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7章 这是要生三个哪吒?/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太上皇,皇上,公主,幸好刺杀欧阳公子的这剑偏离了心脏一点,要不然,下官们真的没法子,这伤好后三个月内还得注意了,不能动用武功,要静养。现在,欧阳公子已经没有危险了,但在三日内,不能移动,要在此休养。”为头的太医过来向众人禀报了欧阳清的情况,以为欧阳清是被人刺杀才受伤的,听了他的话,众人的心才放下,长平公主坐在那眼睛都哭肿了。

“好,你们也累了,留一个随时守着欧阳公子就好,其他人去歇息吧,这三天就你们几人轮流守着吧。”凤容莫咐咐了那太医。

见欧阳清已经脱离了危险,众人皆散去,唐黛和凤容若也离开了皇宫,坐马车回安王府,在车上,唐黛靠着凤容若昏昏欲睡。

“丫头,你想睡就睡,到了我叫你。”

“唔……”唐黛是真的困,闭眼就睡着了。

一夜无话。

次日,太上皇凤千君和长平公主,凤容莫三人已经知道了在酒楼内发生的事,因为郑国仔细的将事情的经过说给了三个人听,并向三个人表达的自己的不满,以及惩罚凤笑笑的意思,三人对于郑国的意见,不得不重视,凤笑笑做为一国的公主从放流言,到行巫蛊之术,再到下毒毒害安王府的血脉,这一哪件都是抹黑皇家脸面的事,不容他们不予以正视,引起重视。

凤笑笑和两个宫女,被凤容若关了一晚上后,被送进了皇宫由凤容莫按长平公主,凤千君的意思处置,欧阳清还在昏迷当中,等欧阳清醒来后,准允二人和离,和离后凤笑笑再送回皇家家庙中,面佛思过。

而且这一次,比上次更加严厉,凤笑笑身边不让带宫女,让其在庙中自食其力,并告诉庙中住持,对她一视同仁,不得多加照顾。

凤笑笑自欧阳清拉着她的手刺伤自己,到二人和离,再到她送进家庙,一直都是沉默配合的态度,帮着她害人的两个宫女则被杖杀。

安王爷和安王妃知道当时酒楼发生的事后,大怒,进宫去寻了凤千君,最后处理的结果,虽然不让二人满意,但看在凤千君的面子上,二人只得作罢。

就在凤笑笑去家庙后的一个月后,家庙传来消息,说凤笑笑疯了。凤容若怕她再耍了计策,派人暗中查探,证明凤笑笑的确是疯了,才放下心来。欧阳清在公主府一直卧床静养,听到这消息,暗暗叹了口气,没有说什么。

酒楼事件发生后,唐黛就被凤容若一直留在安王府养胎,不让出王府半步,他是真被酒楼的事吓到了,这事让他在后面的日子心有余悸的做了好几次噩梦,梦中,他的三个孩子被凤笑笑害死了。

唐黛要走走,就在王府园中多走走,她要是想王夫人了,想家人,凤容若就派人去请将军府,或唐府的人到王府中来陪伴她,反正是不让她出王府,对于这决定,安王爷和安王妃对凤容若是绝对的支持。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又是一年要过去,京城开始飞起鹅毛大雪,一进入十二月,唐黛的肚子大得她走不动路,腿上开始浮肿,又加上穿着厚厚的冬衣,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个大大的圆球。

两个稳婆和两个接生嬷嬷,三个奶娘,还有那老大夫全部都被请进了安王府,就等唐黛生产,接生嬷嬷是凤容莫命人在宫中挑选的,接生最有经验的两个老嬷嬷。

这日起来,又是一个大晴天,下的雪融化了,也被晒干了,不再湿脚滑脚,唐黛决定出去走走,整日的窝在暖和的房间里,空气不流动,感觉不舒服。

“凤容若,我想出去走走。”唐黛瞥了眼坐在软榻上,着了白色衣袍,一身清冷正看书的凤容若。

“好,我陪你。”凤容若放下手中的书站了起来。

“小姐,外面风大,把风风披上。”诗芫忙拿了大披风为唐黛披上,诗苋也拿来灌了热水的小暖壶,给唐黛暖手。

凤容若陪着唐黛,诗芫和诗苋远远的跟在他俩后面,不打扰二人,也不会二人有事没人使唤。

“楚陌和小青两个,二人看对了眼,你可知道?”

凤容若扶着唐黛,一面让她当心脚底慢直立,一面听她说话,唐黛想了想,问凤容若。

“恩?有吗?我怎么不知道?”凤容若一怔,他真没看出来,还是女子心细。

“你呀,我就说你不关心你的属下,楚陌已经老大不小,也该有个家了。我想等我孩子生下来后,就为他们二人操持成亲,以前总有这事那事牵绊着,后来又有了孩子,没心力管他们二人的事。”

“我都听你的,你说怎么做就怎么做。”

凤容若笑着在唐黛脸上亲了一下,亲得唐黛小脸红红的。看着唐黛红扑扑的小脸,凤容若的眸子深了深,随着丫头的肚子越来越大,他好久没有吃过肉了,唉,好辛苦!

“恩,到时候还得问问二人的想法才行,可不能是我一个人在这剃头挑子一头热。”唐黛见凤容若也没意见,点点头道。

“丫头,三个臭小子什么时候才能生出来啊?我好想你。”凤容若停下脚,搂住唐黛,温柔的吻了吻唐黛,撒娇向唐黛要糖吃。

“我也想知道啊,预产期已经到了,且还超了,按理应该生了,可是三个家伙还住在里面安安稳稳,一点出来的想法也没有,我这是不是要生三个哪吒啊?!”唐黛噘嘴,摸了摸自己的大肚子,无奈。

“呵……三个哪吒好啊,我家的三个哪吒肯定孝顺爹娘,而且,我还要教他们三人一身的本事。”凤容若笑着道。

“是,是你的都好,哪怕是个惹事精都好!哎哟……”唐黛嗔了凤容若一眼,一句没说完,肚中的宝宝踢了她两脚,唐黛弯腰摸着肚子。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要生了?”凤容若一脸的紧张。

“不是,是他们又踢我了,听我说他们仨是惹事精向我抗议了。”唐黛直起腰,一脸的温柔,小脸上因为有了母爱,熠熠生辉,看得凤容若移不开眼,都呆了。

“你发什么呆?没看见过我?”唐黛感觉到凤容若看她的痴痴的眼神,调皮的一笑,踮起脚,小手捂住凤容若的双眼。

“呵……看一辈子也看不够。”凤容若拿开唐黛在他眼上的手,轻笑出声,这话说得让唐黛心中甜滋滋的。

“诗芫,世子和世子妃二人真好,我好羡慕。”诗苋远远看见二人立在那有说有笑,满眼的羡慕。

“那是,世子对世子妃,那是真的好!你没见府中,世子从未有过通房,侍妾,更不谈侧妃了。”诗芫与有荣焉,满眼星星的看着远处的二人,由衷道。

远处的二人,来到小亭中,凤容若扶唐黛坐下,亭中的小凳上为了她,已早命下人铺上了厚厚的绒毯,就是为了唐黛在后花园闲逛时落坐专用的。

“还是外面空气新鲜。”唐黛坐下,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恩,这天气晴朗了,你想出来就跟我说,我陪着你。马上要放年末沐休假期了,朝堂上无大事,我有空陪你。”

“好!这天气晴了,也不知道我娘什么时候能赶到京城来?她们来了就热闹了。”唐黛双眼亮晶晶。

原来,因为唐黛的预产期在十二月,而且李氏自上半年回唐家村后,就没回过京城,前不久修书信来,知道唐黛快生了,说想她要来京城看着唐黛生产,她才放心,所以在十一月就往京城赶,但由于大雪,在路上耽搁了,迟迟未到。

而且这次除了李氏会来,白次也陪着唐华,白少奶奶一起来京城,婷婷和小腊八也会带来,还有李静,所以唐黛心中是迫不及待的想见见他们,奈何天公不做美,几个人的行程一直耽搁着。

“快了,我派人同小白联系过,大约还有三日的时间就会到。”

此时,安王府的前厅。

安王爷稳如泰山的坐在自己的太师椅上,仿佛什么都不能让他心动,只是脸上焦急的神情却是出卖了他此时的想法。而安王妃则是急得团团转,热锅上的蚂蚁般在厅中走来走去,然后顿脚,为唐黛确诊的老大夫被管家带了进来。

“见过王爷,王妃,寻草民是要问世子妃的事?”老大夫已经没有第一次进安王府时的害怕,见过礼后,问一坐一立的二人。

“是啊,聂大夫,这按理说我家儿媳是到了该生产的时候,为何这都迟了快一周了,还迟迟不见动静?本王妃急啊。”

“王妃莫急,这女子的体质有别,孩子有早生,或是正好在算好的日期,或晚生些时日也属正常。早晨我去为世子妃请过平安脉,肚中孩子很健康,王妃还是耐心等待,否则世子妃也会因为你们心急而自己心急,心中有压力对肚中的孩子不好,对生产也不好。”聂大夫认认真真的回了安王妃的话。

“我知道,我知道,所以我这才避过小妞叫你过来问问嘛,我听她跟若儿去了后花园。罢了,既然聂大夫你都这样说了,那我就耐心等等。聂大夫请回吧,世子妃的身体还请你多多照看。”

“是,草民定当尽力,草民告退。”

聂大夫转身出了门,安王妃看着他的背影远走,回过身看着安王爷,二人脸上都是一脸的无奈,他俩急着见金孙,可是那三个宝贝小子好像不急啊,赖在他们娘亲的肚子里窝得舒服呢。

将军府王夫人的院中。

王夫人和上官明珠二人都坐在软榻上,旁边生着炉火,屋中很是暖和,二人手中都在穿针引线,为唐黛和上官明珠的孩子绣着夏季的小围兜,小衣裳。

“娘,妹妹是不是应该要生了?”上官明珠摸了摸大肚子,捶了捶腰,站起身来歇息走走,肚子大常坐不舒服,想起了唐黛,问王夫人。

“是啊,这孩子估摸着像了我,我那时生国儿也是晚了半个月才生的,她这超了快一周了,估计要快了。”王夫人也停下手中的活,同上官明珠说话,唐黛没生,她倒没咋急,因为自己以前也有迟。

“哦,原来这样。估计安王妃和安王爷,老早盼着金孙出来呐。”上官明珠笑着道。

“那也是,你这不说我还没想起来,你这一说,珠儿,我是不是该去安王府一趟安慰安慰那两老的,免得那两个老的为了见他们的金孙急白了头发。”

王夫人笑着戏谑,不愧是曾经的第一美人和第一才女,她还真是猜到了,那二人可不是为了早些见到自己的金孙,快急白了头发。

“呵呵……今天天气好,娘想去就去,也正好去看看妹妹。”

“恩,那吃完晌午饭咱俩一起去,你这闷在家里出去走走对孩子也好。”

“好,听娘的。”上官明珠温柔的点点头。

唐府。

唐风和宁未雨二人正在陪着小天天玩,这小孩子一天比一天大,一天比一天皮实,男孩子就是男孩子,皮实得紧,宁未雨是又疼爱又气他。

唐绝正抱着暖炉躲在房中看书,他的秋闱试正如他所料,轻轻松松的就过了,但明年春闱试的目标是状元,所以他得提前看书,一天不能歇,向自己的目标努力。

“相公,你说妹妹咋还不生呐?那肚子大得我看着都心惊。”宁未雨跟唐风聊着家常,明知不会有答案,但还是问了。

“嘿……这事你们女人不知道,我怎么又知道?!”

唐风憨憨一笑,回了宁未雨,手上将正在要去端桌上热茶杯的小天天拉了回来,抱进怀里,小天天没得逞,不高兴的在他怀中挣扎。

“唐天宇,你再没事拉茶杯,我把你的手剁了。”宁未雨见小天天被他爹爹拉回来抱着了,还在那不高兴的乱扭着身子,眉毛一挑,训了小天天。

“呜,呜……娘坏坏,坏坏……”

小天天一听,一头钻进了的唐风的怀里,茶杯不要了,嘴一瘪,豆大的泪珠从大大的杏眼中落了下来,嘴里还嘟囔着骂了宁未雨,气得宁求雨上去要揍他的屁股。

“咦,你敢骂我坏?我……”

“好了,未雨,天天还小呢,你别气了,我带他出去走走,你歇会儿。”

唐风平日里要在任上忙,所以陪宁未雨和小天天少,很是宠小天天,见他哭了,心痛的抱着他出去了,宁未雨白了他一眼,不说话了,意思是你就宠着吧,把这小子给宠坏了,你自己看着办。

唐风笑笑,抱着小天天出了门,带他去外面玩,宁未雨闲了下来,脑子里还是在想着唐黛的事,怎么还没生呢?!那么大的肚子,晚生一天得多辛苦一天。

唉,等娘她们到了,一起去看看小妞,娘她们老早就出发了,到京城估摸着快了。

庆安府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三辆马车在小白和他的八个徒弟的护卫下,往京城驶来。

第一辆马车上坐着的是李氏和李静,白少奶奶和小腊八四个,第二辆马车是白次,唐华和婷婷三人,第三辆马车上是众人的随身物品,还有给将军府和安王府,唐府众人的礼物。

“这路上走了这么长时间,也不知道现在小妞在京城是什么情况?生还是没生,我这心啊安定不下来。”

李氏对着白少奶奶和李静道,小腊八乖乖的坐在几人身旁,一双黑眼珠灵动有神,听着李氏说话,他知道李奶奶嘴中的小妞就是小姑姑,他好久没见她,他好想小姑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