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9章 手忙脚乱,终于生了/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妞,小妞……要生了?!”安王妃一头扎进房间,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问靠在软榻上的唐黛。

“恩,母妃要生了。”唐黛因为阵痛,小脸出了汗,对着安王妃点头。

然后,然后的然后,一阵安静,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安王妃立在那看着唐黛,凤容若也立在那呆呆的看着唐黛,不知道下一步该做了什么,唐黛看着这母子二人一模一样的呆滞表情,不由得想扶了额,不知道这二人这么杵着干啥?他们来是干嘛的?

“凤容若,母妃,接生嬷嬷,稳婆呢?”唐黛出语提醒,心中却表示很无语。

“啊!对,稳婆,接生嬷嬷,死小子,你还站着干什么,快,去叫他们来,还有奶娘,大夫。”

安王妃如大梦初醒,转身往外跑去,然后的然后,一阵风一卷,凤容若又不见了,唐黛现在不是嘴角抽,连眼角都抽搐了,她就不该把希望寄托在这个二货身上,平时里指挥千军万马,朝堂上博弈不费吹灰之力的人,在这时候傻掉了。

亏得他整天跟她信誓旦旦,只要他在,生孩子时让她放心,他会守着她,这……放个毛的心!

二人出去后一晌,外面一阵脚步声传来,然后,接生嬷嬷和稳婆,安王妃全进来了,众人进来后,一阵忙乱,接生嬷嬷就开始准备为唐黛检查,但是,某二货世子,凤容若却消失了!

再过了半晌,凤容若才回来,手上拎着聂大夫,把聂大夫一把老骨头快拎散了,然后,朝地上一扔,扔得聂大夫心神俱裂,魂飞天外,搞不清楚是什么状况,他一直在府中规规矩矩的等着世子妃生产呢,他哪得罪世子了?

聂大夫回过神来,听见世子妃房间里一片忙乱声,这才知道是世子妃要生了,可是世子妃要生了,不是先叫接生嬷嬷和稳婆吗?他是关键时刻才会来的。反眼瞅了瞅凤容若,凤容若一脸紧张的看着他。

“世子,你搞错了,这时候草民进去也没作用,世子不放心世子妃,我在厅中等着就是,有事了再叫我。”聂大夫战战兢兢的同凤容若解释了一番。

凤容若听聂大夫解释,半信半疑的看了他一眼,然后一声不吭往产房跑去,还没进去,被稳婆拦住了。

“世子,你不能进产房,你就在外等着。”

“我为什么不能进去,里面生孩子的人是我的世子妃。”凤容若脸一黑,全身散发了冷气,把稳婆吓得头一低,看了眼安王妃向她求救。

“你和你父王在外面等着,你进来又帮不上忙,进来捣乱?!”安王妃站在产房门口一拦,将凤容若拦住,这时候安王爷也揉着屁股到了,看了眼,对凤容若道。

“……”

凤容若被安王妃这一拦,这一嫌弃,没敢说啥,只是担心的看了产房一眼,然后在外面寻了椅子坐下,和安王爷二人大眼瞪小眼,此时唐黛的肚子疼痛还不是很强烈,只是还是开始的轻微阵痛,并没有叫喊,所以凤容若还坐得住。

“若儿,你的两个岳母把小妞看得似手中宝,掌中珠,比自己的眼珠子还要珍贵,这个时候你该派人去通知他们一声。”安王爷无语的看着自己的傻儿子,提醒他。

“啊?啊,我这就派人过去接他们过来。”

凤容若听了安王爷的提醒,立即叫了管家过来,让王府派出两辆马车到将军府和唐府去接人。因为是大年三十夜,京城的鞭炮声此起彼伏,将军府和唐府的众人都还在地下守夜,还没有睡觉,听王府下人这一禀报,王夫人和郑柏,李氏由唐绝陪着忙坐了王府的马车往安王府赶去。

王夫人和郑柏,李氏,唐绝四人赶到时,只听了里面唐黛疼痛呻吟声,还有僵直着身子笔直坐在那的安王爷,站着打转,不知如何是好的凤容若。

安王妃站立在产房门口,时刻关注着产房内的动向,见王夫人一行到来,立马迎了上去。

“亲家母,亲家……小妞要生了,要生了!”安王妃一脸激动的报告。

“好,好,我们进去看看。”李氏和王夫人应了,一左一右侧身越过安王妃,掀开产房的门帘子就往里走去,唐绝和郑柏也不等人招呼,寻了个位置坐下来,脸上也带着焦争,他们帮不忙,只能等着。

“……”安王妃。

她这是被彻底无视了,一脸呆滞的看看安王爷,再看看凤容若,看得安王爷都笑了起来,感觉此时他的王妃傻得好可爱。

“父王,母妃,我进去看看。”凤容若见王夫人和李氏畅通无阻的走了走去,立即起身要跟着进去。

“咦,你别进,别进,就你个木头样杵着,进去帮不上忙不说,还得给她们添了乱,你进去干嘛?给我乖乖的在这等着。”安王妃一脸的嫌弃。

“……”凤容若。真是欲哭无泪,老婆生孩子,他这个最亲密的人却是进不去,三番两次的被母妃挡着,他有那么糟糕吗?!

此时,产房内。

王夫人和李氏,一左一右围着唐黛,将前面在唐黛的身边的接生嬷嬷和稳婆给挤走了。

“小妞,不怕,我和你娘来陪着你。”王夫人拉唐黛的小手,安慰她。

“娘,你们两个都是我娘,我不怕,我自己的情况我知道。”唐黛除了痛,一点也没有慌张,毕间她亲手给唐华和宁未雨接生过,要生以前,她还有些担心,但这一生反而不怕了。

“对,我两个都是你娘,你不说话,省点力气生孩子,有三个,有得好生呢,啊。”

王夫人再次出语温柔的安慰唐黛,李氏抓着唐黛的另一只手,看似脸上淡定,其实心中紧张要命,唐黛从她握着自己的手力度就知道了,不由心中暖暖的,人家生孩子没娘陪,她这生孩子几个娘陪,两个在里面陪,还有个在外面陪。

“嬷嬷,小妞现在是什么情况?”安王妃走了进来,问宫中派来的正在给唐黛检查身体的嬷嬷。

“王妃娘娘,世子妃身体底子好,这已经开了三指了。”检查身体的嬷嬷笑着回了安王妃,安王妃听了松了口气,王夫人和李氏也松了口气。

“母妃,这里这么多人在,你不用在这守着,你去把孩子的东西准备一下,包裹他们的小褥子,还有,小襁褓,小摇篮,小被子,小袜子……”

唐黛正好一阵阵痛后缓过来,见安王妃进来了,前面二人的样子让她扶额,怕她没有吩咐下人准备这些东西。

“啊!你看我,我还真没有准备,一见你肚子痛,我就慌张了,我这就去准备。”安王妃应了,匆匆的出去准备三个小家伙的东西,唐黛又是一阵无语,还真没有准备!

旁边的嬷嬷和稳婆却是笑了,这婆婆也是慌张得够可以,世子妃进产房都大半个时辰了,这些东西都没有准备,不由得又佩服世子妃,别的女子生产时,自己吓死自己,还没开始就喊痛,自己早晕乎了,她却是脑子清醒得狠。

“世子妃,开了五指,要做好用力的准备。王夫人,你去吩咐在外面的世子一句,让下人立即煮一碗浓参汤来,喂世子妃喝了,给她提气提力。”宫中的嬷嬷再次为唐黛检查了一遍。

“好,我知道了。”唐黛点点头,虽然肚子越来越痛,而且阵痛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但是她还是很清醒。

王夫人听了,一阵风出了产房,去告诉凤容若让下人准备参汤。这速度看得接生嬷嬷和稳婆目瞪口呆,哪像从小是千金小姐,后是礼仪端庄的将军府夫人。

李氏则什么话都不说,默默守着自己的小闺女,大闺女生产的时候,差点进了鬼门关,她不知道没有守着,这次小闺女再怎么着,她得好好的守在她身边,守着她将孩子生出来,她的心就安定了。

凤容若听了王夫人的嘱咐,忙叫了管家,拿了支百年人参,自亲下厨房,为唐黛熬人参汤,惊得厨房的一众下人远远的看着,不敢靠近。

“你过来,帮世子生火,你,过来,帮世子把这参切成片。”

管家看着笨手笨脚的凤容若又是感动,又是无奈,但世子妃在生孩子,可不能马虎一点,于是吩咐厨房帮厨的丫鬟和婆子,凤容若不做声,知道此时自己不是逞能的时候,站在一旁,监督几人将炉火燃着,参切片放入水,放到炉火上才出了厨房,临走时还让管家亲自在这看着,参汤煮好了立即端过去。

等参汤煮好,端过来喂唐黛喝下后,接生嬷嬷再为唐黛检查后,已是宫口大开,要生了。

“世子妃,听我的指令,开始均匀用力。”

宫中出来的接生嬷嬷,很是有经验,冷静的吩咐唐黛,此时的唐黛感觉到自己全身的骨头都要炸开了,肚子更是痛得她想骂娘,但还是忍着剧痛,极力配合接生嬷嬷用力。

也许是太痛了,从发作到现在过去了一个半时辰,唐黛还是没有忍住,大声的叫唤起来,她这一叫,产房外的人急死了,安王妃已经将孩子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因为都是准备的现成的,只要拿出来就好,听着唐黛叫唤,知道这是快生了,左手握了右手,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

凤容若一听,再也坐不住了,往产房里冲去,安王妃一呆,没来得及拦住他,人已经进去了。产房内的接生嬷嬷和稳婆听见风声一响,眼一花,世子就跑到世子妃的身边心痛的要抱着她。

“世子,快快让开,世子妃现在正是用力的关键的时候,你不能影响了她。”接生嬷嬷欲将凤容若拉开,只是手还没碰上他,凤容若一个眼神扫过去,接生嬷嬷的手一僵,耸拉了下去。

“若儿,你快出去,你在这帮不上忙,快出去。”王夫人伸手拉了凤容若的衣襟,给他扯了起来。

对于王夫人,凤容若可不敢瞪她,要不然,小妞可是要他脸色看不行,还得罚了他。

“啊!痛啊……凤容若,你个混蛋,都怪你,都怪你,你给我滚一边去。”唐黛痛得满脸的汗,张口骂了凤容若,要不是他,她也不用生孩子这么痛苦,nnd,生孩子真不是人人能生的,好痛啊!痛得撕心裂肺。

“黛黛,我……”凤容若被唐黛骂得手足无措,她的肚子太大,想抱又不敢抱她,想拉她的手,可是她的手被两个岳母一人占了一只,只好站在那呆呆的瞅着她发泄的骂他。

“若儿,你快出去,这里你帮不上忙,有我和你娘在,还有接生嬷嬷和稳婆在,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出去。”王夫人再次赶了凤容若。

凤容若呆呆的走了出去,第一次后悔自己咋没有跟着小丫头学点医术,最起码这时候也能寻个借口留下来,或是帮得上一点小忙什么的。

安王妃和安王爷看自己儿子耸拉着脑袋走了出来,立即明白是被赶出来了,不由得同情的看了他一眼,里面有两个正儿八经的娘在,他哪能捞到一点便宜,没骂他祸害她们的闺女已算是不错了。

“啊,啊……”

产房内又传出来几声大痛的惨叫声,叫得凤容若捏紧了拳头,浑身发抖,恨不得能替唐黛去痛。安王妃身子也抖了抖,被右手握着的左手,被自己掐出深深的指甲印自己都不知道。

安王爷抿着嘴,身子坐得更直了,熟透他的人应该知道,安王爷心情极度紧张时,就是这副模样,不过这种时候可是极少。郑柏和唐绝坐在那,更是心急如焚,想站起来,像凤容若那样转圈,但又觉得不合适,强忍着心中的焦急坐在那等着。

这时候安王府上下,都知道他们的世子妃要生了,就连住在安王府客房中的武神也被惊动了,武神住在安王府,一是为了休养身体,二可就是为了等他的徒孙出生,他好抢一个回山教他武功。

这感觉出府中气氛不同,跑出院子拎了一个下人问,这才知道是徒弟媳妇儿要生产了,心中一激动,将手中的下人摔了出去,一闪身,朝凤容若的院中飞掠而去。

那下人被他这一扔,摔得鼻青脸肿,龇牙咧嘴的摸了摸自己身上的伤,欲哭无泪,个死老头儿,世子妃要生,他激动个什么鬼,把他差点摔死,可是他是世子的师傅,骂不能骂,打不能打,只好自个儿认倒楣。

不过,转眼一想,这世子妃生了,可是府中的大喜事,他们这些下人要跟着走运了,肯定得全府上下给了赏钱,还不会少,不由笑了起来,只是这一笑,又触到了脸上的伤口,痛得轻嘶一声,一瘸一拐的去干自己的活了。

此时房中的唐黛,正在稳婆的指导下,深呼吸用力,不知道因为她生孩子,外面,有人焦急上火,有人担心,有人激动,有人受伤被摔。

要是知道,肯定双眼一眯,学了那高僧的模样:啊,罪过,罪过,施主受苦了,阿弥陀佛!

“世子妃,用力,快,看到孩子的头了,很好,就是这样,世子妃真是冰雪聪明,会用巧力。”就连宫中的嬷嬷,都是赞叹不已,她们在宫中为那些贵人,妃子接生的不少,这可是她们第一次碰到在生孩子时,这样清醒自持,用力恰到好处的女子,这样对孩子,对大人都好,否同,世子妃肚中有三个孩子,不顺利会对大人小孩都会有损。

“啊……”唐黛拼尽全力,大叫一声,叫得房中内外的人心中都为之一颤。

“哇,哇……”唐黛大叫过后,只听产房内传来一声响亮的哭声,产房外的众人一呆,瞬间惊喜,是婴儿的哭声,生了,生了!

“恭喜世子妃,是个公子,快给大公子包上。世子妃,再用力,二公子的头也能看到了。”

接生嬷嬷一声惊喜的贺喜声,传到产房门口,这让要冲进产房的安王妃顿住了脚步,并拉住了往里闯的凤容若,凤容若当然也听到了,这是还没有生完,随着安王妃的拉力顿住了脚步,站在产房门前,再也不愿后退一步。

一刻钟不到,又是一声嘹亮的婴儿哭声传到了产房外,这让产房外的人,急得恨不得冲了进去看了孩子,可是大家都明白,这只有俩呢,还有一个还在娘亲的肚中没生呢。

哎呀呀,真正是要急死个人了!

再过了一刻钟左右,第三次,响亮的哭声响起时,凤容若再也憋不住了,掀开了产房的门帘子跑了进去,顾不得产房的血腥味,也不看了嬷嬷和稳婆手上抱的孩子,而是飞身到唐黛的身边,一下子抱住她,眼眶红了。

此时的唐黛拼尽了全力,全身上下的大汗如雨水淋过,身下的血水还在往外流,头迷乎乎的,只听了接生嬷嬷对她道了三次喜,然后就闻到凤容若身上熟悉的梅花香,心情一松,人昏迷了过去。

“黛黛……快,黛黛昏迷了,叫聂大夫。”凤容若。

“小妞……”李氏。

“月儿……”王夫人。

“世子,你先出去叫聂大夫过来,世子妃是因为用力太尽,导致昏迷,你不要急,她现在身上需要清理,等我们清理好,给她穿好衣服,再让大夫进来。”

宫中的嬷嬷冷静的指挥着,凤容若立即出去叫聂大夫,李氏和王夫人听了嬷嬷的解释,心中才松了口气,可是二人心中还是心痛要命,二人身上也是出了一身汗,那只握着唐黛的手,因为唐黛无意识的用力,二人的手都被唐黛掐紫了。

此时,三个小家伙已经被另外一个嬷嬷和两个稳婆包好抱到了产房外,一圈人,郑柏,唐黛,安王爷,武神,安王妃都围着三个小家伙看呆了。

“王爷,王妃,这个长得像世子的是大公子,而这个融合两个人的长相的是二公子,这个长得特别像世子妃的是三公子。”

宫中的嬷嬷自是认识安王爷和安王妃的,于是向二人一一介绍,心中其实也是惊奇得不得了,这一胎三个本就不多,人家双生子长得很像,但这三个公子却是长得不像,一个人一个相貌,很是好认。

产房内,给唐黛身上擦洗收拾干净,凤容若把唐黛抱到床上,才让聂大夫进去给唐黛把脉看诊。

王夫人和李氏看着凤容若对唐黛的细心呵护,二人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若是,别人家的怕是生了三个儿子,老早去看儿子去了,哪里还会这样细致的守着自己的妻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