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避子药丸/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间过得飞快,一转眼已是夏末秋初,唐黛也松了口气,夏天太热,她一整个夏天都躲在王府里没有出去,天天陪着三个孩子,三个娃娃一天一个样,越长越可爱,越长越俊,简直就是全安王府的开心果,安王妃和安王爷二人是哪里都不去了,在家守着三个孩子,离开半个时辰,都觉得想得慌,就不说安王爷和安王妃,唐黛看着心里也都是舒心得不得了。

今年的春闱也早已放榜,唐绝终于如他所愿,被钦点了头名状元郎,他欢喜得整个夏天都不感觉到热了,放榜后就回了长安县,陪着李氏和李静,说是以后留京城当官了,娘亲若不在京城住,他没法陪她,唐黛笑他,三哥终于懂事了,状元郎就是不一样。

王夫人过得也很是舒心,不是在将军府带带小孙女,就是来安王府来陪陪三个小外孙,顺便看看女儿,看着女儿女婿二人,跟成亲时一样恩爱,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九月,桂花飘香,安王府后花园的桂子开花了,满园的香味,唐黛决定去采些桂花回来,给三个小家伙做桂花点心吃。凤容若下了早朝,回到院中才知道唐黛去了后花园摘桂花去了,也不急,坐在院中等她。

太上皇凤千君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凤容若刚刚下早朝后去探望了他,人已经是躺在床上,陷入了昏迷,时日不久了,他想唐黛去给太上皇看看,能不能拖些时日,他在与不在,对前面朝堂还是多少有些影响的,对凤容莫来说,是一股无形的助力,毕竟朝堂上还有许多老臣在。

唐黛摘完桂花回到院中,小六跟在她身后提着篮子,篮子里面摘了不少,堆在里的桂花,金黄金黄的,散发着清新香气,随着小六的脚步,香气飘满了整个院子,房中的凤容若闻到桂花香,知道是唐黛回来了,走了出来,懒懒的靠在门上,望着主仆二人悠闲的走了进来,只是看到唐黛窈窕的身材,皱了皱眉头,总觉哪不对劲,这几个月他可是勤快得狠,他的小棉袄咋还没来呢?脑中有光闪过,但是太短暂,凤容若还是没有抓住。

楚陌和小青成亲一个多月后,小青就有了身孕,唐黛让小青在家歇着,楚陌在家陪她,所以凤容若和唐黛身边依然还是楚时和小六在,没有重要的事,楚陌不用回王府,安心陪小青就可以。

小青都有了,他的世子妃都还没有,凤容若想着有些气恼,他竟然比不过自己的属下,真是丢脸丢得狠了!

“你回来了!”

唐黛看着悠然站在那的凤容若,依然是一身白袍,气质清冷,面目英俊,公子如玉,世上无双,与她第一次见他的样子,竟然没有一丁点改变,岁月在他的身上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他比她大八岁,可是两人站在一块,根本看不出什么差别。

“恩,摘那许多桂花干什么?”凤容若脸上现了笑意,走上前拉着唐黛的手,看着小六篮子里的桂花问她。

“想做些桂花糕和桂花类点心,给三个孩子吃。自从离开长安县后,这些年我很少做吃的,再不做些,我的手艺都要退步了。”唐黛笑着回了凤容若,示意小六去把桂花放好。

“呵……有没有我的?是不是我也有口福了?”凤容若笑着,他这个做爹爹的真是可怜,想吃老婆做的东西,还得拉了三个儿子的衣裳角。

“说得可怜模样,你想吃,跟我说,我会不做?你想吃什么?我给你做桂花酒酿小园子吧,你喜欢吃的。”唐黛白了一眼凤容若,想起他那时候半夜潜进她的书房,逼她做酒酿圆子给他吃,不由得笑了起来。

“恩,好,我喜欢。只是,你笑什么?”

“没事,就是想到了唐家村的时候。”唐黛摇摇头,没说,凤容若也不追问。

“黛黛,太上皇看上去不行了,一会儿你陪我去宫里一趟,你去帮他看看,能不能尽量拖些时间?!”凤容若轻轻的在唐黛耳边说了。

“好!”唐黛一怔,点点头,知道这事心中知道也不能说出来,所以凤容若才轻声告诉她。

二人在府中吃过晌午饭后,楚时赶车,小六拎了医箱,往皇宫而去。

“哥哥,嫂子,你们来啦。”

二人刚进凤千君的寝殿,凤容莫看见二人立即迎了下来。

“恩,我让你嫂子来替皇伯看看。”

凤容若朝凤容莫点点头,唐黛同凤容莫扫过招呼后,走到凤千君床前,观看凤千君脸上的颜色,心中沉了沉,就算是师父来,也拖不了多久了。

唐黛替凤千君把过脉过后,为他施了一次针,开了一副汤药,三天的量,然后向桂公公和凤容莫告辞,告诉他们,她每三天会来宫中一趟为凤千君施针,心中则是想,能拖一天是一天吧,然后,跟着凤容若出了皇宫。

晚上,凤容若早早的洗净半躺在床上看书,等着唐黛,准备为他的小棉袄梦做奋斗。唐黛沐浴完,走进房内,见凤容若今天没去书房,这么早就在床上,感觉有些奇怪。

“凤容若,你今天的事这么早就忙完了?”唐黛钻进被窝,伸手抱住他。

“恩,没忙完也忙完了!”凤容若放下手中的书,坏笑。

“什么意思?”唐黛没懂,傻傻的望着他。

“一会儿你就懂了。”凤容若大手一伸,将唐黛搂入怀中,吻上她的双唇,一只手不老实的从她的睡衣衣摆下伸进去。

“唔……”唐黛挣扎了一下,没挣脱,心中骂了句,大色狼,流氓!

事后,唐黛喘息的靠在凤容若怀里,想到还有事情未做,一如往常,说想上茅厕,起来出了卧室,往沐浴的地方走去,经过大厅时,轻手轻脚的打开了自己的医箱,从里面取出一颗精致的药丸,正准备放进嘴中吞下,突然一只大手伸过来,握住了她往嘴中送药丸的右手。

“谁?……哎哟,你想吓死我啊?不声不响的。”唐黛一回头,见是凤容若,心虚的嗔怪了一句。

“你在吃什么药丸?”凤容若想到了什么,眼中起了寒意。

“没,没……就是对身体好的。”唐黛有些心虚,第一次对凤容若撒了谎。

“给我!”凤容若朝唐黛伸了大手。

“干,干什么?”唐黛没想到凤容若不依不饶,有些结巴问他,拿药丸的手放到了背后。

“给我!”凤容若冷了脸。

“哦,给。”唐黛没法,将手中那一粒药丸给了凤容若。

“楚时!”

“世子,有何吩咐?”楚时从外面飞了进来。

“拿到医馆,去问一下大夫,这药丸是什么药,对身体有何好处和作用?问好立即回来禀报给我。”凤容若将药丸递给楚时,看了唐黛一眼,没说话,回到了床上躺下。

唐黛没有想到凤容若发觉了,还让楚时去医馆问,有些傻眼的站在那,半天才反应过来。想想这事,还是自己主动跟凤容若他招认比较好,要不然,凤容若准得跟她生了大气。

她知道凤容若一知心念念的想要个女孩,可是她不想那么快要,所以自己偷偷制了避子药丸,每次跟凤容若过完夫妻生活后,找上厕所或喝水等借口,偷偷服用避子药丸,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这几个月都隐瞒过来了,没想到今天却被这家伙发觉了,唐黛硬着头皮,磨磨蹭蹭的回了房间,想着要如何跟凤容若解释才比较能让他接受,想来想去,也没想到什么好借口,决定实话实说,她不想为这事和他吵架,闹得二人不开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