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突然冒出来的庶妹/世子妃的锦绣田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之所以凤容若会惊讶,唐黛会着急是有原因的,因为安王爷和安王妃二人感情一直很好,虽然安王爷也曾纳了一侧妃,一侍妾。

那侧妃生了一庶子一庶女,但因侧妃生性妒嫉,自凤容若从山中回府后,就一直觊觎他的世子位置,就在凤容若认识唐黛那年,也就是唐黛穿越到这时空来第二年,母子二人联手,找了江湖中的杀手刺杀凤容若没有得逞,反被凤容若抓到了把柄,将证据交给了安王爷,安王爷一怒之下,将那侧妃母子三人送到远离京城的农庄上,并让三人永远不得回京城。

而那侍妾是一名外国女子,是大华人,是当时大华送到凤南皇宫给凤千君的礼物,当时安王爷和安王妃还未成亲,凤千君当礼物又送给了安王爷做侍妾,这样的身份,当然没有资格为安王府诞下子嗣,所在一直很安份,安王府也只多养了个人,年轻时安王爷一个月也还去她屋中几次,老了后,在这异国他乡,这女子也只当安王府是她的养老之地,从不生别样的心思,安安静静的呆在王府。

近些年来,安王府其实也就只有安王妃一个人侍候安王爷,二人感情又好,这突然冒出一个人前来认父,二人担心安王妃心里不好受。

二人匆匆来到客厅时,客厅中所有的下人都被屏退,只有王管家一人守在门外,凤容若牵了唐黛的手走进客厅。

厅中此时的五个人,里面一片寂静,僵持着。安王爷和安王妃,二人坐于主座上,安王爷一脸的尴尬不安,不时瞅一眼安王妃,安王妃面色平静,看不出喜怒,但从她微微握着的双手可以看得出,她是在强自镇定忍耐,不时拿了眼狠狠的挖一眼安王爷,眼中尽是愤怒。

在他们二人不远处,一个看上去比安王爷和安王妃年龄要大些的女子,深紫色的棉布衣裳,衣着不好也不坏,垂着头跪在那,看不出她的神色。

她的左边跪着一个男子,年龄应该在女子之上,着青灰色老棉布短衣,黑色长裤,倒是跪得笔直,只是孱弱的身姿,微微抖动,半抬着的脸上现了青灰色,满脸的惶惶之色,夹着惭愧,眼神却平静带着乞求看着安王爷和安王妃。

右边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女子,看着年龄比唐黛要大出许多,跟凤容若差不多,身上着的也是淡色老棉布对襟上衣,下面穿着的长裤,不是长裙。

“父王,母妃。”

二人将屋内几人迅速的打量了一眼,同时向安王爷和安王妃打了声招呼,地上跪着的三人听了凤容若清淡的声音,知道是安王府的世子到了,不可察的身子抖了一下,他们可是知道安王府世子的名声的,从小冷心冷清,有恩必报,有仇也必报的主,惹了他的底线,六亲不认,从不手软,想着今天他们来的目的,还不知会不会招惹了这个冷面杀神,将他们仨扔出府去。

“若儿,小妞来啦!”

安王妃语气平静的招呼了声,安王爷则张了张嘴,看了安王妃的脸色,没敢说话。唐黛观察安王妃,发现她脸上平静,其实估计早就牙齿根痒痒了,不动声色,和凤容若二人在主座下寻了位置坐下来。

“父王,母妃,这三人是怎么回事?”凤容若装作不知,淡淡出语询问。

“让他们自己说吧。”

安王妃又狠狠挖了眼安王爷,不愿意正面回答凤容若的问题,让地上跪着的三个自己说,安王爷则摸了摸鼻子,然后眼观鼻,鼻观心的坐着。凤容若无奈,只好眼神淡淡的看向三人,从女子身上扫过,再到那男子身上,然后停住,意思很明显,让那男子说。

“回,回世子,我们是凤南安州人士,家中有两亩薄田为生。小的姓黄,名黄三,曾经是王爷属下的一名士兵。我身边是,是我的妹妹黄花,那,那个是我妹妹生的女儿,叫黄小花。”那个人战战兢兢的回了凤容若,听了这三个辣耳的名字,凤容若眼角抽搐,唐黛抽了抽嘴角,差点笑出声来,还是硬被自己憋了回去。

凤容若用眼角的余光瞥了眼某人憋红的脸蛋,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但很快又压下这笑,恢复了脸上的清冷,暗思,安州那不是北方吗?父王年轻时的确在那领兵打过仗,难道师父说的事是真的,可是父王也不是那种饥不择食的人呐?此时的安王爷,不知道坐在自己面前的儿子是这样想他的,否则要气得暴跳。

“恩,那你们来安王府又意欲何为?”

“回,回世子,小的小时候父母在打仗时双亡,只留下我和妹妹二人,再无其他亲人。小的因为年龄大了,又患了不治之症,无法再养育她母女二人,而且我膝下也无他人可以帮助,我怕我哪天死了,无人照顾她俩,所,所以,才来王府找王爷,求王爷能收留她们母女。”

“恩?为何想到要我父王照顾她们二人?与我父王又有什么关系?”

“因为,我这外甥女,是,是安王爷的女儿。”

那人说完这些话,已是一头汗,因为这些年来,有人劝他早点来京城找安王爷,也有的人奉劝他不要来,毕竟人家是高高在上的安王爷,搞不好身家性命就丢了,他现在因为患了不治之症,妹妹也老了,这外甥女本是王府血脉,却一直跟着他过着苦日子,他怕他走后,母女二人无依无靠,被人欺凌。

“父王?这事是真的?”凤容若皱了眉,看着安王爷。

“我并不知道这事,也不记得这回事,若是有些印象,我怎么可能让安王府血脉流落在外,不管不问。”

安王爷顶着安王妃的眼神,这次倒是认真的回了凤容若,他这种回答,倒让唐黛重新认识了安王爷,事情不明,他不说是,也不说不说,若是,不推辞责任,原来凤容若负责任的性格是遗传了他父王的性格。

凤容若听了安王爷的回复,看了地上的三人,然后又看了看一直沉默不语的安王妃。“母妃,既然人已找上门了,事情总要弄清楚的,免得落外人口舌。”

“若儿,你看着办吧,母妃老了,没这份心力了,我还是去看着我的三个乖孙子比较好。小妞,你是神医,在这陪着若儿把事情搞搞清楚,是我安王府的血脉,我们不会不认。但若不是,我们安王府也不是吃素的。”安王妃站了起来,话说得含蓄,但也明白的表了态。

“是,母妃,我先扶你回院子。”唐黛立即站了起来,扶住安王妃。

“好孩子,不用担心,你母妃都这把年纪了,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我自己回去就行。”

安王妃拍了拍了唐黛的手,凤容若和唐黛去宫中她知道,二人很快来这,就是担心她,她心里清楚,所以心中暖和,若是前面那三人说的是真实的事,她也不怪了他,认就认吧,安王府多了两张吃饭的嘴而已。

“母妃,真不用?!还是我陪你回去吧!”

“孩子,真不用。”安王妃说完,看了那三人一眼,抬开脚就走开回了院子。

看着安王妃走出去的身影,安王爷眼中含着愧意。

“管家,你亲自去准备清水,滴血认亲。”凤容若等安王妃出了院子,走到客厅门口,才吩咐管家。

“是,世子,老奴这就去。”厅中的事,管家听得很清楚,他打小是安王爷的心腹,所以安王爷和安王妃不会瞒着他。

凤容若没有继续问当年安王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让这一个普通的女子怀了身孕,看三人,是普普通通的三人,若是没有他人在后面策划什么阴谋,那这事不用滴血认亲也就是真的了,因为凭那三个人的身份,绝对没有这个胆子来王府中假冒认亲的。

很快,王管家端一碗清水上来,另附一把锋利的小刀,置于桌上,转身又去了厅外守着。安王爷默默的走了上来,拿了刀刺破手指,将血滴入碗中,将刀递给那女子,那年轻女子见了,立即站起身,接过安王爷手上的刀,也刺破手指将自己的血也滴入碗中。

唐黛此时才看清这女子的脸,脸长得很精致,眉眼间有五分像安王爷,唐黛一顿,不用看滴血的结果,她能肯定这女子就是安王爷的女儿,刚刚跪在那,还看不出什么,但是她这一站起,虽然着了朴素的衣裳,但是那气度却不是普通农家能生养出来的,也不知当年安王爷发生了什么事,竟然和一个小小村姑发生了些什么,而且,安王爷竟然自己都不知情。

打量过这女子,唐黛将眼光投向碗中,此时,安王爷和凤容若眼睛也盯着碗中的两滴渐渐融入在一起的血液,一眨不眨。两滴血很快就相融了,这女子的确是安王爷的女儿,凤容若的庶妹!

“你们都起来吧!”

凤容若和安王爷对视了一眼,安王爷眼中闪过无奈,他没想到当时会发生了这样的事,他以为他的毒是军中的大夫给他解掉的,却不想是用了女子为他解的,而他的属下竟然还瞒着他,那些个臭小子,现在不在他的身边,若在,定给他们每个八十军榻,气死他了,给他惹下这么大的麻烦,而且让安王府的血脉一直流落在外,这说出去,他的老脸都要丢光了!

凤容若也自是明白这其中定有什么隐情,语气缓和的吩咐那跪在地上的二人起身。

“管家。”凤容若冲外面叫了声。

“世子,有何吩咐?”管家跑了进来。

“把碗中的水倒了。再给他们三个先安排了院子,让他们三人好好歇歇,一应饮食,按府中小姐的规矩来。”

“是,三位跟我来。”

管家端起桌上的碗,听了凤容若吩咐,怎么不会明白,这女子的的确确是王府的骨肉,按府中小姐规矩来,也就是说会承认了她的身份。

三人跟着管家出去了,凤容若重新坐下,厅中只剩下了他和安王爷和唐黛三人。

“父王,你能说说当时是怎么回事吗?母妃现在心里肯定难受,我得知道实情,好劝劝她。”凤容若看着安王爷道。

安王爷看了眼凤容若和唐黛,叹了口气,把当年的事慢慢的给二人说了一遍。原来安王府在北方打仗,那时安王妃已经怀了凤容若,当时并没有跟他去军中,只到后来担心他的安危才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