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长尾巴的禽兽/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众人走后,凤容若亲自喂唐黛吃了粥菜,吃饱洗漱后,唐黛体力不支,又感觉累了,半躺下准备睡觉,却听外面传来打斗的声音,唐黛皱了下眉,安王府进刺客了?谁这么大的胆子?

凤容若也蹙了眉,正起身准备出去看看,院中传来了对话声。

“欧阳公子,阿夕公子,你们要看世子妃,要看孩子,明天白天再来看,这已是很晚了,世子吩咐过了,世子妃在歇息,任何人不得打扰。”

“房中的灯火亮着呢,哪里歇息?!表哥,表哥……我要看三个小子!”

前面是楚陌的声音,后面是欧阳清鬼哭狼嚎的声音,唐黛抽了抽嘴角,看样子,欧阳清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中气挺足。凤容若脸黑了下来,起身往外走去。

“表哥……”

三个人正打成一片,见凤容若的身影,三个人都停下了手。

“你身体好了?要不要我再补一掌?!”凤容若眼神冷冷的看着欧阳清。

“……,表哥,我就是听阿夕说,黛黛生了三个小子,很好奇,想看看!”

欧阳清一噎,见凤容若就很没出息的前面的气势全没了,同凤容若解释,这话一听,就是阿夕撺唆的。

原来了阿夕听郑柏回去说唐黛生了三个大胖小子,心中就痒痒想看孩子,可是他与安王府非亲非故,怎么办?想到了欧阳清,就跑到公主府叫了欧阳清一起来安王夜,夜半翻墙,来到这看孩子。

“太晚了,想看明天来看,黛黛要休息。”凤容若心情很好,不和这二人计较,耐心的回了欧阳清。

“哦,那黛黛还好吧?”欧阳清苦了脸,还得等明天啊。

“我的世子妃,我会照顾好!还有,以后不许叫黛黛,叫小妞,要叫嫂子。”

“……”欧阳清。知道是你的世子妃,知道是嫂子!你都恨不得要张榜公布天下了。

“还不走,站那干什么?快走,敢再闹,我亲手将你们两个打出王府去。”凤容若见二人还站那做木桩子,赶他们走。

“阿夕,走吧,明天我们再来看。”

欧阳清叹口气,身形一闪,飘出了小院,阿夕也灰溜溜的紧跟其后,凤容若才勾起嘴角,回到房中,哼,想跟我斗,没门!

翌日,全京城的人都知道了,安王府的世子妃早产,在大年初一生下了三个小公子,跟他爹娘同日生辰,这也是天下一大奇事了,很是难得。

大学士府唐黛的外公和外婆知唐黛一举得三子,为其高兴的同时,也是惊奇不已,一家人决定洗三这天到安王府看看唐黛和三个小家伙,唐黛的两个表哥在家里更是好奇的问东问西,觉得这个表妹好厉害,结果大表哥成功的被家人催婚,王大学士老夫妻俩也开始心痒痒的要抱孙子。

日子过得飞快,终于满月了,但对于唐黛来说,还是觉得慢,从几个月未生,到生好后,一直没法出门,心中憋得慌,想早日能过了月子,恢复自由。

凤容若这一个月,任何地方都没去,就连朝堂上都没去过,天天陪在院中,做唐黛的专职“饲养员”,变着花样让厨房给唐黛做滋补的食物,看着唐黛一日比一日红润白晰的小脸,身上摸起来的一把的肉肉,开心得不得了,不管了唐黛的抗议,养肥了手感好。

“凤容若,我终于可以起来晃了!”

沐浴好,洗完头,一身清爽的唐黛高兴的对凤容若龇牙咧嘴。

“来,我把你头发烘干,虽然今天出了月子,但是还是得注意,母妃可是说了,最好休养百日,才会对你的身体好。”凤容若拉唐黛坐下,用自己的功力替唐黛烘干一头湿发,并劝她。

“啊,你就饶了我吧,再这样下去,我感觉我自己都要发霉了!”唐黛一声哀嚎。

“呵……真不用再休养?!”凤容若嘴角一勾,双手穿过唐黛的长发,轻轻梳理着被他烘干的头发,嘴角一勾,纤长的手指,似是无意识的碰上唐黛的白晰的长脖,小巧的耳垂。

唐黛的身子被他碰得一抖,回首看凤容若。“你在使坏?!”

“你不用休养,说明你的身体这一个月养得不错,我是不是可以做点什么?!”凤容若一脸笑意,俯在唐黛耳边,灼热的呼吸,扰得唐黛的心似被羽毛轻轻划过……

“你,你……你想做什么?”唐黛小脸一红,明知故问。

“你说呢?!”凤容若伸手一抱,将唐黛搂入怀中抱起,扔在大床上,欺身而上,戏谑道。

“凤容若,这大白天的,一会还要去看孩子呢。”

“孩子有母妃看顾着呢,父王和母妃,还有你娘,这个月恨不得天天抱着不离手,她们最好是我们不去抢孩子抱。”凤容若笑着道。

“……”唐黛。

凤容若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她感觉好心酸,李氏和王夫人在孩子洗三后,王夫人回了将军府,因为上官明珠也需要照顾,李氏则留了下来一起帮着照顾三个孩子。安王爷和安王妃,李氏,包括武神刚开始还来看看唐黛,后来见唐黛身体没什么问题,又有凤容若陪着,四个人的目标直接就转移到三个小家伙的身上了。

她和凤容若二人彻底被那几个遗忘了,失宠了,她想看看孩子,抱来没一晌,就被找借口抱走了,说他们会照顾好孩子,让她安心休息。凤容若一去,那几个生怕他抢孩子似的,一去就找让他照顾唐黛的借口,给他赶了出来,时间一久,二人要看孩子,比登天还难,有时候还得凤容若偷偷的晚上带着她去看。

真是对苦逼的父母!

“丫头,你不想我么?我可是想死你了!”

凤容若看着唐黛想着发了呆,眼中闪过得逞的笑,轻问了唐黛一句,就捉了唐黛的双唇,热烈的吻铺天盖地。

“唔……”

唐黛没法反驳,被凤容若吻得轻吟出声。这声音听在凤容若耳中,堪比妙音。瞬间,二人的衣服都被扔在地上,室中一片春光旖旎。

凤容若禁欲几个月,这一开荤,把唐黛累得直晕过去才放了手,然后让诗芫去熬了避子汤,等唐黛眼睛刚睁开,就喂她喝下,苦得唐黛直骂长尾巴的禽兽,把她整死了,整完还得喝这苦死人的药,她一定要把他阉了,无论唐黛怎么骂,凤容若身心舒爽的听着,骂着骂着,再压到身下吻了上去,吓得唐黛没出息的闭了嘴,然后沉沉的睡了过去,把一出月子她要出去玩的理想很光荣的扔到了一边。

安王妃的院内,李氏,安王妃,安王爷一人一手抱着一个,个个脸上都是开心满足的神情,他们三个人满足了,某些人不满足了。

“哎,我说凤千煜,你这人也太不地道了,你们都有得抱,就我没有!你就这样对待好友的,亏了我教了若儿一身的功夫,他是我的徒弟,是我的大半个儿子,这三徒孙也有我的份吧。”武神瞪眼看着安王爷,很是不爽。

武神和安王爷是在年轻的时候遇见的,那时二人都是十几岁的少年,二人偶然相遇,便引为知己好友,所以才会在凤容若几岁的时候,安王爷便忍痛割爱将凤容若送到山中,给武神做了徒弟,学他的武功。

“咦,死老头子,若儿那么小就让他跟了你,你还不知足,又要抢我的孙子?!你自己那么喜欢,为什么不去生一个。再说,有仨宝贝,我这只占一个,你有本事,将那两个抢了抱。”安王爷一听,不愿意了,出语相讥,然后转了背,背对着武神。

“……”

武神看了看安王爷的背,再看了看李氏和安王妃,他是想抢啊,可是那二人都是女眷,他要去抢了,不怕天下人耻笑他欺负女人吗?!再说,那可是小妞的娘和婆婆,小妞要知道他欺负二人,还不得给他弄点毒药毒死他啊!

李氏和安王妃笑着看二人斗嘴,用同情的眼光看了武神,因为这是安王府,他不敢抢啊,他要抢,安王爷准得调了二十万精兵给他赶出去,虽然他是武神,武功厉害,可是他怎么敌得过千军万马。

“哼,我找若儿和小妞去,说你们欺负我。”武神实在没法子,憋屈的转身出了安王妃的院子,要去寻凤容若和唐黛。

“去啊,你去啊,他俩想见孩子,还得我准口呢,哼。”安王爷继续在后面补刀,武神走出院子的脚步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气得要转回院子再回骂,可是想想还是停住了脚继续往外走去,硬着来不行,他就软着来!

次日,凤容若吃饱喝足,没有阻拦唐黛的脚步,还很高兴的说要陪着她出了安王府,让她想去哪玩就去哪玩,他都陪着。

“我要逛街,我要去我的庄子,我要去无名谷,我要……”唐黛气呼呼的报了一大堆地方出来。

“你确定你一天能玩那么地方?”凤容若笑着捏了她鼓着的腮帮子。

“哼,走了,先去庄子,现在二月了,我得看看他们把庄子打理得怎么样了。”唐黛把凤容若的手打开,继续气鼓鼓的往外走,凤容若一脸笑的跟了上去,小青和楚陌也立即跟了上去。

马车穿过闹市往京郊唐黛的农庄驶去。

“黛黛,母妃说,她想一心照顾孩子,等你身体恢复了,想把王府的管家权交给你?”凤容若捏了捏唐黛的脸。

“啊?不要,母妃还年轻,让她再管几年。孩子有奶娘,还有我一起带,没有那么忙的。”唐黛自然明白安王妃这是以孩子做了借口,其实是看重她的意思。

“呵……你自己再想想,要真不想现在接了手,我去跟母妃说。”凤容若不勉强她,王府的事情不少,黛黛要真接手了,还是有得一忙的。

“恩,我好好想想。”唐黛点头应了。

二月的风还有凉,也有些大,吹开了马车帘子,唐黛往外看去,此时到京郊快了。

“凤容若,外面怎么会有那么多流民?”唐黛的瞥到外面有乞讨的人,忙掀开帘子往外看去。

“因为大华和凤北打仗,时间日久,失去了家国,而凤南稳定,这些人就往凤南涌来了,京城这边还算好,流民不是很多,京城外就更多了。”

“轩辕凌剑攻打大华已经快一年了,现在怎么样了?”唐黛那时在凤北的皇宫中,偶尔还能听到些战争的情况,回凤南后,一心待产,没管外面的事,所以不知道现在的局势。

“本在去年你回凤南时,就已差不多攻打到皇宫了,后来因为师兄的得力助手受伤去世,扯慢了进程,打到现在才攻打结束,大华现在已经是在师兄的统治下了。”

凤容若淡淡道,轩辕凌剑不达目的不罢休,唐黛被他接回国后不久,一云道人就死了,逼得轩辕凌剑御驾亲征,才得已攻下大华,当然这些他是不会跟黛黛说的。

“你师兄的哪个得力助手?”唐黛有些恍然。

“就是那个该死的一云老道,当时在凤南,被凤容烨推荐给太上皇当了国师,预见了血月凶兆和南方地动的那个,他本是轩辕凌剑的手下,后来回凤北,又帮着师兄用法术将你瞬间从凤南移到凤北皇宫的那个。若不是他死得早,我也不会放过他的。”凤容若说到一云时,黑着脸咬牙切齿。

“是他!看来还是有些本事。大华被凤北占了,也不知我师兄现在在哪,他怎么样了?!唉……”

既然战事已这么快的就结束了,她不担心别的,就是担心师兄皇埔影,唐黛叹了口气。

“不知道,听说大华被打下来后,皇宫已被焚烧,大华的皇上,皇后,皇族的人大多葬身火海,确切的消息,谁死谁生,倒是不知道。”

凤容若摇摇头,也替皇埔影担心,他和他是倾心好友,虽然当时他是以小仙僧的面目和他交往的。

“有战争必有伤亡,也是没法子的事,成王败寇。只是,我真的有些担心我们的儿子,他……”唐黛放下手中的帘子,看着凤容若道。

“别担心,他现在还小,我们的担心为时过早。如若真是他,我们二人无论是从使命上,还是以父母的角度来说,定是要倾力相帮的,现在师兄占了大华,已经让三国成了两国,也未必不是好事。”

远在凤北的轩辕凌剑并不知,他现在的野心和所做的努力,全是给别人做了嫁衣!但因他本有封过唐黛为皇后,封她的孩子为太子继承他江山的想法,也不算太冤,二公子的胎记身份,算是间接的实现了他的心愿!

“恩!其实,打心底来说,我只希望他们三个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长大,日子富足就好,不想他们为了那些高位,高处不胜寒。唉……”

唐黛再次叹了口气,那晚二人看到家中老二额上的红绝莲花胎记后,这才知道为什么当时双簪合壁时,没有告诉二人孩子在哪,原来他就是二人的孩子,根本不用去寻找。二人虽然很不想接受这个事实,但是又不得不面对这个事实。

“……”

二人沉默,高处不胜寒,凤容若自己就是深有体会,因为弟弟凤容莫,他的前半生都是过着火中趟,刀上走的日子,一直到凤容莫登基,二皇子一派被赶尽杀绝后,他的日子才平静起来。

到了农庄,唐黛高兴的蹦蹦跳跳,她喜欢泥土的气息,只要闻到泥土的芬芳,看到草木茂盛,她的心情就会无比的宁静和开心。

凤容若宠溺的看着唐黛欢喜跳跃,白狐跟在她的身边欢喜的打着圈圈,此时,是那么的让人安宁,让人欣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