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6章 用我的性命还你/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欧阳清和凤笑笑成亲后,第一次认真的在众人面前说出心中的话,大家想不到,原来他是这样想的,他的逃走,看似躲避,其实是给了凤笑笑的机会,让凤笑笑能做点什么让他感动的事,他能有个说服自己的理由,和她白头偕老,众人看着他着他沉痛的神情,都有些愣了,包括凤容若和凤笑笑在内。

看上去他是在躲,其实,只是想以退为进!

“现在这局面已成,你当然想说什么就是什么!我当初真是看错了你。你想和我和离,你做梦,我不会让你得逞的,就是死,我也不会让你如愿!”

凤笑笑已是钻进了死胡同,牛角尖,听欧阳清说后,也沉默了半晌,但是欧阳清最后和离二字,却是捅得她心肺俱伤,她好不容易求来的亲事,她怎么可能和离?!这让她一国公主的脸往哪放?死也不会和他和离。

“死?好!想用我的性命抵?我成全你!”欧阳清被气得失了理智,人一闪,走到凤笑笑身前,一双桃花眼盯着她,仿佛要将她看穿,趁凤笑笑身后的楚陌不注意,抽了他的佩剑,剑指凤笑笑。

“欧阳清……冷静!”

“欧阳公子……”

众人大惊,以为他是想刺伤凤笑笑,皆出声阻止他,凤容若眼睛盯着他的动作,手上立即拿了根筷子,准备他一动,就打下他手上的剑。

“你想杀我,你杀啊!来,朝这里刺。”凤笑笑看着剑尖先是大惊,然后暴怒,对着欧阳清声嘶力竭,用手指了胸口。

“你不配我动手!”

欧阳清冷声,收回了剑尖,众人心中松了口气,凤笑笑身子也一软,头上冒了冷汗。就在众人以为这事情过去了,却见人影一闪,剑柄调了个位置,然后大家看到,剑柄捏在凤笑笑身上,然后剑尖刺穿了欧阳清的胸膛,不一会,胸口的鲜血往外直流。

“我欠你的,我用我的命还你,请你以后不要将我二人的事将任何人扯进来,害别人。”欧阳清眼睛猩红的瞪着凤笑笑。

此时,凤笑笑在震惊中醒过来,看见自己抓着剑柄,剑身却在欧阳清身体里,欧阳清的鲜红顺着剑身流到手柄,流到她的手上。

“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想要杀你……我没有!”凤笑笑看着手上的血,吓得松开剑柄大叫。

“妖孽……”

“表弟……”

“欧阳清……”

“欧阳公子……”

这动作不过霎那间的事,连凤容若都没有预防,大家回过神来,忙起来围向欧阳清。

“黛黛,表哥……我欠她的,我还了!以后,如若她还要执著不改,她,要剐要杀任由你们,她与我没有任干系!”欧阳清撑着说了最后一句话,然后晕了过去。

“快,送去皇宫,让太医给他拔剑止血!我和阿夕两个人不行,这剑刺得太深。”唐黛迅速观察了欧阳清的伤势,做出了选择。

剑尖从欧阳清的身前,刺穿到了背部,并露在了外面,可见欧阳清此次对自己下手多狠,因为,他害怕因为他,唐黛和她肚中的孩子再受到凤笑笑的伤害,他将会罪无可恕。

“好,大哥,麻烦你先去皇宫,通知皇上,快叫太医,就是上次皇上被刺杀给他拔箭的那几个,他们几个有经验。”凤容若立即吩咐郑国。

“好,我先去。”郑国转身下楼,坐了家中的马车,往皇宫而去。

“阿夕,大哥,你俩护着欧阳清去皇宫。黛黛怀着身孕,不宜闻血腥之气,我和她另坐一辆马车,后一步。”凤容若因为阿夕也懂医术,知道怎么样保护欧阳清的伤,所以让阿夕和唐风二人一起护着欧阳清。

“好!”阿夕和唐风立即二人抬了欧阳清往外走去,为避免人多嘴杂,阿夕细心的脱下身上的青袍盖在欧阳清身上。

“三哥,你回我安王府一趟,告诉我父王和母妃我们有事进宫了,稍晚些回去,让他们二人不要担心。”凤容若又吩咐了唐绝。

“好,我这就去。”唐绝回了后,立即走了。

“楚陌,你带着人,将她们三个绑起来,等欧阳清脱离了危险,再找她们三人算账。”

“是,世子。”

楚陌立即招了暗卫出来,一人手上拎一个,往外面而去,被楚陌挟着的凤笑笑却是傻掉了,双眼无神,空洞茫然,一声没吭,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她亲手杀人了,而且杀的还是欧阳清,她从小就喜欢的人!她不知道为什么剑在她手上,而且还刺进了欧阳清的身体,她仿佛做了一场不醒的噩梦。

所有的事情吩咐完,凤容若扶着唐黛,小青跟在后面拿了医箱,三人往外走去,走到楼下时,唐黛让小青结了今晚的帐,凤容若再次叮嘱掌柜,今天在酒楼发生的事,不得传一丝一豪出去,否则,当心他们嘴中的舌头,掌柜吓得立即发誓,三人才出了一品鲜酒楼。

其他人的马车都走了,凤容若和唐黛也立即上了马车,小青赶了马车,往皇宫奔去。

因为唐黛怀着身孕,小青马车不敢赶快,等二人到达皇宫时,太医已经被凤容莫召进了宫,正准备为欧阳清拔了体内的剑,凤容莫的宫殿内,宫人忙乱一片。

唐黛和凤容若走进去找了个地方坐下,没有打扰其他的人,坐在那静静等着,二人知道太医对这事有经验有把握,也就不去帮了忙。

阿夕和唐风,郑国三人见凤容若二人来了,走到他们二人身边坐下,众人皆不说话,等着太医救欧阳清。

此时,公主府,为欧阳清驾车的马夫回去向长平公主禀报欧阳清受伤的事,并把整个事情都告诉了她,说是公子与公主在酒楼遇见吵了起来,他拿剑刺伤了自己,一听整个剑没入了身体,长平公主吓得差点晕过去,忙叫了附马陪她立即刻进宫,她要去看看。

长平公主和附马到达宫中时,太医先开了药,正在让宫女熬药汤,止痛和止血两种,拔剑时会痛,得喝了止痛的药汤,拔剑后,血会疯狂喷洒,得要喝止血的药。

“皇姑姑,皇姑父,你来了!”

凤容若见二人进殿,忙起来打了招呼,唐黛跟着站了起来,若是以往,以凤容若清冷的性格,基本上不会理睬二人,但今天欧阳清在自己的眼皮底子下,他自己握着凤笑笑的手用剑刺杀了自己,他没有看顾好人,他也有责任,所以主动同二人打了招呼。

长平公主看了他一眼,然后再看了唐黛一眼,蹙了眉头,眼神中闪过一丝厌恶,朝凤容若点了点头就别开了眼,脚步往里走去,去看欧阳清,唐黛知道长平公主不喜她,是因为爹爹和娘亲的事,所以也不去计较她的态度。

“清儿!……怎么要自己将自己伤成这样?!你这傻孩子,呜,呜……”

突然殿内传来长平公主心痛的大哭声,此时,床上的欧阳清,脸色苍白的侧躺着,好看的桃花眼紧闭,薄薄的嘴唇惨白无色,了无声息,红色的衣袍上,胸前一片血块……

长平公主心痛得无以复加,后悔不已,早知道他要这样倔强,当初就不该逼他娶凤笑笑,逼得他差点要丢了性命。

但是,银子再多,也不能买到早知道!

宫中的太医,从做准备到拔剑,止血,全部弄好,已经是到了下半夜,过了子时,殿中所有的人都没走,就连凤千君听到消息,也让桂公公扶着他来到凤容莫的宫殿中,陪大家一起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