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2章 教他爹爹一样教他武功/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南京城的城门,有两辆马车趁着夜色来到城门口,守城门的士兵走了上来,接过马车夫手中的玉佩看了眼后,立即敬礼,双手递还玉佩,然后放了两辆进城。

两辆马车进城后,直接来到安王府门前,安王府的府门一晌后大开,马车直接驶进了安王府中,安王府大门又立即紧闭。

进了安王府的大门,马车停下,凤容若立即扶着唐黛下马车,武神也下了马车,远远的看了眼被凤容若护在怀中的唐黛,暗自点头,小丫头看上去聪明伶俐,通身气质灵动,小脸精致,跟徒儿很是相配!

他知道,这一路上唐黛并未在众人面前露脸,是为了不让人多心多眼的人看到她,毁了她的声誉,小徒弟未让他跟她相认,他也不急,徒儿会带她来见他的。于是在楚陌的搀扶下,随着楚陌去安王府客房中去歇息。

凤容若带着唐黛回了二人的院子,诗芫和诗苋立即上来围着唐黛,眼睛红红的看着她,却不敢乱说话,这几个月凤世子为了寻世子妃,整天黑着脸,身上冒了冷气,二人在安王府中又不熟悉,不似小青在外面帮着寻着,她们二人在府中简直是度日如年,这世子妃终于回来了,她们的日子也好过了。

“怎么了?两个丫头见着我不会说话了。”唐黛笑着摸了摸二人的头。

“小姐,你终于回来了!我们好想你……”诗芫红着眼,含着泪水,又不敢哭,扫了站在一旁的凤容若一眼,凤世子很可怕的,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差点没将二人卖了,诗苋也使命的朝唐黛的点头,表示诗芫的话就是她的话。

“好了,别哭了,我这不是回来了!去为我放点热水,我要沐浴,在路上走的满是灰尘,身上难受。”

“好!”二人擦了泪,立即欢天喜地的去为唐黛放水,寻衣裳,准备侍候她沐浴。

“小青,你将这个送一颗给世子的师父武神,让他服下后休息,明天起来他身上的伤就会好很多了。你转告一声,今天太晚了,我就不去打扰他老人家了。”唐黛起身从房中的医箱里取出一只小瓷瓶,递给小青。

“好,我知道了!”

小青因为跟着凤容若去了凤北,心中虽因唐黛安全回来有些激动。但这一路上也是她驾车将唐黛接回来的,路上二人交流虽不多,但是比诗芫,诗苋二人显得还是淡定了许多,接过唐黛递过来的小瓷瓶,转身出了院子。

“凤容若,你也洗漱吧,累了这么久,洗了早些歇息。”唐黛侧身又对凤容若道。

“我等一会儿,父王和母妃知道你回来了,应该很快就过来了。”凤容若摇了摇了头。

“要不要我去母妃的院子看看他们?”

“不用,你现在肚子这么大,别乱动,你去了,母妃还得唠叨,她不忍心唠叨你,肯定会骂我!”凤容若无奈的笑着道。

“若儿,若儿……小妞呢?小妞还好吧?你个臭小子,连自己的媳妇都看不住,吓死你老娘了。”

凤容若话刚落,就听见院中安王妃的声音响起,已经在骂他了,和唐黛对视了一眼,眼角抽搐。二人站起,走出屋子,去迎了安王妃和安王爷。

“小妞,孩子啊,母妃想死你了……呜,呜,你这孩子咋这么波折啊!”

“母妃,父王……”

二人刚出了房间,现在在安王妃眼中,安王妃一眼见到唐黛就呜呜哭了起来,她是真担心死了小妞这孩子,怕再也看不到她了,唐黛忙上前扶住安王妃,叫她,虽然这母妃以前从未叫过,但是她却是叫得很是顺溜,因为这是她从内心自然而然愿意这样叫眼前这个慈祥的女人的。

“哎……孩子,你快别站在外面,进去坐着,肚子这么大了,我可怜的金孙,我到现在才看到啊。”

安王妃擦了泪,小心翼翼的扶了唐黛回房中坐下,唐黛听了她这一声“孙子”,不禁抽了嘴角,还没生出来呢,你咋知道是孙子,还是孙女啊?!不过,唐黛心中是早有数了,她已经替自己把过脉。还在现在才看到?你现在也看不到啊?没生下来,你从哪看?又不是火眼金睛,母妃真是逗!

坐在一边的安王爷,不动声色的朝唐黛的大肚扫了一眼,眼中满是笑,赞赏的看了凤容若一眼,这小子总算还不错,靠点谱,不久,他就有金孙抱了!凤容若被自己的父王看得身上毛毛的,看了看自己,又摸了摸脸,他身上,脸上没多什么奇怪的东西出来啊!

“小妞,我能不能摸摸我的金孙呐?”

唐黛坐在软榻上,安王妃也挨着她坐下,看着唐黛的大肚,越看越满意,越看越动心,伸手想摸,又怕唐黛不高兴,于是一张老脸笑成了菊花,讨“摸”!唐黛身子一僵,她平日里不大喜欢与人太过亲近,牵手已经极限了,连摸头她都不喜欢,于是拿了眼神朝凤容若求救。

“母妃,黛黛很累了,她现在肚子又大,太累会伤到肚中的孩子的,让她洗漱早些歇息,明早我让她来向你们问安。”凤容若出声,正好诗芫也走了进来。

安王妃看看凤容若,看看诗芫,再看看唐黛疲倦的神情,小脸白白的,有些心痛,立即忘记了想摸她的金孙这回事,站了起来。

“小妞,你累了早些洗了歇息,我和你父王走了,明早睡晚些,不用向我们请安。明天你爹娘肯定也着急的要来看你,不歇息好,没精神。”安王妃体贴的叮嘱了唐黛。

“好,谢母妃,谢父王。”唐黛起身送二人出去。

走到院外,安王妃似乎想到了什么,在安王妃耳边耳语了几句,由贴身丫鬟陪着上前了,安王爷后一步,把凤容若叫到一旁轻声叮嘱了凤容若两句,才离开。凤容若神色别扭,眼神怪怪的回来,看了唐黛的大肚几眼,没有说话。

“咋了?你父王说什么了?”

唐黛看着凤容若奇怪的神色,好奇的问了凤容若。凤容若则抱她入怀,在唐黛耳边轻轻的说了,唐黛身子一僵,脸腾的红了起来。

安王爷竟然叮嘱凤容若晚上克制点,别伤到了他的金孙!这……好无语!他们忘记了,她是大夫,她不懂吗?!让人好害羞。

凤容若则嘴角一勾,笑了。她以为小丫头这时候不能碰呢,结果父王反提醒了他,只要注意点,克制点,不伤到丫头肚中的小宝宝就可以了,嘿嘿,这叮嘱,他喜欢。

“你笑什么?一脸的猥琐,哼。”唐黛推开凤容若,脸红红的的踩了他一脚,然后走远了。

“丫头……”凤容若看着脚上的灰尘,有些憋屈。

“叫什么叫?叫魂呐?!”

“诗芫,诗苋,水好了没?”

唐黛白了眼凤容若,然后催诗芫,诗苋。

“小姐,好了。”

声音从浴房中传来,二人见凤容若拉唐黛入怀,两个早识趣的退下了,哪敢做了凤世子和世子妃的电灯泡。

诗苋在唐黛未嫁凤容若前,对凤容若脑中还存些微的绮丽想法,但是这几个月唐黛不在,凤世子的态度,让她吓得早就将那点想法扔在天外去了,凤世子的温柔仅限于给了世子妃,其他的女子在他眼里根本就算不得女子,她不想自讨了没趣,惹他生烦,惹世子妃生烦,给她瞎配了小厮,她的一辈子就毁了,只要好好的跟着小姐,小姐会为她打算的。

等唐黛泡完澡回房,凤容若已经洗好,半靠在床上等她,手中捏了本书,修长的手指在灯光的掩映下,骨节分明,头发未束,满头如墨的黑发闲闲的披下,侧脸线条流畅,一双凤眼上长长的睫毛微微卷曲,随着眼步的动作,似一只蝴蝶忽闪忽闪的扇着薄薄的翅膀,整个人在温馨的灯光下,显得是那样安宁,那样的唯美,看得唐黛吞了吞口水。

凤容若感觉到了唐黛在打量他,没有抬头,依然翻着手中的书,任她打量,良久,看唐黛还站在那发呆,心中不禁愉悦温暖,又有些好笑,又不是没看过,每次一看他就看呆了,这个小花痴!

“看够了吗?”凤容还是没禁住,抬眼看了唐黛,一哪当年唐黛落水后被他救起那次问她的话。

“啊?没……没……”唐黛回过神来,擦了擦嘴角快要流出的口水,没有回一句完整的话出来。

“呵……没看够,一会儿就让你好好看!”凤容若轻笑一声,戏谑道。下了床,牵了唐黛的小手,将她牵到床沿边坐下,她肚子太大,他不也公主抱,怕不小心伤到她肚子。

“流氓……”唐黛红着脸,自然懂他话中之话。

“你夫君哪里像流氓?哪像?这里?还是这里?”凤容若笑着拉了她的小手,在自己怀中乱摸一阵。

“哪里都像!”唐黛白眼,想挣脱他的大手,这家伙已经开始不老实,拉着她的手瞎摸了哪里。

“恩?那我就像给你看看!”凤容若伸手搂了唐黛双怀,就要捉她的双唇,只是还未等他得惩,一溜白光闪进了唐黛的怀中。

“白狐?你去哪了?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凤容若,你在房中为白狐搭窝没有?”唐黛摸着蹿进她怀中的白狐连问。

“吱,吱……”白狐朝唐黛挥了爪子,狐眼中竟含着泪,显然是在申诉某人的禽兽行为。

“没搭,撵回将军府了,看到它,我就想起了那个不要脸的师兄,我哪有心思给它搭窝。”凤容若咬牙切齿,这只臭狐狸竟然不顾二人在亲热闯了进来,分明就是故意的。

“你还住在将军府我的房中?不委屈,不委屈,他委屈你了?明天我就给你搭窝,给你找锦鸡吃!好不好?我知道你想我了,我想你了。乖乖,都是你那个死主子大变态,让你这么久没看到我,下次见着他,你咬他一口,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唐黛看着委屈兮兮的白狐,抚着它身上的毛,安慰它。

“吱,吱……”某二货狐一听,立即收了眼中的泪,对着唐黛两眼亮闪闪的点头,表示赞成。

“好了,天太晚了,我要睡觉了,你要在这睡,自己去寻个窝,要是不习惯,你就回将军府,明天再回来?”

“吱,吱……”某二货狐表示它先回将军府,然后从唐黛怀中出来,白光一闪,出了安王府。

“黛黛……你对白狐比对我都好!”某世子抗议,听得唐黛眼角抽搐,这人还能更吃醋点吗?居然连白狐的醋都吃,唉,满屋子都是醋味!

“好,好,我要对你比任何人都好!”唐黛哄着某世子。

“嘿嘿,这还差不多,咱俩继续……”

凤容若话落,就吻上唐黛的粉唇,半晌,身上的衣服就被他扔在了床下,满室春光旖旎,极心的温柔,抚平二人几月的牵挂和思念。

次日,唐黛睡到很晚,醒来时,凤容若已早就起床了,起床穿衣,看着自己的痕迹,脸又红了。穿好衣服,洗漱好,吃完早饭,去了安王妃院中,与安王妃说了会子话,在凤容若的陪同下去武神歇息的院中,看望他。

二人进了小院,武神正在院中悠然的喝茶。

“恩?师父,你今天看上去气色好多了!”凤容若看了自己师父一眼。

“恩,这都得谢谢你的小媳妇送来的药啊。小妞,不愧是神医的高徒,这一出手就是好药啊。”武神看了眼唐黛,笑眯了眼。

“谢谢师父夸奖,小妞拜见师父,早闻师父的大名,今日得已一见,果然是世外高人!”唐黛笑着上前,对着武神行礼道。因为肚子太大,就不按规矩跪下拜见。

“好,好,我一见你就觉得甚好,配上得我的好徒儿,来,这个给你。”武神被唐黛这一恭维,开心大笑,从身上掏出一块红色的血玉佩玉,递给唐黛做见面礼,唐黛没有伸手,看着凤容若,不知道接还是不接。

“来,来,接着,你看他干什么?他还能大得过我去?!”武神不屑嚷嚷。

“接下吧,师父给的,是他一番心意。”凤容若笑着道。

“谢谢师父!”

“这就对了,你给我的那粒药丸,是珍贵的药,我懂。再说,你是徒弟的媳妇儿,我看着喜欢,你接块我的玉,理所当然。”武神高兴的把玉递给了唐黛。

“师父,我替你诊脉,看你身体恢复得如何?”

唐黛将玉接过,小心的收好,这块血玉一看就不是凡品,武神是把她当儿媳一样的看待了,再替他号脉,半晌后,唐黛收了手。

“师父,你身体很硬朗,长命百岁对于你来说,是小事一桩,说不定能看到五代外的曾徒孙呢!内伤已经好了,只是身体还些虚弱,休息几天没事了。”唐黛说了老人喜欢听的话。

“哈哈……还是小妞会说话,都说女孩是小棉袄,我今天算是体会到了,两个孽徒就知道气我,从没有说句好听话给我听,白疼了一场。若儿,我以后就在你这住下了,有小妞陪我说说话,替我看着身体,比回山中好。”武神傲娇的看着凤容若道。

“好,好,师父您住多久就住多久,只要你愿意,我这又不是多了你一张嘴就没吃的,倘大的王府,你想怎么住就怎么住。不过,让我媳妇儿经常陪你说话,是不可能的,她现在怀着身孕,很容易累,肚中可是有好几个娃娃呢。”凤容若嘴角抽了抽,对着老顽童师父,也耐心的说着自己平常懒得多说一句的话。

“恩?好几个娃?好几个是几个?男娃,还是女娃?”武神一听,立即来了精神,扫了唐黛的大肚一眼,立即盯着凤容若问。

“让你徒弟媳妇儿告诉你吧!”凤容若别开眼,师父那神情,就像恶狼见了肉,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把话题推向了唐黛。

“师父,我只是在凤南离开到凤北时前去找了大夫看了,说是多胎,至于是几个,不知道。男娃女娃也不知道。”唐黛笑着回了武神。

“啊?你也不知道啊,不对,你是神医,怎么会不知道,徒弟媳妇儿,你不是故意骗我老头的吧?”

“师父,我哪敢骗你?真没有。所谓医者不自医,当局者迷,就这意思嘛。我这刚刚回来,你是知道的,还没来得及叫大夫诊断呢。”

“这样啊……那不急,看你这肚子,应该快生了,我就住王府等着,若是男娃,我带一个回山,像教他爹爹一样教他武功。好不好?”

听了武神的话,唐黛眼角都抽搐了,哪有上赶着做师父的?这个,她可答应不了。

“好了,师父,这不是还没生吗?你心急什么。小妞这时候容易累,我带她回去歇息了,你在府中呆着好好养伤,等你徒孙出世再商量,可以吧?”凤容若感觉好心累,劝了师父。他的孩子他会教他武功,他哪舍得让师父带回山上去。

“哦,好,小妞,那你快回去歇着。”武神挥了挥手,唐黛二人才出了小院。

二人刚回小院,歇息了一晌,小青直接带着郑柏,王夫人,郑国,上官明珠来到院中。

“爹爹,娘,大哥,大嫂……”

“月儿,我的月儿……”

唐黛出声刚叫了几人,王夫人就嚎啕大哭,走上前抱着唐黛,舍不得放手。郑柏和郑国也红了眼眶,上官明珠则跟着抹泪。众人心中都是心疼唐黛和凤容若,一生的波折太多了。

“娘,别哭了,我这安全回来了,你应该高兴啊,大家快坐。”唐黛伸手替王夫人擦了泪,让大家坐,诗芫和诗芫端了茶水和点心上来。

“月儿,你这肚子怎么这么大了?你大嫂也怀上了,比你晚两个月,你看她都看不出来。”王夫人止了泪,看着唐黛小脸有些白,也瘦了,一双眼睛显得大而黑,心里又疼,泪又流出来,半晌后,再次擦了泪,看着唐黛的大肚疑惑。

阿夕知道唐黛怀了多胎的事,除了告诉过凤容若,没有告诉过别人,唐黛说不让家人担心,所以出嫁前那会儿时间没说,出嫁后又被轩辕凌剑抢回了凤南,所以更不会让将军府中的众人担心,说她怀了多胎的事。

“恩?大嫂也怀上了?恭喜大哥,大嫂。”唐黛一听,高兴的向坐于一旁的上官明珠和郑国道喜。

“恩。谢谢。”上官明珠害羞的看了眼郑国,向唐黛点头。

“太好了,那以后小家伙们有伴儿玩了。”唐黛高兴得眉飞色舞。想着以后她家的,大哥家的,还有唐府大哥家的,二姐家的,不有小腊八,全在一起该是什么样的场景啊?估计得闹翻了天。

“月儿,你替你自己看过没有?我越看越觉得你的肚子有点大。”王夫人见二人说得高兴,也不打断,等唐黛停了,再追问了句。

“娘,大夫诊断说是多胎,所以肚子会大些!”唐黛也害羞的对着王夫人,爹爹郑柏笑了笑。

“多胎?天呐!这么好啊?!多胎是几个。”王夫人听了惊呼一声。

“娘,你吓我一跳呢,这么惊讶干什么?我自己给自己看是三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准确,还得等叫了大夫来看才知道。”唐黛被王夫人的惊呼,吓得抖了一下,埋怨道。

“哦,哦,吓着你啦?娘小点声,娘是太高兴了。”王夫人立即降低了声音。看得郑柏,郑国和上官明珠都抿着嘴笑,虽然他们三人听了也惊讶,但是并没有像王夫人那样失态。

凤容若则是从头至尾只笑着听几个谈话,傻乐呵,他不但有儿子了,还是三个,恩,说不定是三个郡主,他喜欢女孩,三个女孩好,他要把他们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让别人嫉妒,眼红,嘿嘿,想着脸上都有光!

“若儿,既然月儿说是三个,那你一会去叫个大夫来,好好的诊断了,你们要做准备了。女人生孩子如同入鬼门关,更何况是三个,这京城又没有比月儿医术好的,我担心呐。”王夫人惊讶欣喜后,又担忧唐黛生孩子时的危险,叮嘱凤容若。

“娘,你放心吧,因为知道你们上午要来,就没着人去请大夫。一会儿下晌就着人去,小妞说那大夫在这方面医术很高,所以,等时间差不多了,我们就将那大夫接进府来。还有,我母妃和父王上午已经亲自去请京城最好的稳婆,所以,你们来这么久,才没有看到他们两个过来。”凤容若笑着解释了一番。

“恩,那就好。”

王夫人心中正想着这么久了,安王妃和安王爷咋没露面呢,二人的性格她大概了解些,不会是故意拿乔,却原来是二人亲自请稳婆去了,这样一想,也就放下了五分心,还有五分得等唐黛母子平安才会放下了。

“爹,娘,大哥,嫂子别顾着说话,喝点茶,吃些点心。”唐黛招呼着众人。

“嫂子,我替你诊诊脉。”招呼过众人后,唐黛走到上官明珠面前,伸手替她把脉。

“怎么样?月儿?”郑国一脸紧张的看着唐黛,问他。

“噗嗤……大哥,你好急,我这手还没放下来呢。嫂子,你看,我大哥多紧张你。”唐黛笑着放下了手,逗上官明珠。

“县主……”上官明珠也看到了郑国那紧张的傻态,脸红红的害羞的叫了唐黛。

“咦?嫂子,你该改口叫我妹妹了吧?是不是你的认亲茶我没喝,你就不认我这妹妹了?”唐黛继续使坏,上官明珠的脸更红了。

“好了,月儿,你别逗你嫂子了,你就说诊脉的情况。”王夫人立即解围。

“恩,情况很好,小宝贝在肚中很好。”唐黛不再逗上官明珠,认真的回了,才坐回软榻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