居住在这的,一律抓起来审问。”

黑衣美男立即去传轩辕凌剑的口谕。轩辕凌剑自己则黑着脸,一脸冷气出了宫殿,往宫外掠去。如果他所猜不错,那个小女人已经被救出了宫,在回凤南的路上,只是,不知道走了几时?现在在何处?不管走了多久,不可能走出凤北的地盘,只要在凤北的地盘上,就跑不出他的手心。

黑衣美男找到禁军统领,将轩辕凌剑的口谕下达后,立即追着轩辕凌剑而去,他们的皇上只要碰到皇后娘娘的事就不冷静,他得跟着他,免得他出了事。

此时,就在轩辕凌剑封城门的命令下达前一刻钟,两辆马车一前一后刚出了城门,中间大约只隔了两刻钟,前面的一辆走得很快,赶马车的是个女子,马车左右跟着两个骑马车的男子,一人着了红衣,一个人着了青衣,不过二人脸上都戴了面具,就连赶马车的女子都戴了纱帽。厚厚的车帘内,也不知道是什么?!在黑夜里一马车,两辆马急驰,但还是克意放缓了速度,力求又快又稳。

后面的一辆马车,则是一男子赶车,而马车左边却是一袭白衣的男子,护着马车内的人,似那里面是值万金的宝贝。但马车的速度与前面一辆马车相比,明显慢了许多,似是故意放慢了速度。

夜深沉,西京城中的人已安睡,夜中繁星点点,秋初夏末的夜风,还带着火热,又带了微凉,唯有城门处,还是灯火通明,守护着这座城市的进出安全。

轩辕凌剑赶到通往凤南方向的城门时,凌身飞上了城门上方,极目远眺,一眼就看到了不远处,那一袭白衣的人,还有那辆马车。只不过前面的那辆,早已不见了踪影,轩辕凌剑没有发现。

“果真是逃了!看你们往哪里逃?俗话说,强龙压不地头蛇,我看是孙猴子逃不过五指山!来人,追,前面那辆马车。”轩辕凌剑吩咐了句,自己就往前飞去。

黑衣美男和他身后的一众黑衣人,轩辕凌剑的十二暗卫,全跟在轩辕凌剑的身后,往前面的白衣人和马车追去。

一场大战,一触即发,嗜血的勇士们磨拳擦掌,唯有黑衣美男,轩辕凌剑的暗卫长,零宵暗皱了眉头。那人是皇上的师弟,结果将会如何,难以预料,他不懂皇上为什么对那唐姑娘要如此执著,天下美女如云,皇上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凌厉的掌风朝马上一袭白衣的凤容若袭来,凤容若身体飘然而起,然后又轻轻落回马背,姿势一如他的人,美得不像话,在皎皎的淡色月光下,青丝如瀑,俊脸淡然,只有眼中的暗芒,却似天上的星子落入,沉落一汪泓泉,潋滟生波,让人不觉沉溺其中。

“你总算来了!只是,比我预想得还是晚了些,呵……不过如此!年龄比我大一岁,也当真就老了么?反应如此迟钝?”凤容若敛了眸中的冷芒,恢复了一贯的清冷,淡然的问立在马车顶上的轩辕凌剑出口相讽。

“你也不过如此!千里迢迢来我凤北,还不是被我发现了,现在,我的脚下便是你要带走的人,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你今天想低头也不行,只要我不允许,你带不走你要带走的人!”轩辕凌剑反唇相讥。

“那就试试,我能不能从你手中将她带回!”凤容若淡淡的回了句,挥掌一掌将轩辕凌剑逼离开了轿顶,飞到路边的一棵树上。

此时,楚陌与零宵两个见自己的主子动手了,便也没有犹疑,双方也动手,而跟来的十二暗卫正要分批向凤容若和楚陌动手时,路边的林子中,凤容若的暗卫和影卫,也全体出动,与十二暗卫纠缠上,树上树下,路里中外,打斗一片,唯有马车孤零零的立在路中间,安静而沉默。

武神从凤北的皇宫出来后,回了凤容若的秘密住所,准备跟小徒弟说,大徒弟已经答应了想想,只是一进院中,院中安静得让人窒息,难道臭小子这么早就睡了,不等他了?!

跑到凤容若的房外敲了敲门,无人应,推开门,床上没人,再去了隔壁楚陌的房中,也没人。人哪去了?不会是进宫寻剑儿打架去了吧?武神想了想,飞出小院,又往皇宫飞去。

只是,让他赶到皇宫中时,倘大的皇宫咋寻他啊,御书房没人,寝宫也没人,而且整个皇宫气氛紧张。难道臭小子已经动手,将人抢出去了,然后大徒弟去追了?不行,他得去看看,不能让二人打死了。他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没徒弟!

当武神操碎了心,终于在通往凤南的官道人,寻到二人时,只见,满地躺着的是人,他认识的楚陌和零宵二人已然力气用尽,双手搂着彼此,像泼妇一样扯了对方的头发,你打我一拳,我揍你一下,只是二人下手都是软绵绵的。

然后再看了自己的两个徒弟,二人嘴角都挂了血丝,显然又方都受了伤,正在你打我一掌,我回你一拳,立在树梢上互揍,一会儿你脚下的树枝折了,一会我脚下的树干断了。

看得武神火冒三丈!

“你两个孽徒,我的话一句也听不进,今天你两个要是再打,先将你师父打死,踩着我的尸体过去再打,否则,休想再动手。”武神飞到二人中间的树梢上,左右手同进接住了二人打过来的一掌,武神突然飞来,打得眼红的二人来不及收掌,只听武神闷哼一声,硬接下二人的招式,然后捂了胸,一口鲜血喷出。

“师父!”二人异口同声惊呼。

“你俩个孽徒,现在高兴了吧?干脆再补一掌,打死我算了,免得我为你们操心劳累还不讨好。”武神见二人停下,围了上来,一人牵了武神的一只手,跳下了树梢,站在马车前,气呼呼道。

“师父,我不是说了,我们二人的事,让我们二人解决,你就别插手了!”轩辕凌剑道。

“你给我闭嘴!这就是你解决的方式?师兄弟似仇人一般,打得不可开交!”武神对着轩辕凌剑吼了句,气得浑身发抖。

“你能不能少说两句?师父没有享我们的福,还被我们二人打成这样。”凤容若瞥了眼轩辕凌剑道。

“你也给我闭嘴,你也不是什么好鸟,我都说了,我去宫中求你师兄,你却是等不急这一会,非得打一架出气。”武神对着凤容若吼了句,吼得凤容若无语的抽了抽嘴角,沉默。

“好了,师父,你别气了,你坐下,我们二人为人疗伤。”

轩辕凌剑和凤容若看着武神捂着胸在抖着身子,知道他被他二人伤成了重伤,二人暂时放下心中的仇怨,扶仙僧坐下,同为他疗伤。

一个抵掌,一个抵背,一前一后,静下心,屏气凝神,为师父疗伤。

------题外话------

推荐美七的文《废材少爷:逆天庶媳》,亲们可以去看看哦!

(醒来第一眼看到的是屁股开花的纨绔小相公一枚,后面还有一大波杀来的婆婆,嫂子,大姑子、预备小妾等各种老少娘们儿。

斗智斗勇,运筹帷幄,她乃是业内熟手,然而,突然发现她那鲜嫩夫君才是最腹黑最狡猾的幕后玩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