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全是男娃?没女娃!/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快到晌午时,安王爷和安王妃也回来了,于是将军府众人从唐黛的小院里转脚到安王府的待客厅,安王妃说请了两个稳婆,两个稳婆都是京中最好的稳婆,二人都答应了,在唐黛身子八个月时,会提前住进安王府,一直住到唐黛生后才会出府。

奶娘也准备预约好,等下午请了大夫过来,确定唐黛肚中的孩子到底有几个后,再决定请不请奶娘,请几个?王夫人和将军府的众人一听,都甚是满意。

在安王妃和安王爷的陪同下,众人在安王府吃了晌午饭,晌午饭后正准备告辞,府中下人来禀报,请的大夫到了,众人便又停下,等听了诊断结果再回将军府。

唐黛大婚前,阿夕找的那个老大夫被安王府的管家带着,走在安王府内,老大夫两脚有些哆嗦,这安王府世子和世子妃二人可都是大名鼎鼎的,而且,世子是个冷面杀神,冷情冷心,碰到了他的底线,是个六亲不认的主,千万别让他给碰上了,他的老命要丢在这了,老大夫在心中暗暗祈祷。

为啥二人不叫了御医,非得把他这个名不见传的小老头给揪了来,虽然的他的医术是不错,可是也仅见于在妇人病方面啊,听说几月前世子和世子妃已经大婚了,难道是世子妃是有身孕了,让他来看看?老大夫一路上忐忑不安,心中如十五个木桶打水,七上八下,背着医箱,边走边猜测边擦了头上不见的汗水。

进了安王府的待客厅,便见一众人坐在一起,老大夫人对众人慌乱的扫了一眼,男的皆是锦衣高贵,女的皆是端庄典雅,其中两个女子,一个肚子已经很大了,一个肚子微现,看样子也有身孕在身,心中有了底,跪下向众人请安。

“老大夫,快快请起。来人看茶。”唐黛示意立于一旁的小青去将老大夫扶起,小青走到老大夫身旁,扶到一旁的小凳上坐下,下人端了茶水过来,吓得他站了起来端了茶水抖抖索索再坐下。

“老大夫,你不必害怕!你还记得我吗?几个月前,我哥哥陪着我去找过你,你说本世子妃怀了多胎,今天是让老大夫过来再次给我确诊一番。”唐黛见大夫的样子,语气尽量放和气温柔与他说话。

“拜见世子妃,恕小老儿有眼无珠,世子妃情况特殊,又生得气质无双,小老儿哪里会不记得。”老大夫忙将手中的茶水放于一旁的小几上,起身向唐黛行礼。

“那你帮我再看看。”

“是。”老大夫走上前,唐黛置在桌上的手腕上,已放上了丝帕,老大夫隔着丝帕替唐黛诊脉。

“老大夫,怎么样?”

安王妃紧张的盯着老大夫,心中则是想,她的金孙到底有几个,不仅是她,一旁的所有人,包括凤容若,安王爷,王夫人,郑柏……全都紧张起来。

“安王爷,安王妃,二位莫急,待老夫好好的替世子妃诊断。”老大夫回过安王妃后,又换了一只手再把脉。

老大夫从开始的战战兢兢到现在的镇定自若,因为他猜对了,就是给世子妃看诊,所以也就不紧张了,而且世子妃看上去人很温柔,不是个厉害的。

半晌后,老大夫收了手。

“恭喜安王爷,安王妃,世子,世子妃。世子妃肚中是三位小公子,一切都好,不用担心。”老大夫恭敬道喜,因为郑柏和王夫人坐在客位,老大夫也猜不出几人的身份,便没有打招呼,只向坐在主位的安王爷和安王妃,唐黛身边的凤容若道了喜。

“好啊,好啊……来人,管家,有赏。”安王妃和安王爷一听,喜得眉毛发梢都是喜意,大声的叫了府中的管家,管家走到安王妃身边,安王妃低声交代了一句。

“老大夫,全,全是男孩?没女孩?”凤容若一听是三个男孩,有些傻眼,结结巴巴的问了老大夫,他的贴心小棉袄呢?!

“回世子,是的,草民对于胎儿性别的诊断还是很拿手的,我敢百分之百的肯定是三位公子。而且,我也知道世子妃自己就是神医,应该为自己确诊过吧?”大夫笑着回了。

“是的,老大夫。你诊断的不错,神医不过是别人误传罢了,所谓术业有专攻,医者不自医,我不敢下了定论,所以才请了老大夫过来,现在老大夫你确诊了,我放心了,大家也放心了。”

大家听了唐黛这一说,心中都开心得不得了,众人脸上都是眉飞色舞,安王府的两位想着三个金孙很快就要同他们见面了,那个激动啊,恨不得立马奔走相告。

而将军府的郑柏,王夫人没想到女儿这么厉害,一下子就要生了三个小外孙,再加上自家的,那是四个,到时候成双成对的,谁都不用抢,多好!

上官明珠笑着看了看郑国,手不由也摸上自己的肚子,不知道自己肚中是男孩,还是女孩,若是女孩,将来要被这几个表哥宠坏了!反正夫君说了,不管是男孩女孩都喜欢,她就不麻烦老大夫了,前面妹妹为她诊过,孩儿在肚中健康就行。

“王妃娘娘,赏金拿来了。”老管家走了进来。

“好,管家,赏给老大夫,你亲自送老大夫出府。”安王妃满面春风的点点头。

管家走到老大夫面前,将一个荷包递给了老大夫,老大夫伸手接过荷包,向安王妃谢赏后,又向厅中的众人告辞,然后跟在管家的身后出了安王府,出安王府后,才打开荷包一看,顿时傻眼。

他就这么一回得到的诊金,比他一辈子经营那小医馆都多,看来,世子妃不但得凤世子的宠爱,也得公婆的喜爱啊,更因肚中的三个孩子,以后在安王府的地位恐怕无人可比了。

大夫走后,将军府的众人也得了确切的消息,唐黛也平安的回来了,吊了几个月的心,全都落了地,欢欢喜喜的告辞,回了将军府。

唐黛觉得困累,同安王爷,安王妃打了声招呼,由凤容若陪着回自己院中歇息,安王爷和安王妃二人却是睡不着了,一改二人晌午饭后要歇午觉的习惯,风风火火的又出了安王府,亲自寻最好的奶娘去了,三个小家伙,我滴个乖乖,就是他们仨的娘亲想要自己亲自喂奶都不行。

下午唐黛睡醒后,决定出府走走,她是悄悄回来的,知道的人甚少,将军府是因为郑国才及时知道的,而唐府的人还不知道,为了不让娘和大哥他们担心,她准备亲自去看看,跟凤容若说了自己的想法,凤容若不大同意她大着肚子往外跑。

“黛黛,我让府中的下人去唐府一趟,让他们过来看你,不是很好?你为什么要亲自去跑一趟?”

“我想出去走走,在凤北关在皇宫几个月,我心中早烦了。再说,我多走走,对生孩子好,你不用这么紧张。你要实在不放心,陪我一起去?”

“真要多走,才对生孩子好?”

“是的,多走,生孩子时才会更加顺利。”唐黛朝凤容若认真的点头,表示她的话是真。

“好,既然多走有好处,我陪你。”凤容若嘴上不说,其实心中一直担心唐黛生孩子时的情况,所以听唐黛这么一说,立即同意了。

二人出了安王府,坐着马车到了唐府。府中的唐风,宁未雨,唐绝三人听了下人禀报,都呆愣一晌,然后激动的三个人往外跑,去接唐黛。

因为唐黛失踪的事,在唐黛和凤容若大婚第二天唐风,唐绝当时就知道了,二人害怕李氏担心又犯了老毛病,回府后索性瞒着她,然后又找了个借口护送她回了唐家村,所以至始至终,在唐家村的李氏还不知道唐黛失踪的事。

唐风偶尔修回家中的书信,只说妹妹在安王府很好,一笔带过,不敢多说一句,因为李氏走的时候就疑惑,她早就要求大儿子让她回唐家村,但是唐风一直不让,找了各种借口,怎么这一次倒这么爽快,主动提出让她回去了。

三人出去时,唐黛已经进了院子,一见唐黛挺着的大肚子,个个顿住脚目瞪口呆,小妞什么时候有的孩子?而且看这肚子都快生了?大婚夜凤容若不是被灌醉了?这家伙当时是装醉的?

“大哥,大嫂,三哥。你三个人发什么呆呢?不认识我啦?”唐黛看三人的神情,知道他们想了什么,故意笑着问三人。

“咳……咳……没有,我们只见看见妹妹你安全无恙的回来了,激动的,激动的。”唐风进入官场多年,人也学得圆滑了许多,假咳了两声,笑道。

“凤世子,小妞,走吧,进去说话。”宁未雨笑着拉起了唐黛的手,招呼了凤容若一声,然后拉着唐黛走在最前面,让唐风,唐绝去招呼凤容若,她则偷偷的与唐黛交头接耳。

“小妞,你这是怎么回事?”宁未雨瞥了后面人一眼,压低了声音问唐黛。

“就是你看到的这样啊。”唐黛笑着回了神秘兮兮,比她还紧张的宁未雨。

“小妞,你五月初六才与凤世子大婚,这肚子看着就快生了。你得想了法子,做了掩瞒呐,要不然,外面人的唾沫星子能淹死人的。”宁未雨有些担忧,提醒唐黛。

“是看着大,生还没有呢,因为有三个小宝宝才会肚子这么大。”唐黛笑着解释,半真半假。

“啊?三个!”宁未雨惊讶出声,提高了声量,后面说话的三人正说唐绝秋闱考的事,被宁未雨的声音打断,停了说话,凤容若耳力甚好,勾起了嘴角,知道前面二人在说着什么,唐风和唐绝则是不解。

“嫂子,你大声叫唤什么?有什么了不得的事?”唐绝惊奇问宁未雨。

“妹妹怀了三个孩子,三个孩子啊!你说我能不惊讶吗?”宁未雨一脸兴奋的停下脚,回头看着唐风,唐绝二人报喜。

“真的,小妞?三个啊!我滴个乖乖。”唐绝撇下凤容若和大哥唐风,“哧溜”一下蹿到唐黛前面,看着唐黛的大肚子,满眼的不敢相信。

“三哥!走了,你挡着我的路了,叫你舅舅的人多了,你不高兴啊?!”唐黛挥了挥手,将唐绝挥到一边去,拉起宁未雨向前走去。

“……”唐绝。他又不是苍蝇!

“对了,三哥,你秋闱考的自我感觉怎么样?”唐黛想起唐绝今年参加了秋闱考,刚考完不久,侧头问他。

“自我感觉还行,中举没有问题。”唐绝自信道。

“恩,等放榜了,你得立即准备明年的春闱,争取达到你的理想目标,考个状元回来,替唐家争光。”唐黛笑着对唐绝道,凤容若则看了唐绝一眼,他这小舅子还有这么远大的理想,想中状元?!那得看他自个儿的本事了,他可不会帮他。

“我会的,小妞,我推迟三年才参加秋闱,就是为了这个。要么不做,要么做到最好。”唐绝对着唐黛信誓旦旦,信心满满,惹得大家一阵笑。

几人进了大厅,下人上茶,品茶聊天,说着唐风官场的琐碎事,唐绝明年春天下场的事,但是大家同将军府中的人一样,都心照不宣的闭口不问唐黛这几个月去了何地,不是不关心她,而是有些事,装作不知道,对妹妹和妹夫二人更好。

几人正说得热闹,下人来禀报,说是公主府的欧阳公子,还有阿夕公子都来了。原来,欧阳清和阿夕二人受凤容若的重托,护送唐黛回凤南,因为路上情况危险,二人也没来得及与唐黛说什么,这人安全回来了,二人正好都去安王府看唐黛,碰在了一起,听管家说凤容若与唐黛二人来了唐府,二人便又赶来了唐府。

欧阳清和阿夕一进客厅,扫了众人一眼,一左一右跑到唐黛面前,看着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关心的话,不好说,因为凤容若那个醋团子坐在那,不关心吧,显得二人不近人情,这都几个月不见,关心的话都没。

“小妞,感觉还好吧?要不要我替你诊脉看看。”阿夕先出口。

“上午刚看过,用不上。”凤容若还没等唐黛说话,轻飘飘的话就出了口,听得阿夕黑了脸,唐黛嘴角一抽。

“我关心关心我妹妹不行?切,一张死人脸。”阿夕一噎,回了凤容若一句,在唐黛坐的软榻右边,寻了个位置靠着唐黛坐下。

“呵……这就是典型的过河拆桥!让我们干活的时候,脸色挺好,这活干完了,脸色冷了。”欧阳清瘪了嘴,接着阿夕的话说了句,顺便在唐黛的左边,寻个位置坐下,二人一左一右,唐黛夹在中间,把原来坐在软榻上的宁未雨都挤到软榻边上的凳子上坐着了,看得凤容若脸黑黑的看着二人,他还没有坐在小丫头的身边呢,这两个是哪来的那么大的脸?!把主人给挤跑,自己坐下了。

“表哥,你不是说等黛黛回来后,做东请我们吃顿饭,这饭什么时候吃?”欧阳清跷起二郎腿,斜靠在榻上,双手拢了拢一头黑发,妖孽脸上放了光,问凤容若。

“你饿牢里放出来的?几百年没吃过饭,就惦记着吃!”凤容若冷冷的看了眼欧阳清。

“黛黛,你看,表哥又赖帐,他这欠我的饭,没有一万,也有一千了,不带这样欺负人的,哼。”欧阳清侧头向唐黛告状。

“恩?欠这么多了?为什么?”唐黛兴趣十足的问欧阳清。

“从小到大啊,每次要我帮忙和做事,就说:表弟啊,清儿啊,你帮我做完这次事后,表哥就请你吃顿大餐!结果倒好,到现在为止,我一顿饭都没吃进嘴,倒是他到我长青酒楼吃了不少,还不付账。”欧阳清想着都心痛。

“哈哈……真的!凤容若,你还有这种吃霸王餐的时候啊?”唐黛听欧阳清这一说,大笑了起来。

一旁的唐风,唐绝,宁未雨,阿夕四个看着凤容若黑着的脸,但又无奈的看着唐黛,也都抿嘴笑了起来。

“哪有?你还不相信我吗?咱们家安王府,虽说没他这个首富银子多,那点吃饭的银子还会少得了他的吗?只不过,我觉得我吃他点,是他的光荣,以前我很少吃,自从丫头你入股后,我就吃得多些,因为饭菜好吃啊!不好吃,我都不吃,给他能的。”凤容若鄙视了欧阳清一眼。

“你……”欧阳清感觉他这个表哥就是天下第一最无耻,吃了还说不好,还一副我是看得起你的神情。

“恩,那倒是,欧阳清,你表哥吃了多少,在我的股份里扣除就行,不用找他要,以后他的银子就是我的,全归我管。”唐黛得意洋洋的宣布,以后,凤容若的全是她的了。

“哈哈……好,好,我知道了!”欧阳清得意大笑,他告状成功,黛黛把表哥的银子全部没收了,他开心,好开心,咋这么开心呢?!终于有人替他出了气!

“黛黛……那我的零花银子,你得给我留点。”凤容若一听唐黛接手管他的银子了,无奈的问了句。

顿时,厅中的大笑传出了老远,感觉这世子爷好憋屈,好可怜!唐黛则抽了抽嘴角。

“这个回家咱俩慢慢说,不急。今天晚上,要不我们找个地方,好吃好喝一顿?大家好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放松一下。”唐黛同凤容若商量。

“好!你开心就好,只是得当心点你的身子。”凤容若知道唐黛在凤北的皇宫中给憋着了,点头同意。

“恩,阿夕你一会儿回将军府一趟,把我大哥也叫上。还有,在哪儿吃,妖孽你选。”唐黛侧头吩咐阿夕,并询问欧阳清。

“行,我知道了。时间和地方定好了,我就回去,然后我直接带着大哥去那儿!”阿夕立即点头。

“要不,就在京城新开的一家叫做一品鲜的酒楼,我去吃过一次,虽然比不上我们长清酒楼的菜式多,但是味道也还不错,正好黛黛你去吃了,可以尝尝味道,回来看我们长青酒楼是否还能有所改进,我不想我们的酒楼被他们盖过了。可行?”欧阳清想起京城最近崛起的酒楼,有赶超长青酒楼的趋势,但是因为唐黛的失踪,没心情去管它,现在黛黛回来了,必须去了解了解。

“哦?还有这样的一家酒楼,那是必须去看看。在哪条街上?”唐黛一听,立即生起了兴趣,问欧阳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