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5章 和好,救人/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容若背朝外,面朝里的躺着,但是还是感觉到了小东西的小心翼翼,嘴角微微勾起,但马上又消失了,怪不得他一直想不通,为什么这都几个月了她的肚子没动静,原来是偷偷吃了避子药丸,想到这凤容若不舒服起来,心有些沉,她若真是不想那么快又要个孩子,可以同他好好商量便是,为什么要瞒着他?他,就是这样让她不信任吗?

唐黛磨磨蹭蹭,小心翼翼的到了床边,看了看背对她的凤容若,吞了吞口水,犹豫了一晌,掀开被子,钻进被窝,想了想,伸了双手,搂住凤容若的腰,脸贴在他的背上,见他没有像往常那样翻过身子,搂着她,知道他这是生大气了。

“凤容若,对不起,是我错了,我不该撒谎,也不该瞒着你吃药。”唐黛出口道歉。

凤容若依然没动,也没说话。

“凤容若,你别生气,要打要骂随你,我绝不说二话。”唐黛咬咬牙。

此时,背对着她的凤容若听了“打骂随你”这几字,脸上臭臭的神色消失,又气又好笑,什么叫打骂随他,他骂过她吗,打过她吗?这小女人,真是欠抽。

“凤容若,凤容若……你别生气啦,我以后再不也会啦,好不好?好不好嘛?!”唐黛拿出撒手锏,撒娇!

坐起,身子一滚,从凤容若身上滚过,反正她的重量也压不死他,人滚到床里面,自己缩进凤容若怀里,伸手抱住他的脖子,主动亲凤容若。

“你还知道错了!”凤容若被她这一抱,一啃,气消了大半,本想推开她,可是又舍不得,也不装睡,出言问她。

“知道,知道,以后再也不会了。可是,凤容若,我真的是不想很快再要一个孩子,怀孩子真的很辛苦的。”唐黛委屈脸,一双清澈如水的凤眼可怜兮兮的看着凤容若。

“我以为你是不想为我生孩子呢?三个小子来时,你不是很高兴的接受,这我要个女儿,你又不肯。”凤容若看着她可怜兮兮的模样,心中叹了口气。

“怎么会?!绝对没有这想法。虽然三个小宝贝来得突然,但是我还是很快接受了他们,是心甘情愿为你生了三个宝宝的。我知道你想再要个女儿,但是我没说不生啊,我只是想等我的身体歇歇,你知道孩子生多了,对女人的身体是一个考验,我保证过了今年,明年,明年,我再为你生个你喜欢的小棉袄,好不好?这次是我的不对,我不该不同你商量就自己偷偷吃了药,而且,我也知道你不是不讲理的人,也不是不心疼我,对不起,是我错了,你就原谅我这一次。”

“好了,我知道了,我不知道你心里这样害怕要孩子,也有我的不对。我生气,是觉得你不该不相信我,瞒着我,还撒谎骗我。等哪天觉得身体可以了,心中想为我再生一个宝宝,你再生,我现在不再逼你。我知道生孩子辛苦,也没想你生多,只是看着别人有女儿,我心里就羡慕,想你再生一个女儿。”

凤容若神色缓和下来,黛黛这样做也不完全是她的错,也有他的不对,是他盼女儿的心太急切,没有体贴她的辛苦。

“凤容若,你真好!”

唐黛见凤容若听进了她的解释,不生气了,高兴的又亲了凤容若一口,湿软的唇,碰在他唇上,小身子蹭啊蹭,又蹭到了凤容若的某处,刚刚熄灭的火噌的又升上来,一双凤眸又燃起了熊熊的火苗。

翻身将唐黛压倒在身下,这可是小东西送上门的,不要白不要,再说他心中还有火气在,必须让她给他灭了火气。

“啊,坏蛋……”唐黛一声惊呼,双唇就被封上了,双手也被某人锁在了头顶,知道今晚又逃不过一番折腾,心中又有歉意,也就任凤容若胡闹了。

楚时从医馆回来,手上拿着那一粒药丸,心中翻腾,手上那一粒药丸握在手中犹有千斤重,大夫说这一粒药丸的用处时,再回想前面世子冷着的脸和世子妃的心虚的表情,猜也能猜到是怎么回事,这要是向世子禀报了药丸的用处,今晚世子和世子妃肯定得吵架了,说不定还会离心,世子妃一直对他和哥哥都很好,他可不想世子妃失宠,就在楚陌千思万想的回到院子中时,院中的火要已经熄灭了,世子的房中也是寂静一片。

世子和世子妃二人睡觉了?世子不生气了?世子妃哄好世子了?不管了,睡了正好,若是明天世子不问他,他就不禀报。说明世子妃向世子坦承了这事,二人和好了,他就不添乱,想到这的楚时,心中一阵轻松,抹了头上不存在的汗,谢天谢地!

次日,一大早凤容若起床,神情气爽的去早朝,楚时暗暗观察凤容若的神色,果然不见昨晚的冷厉,而且很高兴的样子,也没问他药丸的事,楚时便趁机装作忘记了没有禀报。

只是,早晨起来的唐黛却没有那么好了,浑身酸痛,苦着一张脸,双手撑腰的起了床。心中又将凤容若这只长了尾巴的禽兽骂了个遍,假仙儿,黑心鬼,大色狼……

她昨晚就因为心中有歉意,对他稍稍那么主动了些,在上面上了他一回就不得了了,被他逼着软榻到床上,床上到软榻上,往死里整她,她现在是脚也软,腰也痛,全身像散了架似的。

三日后,唐黛在凤容若的陪同下,又去了一趟皇宫,为凤千君施针,再根据情况换了一副药。

“黛黛,皇伯还能坚持多久?”回王府的马车上,凤容若问唐黛。

“至多三个月!我已经尽力了,就算我师父来,也无回天之力,皇伯的身体已是油尽灯枯。”唐黛对着凤容若摇了摇头,神情严肃。

“我知道了,明日我找莫儿说说这事,让他心中有个准备。”

凤容若点点头,车中陷入了沉默。

“吁……”

马车一歪,急停,若不是凤容若手疾眼快,抓住唐黛,及时稳住自己的身子,唐黛此时已飞出了马车外。

而外面的楚时和坐在他的身边的小六也不比车内的二人好,由于情况紧急,马都被楚时勒得九十度直立起来,小六抱着医箱摔在地上,打了十几个滚才停下,若不是她有武功在身,性命就交待在这里了。

马车堪堪停下,凤容若掀了帘子,看了外面的情况,问怎么回事。

“世子,那辆马车失控,差点撞上我们,幸好我闪得快,没有撞上,擦着马车边过去的。”楚时指了指还在向前面疯狂奔跑的马车,心有余悸道。

凤容若和唐黛同时向那辆马车看去,上面有两个大大的“恒王”二字,是恒王府的马车!

“黛黛,是二皇伯府中的马车,恐伤到人,我去看看。”凤容若话音落,人就闪了出去,往那辆马车飞去。

“小六,楚时,你两没伤到哪里吧?”唐黛看着心有余悸的楚时和灰头土脸的小六。

“世子妃,我没有问题。只是小六摔出去了,不知道怎么样?”楚时先回了唐黛。

“小姐,我没事,一点皮外伤而已。”

“我看看。”

唐黛伸手为小六把脉,还好没有内伤,又拉了她的手,还有身上擦破的地方看了看,因为滚动的原因手上有几处擦痕。

“你进来,我为你上点药。”

唐黛进到马车内,小六是女孩,不宜在外面上药。

“谢谢小姐。”小六看着唐黛温柔的认真的给她上药的模样,心中暖暖的。

“好了,这碰伤地方这几天别见水,回去后,你歇两天,你的事让诗芫和诗苋做。”唐黛叮嘱小六。

“小姐,我没有那么娇气,不用歇的,跟着师父练功时,这种伤是常事。”小六坚持的摇了摇头。

“没……”

“黛黛,快,给飞舞包扎止血。”

凤容若的声音从外面传进马车,打断唐黛下面的话,小六和唐黛立即出了马车,凤容若怀中抱着郡主凤飞舞,额头上流着血,眼睛闭着,看样子晕过去了,后面跟着凤飞舞的两个贴身丫鬟,二人身上都有伤,还有一个男子,看样子应该是马夫,三个吓得浑身颤抖,若是今天让郡主出事了,她们三人的小命也不用要了,幸甚的是碰到了安王府世子和世子妃。

凤容若将凤飞舞抱进马车,置在软凳,半靠在自己上,唐黛立即给她施针止血,再给她撒了自己制的止血药粉,包扎好。

“没事了,已经止血,一炷香时间她就会醒了”唐黛对上凤容若担忧的眼光道,凤飞舞毕竟是他的堂妹,他肯定会担心。

“没事就好,我们送她回府。”

凤容若一颗心放下,二皇叔只有一子一女,对凤飞舞甚是宠爱,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二皇叔的病要更重了。

“楚时,去恒王府。”唐黛吩咐楚时。

小六和凤飞舞的马夫一左一右坐在楚时身旁,那两个丫鬟进了马车,只是马车中有凤容若在,二人识得他,吓得大气不敢出远远的半坐着心中惴惴不安。

唐黛看了看二人,再看看凤容若,知道二人是怕凤容若,也不说话,走到二人身边,查看了二人伤势,还好不重是皮外伤,给她们二人也上了药才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着,两个丫鬟感激的看了眼唐黛,都说安王府的世子妃平易近人,对下人很好,果不其然。

虽然他们的世子妃对下人也不随意发了脾气,罚了下人,但是却是没有这么好说话,或是关心她们的,哪里还会为下人治伤什么的?心中不由得开始羡慕起在安王府做事的丫鬟们,她们过的肯定很好。

一炷香后,凤飞舞在凤容若怀中醒来,迷茫了一瞬,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男子的怀中,立即脸一红,正要挣扎起来。

“别动,你受了伤。”凤容若感觉到凤飞舞醒了,按住她。

“哥哥!是你!……是你救了我?!”凤飞舞听到声音,一怔,没动,问道。

“恩,我和你嫂子从宫中出来,你们的马车差点撞上我们的马车。”

“谢谢哥哥,谢谢嫂子。”凤飞舞立即向坐在不远处的唐黛道谢,又摸了摸额上包扎好的伤口,想到了什么,眼中闪过一丝暗然。

“不谢,回去后好好养伤,你头上磕破了,会留下疤痕,一会我给你一瓶药,七天后,伤口愈合就可涂这药,疤痕会慢慢消散的。”

唐黛观察到了凤飞舞的神色,应该是想到会留下疤痕,女子的容颜重要,对于一个郡主来说,更加重要,关系到她的一生的幸福,出语安慰她。

“真的?!太谢谢嫂子了!我还担心……哎哟……”凤飞舞一高兴,忘记了伤口,直接坐了起来,头一晕,又往后倒下去。

“你激动什么呢?!让你小心点,还不注意。”凤容若声音清冷的呵斥,扶住她往后倒的身子。

“哦。”

凤飞舞缩了缩脖子,小声应了声,她打小就怕这个堂哥,从未见他笑过,比家中的哥哥吓人多了。

唐黛看着凤飞舞的样子,抿嘴笑了,打量了眼凤容若黑着的脸,除了她,他从不让其他的女子接近他三尺之内,他今天是看飞舞是堂妹,又受了伤,算是破例了,她还在那乱动,能有好脸色才怪呢!

凤容若和唐黛二人亲自将凤飞舞送进了安王府,正好恒王世子凤容轩和恒王爷二人都在府中,凤容若和唐黛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就走了,也不在意那二人的感谢,一家人,本就没什么好谢的。

凤北皇宫内,太后一脸阴沉的坐在殿中,阴沉得能滴出水来,眼神直直的看着面前站着的轩辕凌剑。

“剑儿,你忤逆不孝于我,将我软禁一年也就罢了。雷儿是你的兄弟,他不过是阻止你犯的大错,他有什么错?你将他关去哪了?!”

“母后,我告诉过你,你只要在殿内吃斋念佛为逝去的皇后祈福就好,不须管我兄弟二人的事。我明着告诉母后,若不是他是我的亲弟弟,就冲着他联合他国的人,放了我的皇后,我还会让他活着?!”轩辕凌剑盯着高座上的太后,眼中冰冷。

“你……你个孽子,她明明是你师弟的妻子,孩子也是你师弟的,你立了她为皇后,是不是还打算立她肚中的孩子为太子,接我凤北的万里河山。你将列祖列先置于何地?!你弟弟不过是阻止你的荒唐行为,让我凤北的江山不落入他人之手,你就向他下毒手?!”太后大怒,摔碎了手中的茶杯。

“母后,他是你生的,我也是你生的!你这样子,让我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自小,他做什么都是对的,我做什么都是错的。若不是父皇疼我,这坐江山的还不知是谁呢?!还有,他联合凤南皇室的世子,将我的皇后放走,那人是我的师弟,我比你们更了解他的能力,若不是让他许了条件给轩辕惊雷,你们会帮他放了我的皇后,不会!那既是不会,他又许了什么条件,这话不用我明说了吧?!哼,轩辕惊雷就是痴心妄想,我不会放他出来的,母妃以后还是不要说让我放了他的话。”

“孽子,你个孽子!滚,你给我滚,我不想看到你……”太后气得颤抖,指着殿门,让轩辕凌剑滚。

轩辕凌剑淡淡的看了眼太后,转身朝殿外走去,身后一个靠枕朝他飞来,随意用手一挡,软枕掉落在殿中地面上的茶水中,狼狈不堪,依然没有回头,身形笔直的继续向前,离开了太后的宫殿。

只是没有人看到他此时眼中的失落和痛意,虽然,他贵为一国之君,对母亲的爱要求也淡了,可是儿时留在脑中的印记,却总是挥之不去,谁能知道,他在心中是多么的羡慕轩辕惊雷和轩辕至丽,他是多么希望母后对待他能像对他们二人那样温柔慈爱!

“太后,你不要生气了,气坏身体是你自己的。”太后身边的老嬷嬷上来劝解。

“若烟,你说我当时是不是错了?我就应该在他小时候听你的话给他掐死,也不至于到现在翅膀硬了,软禁丽儿,关了雷儿,又这样子的气我!我悔啊,恨啊。”太后双手紧紧抓着胸前的衣裳,显然气得不轻。

“太后,以前你念姐妹之情,心软。你若是现在想,还是可以的。”

被凤北太后称作若烟的老嬷嬷上前低声道,耸拉着眼皮,语气平稳,只是话中透出的狠厉,却容不得他人小觑。

“你让我想想,他现在是万人之上的皇帝,一不小心,就像当初放了凤南的那个一样,会招惹到他,对雷儿和丽儿出手更加的狠辣,我已是一把老骨头了,不怕死。可是,我不能让我的一双儿女死在他手上,绝不能!否则,当初我做的一切,岂不是白做了。”

“好,太后您想通了,就跟老奴说,当初,我们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让你替了大小姐,养了她和皇上的孩子,连皇上都没能发觉,现在我们照样可以让二皇子接了他的皇帝之位。”老嬷嬷满是褶皱的脸上冷默森然。

“好,谢谢你,若烟,我这一辈子的荣华都是你给的。”太后的神情松散了些,看着老嬷嬷感叹道。

“二小姐,你还用跟老奴客气什么?!当初若不是你保了我的性命,救了我全家,我又岂能陪在你身旁一辈子。这一切,都是我愿意做的,我这双手,也只为你染鲜血。”

“是不用客气,我只是随口感叹,你不用放在心上。走吧,扶我去歇息一晌,我有些累了。”

“好!”

凤南。

唐黛和凤容若二人将凤飞舞送到恒王府,回到安王府后,先去安王妃的院中看三个小宝贝,三个宝宝正在安睡,奶娘在旁边看着,二人破天荒的竟然没有看到安王妃和安王爷,只有武神坐在院中吃着唐黛的做的桂花点心,悠然的品着茶。

“师父,我父王和母妃呢?”

凤容若和唐黛看三个小子睡得香,轻手轻脚的出了房间,走到院外,问院中的武神。

“你那老子犯错误咯,有人堵上门来认他为父,现在正在客厅中狗扯羊肠越扯越长呢,我懒得看,看了一眼回来看着三个小子。你们二人去看看吧,要不然多了个庶妹出来,你们还不知道呢?!”武神虽是神情严肃,凤容若却看到他眼中的幸灾乐祸,抽了抽嘴角,又有些惊讶。

“庶妹?怎么回事?走吧,我们快去看看,怕不是什么好事,你母妃估计要气到了。”唐黛一听,拉着凤容若就往外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