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回到凤南/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人双方的暗卫,包括楚陌和零宵,见两个主子停下了,也都停了手,看着坐在那里很和谐的三人,突然觉得他们这场架打得很是乌龙,受伤都白受了,然后颇觉心灵受伤的众人,为各自的队友,互相坐在路边疗伤。

一炷香后,轩辕凌剑和凤容若二人同时撤了手,武神睁开眼睛,看着二人再次“哼哼”两声,脸色终于好了些。

“师父,你是留在凤北养伤,还是跟我回凤南?”凤容若轻声问武神。

“跟你回去,他那皇宫就是只鸽子笼,看着好看,住着难受,我不住。”

武神傲娇,轩辕凌剑脸一黑,无奈的看了眼师父和憋着笑的凤容若,抿紧嘴唇没说话,师父被他二人打的伤得真的很重,刚刚替他疗伤时,他才知道,他是一直撑着骂二人的,心中不想再忤逆他。

“好,师父,那你上马车,我们赶路。”凤容若点头。

武神开心的掀了马车帘子,想要看看唐黛,他的徒弟媳妇儿,听说还有身孕,他马上要有徒孙了!结果,一掀马车帘子,里面空无一人,不禁侧眼疑惑的看凤容若,站在一旁的轩辕凌剑,脸顿时黑了下来,冷得像冰,原来师弟一直在拖他的时间,唐黛根本就不在马车里。他说怎么会这么久,这个小女人都没有出来露个脸,随他们打斗。

“若儿,你的媳妇儿呢?”武神问凤容若。

“那是我的皇后,不是他媳妇儿!”轩辕凌剑。

“你闭嘴!”武神吼了轩辕凌剑一句。

“师父,她早就走了,估计已经到了凤南的地界了,你想看她,回到凤南就能看到她了。”凤容若很开心师傅吼轩辕凌不明,对着师父笑着道。

“恩?怎么那么快?”武神疑惑。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我请了法求高明的高僧,用法术将她移回了凤南。”凤容若说这话时,故意给了轩辕凌剑一个鄙视的目光,哼,就你会我也会!

其实,凤容若就是想气轩辕凌剑,他可是让人查探了许久,这世上会这个的恐怕只有一云老道和已经仙逝的鬼僧,其他人没人会的,但是他偏要这样说。

“哦,这样啊,那走吧,我累了,要睡会。”武神一脸疲倦的爬上了马车,眯眼睡觉,两个死小子,打死他了。

楚陌坐回马夫的位置,甩了马鞭,凤容若弃了马,给另一个受伤狠的暗卫,他自己也上了马车,就这样,在轩辕凌剑的眼皮底下堂而皇之的离开了。

凤容若心中知道师父是怕师兄暗中又在半路上下手,才跟他一路回凤南,护着他。他知道,轩辕凌剑怎么不知道,只在心下暗叹了口气,挥挥手,示意众人不要阻拦,看马车远走,带着自己的人失落的回了皇宫。

轩辕凌剑回到皇宫,顾不上自己的伤,再次去了唐黛住的宫殿,宫中的所有下人都被被太医弄醒了,醒后知道皇上失踪后,个个丢了魂般的跪在那等着皇上的处罚。

轩辕凌剑问过安嬷嬷后,才知道白天太后给唐黛送过鲜花饼,而唐黛回了支人参给太后,将二人的话琢磨了一番,立即明白了事因出在哪,气得砸烂了桌上剩下的两只鲜花饼,心中失落的难受,这种被亲人背后捅刀子的感觉,他真的不想一尝再尝。

小时候,他就知道母后偏疼轩辕惊雷,他以为是自己不够好,不够优秀,不够乖,可是等他跟着武神学成归来后,母后依然对他态度冷淡。他曾偷偷问父皇,他是不是不是母后亲生的,但父皇说他乱想了,怎么可能不是?!如今他成了万人之上的皇帝,母后对他还是这样,难道他真不是她亲生的?!

轩辕凌剑失落了半晌后,立即连发出了三个旨意。

一.第二日向全国发皇后薨的消息,全国大丧三个月,不得宴请饮乐,皇后宫中的宫女,太监,除安嬷嬷和那两个武功高强的宫女三人外,皆为皇后陪葬。

二.当晚,将太后暗中软禁在她自己宫殿内一年,向外的借口是,太后心慈,要为逝去的皇后祈福,愿她有一个好的来世。

三.秘密将轩辕惊雷控制,并转移到一个秘密的地方软禁起来。

十日后,阿夕和欧阳清和众暗卫护着唐黛平安出了凤北后,众人紧张了十几日的心才安心,松了口气,得到通知,等在凤南边界的郑国带着一万精兵,日夜盼着妹妹平安回来。

凤容若的一万精兵跟着郑国,在边界潜伏很久,只知道是自己的主帅凤世子去了凤北,为免出现紧急情况才守在这的,并不知是为了接他们的世子妃回国。

凤容若一行也很快赶上了唐黛一行,为免更多的人知道此事,凤容若让欧阳清,阿夕去暗中寻了郑国,让他带着一万精兵先行回京,到了凤南的地界,有他在,不用担心安全。想早点见到妹妹的郑国,为了妹妹的名誉,无奈,只是听从凤容若的吩咐,先行带着一万将士回京。

因为轩辕凌剑一回宫就将轩辕惊雷秘密软禁了,凤容若的人联系不上他,也就不谈答应轩辕惊雷的事了,不是他不遵守诺言不帮他。

凤南边界,两辆马车停下,凤容若从马车中走出来,上了唐黛的马车,二人在凤北京城只是匆匆见了一面,当时情况危险急,唐黛便独自一人上了自己的马车出发了,所以凤容若一进唐黛的马车,就紧紧的抱住她,什么话都不说,这几个月的寻找和牵挂,几乎让他筋疲力尽,现在,人,终于在他了怀里,还有些感觉不真实,怕又是一场美好的梦。

“凤容若,我好想你!”唐黛在凤容若的怀中,感觉到他的依恋,眼睛也红红的,吸了吸小鼻子道。

她终于回到了凤南,回到了他的怀抱。

“丫头,我也好想你!让我好好的抱抱你。”凤容若声音嘶哑,手下没有松一分。

“你轻点,太紧了,我肚子不舒服。”七个月的身孕,加上又是多胎,唐黛的肚子像是被吹大的汽球,凤容若用力的拥抱,让她感觉难受。

“哦,哦,我一高兴忘记了。”凤容若忙松开了唐黛。

“你不是想摸他们吗?现在可以摸了,小家伙们会在肚里伸拳踢腿呢。”唐黛拉了凤容若的大手,让他感受胎动,刚刚小家伙们可能是被抱得不舒服,正在肚中挥了小胳膊小腿抗议呢。

“真的?!那我摸摸。”

凤容若一脸的惊喜,大手紧贴着的唐黛的大肚,第一次感受孩子们的胎动,觉得摸着不行,还将头贴在唐黛的肚子上听,脸上是从未有过的父亲的温柔。

唐黛看凤容若的模样,心中却是酸酸的,若不是她离开他这么久,也不会让他到现在才感受这迟到的幸福。

“你们在路上是怎么甩开了你师兄的寻找?还是,他一直就没有发我逃走了?”唐黛想着凤容若这么快就能追上自己,感觉奇怪,问凤容若,以轩辕凌剑的实力,不应该这样。

“他怎么会没发现?!很快就发现了。我俩打了一架,架还没打完,师父就来了,结果我俩把我师父打伤了,他只好作罢,不过回去也有得他应付了,亲封的皇后突然不见了,哼,要堵天下的嘴。都是你,你个小惹事精。”凤容若亲昵的捏了捏唐黛的鼻子。

“怎么能怪我呢?!谁知道你师兄发了什么疯?那都是他自讨的。你师父伤得重吗?”唐黛不高兴白了凤容若一眼,噘嘴,关心武神。

“有点严重!不过我和他二人一起为师父疗过伤,师父再休养些时间就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