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我要和你和离!/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凤世子。小的这就去,这就去。”

掌柜听了凤容若说的话,哪里不明白,眼前一袭白衣与他说话的人就是安王府的凤世子,而他身边正在为欧阳公子施针的女子,就是安王府的世子妃,神医县主,立即连滚带爬的出去了,楚陌忙跟上,以防万一这掌柜的逃跑。

不一会,*汤的厨子,配料的厨子,全部被楚陌押了上来,掌柜的弯腰恭敬的跟在后面,脸上一脸苦色,虽然他能肯定不是这几人下的药,因为他们的人没有动机,可这是在他们的地盘上发生的事,也难逃罪责,他得去请酒楼的东家出面,这事不是他能解决的,而且,他敢肯定是在哪个环节出了纰漏,是他们不知道的,他们这是被暗害的人牵连了。

几人走进房间,立即全部跪了下来,凤容若一一审问过几人,家在何处,姓甚名谁,在这酒楼做工做了多久,进酒楼前是干什么的等等一一问过,又让几人回忆,除了他们几人,有没有可能被别人碰了鸡汤自己不知道。

“丫头,这种药能不能知道是在什么时段下到鸡汤中的?”凤容若审问过后,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信息,问唐黛。

“这种药只能是在鸡汤煮好后,将药倒入汤中才有效,如果放在鸡汤里面一起煮沸的话会失了药效。”唐黛肯定的回了凤容若。

“这就好办了,缩短了下药时辰的可能。如若你们不想受到牵连的话,就给本世子好好想想,鸡汤盛起后,有谁碰过这碗鸡汤?”

厨房掌勺的厨子,鼓起勇气,抬眼扫了眼前的男子一眼,觉得简直是神仙降世,俊得晃了他的眼。

“回世子,这鸡汤自入锅,再到起锅,我一刻都没有离开过,不会有他人下手,起锅盛好后,就由他,端了出来。”厨子指了指一旁跪着的上菜伙计。

“世子,我,我刚刚想到了一件事,不知道算不算?”上菜伙计并没有因为厨子指他而恼怒,而是蹙了眉头回凤容若,因为他在端汤上楼后,鸡汤的确离开过自己的手和双眼,头上冒了冷汗,战战兢兢的回了凤容若。

“说!”凤容若眼光如利剑,果然有情况。

“我上楼后,在过道上碰到一个姑娘摔倒了,脚痛站不起来,我就把有鸡汤的托盘放到边上一个空着的架子上,然后去扶了那姑娘。扶起后,应该是那姑娘的伙伴,另一个姑娘来寻她,一起帮我把她扶到了她们吃饭的房间,房中还有一个女子,看着应是富家的女子,穿着极其华丽,态度也很是傲慢,只扫了我一眼,什么都没说。然后,我退出房间后,再端了鸡汤到你们房中上菜。”

“那三人可还在?”凤容若问掌柜。

“刚刚走了,就是刚刚我们下去叫他们上来时走了。但是我知道她的身份,她与我们东家熟悉,这一个月她来我们酒楼已是三次了。”

“什么身份?你们东家又是谁?”

“偶有一次,她来时,我们东家在,我听我们东家叫她公主。我们东家是恒王府世子的小舅子,户部侍郎的小公子。”

“公主?凤笑笑!又是她。楚陌,去,将她给我抓回来,时间不长,不会走了多远,害了人想走,没那么容易。”

凤容若一听,身上冷气环绕,其他人听了也很气愤,郑国也黑了脸,凤笑笑扎妹妹小人的事,他可是知道的,所以凤笑笑才会被罚去皇家家庙,面佛思过。

唐黛则冷笑,伸手为欧阳清取针,下手却是极重,疼得昏迷中的欧阳清醒来后,差点跳起来,对着唐黛瞪着一双桃花眼。

“唐小妞,你是想谋杀好友啊!下手这么重,痛死我了。”

“你给我闭嘴,你个惹事精!”唐黛火大的喝斥,差点因为他受了凤笑笑的害,平日里只针对她,她也就忍了,不想凤笑笑这么狠毒,居然对她肚中的孩子下手,该死!

“我又惹什么事了?”因为前面的话,欧阳清没有听到,一脸蒙的看着众人。

“你身上的毒药,是有人要针对我的,要打掉我肚中的孩子,而这个人与你可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现在楚陌去抓人了,你等会看看是谁,就知道你是惹什么祸了,我可告诉你,欧阳清,你这次把事给我解决了,我可不想一而再,再而三的受你的牵连,甚至是牵连到我肚中的孩子。”唐黛冷着脸又是对欧阳清一顿劈头盖脸的喝斥,众人看欧阳清的眼光也不善,特别是凤容若,看他的眼神恨不得杀了他,真是个惹事精!

“……”

欧阳清见众人愤怒的眼光都盯着他,心中已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下手的人是谁了,前面他在听了阿夕,唐黛和凤容若的对话后就痛得晕过去了,但是唐黛说的,这药能让女子难以受孕,流产的话的他可是听清了,于是,沉默不语。

的确,他躲了她这么久,是该解决了,他也不想再躲了。这是他与她二人之间的事,不能再三的将唐黛牵扯进来,特别是今天的事,若不是他挡住了这场灾祸,他都无脸见凤容若和唐黛,无脸见安王妃和安王爷,那可是他们盼得脖子都盼长了的金孙呐。

地上跪着的人,还有那酒楼的掌柜,听了二人的对话,心中松了口气,还好,酒楼没有受到牵连,他不用去寻公子,虽然公子的身份也不一般,可是要比起这些人,要是他们要把酒楼怎么样,公子也是有一壶好喝的。

恒王爷一直低调在府中,就连恒王世子凤容轩和郡主凤飞舞二人皆低调,不入朝堂,也很少在世人的眼中出现,就算这事大公子去求世子,他也不会出面解决这些麻烦事的。

“你们都下去吧,掌柜和上菜伙计留下,等我们的人抓人回来,做了人证。”凤容若吩咐那些人离开,他们说的话,不宜太多的人在现场,虽然唐黛和欧阳清说得隐晦,但不保证被传了出去。

那几个厨子战战兢兢的起来下了楼,出了房间,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再摸了摸跪麻木的脚,几个人互视了一眼,大家在各自的眼神中都看到了惊恐,还好,很快就找到了下毒的人,要不然,他们几个就要做了冤死鬼,一百张嘴都说不清,更可况听那世子妃说,是有人针对她肚中的孩子下手,那就是谋害安王府血脉,是大罪,不但他们自己的性命难保,家人的性命也要受到牵连。

一炷香的功夫,楚陌和暗卫就拎了三人进来,凤笑笑和她的两个贴身宫女,两个宫女吓得脸色惨白,凤笑笑被楚陌挟在腋下,正在挣扎怒骂,要砍楚陌的头,灭他九族。楚陌冷笑,豪不留情像其他两个暗卫一样,将凤笑笑扔在了地上。

要说凤笑笑不是被凤容莫罚去皇家家庙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酒楼!原来,凤笑笑在庙中呆了半年多后,呆不住了,庙中清冷,还要念经抄佛经,没有好吃的,好玩的。

在一个月前派了人回来求她的父皇凤千君,凤千君身体弱,知道自己的时日不久,而且,他的几个孩子,凤容烨谋反被软禁,这还是凤容莫仁厚,手段狠的恐怕已经杀了;大公主凤笑笑因用巫蛊之术害人,被罚去了家庙。

小皇子,也就是他和淑妃所生的儿子凤容染,因小时候一场意外,脚被摔断后,没有诊治好,成了瘸子,自小就自卑躲在自己的宫殿中,与他从不亲近,小公主凤飞飞,也害怕他这父皇的威严,很少与他亲近,几个子女,唯有凤容莫和凤笑笑与他亲,也许是人老心善,渴望亲情,凤千君不忍心凤笑笑在庙中受了苦,再说也罚了半年,就让凤容莫派人去庙中接了她回宫。

凤笑笑被楚陌这一扔,扔得龇牙咧嘴,拿手揉了摔痛的屁股,在两个宫中的搀扶一下,站了起来,一旁的掌柜和上菜伙计,看这些人将大公主凤笑笑都不放在眼中,想摔就摔,想扔就扔,不由心中倒吸了口冷气,暗自庆幸。

“你们抓我来干什么?”

凤笑笑站了起来,正要恼怒,想起母妃的话,又镇定自若,因为,她是皇室的公主,眼前的这些人,包括凤容若和欧阳清,也不过是皇室的走狗,都是为皇室做事,所有的荣誉都是皇室给的,离开皇室,他们,什么都不是!

“你做了什么事,你自己不清楚?”

凤容若冷冷的瞥了眼凤笑笑,此时的凤笑笑因为在庙中过了半年多清苦的生活,身上的一身肥肉不见了,恢复了以前的模样,站在那,身上的气势倒是有些公主的样子。

“我不知道堂兄你说什么,我不懂!我在酒楼中好好的吃了饭回宫,却被你的人强行掳来,我要回去告诉父皇,告诉皇兄,你们仗着人多欺负我,欺负皇室的公主。”

凤笑笑淡淡道,将自己所做的事撇得干净,这让不语听着的唐黛,不禁看了她一眼,以前的凤笑笑霸道任性,耍小手段,但她还不放在眼中,属于胸大无脑的那种,不想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你……”欧阳清暴怒。

“呵……公主,这是不承认是你做的事了?”唐黛给了欧阳清一个眼神,让他稍安勿躁。

“我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我要害你什么?!”凤笑笑看了唐黛一眼,很好的掩饰住了眼中的嫉妒忌和仇恨。

“这倒是!我与你没有仇恨,你为何要害我呢?!既然你不知道是什么事,那又为何知道是有人要害我?”

唐黛心中冷笑,嘴上却是附和,突觉凤笑笑这增加的道行,就是向白莲花的方向发展,敢做不敢当,过得还没以前那般肆意,没想到大半年不见,她倒变了许多。

“……,你们这么兴师动众的,而且我那好夫君欧阳公子不是有气无力的坐在那,自然猜测出是有人害你们了。”凤笑笑讽刺的看了欧阳清一眼,自己寻了凳子坐下。

“谁是你夫君?!”欧阳清恼怒。

“哈哈……对,不是,你不是,洞房花烛夜都没有,怎么能算是?!”凤笑笑疯了般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然后脸色阴狠的看着欧阳清,这就是她打小喜欢的人,她用了一生的真情对他,他却连是她的夫君都不愿承认,真是讽刺!

“……”欧阳清。众人也沉默,甚至是有些可怜她,他与欧阳清之间,除了一纸圣旨,其实什么都没有。

“掌柜的,去外面请一个京城最好的公正的大夫来,虽然我懂医,得避了嫌,免得公主说我们人多欺负她。还有,伙计,你将你前面的说的事,再向公主说一遍。”

唐黛等凤笑笑大笑结束后,吩咐跪在地上的掌柜和伙计,她同情她,但是她有动她孩子的念头,她却是不会饶了她。

那掌柜立即起身,去外面找大夫,而那小伙计则是将自己经历的事,又说了一遍,并指证,哪一个是摔倒装脚疼的宫女,哪一个是后面来的宫女,他在房中看到的女子就是公主。

“我的侍女摔倒了,是他主动扶的,我们又没有强迫他。你们怎么能由此就断定是我要害你们?不是我,就不是我。你们没有直接的证据,还是不要冤枉我,否则,我去皇兄和父皇状告你们污蔑皇室公主,你们哪一个都会是大罪。”

凤笑笑一点也不担心,因为只要没人直接证明这药就是她下的,他们就拿她没有办法,只是,她心中不甘心的是没有毒到她要毒的人,那人还是好好的坐在那,而是毒到欧阳清这个她又恨又爱的,也是活该,就算是给他对她无情的惩罚。

凭什么她得到堂哥凤容若的宠爱,得到那么多人的喜欢,就只有她,被父皇嫌弃,堂兄骂,唯一心疼她的母妃还因为二皇兄谋反的事,受牵连被父皇软禁在自己的宫殿中,连她都不能去探视。凭什么?!

“哼……那你就等着吧!”唐黛冷哼,不见棺材不掉泪,有谁能比她更了解毒药,只要是她们三人做的手脚,她自有办法让她们三人现出原形。

“你下去吧,记得嘴放紧点,否则……”凤容若不想外人过多听了他们的事,吩咐那伙计离开。

“是,世子,小的明白,小的明白,一定守口如瓶。”

小伙计战战兢兢的回了凤容若,明白他否则后面没说的是什么意思,赶紧保证,然后出了房间,心中不由将凤笑笑主仆三人骂得狗血淋头,真是皇室公主,吃撑了没事干,给人下毒,差点连累到他们身家性命,家人的命都要没了。

一炷香功夫后,掌柜的带了个大夫过来,大夫约莫三十岁左右,身子瘦长,着了月白色的衣袍,脸上长得眉清目秀,气质儒雅,后面一个药童帮其背着医箱,看气质,应该不是一般人家的大夫。

那人随着掌柜的进来后,扫了众人一眼,眼光在凤容若和唐黛间稍停了一晌,眉毛动了动,显然是认识二人,但没有打招呼,他知道他们,不代表他们认识他。

“凤世子,世子妃,你们要的医术好的大夫我给你们请来了,他就是在我们酒楼不远处的医馆的东家,也是大夫,今天正好他在,就请了他来,你们放心,他绝对是好大夫。”掌柜对着凤容若和唐黛道。

“恩,请大夫看看,这碗鸡汤里有什么?”凤容若点头,然后看向那年轻的大夫。

“见过凤世子,世子妃,各位公子,小姐。草民看看。”年轻的大夫听掌柜的称呼,从善如流的打过招呼,然后端了鸡汤在自己的面前,从自己的医箱中取了银针,在鸡汤里试了一下,银针变黑,放在鼻下闻了闻,又从医箱中,取了一方帕子,在银针上擦过,用手指沾了点,放进嘴中尝了尝。

“禀报凤世子,世子妃,这鸡汤中被人下了一种无色无味的毒,这毒男子服下在一刻钟后,男子会腹痛如绞,女子未育的则会再难以受孕,有孕者,腹中的胎儿会受损流产。”男子认真的禀报。

“有什么办法,查出下药的人?”凤容若见他说的与唐黛说的一样,继续问他。

“有办法,但要知道直接接触过此药的人,只要接触过,此人手上会留有这药的气味,然后,用此药相克的另一种药抹于此人手上,此人的手会立即变成深紫色。”

一旁的唐黛和阿夕听了此人的话,不禁点头,看来此人的医术的的确不是盖的,掌柜没撒谎,只有凤笑笑主仆三人听了他的话后,脸上的脸色立即大变,那个接触过此药的宫女,脸色更是惨白,额上冒汗。

公主发现世子妃和驸马一行来这后,立即想了法子想害世子妃肚中的孩子,目的是想让她心痛,发疯,生不如死。于是就派了她去附近的药馆买了此药,也是她下的药,手中肯定有这气味,她不知道会这样,连手都没洗。

“不知大夫你现在可有与此相克的药在?”凤容若出口,客气的问了大夫。

“有!前面有人去了我的药馆想买了此药,因为知道此药的毒性,我的药童不卖,那人便拿了身份威胁我的药童,只好卖给了她,那时我正好不在医馆,回来后,听药童禀报此事,便知不是什么好事。前面掌柜的与我说了此地的情况,且酒楼离我医馆近,草名便估计事发,所以拿了此药放进医箱中准备好。”着月袍的男子,不卑不亢的解释了,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中,他的解释,让众人又看了他一眼,感觉此人不简单。

“那就请大夫将此药拿出,我们怀疑的人就在这里。”凤容若对那大夫道,那大夫也不犹豫,从医箱中拿了一个小瓷瓶,恭敬的放在桌上后,退于一边。

他是看病的大夫,验证之事,不应该由他来做。

“我来!”阿夕拿起桌上的瓷瓶,取了瓶塞,放在鼻下闻了闻,确认无误后,走到那两个宫女身前,他和小妞都懂医术,但他不能让小妞自己做。

“住手!你是谁?敢动我的人。”凤笑笑心中紧张,还是做着最后的挣扎,喝斥阿夕。

“公主,我是小妞的哥哥,有人要害我妹妹,难道我要眼睁睁看着她被人害,还不管?!如果不是公主你,你又要拦着我做什么?你这是心虚了?”阿夕冷冷的回了凤笑笑。

“你……大胆,一介草民,竟然顶撞本公主。”

“噗嗤……”阿夕嗤笑,不理她,将两个宫女拎过来,在她俩手上抹满了瓶中倒出的药粉,凤笑笑想上前去解救,但被楚陌点了穴道,坐在椅上动弹不得,急得一双眼猩红,怒视着阿夕,再扫过众人,只是看到欧阳清的冷漠的脸和眼神,心中则是大痛,恨意更烈。

一刻钟后,两个宫女其中一个,手上变成了深紫色,众人看了,心中愤怒大盛,欧阳清的双眼现了暴怒的神色,若不是还有他人在,估计要立即扑上去,与凤笑笑拼命。

众人猜测时心情是一样,但是被证实后心情却又是一样。

“楚陌送大夫和掌柜的出去。”凤容若忍住心中的怒意,楚陌立即将他们送出了房间,并关上了门,瞬间房中只剩下了凤容若一行,还有凤笑笑主仆三人在。

“凤笑笑,你还有什么话说?!”凤容若和唐黛还未出语,欧阳清暴怒。

“我当然有话,我为什么没有话说?如果不是你,我会害她?如果不是因为你喜欢她,把我对你的心意在放在地上践踏,甚至是我和你成亲之事变成了全京城,全凤南的笑话?!我恨你,更恨她,就是因为她的出现,就是因为她抢走了你的心,我恨不得吃了她的肉,喝了她的血,我就是想她声败名裂,想她生不如死,想她死无葬身之地!”凤笑笑听了欧阳清的话,破罐子破摔,将心中积压的恨全部释放出来,嘴中更是口不择言。

在场的人除了凤容若和唐黛知道她的恨从何处来,其他人听了她和欧阳清的对话,才恍然明白,原来是因为欧阳清喜欢唐黛,凤笑笑恨她才这样做,虽然大家以前也隐约听到了些,但并不确认,于是都将眼光看向了欧阳清,因为唐黛和凤容若二人感情是有目共睹的,肯定是欧阳清的单相思,才导致了这些事情的发生。

“你这是承认了是你做的了?!凤笑笑,自你打小就缠着我,我对你可以任何的暗示?你一头热不说,还利用我公主娘亲,找你父皇下了赐婚圣旨,当初,我若是不同意也会被我公主娘亲和你父皇相逼,甚至会因违抗圣旨,牵连我公主府,所以我接了圣旨。纵然我在成亲的第二天就逃走了,可是你在我逃走了后,你又做了什么?好好的学了为人妻,为人媳之道,侍奉公婆?还是,拿出你的真心,真正做一点挽回我的心的事?没有!你立即就回了皇宫,还怪了别人,三番两次的找小妞的碴。如果你拿你的真心对我,也许我会考虑回来,和你圆房成为真正的夫妻,纵使我心中没有你,我们二人还有亲情,相扶相携走完这一生,也无不可。但是,你太过自私,只考虑你自己的感受,从不考虑别人的感觉,现在的局面若有我的三分错,却有你的七分错!我请你,以后不要把这事怪到小妞的头上,而且,今天你做出的事,你是要付出代价的,我会和你父皇,我爹娘说明今天这事的前因后果,然后,和你和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